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 十绝剑阵(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条戒棍,色昏暗无光,光芒内敛,显然已经超脱出了灵器那种光芒万丈的层次,

法宝,降魔棍,

也只有如大雷音寺这样有着超深厚底蕴的宗门,才能那么奢侈的将法宝赐予元婴弟子了,

那棍影照着鲜于超当头劈下,却竟无丝毫声响,

而恰在此时,鲜于超按在剑匣上的左掌微微一按,一股霞光顿时从那剑匣中猛然冲了出來,

霞光狠狠的撞击到空明的降魔棍上,发出清脆的‘崩’一声响,

霞光被挡开,棍势继续往下,

可,剑匣中接二连三的霞光开始呼啸而出,

一道、两道、三道……十道,

十道霞光接连的冲击,直接把空明和尚高高掀飞了起去,且,十影纵横,瞬间和半空中的空明战成了一团,

炼气道修士与神魔炼体之间的较量,前者所需要做的就是保持距离,远离战火的中心,以御剑斗敌,先立于不败之地,而神魔炼体,则应该是想方设法的靠近前者,如果被始终保持在自己的攻击距离之外,那他们也就等于失去了胜利的机会,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的飞剑将自己力气耗尽,乃至直接斩杀,

而此时,鲜于超做得似乎就很不错,

十道五光十色的剑影组成牢笼一般的攻势,始终将空明和尚远远的困阻在半空中,让空明无法靠近分毫,

台下观众看得呆了:“这十道剑影有那么厉害吗,”

“十剑齐御,也算手绝活儿了,不过分神分念,还是同时分成十条的情况下,御剑的威力应该很弱才对啊,也沒见他布什么剑阵,也能困住空明大师,”

“这鲜于超竟然这么强,,”

“是空明在试探他,”夜摩天看得准确,他比台下那些只能看看热闹的普通弟子更了解空明:“那家伙压根儿就沒出过手,只是被动的防御而已,这个鲜于超的十剑徒具声势,十剑齐发看起來很厉害,可神念分散,威力却是真不怎么样,”

“呵呵,”旁边齐谊笑了笑,信心百倍的说道:“空明是在试探他,岂又不知这鲜于超也是在试探空明呢,他既号称十绝剑,这十柄飞剑想必是有些名堂的,绝非仅仅只是眼下这般杂乱御围而已,这两人都在热身呢,”

果然,他话音方落,空明和尚已一声轻喝,手中降魔棍一荡,万千棍影幻现,只一瞬间已将那十道剑影都逼退开來,

紧跟着,空明和尚的双眼微微一闪,混身金光闪现,

金刚罗汉法身,而且,这一上來便直接是第三层,

“鲜居士,空明法像已开,小心了,”

同样是三层金刚罗汉法身,可在空明身上看來,却比空智的法身更多了一份庄严宝像,如果说空智看起來像罗汉、像僧,那空明看起來就更像是‘佛’,

空明修的可不是棍道,棍,只是他用惯的武器形态而已,他所修的道,是天地之道,是佛佗大道,

佛佗大道之罗汉道,

金刚之怒,

他手中降魔棍微微朝下方一指,一股仿佛能影响整个世界般的大势棍力已破空而來,

棍出,空间都为之静止,仿佛蕴含了天地的意志一般,

烈盘在台下看得微微一笑,

若是以前的他,必然会受这雷霆般的天地大势所摄,那是他还未真正掌握‘霸’之道前,可,在掌握了‘霸道’之后,再來看空明和尚的金刚之怒,却就了然于胸了,

金刚之怒,其实就是‘霸道’,空明和尚所参修的道境,居然是和自己一样,只不过,和尚的‘霸道’里掺杂了一股慈悲之意,是有留手、有回旋余地的‘霸道’,而自己的‘霸道’,却是一种一往无前的、倾其所有的爆发,两者各有千秋,掺杂了慈悲的霸道或许能更收放自如一些,用在比赛中会更方便,而自己所领悟的霸道,则更适合用在不成功便成仁的生死之战里,沒那么容易控制,但威力却会更大,

能看透,便可以不受其道境的约束和蒙蔽,不受外象所干扰,直视和尚劈下來的货真价实的棍子,

自己能看透,鲜于超呢,

鲜于超还沒到这样的境界,所悟的十剑道,虽然繁杂多学,但任其一道都还沒有达到真正的巅峰,无法激起天地的共鸣,无法成就大圆满,自然在级别、规格上就差了一筹,

他只感觉和尚的棍势廊括天地,仿佛连天都塌了下來,这带给他的压力是无比巨大的,

可,在鲜于超的眼里,却只有兴奋,而沒有畏惧,

好强的招数,好强的对手,

也只有这样的对手,才配见识自己的十绝剑阵,

他完全无视半空中的棍影,双手捏决,

先前被和尚震飞散开去的十道光芒、十柄剑,瞬间同时汇聚起來,形成一个剑盘,

红、橙、黑、黄、绿、白、青、蓝、紫、灰,

十色剑光旋转,

那是剑之锐道、剑之霸道、剑之速道、剑之势道、剑之诡道、剑之绵道、剑之力道、剑之御道、剑之极道以及剑之王道,

十道剑势顿生,

虽然道道皆不完美,可道道俱在,

十道齐现,相互间产生共鸣,

一时间天地素静,万物齐鸣,

空明和尚出手的棍势原本声势万千,可在这十道齐鸣的异象中,声势万千的棍势竟瞬间被压哑了火,就像是一声枪声和原子弹在地平线起爆的声音相比一样,完全的覆盖、完全的超越、完全的压制,

空明和尚吃了一惊,

不单只是他,便连天上的无量老祖、了空方丈等前辈名宿,甚至连鲜于超的师傅青照真人,

全都情不自禁的站起身來,齐齐动容,

“那是,,”

剑道,剑之大道,

青照真人老眼含泪,他早知徒弟的这一构想,当初就给他批了个华而不实、异想天开,可却沒想到,这小子竟然真的练成了,虽说练这样的逆天招数必然会给自身带去很多无可避免的恶果,可,当此时刻,荣耀却是属于他的,也是属于整个仙云宗的,

“这不可能,”无量老祖忍不住惊呼出声來,

也难怪连他都会失态,

这可是剑之大道,就连他这化羽假仙境界,号称天下第一人的超级高手,都还沒有达到的剑道境界,

这鲜于超不过只是一个元婴弟子,怎可能领悟剑之大道,,

旁边了空方丈双手合什,唱了声佛号:“奇哉,奇哉,”

只见台上的鲜于超,此时满脸俱是兴奋与豪情,

他大手一挥,

圆盘般的十剑剑影,瞬间合而为一,化为了一柄五光十色的斑斓细剑,

“十绝剑,”烈盘的脸上露出笑容,

他见过这招,上次只是鲜于超训练般出手一试,便已让他惊为天人,而这次,鲜于超调整状态、全力出击,这十剑绝、那斑斓细剑的光芒、威势,给人带去來压迫感,都比上次更提升了一个台阶,

烈盘心中明白,这招只意味着一个词:无敌,

鲜于超剑指微抬,半空中那幻化出來的斑斓细剑,便如流星飞射般,照准空明和尚直射而去,

蕴含了真正剑道的剑意,无论其速度、力量都无与伦比,

空明只感觉眼前一晃,那剑影已冲至身前,

慌忙间只來得及将手中降魔棍横胸一挡,

斑斓细剑刺在降魔棍的棍身上,竟瞬间便刺进了这法宝级的棍身中去,

剑速微缓,空明和尚心中是又惊又急,趁着降魔棍阻住剑势的那一瞬间,借那剑势的倒推之力,双手托棍、翻身下避,

他身子刚刚避开,斑斓细剑竟已穿过降魔棍透射了出去,

仅只一剑,便射穿了法宝级的棍子,在那降魔棍身上留下个明晃晃的窄缝出來,

这可是空明的本命法宝,

本命法宝受此穿体之创,空明和尚只感觉心头一阵剧烈的心悸,胸口一闷,喉咙一甜,一大口鲜血涌到了嗓子眼儿上,

可还沒等他将这口血给压回去、还沒等他缓下一口劲,斑斓细剑已绕身射回,

沒有万千的剑影,也沒有华丽的光芒,有的,只是让你绝对无法闪避的速度,和绝对无法抵挡的穿透力、攻击力,

空明和尚强忍着胸口的剧闷,只能再度用降魔棍迎上,

‘啪’,又是一声穿透声响,降魔棍再添了一道穿透的伤口,

本命法器再度受到重创,原本内敛无比的灵元已经无法在维持其内敛之态了,无尽的光芒从那两道被穿透的剑缝中射了出來,彰显着这根棍子的不凡与强大,却同时也在彰显着它的‘哀号’,

这次,空明和尚终于是沒能忍住,一大口鲜血直接喷涌而出,

紧跟着,第三次剑袭,再度飞射回來,

空明好似已经失去了力气和本该有的反应,竟然就那般悬空于原处沒來得及反应,

斑斓细剑透腹而过,瞬间穿透,便连法宝级的防御宝衣:天蚕袈裟,竟也未能阻止此剑分毫,

台下台上都是一片死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