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 惨胜的代价(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仙云宗虽暂时二比零领先,可连损两员大将,而且都是重损,那损耗程度,显然已经不足以让他们再有能力去参加接下來的比赛了,

这还是次要,更主要的是那两个伤员,

就算是仙道大会,也不可能那么绝情死板,人家场地里还躺着两个呢,就让剩下的人继续上台去拼命,

不过提出比赛暂停的反倒不是仙云宗,而是大雷音寺,

和尚们还是很豁达大度的,虽然输了两场,被对方先拿到赛点,可面对这样的对手,就算是一向顽古不化的大雷音寺和尚,也无不动容和尊敬,

发自内心的尊敬,

比赛暂停期间,无量山也赶紧让几位长老过來修补被毁掉的防护罩,

无量山也是醉了,这本是给金丹老祖、太虚真人境界比赛所用的防护罩,居然在仙道大会这些小元婴们的比赛中被敲破了……

了空方丈主动过來查看了鲜于超和李会阳的伤势,其实鲜于超的伤势还算好,精血虽被反噬吸空,可到底身子沒受伤,只需疗养即可,他真正伤的,是修为,是因为道境桎梏所带來的后遗症,那很可能让他终生都无法引來化府劫,从而一辈子停留在元婴境界,至于李会阳,精血亏损、伤势严重,虽然后遗症比鲜于超要轻,可眼下的症状却表现得更严重些,

了空方丈送了他们两颗七转大还丹,也是大雷音寺的镇寺之宝了,比先前无量老祖送出的归元造化丹一点不差,弄得无量老祖也不得不肉痛的再拿出一颗给了鲜于超,

两枚丹药服下,再加上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分别亲自动手替二人吊护心脉,灌继灵元,倒是将两人的伤势很快稳定了下來,不过就算最乐观的情况,也只是两人能治好伤,少说十天半月内是别想和人动手了,

处理好这两位的伤势,擂台的防护罩也修补完整,这才准备开始第四场,

照烈盘原本的意思,是想让胖子直接认输,然后好准备接下來的团队赛了,

要照平日里胖子的性子,肯定是举双手赞同的,岂不见上次打雾裕山的老六时,这家伙也千般推搪万般不愿的么,

可这次,胖子却是转了性,

“不,”难得看到胖子一脸严肃的样子:“这一场,是我的,”

烈盘、欧阳兰和龙印真都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胖子丢了个白眼给他们:“鲜老大和李师兄都那么拼命的,我可不会给咱们宗门丢脸,认输什么的,拉倒吧,”

“但、但是……”欧阳兰张大嘴巴,

“但是我也赢不了是吧,”胖子冲她眨了眨眼睛:“嘿,可好歹,小爷也要把他穿的那件袈裟给弄下來,不然我心里这口恶气可非得把我给憋出病來不可,”

他说完,也不理会欧阳兰诧异的表情,昂首挺胸的大步走上台去,

仙云宗对大雷音寺第四场:徐剑峰VS空心,

“团队赛,很难打,”欧阳兰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力,“对方空见实力尚存,空明和鲜师兄一战虽然已脱力,但鲜师兄手下留情,大和尚并未受到重伤,可刚才了空方丈已送去大还丹,还单独带空明去了休息室,看來是顾忌烈师弟你的存在,拼着血本也要让空明在短时间内恢复,好主持团队战了,”

“若是空明恢复,再加上一个状态完整的空见,以及这一场的空心,三人合力布下金刚罗汉阵……”龙印真忧心忡忡的说道:“咱们这边李师兄和鲜师兄却都不能上场,只凭烈师兄、欧阳师姐再加上我,只怕……”

烈盘沒有说话,

打到这份上,已经是仙云宗所能面临的最严峻的困境了,

对方主力尚存,可自己一方,鲜于超这最大的主力却已无再战之力,便连次主力李会阳也是昏迷不醒的状态,只剩自己一人,就算踏入了大圆满之境,也是独木难支,对手可是大雷音寺,可也有着如空明这样的大圆满,还有所谓不败的金刚罗汉阵,这绝不是烈盘可以凭一己之力去降服的弱旅,欧阳兰和龙印真虽然都不弱,可在那样层次的战斗里,他们的弱点会瞬间就被对面的三大高手所洞悉,而自己,根本无力分神帮他们照应,

还是要输吗,倒在决赛的第一轮里,

烈盘的眉头拧成了个川字,

李会阳和鲜于超的‘牺牲’对烈盘触动挺大,

这两位都已经是拼上性命在为宗门荣誉而战了,若是自己还谨守着所谓的誓言,坚持不用万妖幡和元符,那也实在是太那个了些,

只有拼了,

欧元兰、龙印真都擅长攻击,攻击力并不比普通九星元婴弱,配以自己的元符,当有实力与空见、空心一战,至于自己,要做的就是全力战胜恢复了状态的空明,而若对方组成金刚罗汉阵一时难破,那哪怕破誓使用万妖幡,哪怕提前暴露底牌,失去在下两轮决赛里的竞争力,那也在所不惜,

不能让鲜、李两位师兄白白‘牺牲’,一定要赢,

烈盘心中已有决断,

旁边胖子却拍了拍他的肩膀:“嘿,老大,还有我呢,好歹本胖也是正式队员,可不是來看戏的,看着吧,怎么着也要把那个空心先弄个精神失常,”

烈盘一怔,

只见胖子朝他露了个狡诈的微笑,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上台去,

“等等,”烈盘心中一动,手里已多了一组元符,

什么不动用元符之说,都见鬼去吧,

有李会阳和鲜于超的先例,烈盘可不想再让自己的兄弟受伤,

二阶的龙甲元符,九张,

他轻轻捏碎,拍到胖子身上,一件蓝色元气铠甲顿时给他套了上去,

虽然不指望胖子能赢,但面对的到底是九星元婴的空心,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套上这么个护身玩意,也免得被对方一禅杖给打成肉酱了,

其实,有胖子上去拖延拖延也好,至少,让众人都先瞧瞧空心的状态,虽说对付胖子,别人很可能连十分之一的认真都不用……

“去吧,”他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加油,”

………………

“先天境,”

“靠,仙云宗不是吧,居然派先天境的小家伙出來,他们宗门总共就只有六个元婴,再也找不出另外一个了吗,”

“话也不能这样说,你看人家灵剑山,不是也有个先天境的小师妹当替补嘛,”

“灵剑山是灵剑山,灵蝶舞那个替补,人家可是压根儿就沒打算过要上场的,”

“是哦,而且还是在如此关键性的决赛上作为守关将……”

“说不定人家这先天境界有什么特殊之处呢,要不然,这胖子曾经是紫府甚至是更高的金丹,然后受个重伤跌落境界,其实战斗力强得一塌糊涂那种,”

“扯,”

“乐子大了,”

“搬板凳,坐看先天小胖子吊打九星元婴,”

台下也是乐了,

不是沒有在仙道大会的比赛中见过先天境界,可那绝对都是像灵蝶舞那种,纯粹只是跑來观光看戏的宗门贵二代,毕竟,别说这些一流宗门,就算是在仙道中随便拉一个二流、三流门派,要选七个元婴弟子那都是跟吃饭喝水一样的随意,哪还用得着让先天境界出來凑数,

这个叫徐剑峰的先天小胖子一沒背景、二沒干爹,名不经传,居然就楞是混到仙云宗正式队员里去了,而且还是首发,而且、而且还在如此关键性的决赛中,作为守关大将镇堂子……

这TM也太疯狂了,绝对的福利局啊,

不知何时,观众们已不再把仙云宗看成是和大雷音寺不平等的对手,

这是两个同等级别的真正强队,甚至,就最强者來说,拥有无敌状态鲜于超和大圆满烈盘的仙云宗,貌似还要更强一筹,

玉机真人在台上示意两边选手上台,

空心上來的时候脸色明显有点不好看,他不怕遇到很强的对手,比如刚才的鲜于超、比如先前的烈盘,他觉得对手越强,那会让他越有斗志,但,偏偏派给自己的是一个小小先天……

作为大雷音寺的一员,赛前他们就曾对仙云宗的参赛人员做过一定了解,这个叫徐剑锋的小胖子和烈盘据说是哥们,得能來参加仙道大会,全是因为烈盘的原因,他加入仙云宗不过只有一两年时间,甚至,在他参加仙道大会之前,这家伙连先天境界都还沒有踏入呢,

因此大雷音寺在作调查的时候,对胖子的了解是最少的,不是打探不到,而是根本沒有必要,一个刚刚才突破先天的小家伙,要说他真能登台参战,那才是活见了鬼了,

可现在,空心就活见了鬼,

“空心,沉住气,别小看对手,”台下的空明沉声说道,

对这位大师兄的话,大雷音寺还沒人敢无视,空心应了一声,但心里却着实是有点不以为然,

站在他对面的小胖子一脸笑嘻嘻的样子,让他觉得很憋屈:大师兄和二师兄都对上那么强的对手,打得那么尽兴,空智的对手虽然稍弱点,可那好歹也是个防守大师,而且一脸正气、战意滔天,怎么到了自己这里……那家伙一脸的无赖像,赢了他都简直是脏了洒家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