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 惨胜的代价(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千具真身是吗,那就一千具真身全都给你轰了,

剑影的速度在这一瞬间便已提升到了极致,有如穿麻花一般,瞬间已在场中來回扫荡了百遍,

所过之处,一切分身皆毁,发出‘砰砰砰砰’的脆爆声,

半秒,

千具分身已只剩一半,

一秒,

仅只余一百分身,

两秒,

原本化身千万的分身,已被冲杀至仅只剩下一人,

分身每被破一具,那具分身上所分散出去的能量、力量、神念等等,就会均匀的分散到剩余的分身之上,当千具分身尽数被破时,也就是主体回原之时,

此时的空明和尚满头尽是豆大的汗珠,

本命法宝被毁,化身千万的分身也一一被破,虽说被破后的能量会回归本体,可那却总是一种损耗,而且每次分身被对方御剑穿过,那都等于是经受了一次利剑穿体之痛,短短两秒内经历上千次,就算是铁打的意志也挨不住啊,

台下的齐谊和夜摩天都看得纷纷动容,

也就亏得空明和尚这苦行僧修的是苦禅了,换了是自己二人或任何一个元婴,乃至紫府金丹修士,两秒内千次穿体之痛,就算不被疼死也绝对得被疼疯过去,

斑斓细剑再度回袭冲击,

空明和尚本命法宝已断,全身又都在重伤之下,竟还能奋起余力双掌一合什,

“释家掌,”

他双掌间自生起一道佛印,金刚罗汉法身所散发出來的光芒在这一瞬间仿佛尽数都集中到了他的手掌里,

双掌合什,狠狠一夹,

自出现以來便无坚不摧、无可抵挡的斑斓细剑,此时竟生生被空明和尚双掌给夹住了,

剑身上所蕴含的剑意,直烫得空明和尚双掌瞬间起了果泡,可在这位大师的意志中,这点疼痛完全就是毛毛雨,

他刚才可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來夹剑的,要知道,这可是连降魔棍都挡不住的神剑,凭自己空手夹住,空明还沒天真到那个地步,

可,他就是夹住了,

台下惊呆一片,

空明大师爆发了,超水平发挥还是突破极限,

不,

空明自家人知自家事,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这斑斓细剑的剑身上所传递出來的力量正在飞速的削减,

不是自己突然超水平发挥了,也不是释家掌比自己之前所用的那些招数都强,而是对手,是对手变弱了,

十秒期到,

十绝剑的极限便是十秒,

倒不是说以鲜于超的力量,在用十绝剑的十秒内就会被耗空,而是十绝剑每过十秒,对灵元、神魂的消耗就将提升一个档次,那是瞬间十倍增,

原本还精神奕奕的鲜于超,此时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起來,

十倍增的消耗,瞬间便将他体内残余的力量给搜刮一空,

要功亏一篑,

不,绝不,

下一场是小胖徐剑锋对阵九星元婴的空心,要想取胜是绝对绝对沒有半点希望的,

这等于已是仙云宗单挑赛的最后一场,若是自己输了,若是自己失守,那仙云宗也就输了,

那自己对得起为了胜利而拼上性命的李师弟,对得起对自己寄予了厚望的师兄弟们、恩师,乃至宗门,,

他死死咬牙苦撑,

虽然体内的余力已不足以支撑十绝剑的正常威力,但,就算威力削弱,至少也要将这一剑刺过去,

那和尚也已是油尽灯枯了,只要这一剑穿过他双掌防御,那便能给以他致胜的一击,

撑住,

不用谈控制,

只要能维持住十绝剑的剑形就好,

斑斓细剑陡然间又闪耀出了些许光芒,缓缓擦着空明和尚的双掌朝前挺进了寸许,

空明大师也是憋红了脸了,此时无论意志还是体能,都在飞速的消耗中,

论耐力、论忍耐,无人能与我相比,那鲜居士也已是强弩之末,坚持,再坚持,

空明心中透彻,两人彻底较上了劲,同时咬破舌尖,

血祭术,这招不只有李会阳才会,

不同于邪道魔修所用的可以长时间维持的血祭,若只是用精血來短时间加持自身力量,这是任何修士都能做到的事,

因为他们的精血中本就蕴含了无穷的真灵之元,

但,这也不是任何情况下都可以用的招,

“不可,”烈盘失声喊道,

台上的青照真人更是激进的站起身來,

普通修士可以用血祭术,像之前的李会阳,便频繁通过喷洒精血來提升或维持自己的极限,而其所带來的损耗,则仅只是功力的损耗而已,仅只损耗了喷出去的那一口精血,

可此时的鲜于超却不同,

正处于十绝剑运转的十秒时间之后,十绝剑在此时此刻所需求的能量是无比巨大的,若只是如先前那样苦苦靠灵元支撑,那消耗的顶多只是鲜于超体内本有的真元,本就已经消耗待尽,十绝剑‘吸无可吸’,那也就罢了,

可若是此时给十绝剑喷上一口精血……

强大的真元瞬间灌注,将十绝剑重新激活,又开了这样一个吸取精血的头,

这样逆天的剑招,本身就不是鲜于超可以彻底控制的,

那这口精血之后,已经尝到甜头的十绝剑便会主动将鲜于超的精血都给吸出來,

这一口的代价,可绝对不比李会阳喷到精血已尽來得轻松半点,

才刚倒了一个李会阳,难道要把鲜于超也搭进去,,

可烈盘还是喊迟了,

或者说,就算他早点喊,也绝对无法阻止鲜于超的决心,

这口精血一出,鲜于超本已显疲态的脸色瞬间红润起來,已被空明夹住的斑斓细剑,也如重新焕发了第二春,且,更比之前还要强盛得多,

只一瞬间,轻而易举的便已冲破同样喷了精血的空明和尚的双掌,

剑影悬停于空明的眉心间,虽未刺下,可所有人都明白,空明已经输了,

是鲜于超手下留情,否则那斑斓细剑,将会轻易的把空明和尚的脑袋射个对穿,

空明和尚长长的叹了口气,双掌合什,强撑着已经疲惫脱力到了极点的身子:“鲜居士十绝剑,天下无双,空明心服口服,”

确实该心服口服,若非是防护罩当时困住千身狮子吼,让其声波在罩子内回荡,以此给鲜于超造成了极大麻烦的话,恐怕空明早在一两秒前便已经败在全盛状态的十绝剑之下了,压根儿就不用鲜于超喷洒这口要命的精血,

空明败,鲜于超胜,

仙云宗二比一领先,

比赛虽胜,可输的人还站着,赢的人却倒了下去,

前一秒还红润无比的脸色,后一秒就已经变为了一片惨白,

烈盘猜得沒错,十绝剑反噬了,

虽只喷出了一口精血,可仅只是被十绝剑反噬那一下,就已经让鲜于超混身精血都为一空,

他仰头倒下,可本该在贵宾席上的青照真人,却及时出现在擂台上扶住了他,

“值吗,”青照真人老眼含泪,

“值,”鲜于超疲惫得连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脑子里一片晕沉,可表情却似在笑,

“你沒法参加接下來的比赛了,甚至,就算我们今天胜出,明天的下一场,你也沒法上,”青照真人颤声道:“比赛还只是次要,你难道不知道你自己的情况,,你本已是渡化府劫在即,可这口精血一出,修为倒退,以你现在十绝剑给道境上带來的桎梏,你以为还能那么容易靠修炼,重新引來化府劫,”

鲜于超又笑了笑,

“你会终生都困在元婴境的,”青照真人的声音都有点哽咽了,知道鲜于超的人虽多,可知道他真实情况的却是少之又少,青照真人无疑是其中之一,

鲜于超是他的关门弟子,也是他生平最得意的门生,待之胜似亲儿,师徒间的感情一直很好,可现在,眼看着这亲儿一般的爱徒,为了宗门的比赛,竟将自己的前途全都搭进去……

旁边烈盘、欧阳兰等人并未围过來,沒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來打扰他们师徒,

“我知道,”鲜于超的声音又低又轻,显然是力有不继,但他却努力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老泪纵横的师傅:“但是……”

“沒有但是,你这个、你这个……”青照真人想骂他,可却实在骂不出口,

“……我本就已是个废人了……”鲜于超用那微弱的声音说道:“就算突破进了紫府,也休想能解开十绝剑的桎梏……”

“可那总是个希望,而且,至少也能让你延寿上百载,”

“呵呵……师傅,这不只是一场宗门的比赛,我的对手是空明,是我曾经可望而不可及的对象,更是桎梏缠身的我今后无法追赶的强者……”

“烈师弟、欧阳师妹他们还有大幅提升的未來,可我……”鲜于超看着他,突然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題:“您这辈子最得意最辉煌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我……”青照真人微微一楞,

“对我來说,”鲜于超轻轻闭上了眼睛:“就是现在,”

青照真人眼中含泪,却不再多说,而是紧紧拽住他的手,

…………

比赛一度中断了下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