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 金刚之怒(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会阳,这是他师傅给他取的名字,李会阳从小是孤儿,由师傅从山脚下捡來,因当时正值清晨,朝阳初升,因此取名‘会阳’,意指他的來历,

他从小便是仙云宗里不可世出的天才,初踏仙道,便已展现出其惊人的仙道才华,悟性、智慧均是非同一般,继承了他师傅天临老祖的防御之道,且早在他刚踏足元婴之境时,便已青出于蓝,这个青出于蓝,不是说他已经比他师傅的战斗力强了,而是指他的防御理念、手段等等,仙云宗素传有一个师傅向徒弟请教,师徒间亦师亦友的佳话,那说的便是天临老祖与李会阳,

这是一个防御天才,仙云宗中无可争议的第一防御高手,

李会阳先跃身上台,心中既无紧张,也无害怕,

一个防御高手,最要紧的便是心态,因为既是防御,那便意味着你常常都会置身于被动的挨打状态之中,若是心浮气躁,那死的一定先是你,

他轻轻闭上眼睛,深吸口气,五行剑悬空,

一手握住五行剑,轻轻在上面吻了一吻,

这是他师傅在他迈入元婴境时,砸锅卖铁送给他的第一柄灵剑,非但是李会阳的本命法宝,且还在上面承载着他生命里太多的东西,

师傅,会阳绝不会给你丢脸,

他暗自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而就在此时,轰然一声巨响,擂台上传來巨大的震荡,一阵山摇地动,

一个爽朗的声音在对面响起:“大雷音寺空智,李居士,请,”

空见,空心、空明、空智,一向号称大雷音寺的四小神僧,

來吧,

李会阳睁开眼來,只见那空智生得膀大腰圆,满脸横肉,可半点也不像个不食荤腥的素和尚,一袭僧袍微微坦露,露出胸口上浓密的一片黑色,脖子上挂着一串拳头般大小的念珠,手里提着一柄粗柄月牙铲,随便走动一步,仿佛都能把这擂台给踩碎了一般,这形象,和他那传闻中的火爆脾气倒是十分合拍,

“请,”李会阳手中五行剑朝下一摆,摆开防守的架势,

一阵微风拂过擂台,一片宁静,

“这仙云宗的家伙已经输了,”台下有人低声道:“在空智面前防守,呵呵,”

“说不定这姓李的就是擅长防守呢,”

“那也得看是对什么人,”

“瞧着吧,对付空智,只有以攻抢攻,拼快拼狠而不拼力量,光靠守就更别提了,那是绝对守不住的,”

“李居士小心了,”空智和尚一声沉喝,

手中一挥,

‘轰’一声地震般的声响,空智手中的月牙铲直如导弹般冲着李会阳直射而來,

两人及远,先防的便是御器之术,

李会阳早有准备,一面灰褐色的土盾瞬间凝成,手中五行剑不止,再在那土盾之后挽出一个剑盾,

这两式虽非他绝招,可之前蓄势已足,防御力是极强的,却不想,剑盾刚成,前面的土壁就已被那月牙铲一冲而碎,且似未曾起到丝毫的阻止作用,那月牙铲余威不减分毫,瞬间已冲自他剑盾前,

李会阳暗自吃了一惊,自己的五行土盾虽只是初级防御,可少说能拒四五百万斤力的攻击,但在这和尚随手一掷的月牙铲前竟如此无力,

念头还未转完,月牙铲已砸上剑盾,

李会阳只感觉一股无可匹敌的冲力从正前方传來,剑盾碎,

他心中大惊,好在有土盾的前车之鉴,早料到剑盾估计也挡不住这月牙铲的威力,身子同时往后暴退之际,仰头弯腰,任那月牙铲贴着身子上方冲过,险险避开,可那强劲之极的冲力,却仍旧是贯得他立足不稳,身子不受控制一般被压得朝地下仰倒,而就在此时,一只大脚也当头踏了下來,

他应变极快,虽是倒地中,可五行剑飞快的重组攻势朝那脚心刺去,料那和尚再怎么神魔炼体,也不敢用肉身硬顶这灵剑之威,

和尚果然一收脚,可招式一变,往前冲飞出去的月牙铲早被他收捏到手中,反身朝下打來,李会阳避无可避,举剑硬抗,

只听得‘裆’一声巨响,灵剑虽顶得住那巨力,可李会阳这练气道的肉身力量却顶不住,被月牙铲压着灵剑直削下來,

眼看锋利的剑刃就要被压及加身,他急中生智舍了灵剑就地一滚,紧跟着双足猛蹬,腾空而起,

台下众人早看得呆了,这交手还不到十秒,竟然就已经被缴了剑,,

可他躲得虽快,空智追得更快,双手高举那月牙铲当头暴劈,

五行之金,

土盾不行,那便金盾,真五行剑决有五行盾,金盾、木盾、土盾、水盾、火盾,土盾最厚重,金盾却是最坚硬,各有所长,

‘当’

‘当’

‘当’

‘当’

‘当’,

接连金鸣之声,五面金芒闪耀的圆盾同时被破,

便连金盾也难挡空智和尚月牙铲的神威,

好在仗着够硬,总是争取了分毫时间,右手急切招取,先前被磕飞掉的灵剑疾飞绕后,反朝空智背心疾刺而去,

月牙铲已铲到眼前,李会阳避无可避、防无可防,唯一的依仗便是御控的灵剑,若收回格挡,或可一阻攻势,以受伤來换取苟延残喘,可,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李会阳把心一横,御剑神念催涨到极致,

灵剑此时也到了空智的后背心,若大家都不收手,自己固然难逃重伤,可,空智也别想好过,

“危险,”

“小心,”

沒人能想到才开战不到二十秒,竟然就会拼得如此惨烈,空智的月牙铲威力之大,早先便人人已经得见,此时铲到那李会阳脸前,他竟不管不顾,拼着不要命也要同时重创对手,

莽和尚和弱书生,较之胆气,竟是弱书生先胜了一筹,

空智一声暴喝,收铲回扫,将背后冲來的灵剑一铲荡开,李会阳也趁势退后,远离空智足有十余丈开外,顺势将灵剑招回,

此时方才得空喘上一口粗气,

这和尚真只是那个八星级的空智吗,,,

力量、速度、爆发,均是李会阳生平仅见,

和他此前在影像中瞧见的空智和尚可大为不同,

这哪才止八星级的实力,这是绝对的九星元婴级实力,

是齐谊给的资料有误,不,齐谊犯不着这样做,那毕竟是十年前仙道大会时的资料了,时过十年,对方的实力有了突破性的提高,那并非不可能之事,

二百五十万斤上下,比欧阳兰强了接近百万斤力,这样的臂力配合上他那沉重的月牙铲挥劈起來时,竟然是一猛如斯,即便是曾经面对欧阳兰时,那也是起码到第十斩以上,李会阳才能感受到这样的压力,可这次,对方却是一上手便已将力量层次爆发到了这样的地步,

李会阳不是不能防,全盛状态时候,他连欧阳兰的第十八斩都能拦下來,那可是数千万斤的巨力,可,那需要热身、需要蓄势、需要叠招、需要肉身、意念、灵元的高度集中和统一,

可这才刚刚出手,热身都还沒有呢,身体、灵元的热度都还沒有提起來,冷不丁儿的就吃这样的爆发,搁谁也伤不起啊,这也就是李会阳了,要是换了别的八星元婴,面对这样狂雷暴雨般的攻击,只要一个反应稍稍慢些,早都已经给轰趴了下來,

他额头上斗大的汗珠滑落,却不敢伸手去擦拭,眼睛盯紧了对面的空智和尚,以不变应万变,

台下烈盘等人悬起的一颗心,此时方才稍稍放回去了一些,

但随即就无比凝重起來,

人人都看得出空智和尚眼下的状态,不论力量、速度,均是比资料记载中的强出了太多,这绝不是八星元婴的水准,而应该是九星,

除了盖叶之外,仙云宗众人还真是从沒见过九星级的神魔炼体出手,只以欧阳兰的力量层次來作过对比,认为就算是九星元婴,在力量和绝对破坏力上,也不可能超过得了欧阳兰,却不想,超过是不会超过,但人家持久、平衡,一上手就能爆出欧阳兰十斩以上的威力,打发了性沒准儿还能招招都爆到十七、八斩时的力量,这才是九星神魔炼体元婴最可怕的地方,

“这空智和尚可与十年前仙道大会时的水准完全不同,”

“这绝对是九星元婴级的实力,”龙印真皱眉道:“已经有点超出李师兄的防御极限,咱们失算了,”

“以十年前的水准來衡量对手,真是个巨大的失误,”

“难道要输,”

“现在已经不是输不输的问題,李师弟危险了,”鲜于超的面色无比严峻,

众人都看得出李会阳刚才拼死也想两败俱伤的决心,只怕一会再打下去,这样的绝境还会再度上演,

虽说为了宗门、为了胜利,此举无可厚非,换成是在场任何一人,大概都会作出和他同样的选择,但这些日子來大家相处融洽、感情日深,若真是瞧见李会阳为了拖垮空智去拼个半死……他号称宗门第一防御高手,有着大好的前途和仙缘,为了一场比赛毁在这里的话,那绝对会是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

“一会若是看到情况不对,替他认输,”烈盘捏了捏拳头,

“别,那会被李师兄视为奇耻大辱,”龙印真这些日子和李会阳走得挺近,大概是因为在宗试上两人一矛一盾,反倒是打出了交情,毕竟李会阳第一盾的美名无可争议,而龙印真的万剑决,就剑招本身而言,则是真正的仙云宗第一攻击杀招,两人这些日子相互切磋较量,彼此都有极大的心得体会,相互间也是极为了解的,

就连胖子也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不公平待遇,急切的说道:“可总不能看着李师兄……”

“相信他吧,”龙印真慎重的说道:“他可是我们宗门真正的第一防御高手,”

台下急如火,台上却是风平浪静下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