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 实力碾压(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空见师侄还是那样沉稳啊,”无量老祖正笑着和了空方丈聊天:“方丈座下这四大弟子,最强数空明,最恶数空智,最疯数空心,最稳数空见,”

了空方丈唱了声佛号:“最强未必最强,最恶未必最恶,最疯未必最疯,最稳也未必最稳,”

无量老祖心里暗骂这死秃子说话老爱打禅机,好像不装逼就不会说话似的,嘴上却说道:“何以见得,”

了空方丈笑着说道:“如果我沒记错,此时台上这位烈师侄,便是当日在铁炉堡中那位吧,一手万妖幡,鬼神莫测,收了方正天的紫电极蛟,单只此物,恐怕仙道大会这些小家伙们便沒一个能顶得住的,空见是他对手,说最稳,顶多是稳输罢了,”

无量老祖哑然失笑:“方丈倒还记得这小子,”

“无量居士为了这位烈师侄,在铁炉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去管别人家事,当时在场的只要还沒瞎,恐怕都会对这小家伙记忆深刻的,”

无量老祖说道:“那也只是路见不平嘛,”

“我看未必,”了空方丈淡淡的说:“无量居士这是爱乌及屋,无双难寻啊,”

听他提到‘无双’,无量便知这老家伙早已洞悉了烈盘是烈无双后人这层身份,这老秃子虽然经常神神叨叨,可眼光、远见却一向是连无量老祖都佩服无比的,要知道自己当初也是机缘巧合,闲聊时聊到那一块儿了,又有诸多蛛丝马迹佐证,这才知道烈盘身份的,可这秃子……

了空方丈也是经历过当初无双时代的老宿,自然知道烈无双代表着什么,

那不单只代表着一个绝世强者或是一个时代,更多的,对现在的仙道影响更为深远的,还是烈无双所打造的那些所谓无双神兵,任其一柄,都足以成为像无量山、魔宗这样大宗门的镇山之宝,足以让无量老祖、魔宗宗主这些顶尖人物的战力翻番,

因此一旦烈无双后人出现的消息流出去,恐怕立刻就会引起仙道的一场血雨腥风,

好在,了空方丈是个知道分寸的人,他虽然能看透,可无量老祖却并不担心他会把这消息给说漏出去,大和尚该罗嗦的时候罗嗦,不该说漏嘴的时候,他的嘴绝对比任何人都还要更严,

无量老祖正不知以何言以对,却听了空方丈突然微微咦了一声:“那小家伙不准备用万妖幡,是想留來对付空明,或者齐谊、夜摩天那几个吗,”

居然也有你看不透的时候,

无量老祖心里暗爽,老神在在的说道:“呵呵,大概是觉得用万妖幡來取胜太无聊吧,小家伙想靠自己实力來赢,”

了空方丈楞了楞,双掌合什:“舍易求难,难得,难得,”

下面议论纷纷,台上却一片宁静,

烈盘不开口说话,空见和尚自然也不來自讨沒趣,等得玉机真人一声‘开始’令下,空见率先发起冲击,

空见号称大雷音寺四小神僧中的最稳,这个‘稳’字可绝非浪得虚名,

手中戒棍朝前猛劈,看似威猛无边,可还沒劈到烈盘身上,却又自己收了回去,

老习惯了,出手前总爱先试探一下对手,以他那雷霆万钧般的声势,对手见他一棍劈來,往往不是格挡就是闪避,却不知他这一棍是虚而不是实,结果一动之下自然就会露出破绽,以他的棍势,无论你是挡是避,空见都能有后手接上,这叫诱敌之策,

可,烈盘却既沒挡也沒避,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空见一棍劈來,再收招跳开,活像是在看一个耍猴的,

空见是个老实人,怔了一怔,问道:“缘何不躲,”

“不想让你反击,”烈盘笑着说.

空见心中一凛,

这样的反应,他只遇到过三次,

除了眼下的烈盘外,前两次分别是遇上齐谊和夜摩天时,

能看破他这招虚实,这本身就是一种很高的境界和眼力了,

这烈盘不会是大圆满元婴吧,

空见紧了紧手中的戒棍:“好眼力,烈居士小心了,”

他手上一荡,戒棍顿时化身千万,铺天盖地的朝烈盘打了过來,

释尊千叶棍,

漫天的棍影看似都是虚的,可只要你不躲不避,他却可以随时将每一记虚棍都给劈实了,

看你这下躲不躲,

还是不躲,

只见烈盘手中的‘这是剑’,竟然也瞬间化为漫天的剑影,且不论出剑方位、出剑手法、剑影数量,竟然都与他的释尊千叶棍一模一样,换句话说,他用的这就叫释尊千叶剑,,

空见微微一笑,用自己的招对自己的招,

他这释尊千叶棍虽非什么绝学,可也是大雷音寺从不外传的棍法之一,对方仗着手快,化出漫天剑影就想模仿自己的释尊千叶棍,想以此给自己造成心理压力,那可真是太天真了,

千叶棍的真正强处在于其虚实间的转换,你空模仿模样,就算也化出千万剑影,可哪一剑虚、哪一剑实,若都是实的,力量分化,层次自然不如,

空具形而无神,岂能与我千叶棍相匹敌,,

空见信心百倍,手中棍影更疾,

剑影、棍影瞬间交接,

‘啪啪啪啪啪’的连爆声不绝与耳,

空见惊奇的发现,对方这幻化出的千剑剑影,竟然也是虚实相互,

自己的实棍迎上的必然是实剑,可自己的虚棍迎上的,必然也是虚剑,虚实间的转换与自己完全一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來的一样,

这怎么可能,

不只是空见,便连台上的了空方丈也为之微微动容:“好强的悟性,好强的学习力,”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烈盘在空见出手之前,确是沒有学过这释尊千叶棍的,因为他的起手式摆得很难看,那真的仅仅只是空具其形,但出手之后,那千叶剑影便渐渐成形了,他是先观察空见的出手,然后再模仿,

这种观察,可绝不仅仅只是观察对方的动作而已,他甚至还能捕捉到最为细微的灵元上的转换,力量的运用等各方面,

大圆满元婴,,

只有真正达到大圆满之境,才能与天地产生如此之高的默契和共鸣,才能如此细致入微的去洞察同阶对手一举一动,

“空见输了,”了空方丈叹道:“无量居士这位烈小友,可真是个奇才,”

无量老祖也是看得有点蒙,一年多以前在铁炉堡瞧见这小家伙时,他还仅只是个小小先天,不过是因为万妖幡的关系,因为其炼器道、丹道、符道上的妖孽天赋,让自己看出了他的身世來历,这才对他另眼相待而已,

大概是三四个月前,听铁战说这小家伙已经突破元婴了,可,从那时候到现在也就才仅仅只三四个月吧,这小家伙非但已进入了高阶元婴之境,且已隐达大圆满的境界了,

这得是什么样的天赋和修炼速度,

亏得自己之前去看仙云宗的时候,还只说这小家伙能排前仙道大会前十去,这tm哪只是前十啊,这绝对已经是能和齐谊、夜摩天、空明这些天之娇子相媲美的程度了,

千叶剑破千叶棍,

其实也说不上破,只是招拆招而已,

烈盘也是一时兴起,

迈入大圆满之境,那是一种很玄妙的境界,他现在也还只是在刚刚踏入门,处于在体会的阶段,

大圆满并不是指与修为、灵元或者一切和你肉身有关的强弱方面,而是一种类似‘道’的存在,

先天沒有大圆满一说,但从元婴境界开始,往后的每一层,都会有大圆满级别,那是指你在道境领悟上达到了该层次的极限,受到天地所亲睐,而赐予你的一些特殊能力,

洞察力,

这是烈盘最先感受到的來自大圆满境界的好处,

不单只是对手的动作,甚至在对手刚刚准备出招前,他所积蓄的灵元强度、灵元运转规律等等,自己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他可以洞敌先机,以至于,他甚至可以现学现卖,模仿对手的出招,

或许模仿得不那么完美,但至少,像释尊千叶棍这样的中端战技,用出來还是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

以招对招,空见和尚也是有点醉了,千叶棍本是他最拿手的中端战技之一,此时却是沒信心再继续用下去,他知道所谓的大圆满境界,毕竟身边就有一个,自然也知道以大圆满的恐怖洞察力,轻易就可以学去很多沒有核心价值的招数,只是,不知眼前这家伙是真大圆满,还只是伪大圆满而已,

他手中招数一变,

金刚伏魔棍,

同样也只是普通中端战技,但这套棍法以其威猛、力大而著称,对方用的是剑,就算想模仿,也模仿不來吧,

可,沒想到对方剑影一变,竟然也是一般气势、一般招数的金刚伏魔,只不过,把伏魔棍给改成了伏魔剑而已,

剑乃百兵之首,虽然大多数用剑者都是走的刁、钻、恨、快的路子,可也不乏有那种用重剑的高手,威势无边,可一点不比棍术來得差,

可烈盘手里的到底只是‘轻剑’,而且,还只是柄上品法器,

空见目光灼灼,将一柄戒棍舞得风生水起,棍重七百八十斤,便单只仗此棍之力,也足可压倒用‘轻剑’的盗版金刚伏魔,

但,空见再度失算了,不只是失算,他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简直就是错得很离谱,

对方的剑是轻,可手却重,

不,不单只能用重來形容,那简直就是很重、太重、非常重,

这家伙的臂力,绝对已经达到两百五十万斤以上的级别,甚至,有可能更多,若仅只如此也还罢了,那不过是和自己持平的力量,在大家都用金刚伏魔棍的情况下,自己占了武器的便宜,对方力量绝对拼不过自己,

但,人家就是拼赢了,而且是很不讲道理的碾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