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 十绝剑阵(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任谁都想不到,号称四大天王之一的空明和尚,在这鲜于超的所谓十绝剑面前,竟然连三秒钟都撑不过去,,被法剑如此穿体而过,只是穿的小腹,对空明这般神魔炼体修士的强大生命力而言,这样的伤势绝对不足以致命,但,却也够让他失去战斗力的了,

这样就输了,

看这架势,就算沒输,那也是绝对沒有与这鲜于超抗衡的资本的,

强,

太强,

太强了,

这简直就是无敌,

台下无数人瞠目结舌、张大了嘴巴,

先前还以为那个烈盘是仙云宗的王牌,可眼下看來,这鲜于超才是真正的大BOSS吧,,

有此人在,仙道大会中谁堪匹敌,,

齐谊,夜摩天,他们虽然比空明强一些,但也强得有限,以往的仙道大会,若是这几位相遇,不管是齐谊还是夜摩天,想赢空明都得大费一番手脚,稍有差池或失误,沒准儿就会被这和尚抓住机会反败为胜也未可知,

可,就是如此一个强者,在鲜于超面前却居然是直接的秒杀,

第一剑便轻易破了法宝,第两剑则重创了对方,而第三剑便是干脆利落的秒杀,

这、这简直就像是相互差着好几个大境界的差距,

台下死寂,可台上,鲜于超却皱起了眉头,

剑影穿过和尚的小腹时,并沒有真实的打击感,他能感觉到刺穿的是幻影一类的东西,

是残影,

不会,如果是残影,那他本体去哪里了,

鲜于超的目光在空中停留,神念感知则是在这整片擂台上细细搜索,

开启十剑绝模式的鲜于超,那是用的伪剑道,这可是三千大道之一,早已远远超过元婴大圆满只要求彻底悟通一条小道的基本要求,因此在这样的状态下,他也是大圆满修士,而且,他在维持住十剑绝期间所获得的大圆满境界,恐怕远比齐谊、夜摩天、烈盘他们都还要更精深得多,受到的天地契合感应度会更高,

只一瞬间,便已捕捉到了空明真正的位置所在,

好一个金蝉脱壳,

竟能在那一瞬间用灵元凝出一个‘空明和尚’,穿上他的天蚕袈裟以挡剑,自己却是破开虚空,钻到虚空断层里躲避回复去了,

虽说躲避之处是虚空断层,可却也是擂台这片空间的虚空断层,按照比赛规则,这并不算出界,

也算是神反应了,

鲜于超心中暗赞,自认若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是绝对沒有如此快速应对之策的,

只可惜,对手是自己,

空中的斑斓细剑只微作停顿,便朝着一片空气中轰然刺入,

这可是剑之大道,破元之力、斩破虚空什么的,太小儿科了,

好在那虚空断层中,遮档物众多,而且位置也并不容易估算准确,

空明和尚撕破虚空冲了出來,斑斓细剑堪堪擦着他脸匣掠过,虽未碰触,可光是那股锐气,却也已将这金刚罗汉之身的和尚的脸,瞬间拉出一条深深的血痕來,

无法避、无法抗,更要命的是,无法拖,

空明和尚刚从虚空中遁出,斑斓细剑已经再度尾随而上,

可此时和尚的眼中反倒沒了之前的惊讶和狼狈,金刚罗汉法身再度提升,第四层,

金芒爆涨,一尊释尊佛佗像在他身后隐现,

空明和尚的表情不怒自威,手中降魔棍高举,

“迦蓝降魔,金刚之怒,”

已经有些残缺的降魔棍上光芒万丈,一片五金十色,

棍头对准飞射而來的斑斓细剑猛砸而下,

‘唰’一声响,

剑影掠过,却微微被棍势砸偏了些许方向,贴着空明和尚的金刚法身射过,未能伤及分毫,

可,降魔棍却断了,

先前的接连两次穿透之击,本就已经让降魔棍伤痕累累,这一记硬拼,更是被斑斓细剑在一刹间侧过剑面,以剑刃迎棍身,

空明和尚巨力砸下,手中棍子自然是被一切而断,

一阵惨烈的哀号声从那棍子中荡了出來,那是这法宝的器灵,

器灵虽强,可受这样的攻击却是经受不住,加之它所藏身的棍体已毁,将这仅只是法宝级的器灵暴露于天地间,瞬间便已消散,

本命法器彻底被毁,器灵碎散,空明和尚只感觉整个神魂都为之狠狠一震,仿佛连意识都在这一瞬间要被震碎散掉了,

可,他是空明,四大元婴天王之一,

平时修苦禅时,所受过的打击和痛苦,可比此时更千百倍之,

心中既早有预料,竟将这惊人的疼痛给压住,

他想也不想便立刻抛了手中只剩半截的降魔棍,双掌合什,好似压根儿就沒有受伤似的念动口决,

身子一荡,一化二、二分三,三化千万,

一时间,这满场中竟都是那闭着眼睛、双掌合什的空明和尚的分身,

“佛佗千身术,”了空方丈赞道:“这孩子竟已到这般境界了,”

“只怕沒什么大用,”旁边无量老祖的声音则是带着些许调侃,

了空方丈在无量老祖的眼里就是一‘鸟人’,以前刚出道的时候,这两人亲比兄弟、撒尿都要并排的说,可自打后來这鸟人去当那什么鸟主持、鸟方丈后,就tm转了性,成天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句句话都要和你打禅机、卖关子,让无量老祖是要多烦他就多烦他,平时若是两人私下里会面,无量老祖都是极尽挖苦之能事,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当着天下仙道同道的面前,他却还不得不和了空方丈摆出一副‘两大仙道领路人会面,相互尊重、其乐融融’的模样,

无量老祖也是醉了,

了空方丈呵呵一笑,淡然说道:“胜既是败,败即是胜,有用即是沒用,沒用即是有用……”

无量老祖微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早已开始问候起了空方丈的祖宗十八代,

而此时的台上,鲜于超一时间也被这漫天的无数个‘空明和尚’给唬住了,

以他此时此刻堪比、甚至远超普通大圆满的眼力和感应,居然都分不清这万千个空明中,究竟谁是真身、谁是假象,

佛佗千身术,

鲜于超心中清明,

大雷音寺的十大神通之一,

传说中的佛佗无处不在,可同时出现在千千万万个地方,做千千万万件事,佛说举头三尺有神明,这天下的凡人如此之多,要不是有这分身术,哪找那么多神明去,

佛佗千身术,便是由此而生,据说这可是当初佛道的传播者‘释天尊’所留下的大神通,

这千万具分身,每一个都是真的,都是由其神念所化、由其肉身所分,都拥有着一个独立的意志,

‘吼’,

上千个空明齐声怒吼,声震天地,

‘狮子吼’,

大雷音寺四品神通,

声波类攻击,

千身化的空明,虽然每具身子都只拥有本体千分之一的实力,可在道境上却并无二致,用起某些特殊的道术神通來当然也就与本体一般无二,

千身狮子吼,那可是直接千倍化,

饶是这擂台上设有超绝的防护罩,及时闪起阻住四散开去的声波,可单只是声波冲击防护罩时所激起的震荡,竟也能声震群峰,直教这台下不少实力稍弱的修士站身不稳,胖子更是直接就被震晕了过去,要不是烈盘及时护住他心脉,给直接震废了都有可能,

隔了防护罩的场外已是这般景象,那罩内还得了,

饶是鲜于超借着剑道之势暂入大圆满境,实力飞升,可被那声音一震,也险些心神俱废,惊骇之下狂聚神念堪堪死撑住,

可那巨大的声波被防护罩困住无处可去,反倒是开始在这罩内回荡起來,

‘吼’,

‘吼吼吼’,

‘吼吼吼吼吼吼吼’,

千股声波几经折荡后汇于一股,竟将那防护罩都冲撞得一下下的狠狠凸起,便连原本悬空在场内玉机真人,竟也有些吃不消的退到一边去,避卡那声波的汇聚点,不敢强留,

强如太虚真人都如此了,鲜于超自然更不敢,

一边避开那声波的主力,忍受着余音震得脑袋已欲晕厥,不得不暂时放弃攻击空明,

必须给这些声波找一个倾泻口,

他强忍着脑袋里的剧烈震荡,剑指一挥,

斑斓细剑竟直窜防护罩而去,

“不好,”

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都是同时一惊,

早看得出鲜于超的剑道惊人,别的元婴,就算是强如齐谊、夜摩天之流,也不可能打破这超绝的防护罩,但鲜于超的剑道却绝对可以,

若是防护罩被破,任由那千身狮子吼汇聚的声波倾泻出來,这漫山观战的低阶普通修士恐怕要瞬间被震死上一大片,

可,也沒理由阻止人家鲜于超,总不成让人家在罩子里被那声波生生耗尽、震死吧,

无量老祖抢先飞身而出,

剑影过,护罩穿,

一股肉眼可见的巨大声波找到那一个细孔般的防护罩漏洞,并瞬间将之撕烂扩大,

‘吼’,

巨大的吼声宣泄了出來,

滚滚声波涌出,

无量老祖大袖一挥,将那冲击波一般声波给尽数收到了袖中,不闻半点风浪,

此时,防护罩已破,声波尽散,

鲜于超缓过一口气來,手中剑指再动,

对手虽挡不住自己的十剑绝,可竟然有如此之多的手段來‘曲线救国’,此时自己开启十剑绝已有不下七、八秒时间了,再这样拖下去,先被耗尽的可是自己,

他不敢再迟疑耽搁,斑斓细剑疯狂进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