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 鲜于超VS空明(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极之道,

烈盘觉得这个以前在自己看來有点鸡肋的道术,现在反倒是成了神技,

以前之所以鸡肋,那是因为用太极之道,顶多只能增加自己三到四倍的力量或防御,这样的成绩,哪怕就算只是在黄阶战技里,也有不少能超过它的,因此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将之弃之未用,以至于都快遗忘这传承自上辈子的招数了,

但,在跨进大圆满境界之后,烈盘却惊喜的发现,太极之道居然拥有着极强的包容性,

它可以叠招,

借着大圆满本身对一切天地灵元、道境感悟上的默契和亲和度,自己竟然可以做到在别的招数基础上,加入太极之道的运用,

当然,这种加入和融入,并不纯粹和彻底,毕竟任何战技与战技、任何道术与道术之间,都是有着自己独特的运转方式的,不可能真正兼容,唯有太极之道却能融入一小部分进去,

这样对招数的加成,大概能在原本招数的基础上,再增加半倍到一倍之间的威力,注意,是任何招数,

这可就有点牛逼了……

明明是刚学的金刚伏魔剑,明明比空见和尚的威力弱了一筹,甚至,对方还占着武器的便宜,可,自己的力量竟然就是要比对方强一些,

空见和尚是越打越心惊、越打越郁闷,

对方的伏魔剑既重,更要命的是还比自己快,沒办法,薄薄的剑身本就比较容易挥动,破空能力更强,挥动时所受到的來自空气中的阻力也更小,速度自然也就更快,

几轮下來,自己无论力量、速度都不占上风,反倒是被对方现学现卖的一套剑术给打得狼狈不已,

台下所有人都看得呆了,

“这空、空见和尚好弱……”胖子瞪大了眼睛:“这家伙真是什么九星元婴,怎么感觉是要被盘哥吊打玩死的节奏啊,”

“他很弱吗,”

“不是他弱,”鲜于超的眼中透出一丝精芒:“是烈师弟太强了,”

太强,

空见四次变招,四次被制,

烈盘仅只是模仿了一下他的招数,就已经让空见毫无办法了,同样的招数,烈盘却能揉入太极之道,威力凭添一倍,而且还仗着速度欺负对手,这让空见从头到尾,都沒能获得任何一点点的机会,

大圆满元婴,

继齐谊、夜摩天、空明、白牡丹之后,仙道中的第五位大圆满元婴,

“难怪齐大师兄如此看重他,”

“这烈盘虽是新人,可却堪比数十年前夜摩天横空出世时,”

“仙云宗何德何能,一偏隅小派,竟能培养出这般高手,,”

“一直以为新晋崛起的仙云宗最强者是那个十绝剑,嘿,现在看來,这烈盘才是他们的王牌吧,”

“可惜排上的对手是空见,如果他的对手是空明,那可就有好戏瞧了,”

“大圆满对大圆满,旷世之战啊,”

“也不知他们能不能过大雷音寺这一关,”

“我看难,下一场仙云宗的鲜于超虽强,可对上的毕竟是大圆满境界的空明大师,至于最后那场,仙云宗竟然派出个先天出战,估计是本就准备直接放弃那一场的,”

“到底是新晋崛起的宗门,底蕴不够,整体实力偏弱,就算偶尔出这么一两个绝世妖孽,也沒法在仙道大赛里取得多好的成绩,通过预赛就已经很不错了,”

“恩……你们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奇怪什么,”

那人皱着眉头说道:“这烈盘既已是大圆满境界,既能如此压制空见大师,可他干嘛不用自己的招数,非得去一板一眼的学习对方,而且,也就是刚刚好压制住空见大师的程度……他难道不想尽快获胜,”

“吁……这么一说,还真是,”

“拖时间,也沒什么好拖的啊,那是为了学大雷音寺的棍法,他又不是用棍的……”

台下猜测纷纷,可台上的烈盘,目的却十分明确,

那就是拖延时间,消耗空见,

拖延时间是鲜于超的要求,大概是想调整自身状态到最巅峰,以求全力一搏,毕竟对手可是四大天王之一的空明,这也是他事先并沒有料到的,

而在此后的比赛里,胖子那关是肯定赢不了的,所以下一场和之后的团队赛将是关系着这轮比赛谁出线的关键,不论鲜于超最后能不能赢空明,对他都必然是一个巨大的消耗,极有可能出不了场,李会阳现在也躺着,那团战赛,仙云宗便只有自己、欧阳兰和龙印真出场,缺少了李会阳的防御,会让烈盘原本计划中破解金刚罗汉阵的步骤直接落空,那要想稳稳胜出,唯一的法子就是让对方连金刚罗汉阵都布不出來,

空见是金刚罗汉阵的主阵者之一,消耗他,便是消耗对方团战的实力,

只可惜,这打算却是被空见看破了,

空见号称大雷音寺最稳,其遇事冷静沉稳的风格,可绝不是吹出來的,

在接连几次变招,都被对方以如此同样的方式只压制而不取胜之后,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

五光十色的戒棍稳稳的插到他身前,空见双手合什:“烈居士实力精深,空见败服,”

台下一阵死寂,

作为仙道大会上老牌的九星元婴之一,竟然对一个新人直接弃权认输,而且,是在沒有受任何伤的情况下,这和之前李会阳和空智拼到弹尽粮绝、生死悬于一线的惨烈直接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解声有之,唏嘘声也有之,但有一点却是保持了高度的统一,

所有人都认为空见确实不是烈盘的对手,而且,差的可不只是一星半点,

能超越一个九星元婴到这样的地步,

仙道大会第五个大圆满元婴诞生了,

仙云宗,烈盘,

一战成名,

无量北峰……

夜摩天从來沒有想到过自己竟然会遭遇这样的失败,但,这样的失败其实又在他预料之中,

三天前,当他带着魔宗所有人穿越千川冰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今天的这一败了,

尽管他们已经很小心了,但还在横穿冰原的过程中陆续遭遇了三只大魔神,

整个魔宗都拼了个弹尽粮绝,夜灵莺、夜啸天这两大九星战力的高手,都险些在三大魔神的手下丢了性命,另外那两位八星同门就更不用提了,便连夜摩天自己,也吃了不少亏,非但真元、灵力、神魂、肉身等各方面消耗极其严重,乃至一度透支,甚至,他还动用了原本是准备留着对付齐谊所用的好几张底牌,其中包括一面乾坤镜,一杆骨灵幡,以及十余张七阶灵符,

从冲出预赛,踏足主宫的那一瞬间,夜摩天就已经知道这届的冠军与他已经无缘了,能在第一场就碰上无量山,也算是能了解他的一个心愿,毕竟苦压境界二、三十年到现在,为的便只是拿取进入南蛮秘境的名额而已,在此届大赛之后,他是必然会选择突破紫府往上而去的,那以后的仙道大会可就再也与他无缘了,今天,便是他最后一次在仙道大会上与齐谊的交手,

以魔宗其他人的状态,他是料定了不可能取胜的,所以他把自己排在了第三顺位上,以博取与齐谊一战的资格,他相信齐谊也能看得到并猜得到魔宗的情况和安排,会满足自己这一战的yuwang,

可,齐谊却沒有,

他只是如常规一样,老老实实的把他自己排在最后一个作为守关出场,与顺位第三的夜摩天擦肩而过,

这让夜摩天很是恼火,脸色阴沉,

自己欲求一战而不可得,

甚至,对方排在第三的恰恰又是无量山‘谊久天长’四人组中号称最贱的齐长,那家伙居然直接就弃权了,让夜摩天连台都沒有上,然后再在第一、二、四场中,无量山轻轻松松便击败魔宗已经‘伤痕累累’的三名队友,成功晋级,

这绝对是夜摩天败得最憋屈的一次仙道大会决赛,他感觉到齐谊身上对自己所透出的一股子‘冷漠’和不重视,

这才是让他最受不了的地方,

由于一场弃权,另外三场又是轻松取胜,以至于无量山和魔宗这本该是旷世一战的战局,竟然第一个完成了比赛,让所有抱着來看巅峰对决心态的观众失望而归,

夜摩天拦住了正要离开的齐谊,

“为什么避战,”他看着齐谊的眼睛,

“避战,”齐谊笑了笑:“我会说齐长那个家伙的,他有点怕你,”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夜摩天最尊重的对手是齐谊,可夜摩天最烦的人,也是齐谊,他最烦的就是齐谊这种问东答西,避重就轻的性子,这让他感觉自己被对方无视了:“你知道我一定会排在第三个出场,”

“以前你不是都排第四吗,”齐谊说,

夜摩天脑门上两根黑线:“可你应该看得到我魔宗其他人的状态,我怕还沒等到我第四个出场,他们就已经输光了我与你交手的资格,”

齐谊呵呵一笑:“抱歉,大概我赛前在想别的事去了,沒有注意这么多,”

这句话,可比别的什么都更伤人,

如果是别人说的,夜摩天大概会送他一万个鄙视,可这话是齐谊说的,他是仙道大会这些元婴中,唯一有这个资格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