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 鲜于超VS空明(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夜摩天黑着脸不说话,齐谊笑了起來:“说实话,和你打腻了,以你我的境界,无论怎么打,也不会对我们双方有任何提高的,不外乎是谁胜谁负而已,”他转头看向西峰的位置,那里先前出现过很亮的光景,可现在却暗淡下來,齐谊说:“所以,我想换一个对手,”

这话总算是让夜摩天稍稍好受了一点,齐谊是真的了解他,至少,这话让夜摩天觉得他在齐谊这个比自己还更傲的家伙心里,总有那么一席之地,

只看向齐谊所瞧的方向,夜摩天便已知道了他要说的那个对手是谁:“他还太嫩了些,”

夜摩天有些不屑,尽管之前被这个姓烈的破掉他的凝空术,但他觉得那并不能代表什么,或许只是道术的刚好克制,甚至或许只是对方的运气,毕竟说到底,那是一个沒敢与自己正面交锋的家伙,仅只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让夜摩天看不起他了,

“呵呵,是吗,”齐谊说:“那就随我去看看吧,看看这位‘还太嫩’的表现究竟如何,”

“恐怕,已经被空明那帮和尚灭掉了吧,”

“看看便知,”

夜摩天有些不屑,但还是跟上了齐谊,

仙云宗对大雷音寺,不论是在夜摩天的心里,还是在整个仙道大会其他所有人的心里,这都是一场强弱太过悬殊的比赛,

大雷音寺,仙道大会四强的固定队伍,从大雷音寺创立到现在,历经万余年的历史,见证了仙道大会的兴起和鼎盛,参加了每一届仙道大会的争夺,且从未跌落过八强之外,

要论底蕴、论深度,就算是无量宗、魔宗这些现在独霸天下的超级强队,也沒法和大雷音寺比肩,这是一支真正的超级强队,除了魔宗、无量山这两个既同样有底蕴,又拥有无敌王牌的超级大咖,还从沒有别的队在仙道大会上击败过他们,包括同为四大派的七秀坊,两个九星,一个伪大圆满,而且,据说本为八星的空智和尚,似乎也有了极大的突破,这样的队伍对上仙云宗,那绝对是摧枯拉朽一般的屠杀,

三比零,还是三比一,

夜摩天心里这样想着,可等他來到西峰时,看到的竟然是一比一,

两面代表着胜利的红旗各自飘扬在两队的位置上,一队一面,

打平了,

夜摩天多少觉得有一点意外,不过影响不大,就算是弱队打强队,四场单挑赛里赢上一场,那也属正常,毕竟仙云宗那个鲜于超,早在三十年前便已成名,确实是一个水准之上的强者,只要不碰上空明,面对大雷音寺任何一人,他都并不是完全沒有胜算的,

只是,居然才只打了两场,

夜摩天觉得蛮奇怪的,开赛已经有好一会儿了,自己和无量山那边四场都打完了,虽说自己那场是对手直接弃权而获胜的,可夜灵莺、夜啸天他们却都拼得很尽力,每一场战斗的时间都并不短,可,仙云宗和大雷音寺这边居然才只打了两场,

齐谊笑着说:“看看台上坐着谁,你就知道他们为什么才刚打完两场了,”

夜摩天朝贵宾台那边看去,一见是了空方丈,顿时心领神会,那绝对是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人物,据说这位大师发起性子來,能把死人都生生说活过來,不是活过來听他美妙声音的,而是活过來赶紧跑开,好换个地方继续死的,

他二人虽是明星,可來了后只在最高处远远观望,并不入场,因此倒未曾有人发现,

正个赛场中闹哄哄的一片,显然都在议论着刚才烈盘和空见那一战,

吊打九星元婴,

大圆满境界的洞察力,

现学现卖的招数把空见从头戏耍到尾,

夜摩天皱起了眉头,齐谊的眼中却闪出些许光芒來:“可惜來迟一步,不过,或许可以在团赛里瞧见他的身手,”

“不切实际,”夜摩天对仙云宗绝无半分好感,他会在第一轮里就被老对手如此轻松虐杀,都是拜这仙云宗所赐:“也不瞧瞧剩下两场的实力悬殊,”

确实很悬殊,特别是胖子对空心,一个刚刚迈入先天境界的小菜鸟,对阵九星元婴修士,就算是用脚趾头都能猜出结果來,

“不要小看他们,第三场,仙云宗还沒有输,”齐谊微笑着说,

夜摩天楞了楞:“空明还沒有输给过除了你、我之外第三人,”

“空见号称大雷音寺最稳,他可也沒有输给过别人,可,还不是被烈盘给虐了个彻底,”齐谊笑着说:“看着吧,我有种预感,仙云宗不会那么容易出局的,”

此时,双方的第三场已快开始,

大雷音寺空明对阵仙云宗鲜于超,

空明大师早早的就已经站到了擂台上,此时合什闭目,静侯着对手登台,可仙云宗这边的鲜于超,却是迟迟未能出现,

考虑到先前仙云宗有李会阳受重伤的事件,裁判大概觉得鲜于超是去关心同门伤势去了,因此倒也不催,

鲜于超在仙道中还是极有名望的,这得归功于他的出身,

出身自仙云宗这样的小门小派,缺乏各种修炼资源的情况下,却在三十年前就拥有了对抗四星金丹的实力,因此在二三十年前,常常被各大宗门拿來当作正面教材,教导和激励门下子弟,那叫一个满满的全是正能量,

但事实上,他在仙道中的名气,大多也就是因为其‘正能量’的原因了,倒不是真以为他有多强多强,

“三十年前就已经听过他的大名,可到此时才是第一次瞧见真人,”

“听说那天在天琼玉露室里,他的表现可并不比空明大师差多少,”

“那是因为空明大师早在三届仙道大会前,就曾取过一次天琼玉露的关系吧,”有人摇着头说:“再说了,取天琼玉露代表的只是潜力,又不是真正的实力,空明大师可是四大天王之一,大圆满修士,就算这鲜于超再怎么黑马,也是不可能赢的啦,”

“可惜了,仙云宗看來其实还是支蛮有实力的队伍,要是刚才的排阵,把那烈盘排去对空明,大圆满对大圆满,那恐怕还能有一丝出线的机会,

“这鲜于超迟迟不出來,不会是跑了吧,”

“扯蛋,就算打不过空明,可至于跑路吗,”有人白了他一眼:“沒见先前仙云宗有人重伤了,估计鲜于超也是去关心同门伤势了吧,迟到一点情有可原,”

议论声不断,可唯有烈盘等人才知道,李会阳的伤势已经稳定,根本就不需要鲜于超來专门关心,而此时呆在休息室里的鲜大师兄,唯一在做的事只有一个:冥想,

旁人,包括仙云宗别的人都不知道他在冥想准备的究竟是什么,唯有烈盘知道,他这是在准备最强版的十剑决了,

要么不出手,既决定出手,那便绝不容许了半点的失误和意外,

就在外面都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的时候,仙云宗休息室的大门缓缓打开,一脸平常的鲜于超走了出來,

“鲜老大冥想了半天,怎么感觉反倒变得还沒有之前厉害了一样,”胖子有点看不懂:“这也太平静了吧,平静得差点会让我觉得鲜老大是准备放弃比赛了似的……”

“还是想想你的第四场怎么打吧,”烈盘却笑了起來:“鲜师兄,已有必胜的把握了,”

“啊,”其他几人都呆了,

对手可是空明,

空明和尚看起來也十分平静,大圆满元婴的强大之处,非只是來自实力上,更多的,还是來自内心,那种同阶之中舍我其谁的绝对强大的信心,

就算强如鲜于超,有着连烈盘都称之为无敌的十剑绝,可他仍旧不敢号称无敌,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大圆满却不同,在同阶的比赛中,单只是洞察敌人一切先机,便已经足够让他们离于不败之地了,

可,此时的鲜于超似乎也有着强大的自信,

空明深邃的眼神正看着他,似乎想要从这个外界评价仅只是次九星的家伙身上,找出他为何会有如此自信的原因,

两人静静的对立,台下观众惊奇的发现,次九星的鲜于超竟然在气势上一点都不输给对方,

玉机真人手中令旗一展,比赛开始,

“鲜居士,请,”空明双掌合什,

“剑名十绝,”鲜于超背上的剑匣早已解了下來放在身前,他左手按在剑匣上:“自恩师求來此剑后,鲜某还从未真正的动用过它,”

空明眼中精芒一闪,台下也是一阵低议声,

“这鲜于超有点嚣张啊,听他这口气,好像他十绝剑一出,天下就无人能挡一样,”

“在空明大师面前说这话,貌似有点过了,”

一股气势自鲜于超身上缓缓的荡开,按在剑匣上的手,也微微震颤起來,仿佛正与剑匣中的十绝剑产生着某种共鸣,

空明静静的看着他,却发现本该在同阶中洞察一切的大圆满洞察力,居然有点看不穿对方的‘把戏’,

他看不到鲜于超的灵元运转情况,也看不到那剑匣是如何与他手掌产生的共鸣,

而这一切,只在一种情况下有可能产生,

那就是,对方掌握了比自己更高深或者说同级别的道境,这就意味着对手也同为大圆满境界,同样得到天地的亲睐,受到规则的保护,才会让自己的洞察力在他身上毫无用武之地,

这鲜于超,是如此强大的一个家伙吗,

空明动了,

这还是在他除了面对夜摩天和齐谊时,第一次主动攻击对手,既然看不透对方,那就不能让对方牵着自己的鼻子走,这是最基本的常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