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 实力碾压(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赢了,”龙印真忍不住激动的挥了挥拳头,照着之前李会阳一口精血所能持续的时间少说半分钟來算,那已经足够让漩涡口将空智束缚到燃香结束时,

可,也正在此时,最后那一口精血的效力迅速弱化,

毕竟这已是真元含量大幅度缩水的精血,效果远不如刚开始几口那么强烈,

李会阳毫不犹豫的再度咬破舌头,

可,这一次喷出來的,却已是一股带着浓浓腥味儿的普通鲜血,

真元已耗尽,无力为继,

李会阳心中又急又怒,可沒有真元就是沒有真元,眼下还能维持着漩涡轮回的运转,那已全凭的是他胸中一口生气和坚持到底的精神意念,他甚至已经无力再去控制漩涡口的大小了,

漩涡口的束缚力迅速减弱,洞口放宽,可空智和尚却也接近力竭的边缘,洞口的放宽确是沒有再限制他的行动了,可漩涡轮回中的吸力仍在,他现在所能做的,也就是用左手挽住洞口,让自己不至于被那吸力重新吸回漩涡里去而已,

两人都拼得如此筋疲力尽,可实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整个场边鸦雀无声,都在等着最后的结果,

看起來,李会阳是赢了,尽管他已经失去了对漩涡轮回的控制,可到底能让漩涡轮回维持运转,而空智却是已经无法再对抗漩涡中自然产生的吸力了,

十、九、八……

烈盘等人都紧张在心中默默倒计时,

可,场中变化再起,

空智和尚的月牙铲,

沒有了洞口的束缚,要提出月牙铲可就容易了许多,仅只需要对抗漩涡里的吸力而已,空智使尽吃奶的力气,他把自己拔不出來,可只拔这月牙铲,却还是可以的,

而此时,月牙铲那明晃晃的铲头已对准了李会阳,

“去,”

空智奋起最后余威,手中月牙铲朝着李会阳飞射而出,,

不是乾坤一掷,也不是什么全力一击,这一铲,冲飞的速度有点慢、甚至有点疲,以空智现在的状态,单只是对抗漩涡轮回里的吸力已非常吃力,可沒有什么多余的力气來投掷武器,

但,这却已经足够,

真元耗尽的李会阳甚至连躲的力气都已经沒有,有些机械、也有些呆板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眼看那月牙铲已铲到了他眼前,

根本都不用月牙铲,

单只是铲势所带起的那么一点点风压,便已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般,将李会阳直接冲得仰面倒了下去,

“小心,”

“危险,”

一只大手从半空中俯抓了下來,将月牙铲牢牢抓住,

而与此同时,失去李会阳意念的支撑,漩涡轮回势尽,组成漩涡口的五色粒子飞快的朝四周碎散开,

漩涡口碎,空智和尚脱困,

而直到此时,燃烧的檀香才缓缓熄灭,

刚才抓住月牙铲的人是裁判玉机真人,

作为裁判,他有义务保护场上参战双方的人身安全,在任何参战者遭遇必死之境的时候出手相救,当然,他一出手,自然也就代表着被救者已经被判负了,

而事实上,现在的李会阳也确实沒有了再战之力,

他仰面躺在赛场上,从起伏不平的胸口來看,还行,还活着,

不过,也就只能用‘还活着’來形容了,

本命真元的巨大损耗,早已让他全身脱力,过渡透支自身所带來的后果必然是无比严重的,肉身、精神、灵元的损耗超越了极限,这种已经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损耗了,而是损毁,

不等玉机真人宣布比赛结果,仙云宗众人已一个箭步全都冲上了台去,

烈盘把他抱了起來,一张龙甲元符立刻拍到他身上,虽说他现在已不会再遭遇攻击,可龙甲元符可不只是能用來抵抗攻击而已,元符所成的护甲本身便拥有着很强的护元能力,同时也能给身体注入一定的力量和真元,这正是眼下虚弱无比的李会阳最需要的,同时,又是一颗火红色的丹丸强行给他灌进了嘴里去,

艰难的咽下那颗丹丸,龙甲护铠也及身起效,李会阳总算是恢复了几分神智,

“李师兄(弟),”仙云宗众人都是一喜,

李会阳的表情显得十分遗憾,他颤声问道:“是我输、输了吗,”

“比赛结果还沒出來,”尽管都瞧见了最后那一幕,是李会阳先倒地,是裁判先出手,并且,空智和尚也是在燃香已尽之前便已脱困而出,可,沒人忍心在这时候告诉他结果,

龙印真摇了摇头,闭上眼睛,

他模模糊糊的记得在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玉机真人伸手抓住了那柄要命的月牙铲,他知道规则,

“别担心,”烈盘紧紧握了握他的手:“我们一定赢,”

仙云宗对大雷音寺,第一场的惨烈程度是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李会阳受重创,而且以他所受伤的程度來看,恐怕是已经无力再进行接下來的比赛了,而空智和尚也好不到哪里去,比赛结束后的他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严重脱力,最后还是空明上台來将他扶下去的,瞧那模样,就算能依靠灵丹妙药在三两天内恢复,可接下來的团队赛是绝对别想参加了的,

而本是十分明朗的比赛结果,最后也出现了一点小争议,

争议的理由是李会阳控制住空智的时间其实是超过了一柱香的,因为在他刚刚控制住空智时,玉机真人曾请示了台上无量老祖等人,看是否使用燃香规则,在那里耽误了少说有一两分钟时间,若是将这一两分钟算进去,那李会阳早就已经获胜了,甚至,都不用喷洒最后那两口精血,

这应该算是比赛方的失误,裁判的失误,可要说硬判人家空智和尚输,那也有点勉强,毕竟若是燃香提前一两分钟燃起,那在压力之下,天又知道人家空智和尚有沒有什么应变之策呢,

这种事儿,本就是说不清,理还乱的,

最后给出的结论,还是空智和尚赢了,让大雷音寺虚惊一场,

李会阳那边情况还好,无量老祖送來一颗归元造化丹,这可是无量山治疗伤势的顶级灵丹,专用以补充亏损,寻常山门内的老祖、真人都极难得到一颗赏赐,用來治疗李会阳的真元损耗再合适不过了,果然,服用灵丹后,李会阳伤势渐平,呼吸沒那么急促了,气色也恢复了几分红润,看來,损耗功力在所难免,可,这身修为却总算是保住了,仙云宗众人大喜过望,悬起的心总算稍稍放下,

但,一个新的问題更加迫切的摆到了所有人面前,

李会阳本是仙云宗算好的稳定拿分点,现在输掉,再加上胖子那场必败,已算是把仙云宗给逼到了悬崖边上,

“不管如何,先拿下这一场吧,”鲜于超淡淡的说道:“剩下的,交给我,如果有可能,尽量多拖延些时间,我需要做些准备,”

烈盘知道他已动了用十绝剑阵之心,虽然十分不愿暴露这底牌,可此时此刻,也只有如此了,

可,形势依然不容乐观,毕竟鲜于超的对手可是号称四大天王的空明和尚,几乎已经站到中土大陆仙道元婴境界上顶点的妖孽,而且,烈盘的对手可也是老牌九星元婴,将之算入拿分点,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毕竟,烈盘给宗门内所有人的感觉,虽然很强,可也还沒强到九星元婴的地步,

“烈师弟加油,”

“赢下这场吧,”

“盘哥雄起,”

就连躺在一边静养的李会阳,此时也睁开眼來,朝他投以了鼓励的目光,

烈盘笑着冲他们点了点头,转身走上擂台,

对手,空见,

和空智那粗莽的形象有所不同,空见和尚将一袭僧袍穿得像模像样、一丝不苟,手里提的是一根很沒有花哨的戒棍,当然,从那戒棍上不自禁间透露出來的五色莹光,还是能让人一眼就瞧得出这不是凡品,少说中品灵器起,

他规规矩矩的走上台來,再规规矩矩的对烈盘合什一揖:“烈居士有礼了,”

要是平时,烈盘大概还有回礼的心思,可因为李会阳的重伤,让他实在对这帮和尚生不出什么好感來,尽管他知道这事儿并不赖大雷音寺,

他点了点头,算是回礼,与此同时,‘这是剑’也已轻轻的拔到手中,

“这就是连齐大师兄都无比推崇的那个仙云宗烈盘,”

“听说那天在天琼玉露室里,这家伙一鸣惊人啊,都超过夜摩天和齐谊创下的记录了,”

“嘿,他还把夜摩天从东区挤去了西区,”

“这么牛逼,”

“扯淡吧你们就,天琼玉露室里测的只是潜力,可不是实力,他表现再好也只是说明他潜力好而已,可不代表他现在就很强,至于说他挤掉魔宗,沒听说吗,那是他们和灵剑山联手把魔宗给骗了而已,”有人不屑的说道,

“嘿,到底强不强,打过这场就知道了,”

“空见大师可是块儿真金,我记得大概是一二十年前吧,两届仙道大会里都是以九星元婴的身份出战的,”

“恩,一次碰上魔宗,恰好撞到夜摩天手里输过一场,另一次则是载在齐谊手里,其他就再无败绩,”

“这姓烈的可真倒霉,撞上空见大师,那可算是踢到硬石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