505 比赛开始(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气势恢弘的无量大殿近在眼前,

大概道家对宫殿的布置都差不多,习惯在宫殿外设一道场,这无量大殿之外,也如仙云宗一样有着一大块的空坝,这里三三两两的站着不少人,都是无量山上例行准备早课的弟子,这里并不是比赛场地,无量山戒律森严,虽是举办如此大盛会,可早课不可废,看來并未影响他们宗门的正常运转,

接引弟子将他们带到殿前长老处,烈盘等人报知所属宗派,

那长老说道:“原來是仙云宗,你们的赛场在西峰,交上单人赛的四场出赛人选顺序,你们便可以过去了,”

烈盘是队长,将早已敲定的名单递了过去,李会阳排第一,烈盘第二,鲜于超第三,胖子第四,

那长老递过來一块通行牌,烈盘接过,并未急着走,只问道:“这位长老,既已交了出场排序,可否告知我们大雷音寺的出场名单,”

那长老笑了笑:“名单既已交过,那便不可更改,按照规矩,这时候是可以给你们看对方的出场名单的,可大雷音寺的人还沒來呢,我可也不知道他们的出场名单,”

“还沒來,”众人一楞,

虽说大家來得并不算迟,可也绝对不算早,差不多是掐着比赛点的时间來的,可大雷音寺居然还沒到,这种戒律规矩比无量山还更多的和尚团,早起那绝对是每天的必修课,迟到什么的,简直就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反正名单已交,不可更改,先瞧见对方的名单和后瞧见,区别也已不大了,众人一合计,还是先赶去了西峰,

无量西峰,在无量主峰的西侧,是一个单独冒起來的小山峰,与其他东、南、北峰形成四角之势,将无量主峰环绕其间,这是无量山是风水布局,

來到那西峰之颠,早瞧见这边已经准备好的擂台,一块足有数千平米的巨大擂台,镶的是号称堪比钻石硬度的天青石地板,光整得好似能反射出极强的光亮來,

擂台四周已聚起了不少人,大多是无量山弟子前來观摩的,也有些其他各宗派过來这边的修士,比如青照真人,比如大雷音寺的领队元空大师,可,真正有份量的,还是另外两位,

无量老祖,了空方丈,

作为大雷音寺的主持,了空方丈会选择在此观看大雷音寺第一场比赛,那是再自然不过了,无量老祖是主,自然也会作陪,再加上大雷音寺本身的名气,以及虽是新起之秀,可接连因为齐谊风波、挤魔宗、天琼玉晶等事儿名噪一时的仙云宗,都给这场比赛的声势增色不少,今天的四场比赛里,除了无量山对魔宗那一场号称提前的决赛、世纪之战以外,恐怕就要数在这里观战的人最多了,

无量老组正陪了空方丈坐在擂台旁的看席上,坐这周围的还有青照真人、元空大师,乃至七秀坊的柳静长老等各派长者,像七秀坊的柳静,作为七秀坊领队,本该是呆在南峰观摩七秀坊与西御密宗一战的,但大概是觉得西御密宗名不经传,不足以引起重视,再加之无量老祖等大能者都在这边的关系,因此也來了此间,由此倒也可见得了空方丈在仙道中的声望了,他要在此,连无量老祖都舍了自家的比赛过來相陪,也算是天大的脸面,

看席上笑声不断,低语声不绝,却大多都与本场比赛无关,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不时低声细语,显然在说着什么題外话,

等了一会,大雷音寺的和尚们总算是准点到达,进入备战区,与仙云宗遥遥相对,

烈盘等人在看着他们,他们也在看着这边,两边都笑了笑,略一回礼,倒是和平得很,

胖子在旁边有点等不急了,时不时的瞧瞧天:“靠,怎么还不开始,”他昨天练了一整天的‘天蚕步’,虽说这套步法和他原本想像中的超级身法大为不同,可到底感觉是有用的,正信心爆棚,想要和那大圆满元婴一战呢,

“急什么,还有一会儿,”

“那对面的出战名单到底是怎么样的啊,”胖子急得抓耳挠头,

“急什么,一会开打前自然会公布,”

“靠,说得好像你们一点都不好奇一样,”胖子瞪大眼睛看着旁边五位:“我还就真不信了……”

“要说到好奇,我对你突然信心爆炸这一点倒是挺好奇的,”欧阳兰拿胳膊拐了拐他:“是不是想通了准备好用什么样的方式认输了,”

“哈哈哈哈,”胖子哈哈大笑,得意洋洋的说道:“他们要是三场全胜,自然用不着本胖认输,但那可就失去一场本世纪最大的好戏了,”

“恩,”欧阳兰瞪大了眼睛:“你不打算认输,”

“像本胖这么优秀的人才,走到哪里都像那黑暗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就算是面对号称天下第一高手的空明和尚,本胖自然也是有招的,认输什么的,太怂了,”胖子得意道,

旁边五人里,除了烈盘外,包括鲜于超在内都有些诧异的看向他,毕竟胖子那天答应对付空明和尚后,内心的沮丧和失落,那是任谁都看得出來的,他不想和空明和尚打,倒不是怕输,应该是怕输得太丢人,现在却突然转了性,倒好像迫不及待的想和空明交手了,

吃错药了,

“你们才吃错药了,”胖子严肃无比的说道:“不怕透露一点给你们知道,本胖决定,要好好收拾收拾那个大光头,哼,敢号称什么大圆满元婴,装得挺大象的,难道他不知道,象吃狮、狮吃鼠,但鼠吃象的道理吗,”

“到底是什么招啊,”欧阳兰等人听得一头雾水,要说胖子能干掉空明和尚,那无论如何,众人都是不会相信的,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给了他如此爆棚的被虐的信念呢,不会是真的疯了吧,

“天机不可泄露也,”胖子傲骄的说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等着看好戏吧,”接着又愁眉苦脸的补了一句:“怎么还不开始啊,哎……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等咱们开打,得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切,一点都沉不住气,”五个队友同时鄙视,像如此受重视的比赛,晚点是基本沒可能的,

可沒想到胖子的戏言居然成了真,

日已上竿,比赛时间到,

自有负责主持比赛的无量山长老先入了那擂台之中,

太虚真人,玉机子,

简单的说了一下比赛的规则,只有三条,第一,出擂台者、投降者、失去战力者,直接判负,第二,受制者、无法动弹者、无法挣脱者,在确定受制后,用燃香规则,若在一柱香内无法脱困,也判负,第三,不许在比赛中下死手,要时刻留有余力,必须在裁判叫停时可以立刻停手,若因收手不及而出现打死对手的情况,非但直接判该队输掉比赛,还会追究该队宗派的连带责任,反正就是一句话,失手杀了人,那是必须要偿命的,而只要沒打死,那就随便玩儿了,

规则大家都早有了解了,听他说起來倒是沒什么其他感觉,仙云宗众人都在急切的等着他念两边出战名单呢,可名单沒念,这位玉机子反倒是先前请了无量老祖出來说话,

仙道大会隆重且盛大,仙道中人虽然大多洒脱,但该有的规矩倒也不可废,开赛感言是要有的,无量老祖笑着站起身來说了一段,不外乎是希望大家打出自己的水平和状态,为自己的宗门争光之内,洋洋洒洒一大篇,等他说完,了空方丈也站起來说上几句,这位大和尚就夸张了,都说和尚念经和尚念经,天下间最能说会道的,莫过于和尚,了空方丈这一开口,那就是真的沒完沒了起來,

眼看着其他三峰的比赛已经开始,虽然隔得极远,可隐隐还可透过厚厚的云层瞧见偶尔透过來的刀光剑影和雷鸣之声,可这边,了空方丈的赛前动员才只做了一半,从祝愿大家比赛到感谢无量山的盛情款待,从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说到佛家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胖子觉得这位方丈的思维完全是发散性的,说不好听点就是有点疯,和他那一脸的庄严宝象大相径庭,其实了空方丈的罗嗦在仙道里一向是出了名的,哪怕前几天跳出來帮着无量老祖开个天琼玉露室的门,都能感言一番,

台下一片宁静,大多数人都在抹着汗,唯有对面大雷音寺的空明等人听得满脸虔诚,崇拜无比,由衷赞叹:“方丈佛学精深,字字珠玑,实为我辈楷模,”

“听方丈一席话,胜读十年佛经,”

“阿弥佗佛、释天尊像,”

好不容易在无量老祖连串的干咳声中,了空方丈才意犹未尽的开始作总结:“谨此代表我大雷音寺,向参战的仙云宗致以崇高的敬意,作为一支阔别仙道大会多年的老牌宗门,能走到决赛这一步………阿弥佗佛、释天尊像………再谨此代表我大雷音寺,向前來观摩此战的诸派居士,如七秀坊柳静居士、仙云宗青照居士、天云教烈火居士………阿弥佗佛、释天尊像………再谨此代表我大雷音寺,向主办此次仙道大会的无量山、无量居士、主持裁判玉机居士………阿弥佗佛、释天尊像………”

了空方丈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可以一口气说很长很长很长的一大段话,(请自动忽略前段中的标点符号)中间不带半个音节的停顿或者转折,而且每个字都咬得很清楚,从來沒有半个字读错的,也从來沒有一句话是重复的,而且基本都是同一个音调:平音,语速绝对均匀,

下面所有人听得目瞪口呆,膛然不知所对,

仙云宗众小强原本熊熊的战意,感觉都已经快被这‘经文’给磨平了,估计现在其他三峰的比赛都已经进入第二轮甚至第三轮了,自己这边却还沒有开始,欧阳兰的大脚已经在准备,当然不是为了空方丈准备,而是给胖子准备的,谁叫那小子的乌鸦嘴那么够欠,还好考虑到一会胖子还要上场比赛,否则这一脚恐怕早就已经踹了出去,

“……呵呵……”就在所有听众都已经快崩溃,甚至就连这山顶所有动物、鸟禽都已经避开到百里外去的时候,了空方丈才睿智无比的淡然一笑,干脆无比的说道:“完,”说完反身就坐了回去,

他话唠时,一个意思可以说出千百句话來,干脆起來时,却又干脆得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下面呆了一片,

主持裁判玉机真人呆了半晌,才意识到了空方丈是说‘他已经说完了’,他匝了匝早已张干的嘴,有点神经质的大手一挥:“比赛开始,”

开始,

开始你妹啊开始,比赛名单都还沒公布呢,

当玉机真人满头大汗的重新公布了比赛名单和对阵顺序时,擂台旁的看客们才好不容易从麻木中缓过神來,

胖子抹了把汗:“这大和尚可真够能唠的……”

欧阳兰十分难得的赞同了一次胖子的观点,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我师傅如果也是这样子,我就买块豆腐自己一头撞死算了,”

“和尚不可怕,就怕和尚有语言文化……”

“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只有鲜于超和烈盘的皱起了眉头:“都看看对阵表,”

刚才玉机真人念对阵表的时候,也只有鲜于超和烈盘反应快些,早从了空方丈的阴影中走出來听了个清楚,并记录下來,

旁边四人一起围过头,一看那对阵表,表情均是忍不住严肃起來,

只见大雷音寺的排兵布阵和众人预想中有相同之处,可也并非完全一致,

空智第一,空见第二,空明第三,空心第四,

对照仙云宗的排步,那就是李会阳对空智,烈盘对空见,鲜于超对空明,胖子对空心,

“竟然还有第四套布阵方案……”烈盘忍不住说道:“这些大师也不是那么墨守成规嘛,”

大雷音寺在以往的比赛中,会将空明放在第三位时,都是在面对极强的强队,比如魔宗和无量山时才会出现,那是为了保证空明可以出赛,别在前三轮就被打个三比零,但是,这样的排布却也有一个同样的特点,那就是空明第三时,空智这个大雷音寺最弱的点,必然会被排到第四位去,可现在,空智却被排在了第一,这与烈盘等人在赛前总结的大雷音寺三大布阵方法完全不同,

是有意针对,还是另有原因,

众人沒有继续猜测下去,原因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应对,

“保第一场和第二场,放第三场第四场,”烈盘说道:“拖到团队赛去决战,”

让鲜于超面对空明时放掉,去团队赛里决胜负,这也是众人早先便已商量好的策略,当下均无异议,

众人都拍了拍李会阳的肩膀,

龙印真说道:“李师兄,第一场看你的了,”

李会阳深吸口气,微微一笑:“交给我吧,”

他一脸的自信和坚决,看得出,这家伙状态正佳,

这两天以來,他无时不刻都在假想着与空智的这一战,次八星对准八星,看似实力上稍有不如,但他翻看了无数次空智在以前仙道大会中的比赛影象,脑中无数次构想、模拟过此战的每一个细节,考虑过处理对方每一招每一式时所需要面临的一切问題,

此战,他是真正的胸有成竹,

众人都无比信赖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唯有胖子在旁边呆逼着一张脸,都快哭出來了:说好的天蚕步射天蚕衣呢,靠,老天你要不要这样玩儿我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