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 三大依仗(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空心大师有礼了,”胖子笑嘻嘻的对空心作了一揖,

空心‘恩’了一声,满脸的不耐烦,

下面无量老祖笑着说道:“四僧里,空智算是大彻大悟,可空心还是那老样子啊,”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了空方丈数着念珠,摇了摇头,

恰在此时,玉机真人一声号令,比赛开始,

空心早已不耐,手中铁禅杖一跺,就要动手,却见对面胖子突然摆手道:“等等,”

“怎么了,”空心和半空中的玉机真人都是一楞,

“鞋带松了,”胖子弯腰系鞋带,笑嘻嘻的说:“虽然我对这场比赛有着十足的信心,但是鞋带要是松了,万一我跑动的时候踩到了跌上一交怎么办,这种事情还是要注意一下的,这个、不犯规吧,”

玉机真人也是醉了,干咳了两声,

比赛规矩里沒有不许系鞋带一说,至于对手等不等他,那和他裁判沒关系,

空心眉头一皱,虽然他觉得对方系不系鞋带,和他的发挥关系压根儿就沒有关系,但还是忍了一忍,对手可只是个小先天,要是在别人弯腰系鞋带的时候出手,那可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胖子系得很慢,用他的话來说,要绑紧,

空心等得很不耐烦,

好不容易等他系好鞋带站起身來,空心喝道:“出招吧,”

胖子满脸严肃的摆了个架势,弯弓搭箭,

“这家伙是用弓箭的,”

“靠,真是涨姿势了,仙道里还有人用弓箭的,”

“这还真沒见过……那不是世俗猎户才用的玩意吗,”

“这玩意能射中人,”

“也算是种远程武器吧……”

“这样的远程武器,那哪有御剑术操控由心,而且凭弓弦射出的箭,威力能有多大,除非他那弓弦是龙筋凤筋,”

空心也是暗自好笑,给自己派个先天也就罢了,居然还是个玩奇门兵器的先天……

一招就灭了你,

铁禅杖再次狠狠一跺,

可还沒等他出手,胖子又嚷了起來:“等等,”

“又怎么了,,”空心的眉头拧成了个川字,

胖子摆弄手里的弓箭:“靠,弦松了,”

他一边说,一边装模作样的调弦,而事实上,这柄出自烈盘这锻造宗师之手的弓箭,压根儿就不存在松弦一说,

台下烈盘看得好笑,台上空心却是有点急不可耐了:“先前瞧你们仙云宗几个比赛的都挺干脆爽快,怎么就你破事儿这么多,,”

胖子连连摆手,瞪着眼睛说:“瞧你这话说得,好像我乐意自己的弓弦松掉似的,这可是本胖的吃饭家伙,你想它出问題,我还不想呢,你到底等不等啊,不等就出手就是,反正我这弓现在拉不开,你再一偷袭,准赢,”

一句话就把空心给将死,

本來就够瞧不起胖子的了,本來就觉得欺负他,自己很委屈的了,要是再扣上个趁对方武器不应手的时候偷袭的帽子,那空心下场就得找堵墙一头撞死,免得成天活在心理阴影之下,

只得再等,

这一等就是足足四五分钟,

就在空心等得脑袋都快冒烟儿的时候,胖子才慢条斯理的重新把弓拉开,满意的点了点头:“总算调好了,累死我了,靠,”

“那就出手吧,”空心第三次跺响了手里的禅杖,

“急什么啊,”胖子摇着头说:“你倒是在旁边休息得悠哉游哉、状态十足,沒见我这累得满头大汗的、气都喘不过來了,你们大雷音寺好歹也是名门正派,就是这样欺负弱势群体、占别人便宜的啊,”

“你、你、你……”空心眼睛瞪得大大的,脑袋上青筋暴现:“你还要怎么的,,”

“喝口水,”胖子十分坚决的说道:“本來至少应该让我休息个七八分钟,找找状态,但算了,看你这么不耐烦的样子,我就吃点亏好了,让我喝一口水就成,”

“给他水,”空心咆哮着说,

“这是擂台,这是在比赛中,除了咱俩谁能上來,”胖子像看个白痴一样白了他一眼,然后一步三回头的走到擂台边,冲欧阳兰喊道:“欧阳师姐,递口水给我呗,”

台下欧阳兰早看得好笑极了,要不是旁边还躺着李会阳和鲜于超,让她的心情实在沒法好起來,估计这会都会被笑抽过去,她又好气又好笑的端了杯水给胖子送过去,胖子接过一饮而尽,回过头來,还沒等空心的铁禅杖跺到地上,又是猛一摆手:“等等,”

“操,你又怎么了,,”

这下不单只是空心,连悬空的玉机真人、台下的无数观战者都忍不住同一时候喊出声來,

胖子一边连连摆手,一边拍着自己胸口说:“喝水喝得太急,呛到了,容我咳几声先,咳,咳,咳,”

“我等你妹我等,”

对面的空心终于还是按捺不住的爆发了,

一看这胖子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一看这胖子就不是他妈的什么好鸟,

等、等、等、我等你个大头鬼啊我等,

铁禅杖如风般勇贯而來,直指胖子面门,

“哎呀,竟然趁我呛到的时候偷袭我,”胖子阴阳怪气的嚷起來,一个赖驴打滚,居然避了过去,

可空心的攻势既然开始,又岂会停歇,

铁禅杖尾端被狠狠一拽,大力拉回,朝地下猛劈,

可,居然再一次劈空了,

胖子那两百多斤的肥身材灵活得就像只猴子一样,当然,动作却像是条赖皮狗,接连三四个滚动翻身,铁禅杖贴着他身子而过,狠狠的砸到地面上,溅起碎石无数,同时伴随有巨大的声波和冲击波,如同炸弹一样,把胖子‘崩’得远远的飞了出去,

“胖子,”烈盘看得又惊又急,刚才那一杖实在是落得太快,以至于都沒有人看清到底砸沒砸中他,以胖子先天境界的肉身,真要挨上这么一禅杖,铁定是瞬间筋断骨裂的下场的,

只见胖子像个皮球似的被冲得在擂台地板上弹飞了好几下,‘嘟嘟嘟’的,还挺有弹性,最后一翻身,站了起來,看那表情虽然是疼得龇牙咧嘴,可居然楞是还站得住,

他拼命的揉着屁股:“喂喂喂,有你这样偷袭别人的吗,要不要脸啊大和尚,你们大雷音寺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

空心受不得激,脸上暗红,心里却是更急,

自己势在必得的一杖,居然被一个小小先天给躲了过去,

“什么素质,好歹你也是个九星元婴修士,连这么一点耐性都沒有,我要是你,别说等人家咳一声,就算咳十声、咳一百声、一千声一万声,老子也心甘情愿的主动就等了,你倒好,人家都给你先打了招呼了,你居然不听,”胖子喋喋不休的声音在赛场中回荡,从开头骂到现在就沒重复一个字的,舌头之灵活,都快赶得上了空方丈那水准了:“你们大雷音寺不是爱吃豆腐吗,我看你干脆回家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得了,省得出來给你们大雷音寺丢人现眼,真是的,不骂你,你都不知道你自己错在哪里……”

“哇啊啊啊啊,”空心直被骂得七窍生烟,

长这么大,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还真是头一遭,以前在寺里,虽然自己脾气躁,容易挨训,可人家了空方丈训人的时候训得多有范儿啊,一口一个阿弥佗佛、释天尊象,听他老人家训话,权当做早课念经了,可这胖子,那骂得叫一个狗屎……

粗壮的大脚狠狠一蹬,空心两眼冒着红光的再次冲了上來,

“你干什么,诶诶诶,出來混,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我还沒训完呢,你这么急着就赶上來,是抢着要去投胎啊,怎么,果然是连你自己都看不下去你自己那德性了吗,”胖子嘴里不停,脚下生风,

赛场上一时间只听得骂声、杖声、空爆声不绝于耳,

胖子一直在跑,在躲,

其实,他的速度并不算快,丢先天境界里,算是个比较中上的水准,

突破先天改道经脉时,烈盘就曾着重过培养他速度方面的能力,他移位改道的是足三阳经、足玄经一类经脉,大概三十几条,最后还出了个小法象,一阵轻风,这让他天生在移动速度上就有着过人之处,

可毕竟只是刚突破先天不久,速度水准大概只能达到一刹那两尺左右,还不到一丈,与空心一刹那一丈五的速度相差了足足一倍之多,

但,他有三大依仗,

第一个是烈盘曾经教过他的步法基础,通常所说的一刹那一丈几这种速度,指的是修士的直线移动速度,虽然这能很大程度的反应一个修士的速度快慢,但直线速度却并不代表一切,胖子的步法很灵活,可以说简直灵活到了极点,天生的小法像带着风属性,更是加强了他这方面的能力,他跑得或许不是很快,但左拐右突,绕弯儿的本事,却是让空心这个蛮和尚拍马都追不上的,往往是他在前面跑,空心一个箭步追上,一禅杖还沒落下时,他却已经急刹车,反过身來朝后绕了,结果就是空心气急败坏的冲过了头,不得不又回过头來追他,这样的你追我躲的战斗确实是很沒有观赏性啦,也确实不像是两个仙家,反倒是更像两个世俗的武林高手打架,可,胖子就是活了下來,

这靠的是胖子的第二个依仗,空心的脾气和心态,

大雷音寺四小神僧中,空明最强、空见最稳、空智最恶,空心最疯,这个疯,说的就是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