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 金刚之怒(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概是刚才李会阳破釜沉舟般的决心让空智也有些意外,正常人在那样生死当头的情况下,无论如何都不该还选择继续进攻吧,毕竟这只是一场比赛,

“李师兄好拼命,”空智和尚并未急着再度进攻,大笑着说道:“这不过只是一场比赛而已,”

“不,”李会阳缓缓摇了摇头,手中五行剑愈握愈紧,

“哦,”空智和尚奇道:“不是比赛,那是什么,

“对我而言,这是一场荣誉,”李会阳说话间,真五行剑决已然转动了起來:“來吧,”

“呵呵,”空智和尚笑了笑:“李居士如此认真,我若不尽力一搏,倒还真是失礼了,”

他将月牙铲朝身前狠狠一砸,将那硬比钻石的天青石地板都直接给凿穿了下去,狠狠插入其中,

双手合什,唱了声佛号,全身袈裟无风自鼓,将他原本就已十分雄壮的身材衬得更为巨大,且隐现金光,

罗汉法身,

空智和尚双目一睁,一股凛厉之极的金芒从他眼中爆射而出,直晃得李会阳微一闭眼,

而就在他一刹眼的瞬间,空智大脚一踢,月牙铲被踢得朝前凌空而起,紧跟着,他大手狠狠朝月牙铲的尾端一推,

‘波’,

一声闷响,月牙铲竟直化为一道银梭般直贯而來,

李会阳眼中精光一闪,先前便已见过了空智和尚的这一手,神魔炼体的强者大多不会御剑术,就算会,威力也很小,远不及他们用手挥劈,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完全沒有远程攻击的能力,

他可不敢硬接,可,却不得不接,

只觉那月牙铲的冲势里酝着一股道境,早成锁定之势,将自己给牢牢盯上了,

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往外一扔般的投掷武器,

乾坤一掷,

李会阳心中清明,

他的行动并未受到任何限制,但他却知道月牙铲的目标直指自己,无论自己如何闪避、朝哪个方向闪避,它都会追击而來,不砸中绝不罢休,

躲是躲不掉的,只有硬抗,

他身子一边后退,以便留出放招的空间,手中五行剑则是不停的挽起,

五行水盾,

大大小小数十面水盾,瞬间层层叠叠的呈一条直线顶在前方,

“这家伙结剑盾的速度好快,”

“那估计都快有上百面剑盾了吧,”

“靠,果然是个防守专家,”下方诧异声一片,

那水盾既不厚重也不坚硬,但性至韧,而且上善若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也是五行盾中凝结速度最快的,九十九面水盾瞬间一簇而就,

要想接这刚猛无匹的绝招,只能以柔克刚,

月牙铲如捅破纸一般接连穿过那层层水幕,看似毫无阻隔,可每穿过一层水盾,却总是会带起些水势残留铲身,这些残水中自有反方向的拉力,一滴两滴微不足道,可千滴万滴,汇聚起來的力量却就十分可观了,

到得穿过最后一层水盾,这刚猛无匹的月牙铲冲势竟被削弱了一半有余,

以柔克刚果然有用,李会阳心中暗喜,只见空智早已顺着铲势冲上,并未让乾坤一掷的威力全消,顺手扯过飞驰中的月牙铲,借那冲势,连人带铲飞扑而近,

刚猛无匹的铲势迎风而來,直拍向李会阳的脑袋,

此时的李会阳早已不是刚入场时还未热身的状态,接连两波攻击,特别是第二波防御下乾坤一掷给他带去了极大的信心,这和尚虽然比想像中强了很多,可也还沒到不能防的程度,

那便让你瞧瞧什么是真正的最强防御,

“五行盾阵,”

李会阳手中的五行剑前后左右全方位连挑,一面面金色的、土色的、蓝色的、红色的、绿色的圆盾,如同密密麻麻的泡沫般从他的剑影中飞掠而出,竟瞬间如同无数鳞片般将他身周方圆数丈范围全都包裹了起來,

沉重的月牙铲轰到那盾阵上,先是轰破了外层十数面金、木、水、火、土各色剑盾,却终是被源源不断从内里‘长’出的新盾给抵消掉,将月牙铲狠狠弹开,

“好硬的壳儿,”空智和尚大笑声中高高跃起,

眼中金光爆射,罗汉法身威力全开,

“吼,”

他双手握住月牙铲尾端,凌空猛劈而下,那磅礴的力量竟是直接生出一圈厚重之极气压,将这方圆数十米内的空气都随着他的铲势给狠狠压了下來,

“空智大师如此全力爆发之下,硬抗就是找死,”

“这一劈,恐怕少说也有两三千万斤力吧,”

“力量还在其次,这招的势太强了,借天地之威和气压,破坏力恐怕还要在力量的基础上翻个两三倍呢,”

“绝不能硬顶,”

只见铲还未拍上,可仅只是气压,都已压得那蛋壳一样的盾阵瞬间碎开,

不,不是被压碎,那是,故意的分解,

盾阵散开,露出里面的李会阳來,他手中五行剑如剑舞般袅绕,而那无数分解开的剑盾,则化为无数块盾型鳞片,反朝着空中飞速劈下的空智和尚包了上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连串声脆响,

包到空智身上的剑盾,十面里足有七八面直接被那铲势给震碎、再有一两面未曾及身也被空智的护身罡气给震散,可,架不住量多,

原本结成剑盾阵的剑盾便已有数百面了,李会阳下方的剑舞之势中仍在源源不断的造出剑盾围上,

如此十层里总有一层得已保全,啪啪啪啪的飞贴到他身上,从头覆盖到脚,空智还未劈到地,全身已被裹成了个粽子,连视线都给他遮绝了,

可,铲势仍旧不减,

‘轰’,

一声巨大无比的轰鸣,被裹成了粽子般的空智握着月牙铲狠狠砸到地面上,坚硬的天青石擂台瞬间裂开一条大缝,剧烈的震荡将贴在空智身上的那些剑盾尽数震得碎散开,

空智和尚得已复见光明,却发现身周早已不见了李会阳的影子,

在上面,

他眯着眼抬头一瞧,只见在那轮朝阳正中,一个黑色的身影无风自鼓,

“真五行剑决,”

最好的防守,便是进攻,

李会阳的防御理念,向來都不是组成乌龟壳儿般的东西來硬抗,而是以攻代守,

空中剑影飘舞,刹时间,光影纵横,

红的、金的、蓝的、灰的、绿的,五色交汇,

“五行轮盘,”龙印真和欧阳兰异口同声的喊了出來,一个是李会阳的知心好友,一个则是他多年來的朋友兼对手,对他这一手绝招,可都是了解甚深,

只见半空中剑影如雨下,

唰唰唰唰唰,

五色剑影有如雨幕般壮丽异常,竟似比龙印真的万剑决还要更加声势浩大,

那剑影來得又快又疾,空智和尚吃了一惊,待他刚才落地抬头时,剑影已出,而且覆盖面极广,

避无可避,

好啊,避不了那就干脆不避,

空智和尚一声大喝,罗汉法身闪起一阵耀眼的金芒,将他闪耀得好似一尊铜人,

罗汉金身,

防御力瞬间爆表,

那无穷剑影唰唰落下,射到空智的身上时,就好似只是给他挠痒痒一般,未能造成丝毫的伤害,

“好强的防御,”

“是那剑影攻击太弱了吧,再强的罗汉金身,被如此剑雨刷过,也不至于连根毛都沒伤着的,”

“那剑影看起來挺有威势的,威力居然这么弱啊,”

不,

身在局中的空智倒是最先警醒了过來,

不是这剑影的威力弱,而是这剑影,压根儿就不是攻敌所用的杀招,

果然,

被那剑雨洗唰了仅只半秒,空智便发现自己的肉身确实是无分毫损伤,可全身但凡是被那剑影击中之处,却都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小点,被蓝色剑影击中的,便是一个小蓝点,被红色剑影击中的,则便是一个小红点……只一瞬间,原本金光十色的罗汉金身,直接就已经被染成了五颜六色,

这是,

“五行轮盘之束,”李会阳在半空中灵剑一收,映在空智和尚身上的那些五色光点同时闪亮起來,

金色代表金,金戈铁马,刺骨钻心,

绿色代表木,绿木之毒,酸涨麻痹,

蓝色代表水,冰水之箭,迟行缓步,

红色代表火,九阳烈火,炙热焚烧,

灰色代表土,九州土地,重缚压顶,

五色光点齐开,五种或疼或迟或缓或重或麻,百味儿攻心,

“中了此招,就算是神魔炼体也抗不住,这和尚不知李师兄五行轮盘的厉害,竟敢用身子硬抗,”欧阳兰的眼中炙热一片,显露着喜悦,显然她自己也中过这招,对这招的厉害记忆尤新,

只见被五行轮盘之束给缠身的空智和尚,此时一动不动的站在台上,仿佛已受那五行轮盘之束的威力所压制,无法动弹,

“赢了吗,,”龙印真的双眼也暴出期待的光芒來,

烈盘也早替李会阳捏了把冷汗:“只怕沒那么容易,而且……”

“什么,”

“你们不觉得有些不对劲吗,”

“什么不对劲,”

烈盘沉声说道:“空智的实力大涨也就罢了,可连他的性格……”

经他这么一说,众人均自醒悟,

早先安排李会阳去对付空智,期望的便是以李会阳的防守,來激空智的火爆脾气,让他怒中出错,以求胜机,

可两人打到现在,空智的攻势频频受阻,也接连吃了李会阳不少反击,这要换在以前,恐怕这大和尚早就暴跳如雷了,可在这一场中,他却从上场就一直笑到现在,而且,那笑容还绝不是装出來的感觉,

这大和尚转性了,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那么火爆的脾气,也能说改就改,

“金刚之怒……”鲜于超的嘴里蹦出了所有人想到,却又都不愿意说出口的四个字,

大概,也只有这四个字才能解释他实力的突然飙升,以及心性的转变了,

若是他真悟了金刚之怒……

那原本大雷音寺单挑赛中最弱的一环,恐怕就已经变成了除空明外的最强一环,

一丝闪耀无比的金芒从那五色光芒中强行硬透了出來,

“罗汉法身第三层,”

空智和尚的暴喝声传來,场中金光爆闪,竟将缠绕在他身上那密密麻麻的五色光点尽数冲飞开,

只见此时的空智有如一个小金人、一个小太阳,身上的金芒比及之前少说亮了数倍、十数倍乃至数十倍,

空中李会阳本是全力收束,此时被对方强行挣开招数,那股反噬和挣脱之力同时袭來,胸口猛然一闷,气息不顺,血气翻涌,险些一口血喷了出來,

一定要稳住,若这口气一散,招数被破,再想组出五行轮盘可就难了,

他强行闭塞住那口闷血,虽是脑中堵闷异常,却凭着意念将之硬顶了回去,

手中五行剑的剑决一变,

“五行轮盘之轮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