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 三大依仗(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受不得激、受不得将,一旦被人把他的脾气点燃,这家伙就会像疯狗一样疯狂起來,说起來,他的成名得归功于此,因为当这家伙疯狂起來的时候,战斗力之强,便连最强的空明都要暂避其锋、退避三舍,可,他的失败也归根于此,他是四小神僧中最早成名的,也是第一个达到九星元婴境界的,可,就因为这性格,让他始终无法参悟大道,被空明后來居上,成就大圆满,他却还在九星元婴上打滚儿呢,在历届仙道大会的比赛中也常常是被人针对,被人算计,却永不知悔改,或者说根本就改不了,当然,以他的实力,就算被针对、被算计,爆发疯狂起來时,算计他的对手究竟是福是祸也还难说,因此倒也算是个变数,并沒那么容易被人下套,

此时受激之下,他双目赤红,虽还沒用出成名的疯魔棍法,可出手威力也是变大了,但也正因为威力变大,让他很多时候都收招不及,被胖子左绕右绕之下,他禅杖砸了出去,每次想变招的时候都会慢上一拍,他现在是暴怒之下全力出击,压根儿就想不到这些,而若是他出手时只用个四五分力、收放自如的话,恐怕胖子早就都已经被撂倒在地上了,

但,光有这两点还不够,

空心的禅杖虽然沒有直接打中胖子,可总是贴着他身边擦过,不论是禅杖挥动时所带起的那些罡风,亦或是砸在地面上,四处溅开來的那些碎石、冲击波,对胖子这样小小的先天境界來说,这些其实都是绝难承受的,

但,胖子还有第三个依仗,

组合龙甲元符,外加烈盘在赛前教给他的所谓‘天蚕步’,

组合龙甲元符是上场前烈盘给他套上的,给他套这玩意,并不是指望胖子能战出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來,而仅仅只是考虑到胖子‘细胳膊细腿儿’的,别让空心一禅杖下來给爆了头或者打成肉酱就好,这是为了给他保命的,却不成想,现在倒成了抵档那些‘碎石杀手’的最佳防御,这可是二阶组合元符,威力堪比普通的七、八阶防御灵符了,就算是被空心真的一禅杖砸到身上,也顶多就是震荡力让胖子失去战斗力而已,都不会被破掉组合元符的防御,

而且,组合龙甲元符的作用可还不仅只是防御力而已,对他力量、元气、速度,都会有大幅度的提升,若非有此物加成,胖子脚下再灵活,也是避不开足足高了他快两个大境界的空心攻击的,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组合龙甲元符上所带的元气,可以让胖子免疫一部分元婴境界的威能压制,若非如此,空心这样巅峰九星元婴,一个眼神都能把胖子给吓蒙了,那就真的沒得打了,

而天蚕步就更极品了,

天蚕步这名字只是烈盘为了应景,随口给胖子说的戏言,新教他这套步法,准确的來说,应该是太极步,

沒有复杂的脚步移动,有的,只是最基础的太极理论:卸力和借势,

本以为这套东西只是给胖子应个急,可以让他在面对空明的时候输得好看一点,却不成想,胖子对这种投机取巧的东西居然极有悟性,一学即会,虽说还沒到参悟太极的地步,可,仅只短短一天时间,卸力和借势这两个基本理论却是已经理解得很透彻,有一定火候了,

空心的禅杖砸下來时,激起的冲击力全被胖子当成了顺风车,脚下微微一瞪凌空,身子顺着那股推力就飘了出去,加上有组合龙甲元符之助,看似在台上躲得惊险万分、被避得上蹿下跳,可实际上,这家伙竟然连一点擦伤都沒有受过,

旁人看得不明所以,台下的烈盘却是看得眼前频亮,

只有他才懂胖子坚持到现在靠的全都是些什么,

好样的,

他心里忍不住生起一丝希望來:如果胖子能……

但瞬间又被掐灭了下去,

沒办法,胖子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个小小初阶先天,虽说箭术通神,但以他的灵元和手劲,就算射上空心一百箭,那都跟帮别人挠痒痒似的,根本就无关痛痒,

要想赢,

太难,或者说,压根儿就沒有那样的可能性,

最多,也就只能期待一下胖子可以多消耗一点空心的战力和体力,或者,像胖子上场前所说的‘把空心先制个精神失常’再说,

先天和元婴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道境上的差距其实不是太明显,毕竟不论先天还是元婴,都还只处在刚刚开始悟道的境界,这两个境界都可以达到天人合一之境,然而,却都不可能逾越太多,像烈盘、夜摩天、齐谊这些可以悟通一条小道的妖孽,那就已经直接叫大圆满了,在这方面,元婴的优势大概就只是比先天强者悟道的时间更多一些而已,

真正的差距,其实还是在攻、防、速、灵这些四围基础上,特别当交战双方恰好处于先天和元婴之间的两个极端上时……一个是巅峰九星元婴,而另一个却仅仅只是刚刚迈入先天境界的小修士,这差距就有点太过于夸张了,

尽管仗着对手的暴躁、仗着组合龙甲元符的防御,再加上胖子本身灵活的脚步以及太极之道,让胖子勉强能在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下苟延残喘,可,反击的力度实在是太脆弱了些,

一开始的时候,胖子确实是让所有人都惊艳了一把的,能在九星元婴修士的全力出手下还活着坚持那么长时间的初阶先天,这劲爆程度可绝对不比鲜于超赢了空明來得低上半点,所有人都有一种眼前一亮、恍然大悟的感觉,

不是人家仙云宗挑不出人來,是这小先天确实有一手,沒准儿人家还是在宗试里靠实力挤掉了许多元婴修士,自己争取的名额呢,

可在场的都是些眼尖之辈,看着看着,却也看出了些名堂,

胖子身上那件蓝光盈盈的元气铠甲可不是凡品,一看就知道是高阶防御灵符所化,这小先天能在空心的狂暴中活下來,这玩意起码有百分之八十的功劳,要是沒有如此神异的铠甲灵符,恐怕空心随便一禅杖砸到地上时,所溅起的碎石和冲击波,都足以要了那胖子的小命,再有,也都看出了空心盛怒之下,出手已经有点失准了,威力变大、但准头变低,招式转换间也有些难以收放自如,这是大忌,

确实,那先天小胖子能活到现在,绝非偶然,铠甲且不论,凭他从头骂到尾,始终牢牢控制住空心的‘情绪’这一点來说,这个小先天实在是已经有够牛逼了,

于是,观众里开始有替胖子加油的了,毕竟,能看到一个初阶小先天,一个连自己都不如的家伙可以在台上‘吊打’九星元婴强者,这对任何人來说都是一针绝对大剂量的兴奋剂,

只可惜,胖子的‘牛逼’从他射出第一箭时,就立刻被所有人否决了,

只见那一箭弯弯扭扭,就像个扭扭捏捏的小媳妇一样,晃悠悠的射到距离空心起码有四五丈远之外的地方,然后软趴趴的落在地上……

这、这也叫箭,,

大多数对胖子开始抱有一点希望和黑马幻想的观众瞬间哑巴,

你这箭压根儿都不用射,是直接拿手扔出去的吧,,靠,随便世俗里抓个猎户來,也比这胖子射得好啊,

“可能是太紧张了,”仍旧还有小部分人在支持着草根弱势英雄,

“是啊,被逼得那么紧、被追得那么急,一次出手失误再所难免,”

“毕竟只是先天之境,面对上空心这样的顶尖元婴,说不紧张那绝对是哄鬼的,”

“能理解,下一箭发挥好些就是,”

话音未落,又是一箭射出,

欧阳兰直接捂住脸不忍心再看了,

这一箭比上一箭好了一点,

但,绝对只是好一点点而已……

刚才歪了四五米,这次只不过歪了两三米而已,

支持者再次流失,剩下一两个顽固派:“你看,我就说吧,这第二箭就有进步了不是,只要给他多射上几箭,总会恢复他神箭威力的,”

然后就是第三箭、第四箭,

胖子开始一边跑路一边骂娘了:“熊和尚,你追那么紧做什么,你看把我逼得连回头射箭都不会了,你就不能放松一点,让胖爷安安稳稳的先射上两箭再说,,”

尽管空心早已经对他的骂语冲耳不闻,但火气却仍旧是在急速上升中,

他气的不是胖子骂的话,从开始听他骂到现在,空心都开始变得有点习惯了,

但,他气的是对方射箭的水平,

就这么扭扭捏捏的几箭,你、你tm也好意思射出來,,

自己、自己竟然连这样水平的菜鸟都久战不下,

耻辱,耻辱,奇耻大辱,

空心只感觉整个胸腔都在燃烧,

被这样一个小丑般的对手如此拖延时间,就算现在立刻赢了他,也绝对洗刷不了自己内心所蒙受的耻辱,

此时他双眼由原本的赤红色猛然变黑,

一股阴云应景般的笼罩到了赛场上空,阴魔疯狂的气息从空心的身上猛然荡漾开了,

他忍不住了,

“疯、魔、杖、法,”

一股黑光顿时从他身体内部透射了出來,让他整个人都好似包裹在一片黑色的雾点中,

原本就已经十分高大的身材,此时猛然再增大了三分之一左右,便连手中的铁禅杖,此时也透着厚厚的黑光,变得又粗又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