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 连珠九箭/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疯魔杖法讲究入境,这和所有疯魔类战技一样,欲要使杖疯狂,先让自己疯狂,

将自心的情绪调整到最大化的愤怒状态,用燃烧的怒火方能发挥出疯魔类战技的最强威力,

黑色的空心让人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和眼神,如同一台杀戮机器般,举着手中黑禅杖,在隔着胖子起码还有一、二十米远的地方便恶狠狠的砸了下來,

胖子口上花花沒停,眼中却是一凛,

对方禅杖刚落,一股巨大无匹的冲击力便迎面而來,且,这股冲击力范围之广,竟直接覆盖了以胖字为中心的十数米方圆,呈扇形一般,让人避无可避,

龙甲元符,太极卸力,

胖子仰面便被轰得倒飞了出去,

哪怕有这两大依仗同时祭出,胖子仍旧感觉胸口处如遭雷击般,打得他全身上下如同散了架一般的剧疼,原本清醒无比的头脑,此时也感觉昏昏沉沉,

脑震荡,靠……这家伙的力气一下子变大了好几倍一样……

当然得变强好几倍,而且,还不止是胖子所估计的好几倍而已,与之前空心的出手比起來,这一棍的冲击力,少说翻了十倍往上,

这可是他的成名绝技疯魔棍法,威力提到极致时,将自身力量翻到五十倍都绰绰有余,而他之前攻势虽猛虽多,却仅只是仗着臂力挥杖,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好在有组合龙甲元符,胖子迅速定下神來,却见第二波攻击已轰到身前,

无法避,更无法躲,

疯魔杖法,空心的成名战技,威力大便不用提了,攻势之凌厉、连招之密切纯熟,那可绝不能等闲视之,

胖子胸口再度中招,

原本深蓝色的组合龙甲元符铠甲,吃这接连两波重击,也是喊有点经受不住,被打得起码比之前黯然了一半,

胖子身子再度倒飞,而且比上一次飞得更远、更疾,

他几乎是四肢趴地一般的‘着陆’的,还沒等他爬起來,第三波攻击已到,

“徐师弟顶不住了,”欧阳兰一惊:“替他认输吧,”

“已经有李师兄和鲜师兄的前车之鉴了,别让徐师弟也受那等重伤、自毁前途,”旁边龙印真也说道,

“不用,他身上有护身铠甲,至少还可以撑两轮,”最了解胖子的,只有烈盘,

他对自己的组合龙甲元符究竟能承受多重的攻击了如指掌,更对胖子的计谋有着足够的信心,那小子还沒出手呢,现在替他认输,他不会甘心的,再等等……组合龙甲元符,最少还可以承受空心两次攻击,要救胖子,等那时也不迟,

此时胖子已被轰到了擂台的左侧,第三波攻击轰到,将他整个人再度打得抛飞了起來,直朝擂台外跌去,

出界便是输,很多神魔炼体并不会御剑术,也不会飞,胖子虽然不是神魔炼体,可刚刚踏足先天,也属于还沒有学习御剑飞行的范畴,

眼看着他直溜溜的就被这第三波攻击轰出台外,

欧阳兰知道他不会飞:“不用投降,已经输了……”

烈盘也是一楞,是自己高估胖子了,不,他其实已经表现得很好,很超出自己的期望了,只是对手实在太强,两者之间差距实在太大,纵然胖子有着绝世般的计谋,可人家一力降十会,那也是并沒有什么卵用的,

被轰出擂台的胖子沒了声响,可,半空中的玉机真人却是老神在在的悬空而定,并不宣布胖子已输、空心获胜的消息,

此时的空心虽然还在疯魔状态中未曾完全清醒过來,可毕竟才刚刚‘入境’不久,脑子里还有那么一丝的意识和心智,

他一个箭步朝胖子被轰飞出擂台的方向窜了过去,刚到擂台边,猛然瞧见一支火红色的利箭从下方疾射上來,

这支箭的威力虽不算很强,但好歹看起來颇有几分威势,而且带有破元属性,更是对准了空心的眉心要害,

纵然是号称‘最疯’的空心,也不敢拿自己要害额头去承受对手的攻击,本能的一仰头避过,一个人影已在那里冲天而起,

欧阳兰、烈盘,包括所有背对着胖子跌下擂台那边的观战者都是精神为之一振,

只见那冲天而起的人影不是胖子是谁,,

但,这家伙并不会任何御器飞行之术啊,他是如何让身子在擂台之外,却并沒有掉落到地面上的,要知道,按照规则中,并不是身子出界就算输,这是为那些炼气道修士御剑战斗时,难以把握好场地尺寸而定的规矩,毕竟人家在半空中御剑追逐,那御剑之速,轻而易举的就能一瞬间从擂台东边飙到擂台西边去,轻轻一下就给人家算出界,那也让人难以发挥、打不尽兴不是,反正只要不是恶意的御剑飞出山头之外就行,当然,如果是被打到擂台下面去,包括脚在内的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只要接触到了擂台外的地面,那才算出界了,

胖子不会御剑,飞不起來,既是落到擂台外,他是如何做到不让身子任何部分接触到地面的,而且还维持了明显不短的一小段时间,

欧阳兰想不通,龙印真想不通,就连烈盘都真的沒想通,

而此时,场中反击已开始,

胖子这一冲天,那叫一个姿态万千,起码在半空中绕了七八个弯、翻了七八个跟斗,调过头來,手中的弓上搭着足足九只箭,反对着瞄上了站在擂台边上的空心,

空心的怒火再次被点燃,

疯魔状态下,他本就容易发火,看到胖子那张猥琐的脸,却更让他难以忍耐,

区区初阶先天,逃躲自己也就罢了,竟然还敢还手,,

‘吼’,

空心一声暴喝,手中黑禅杖遥空一指,整个人冲天而起,对准胖子的位置就轰然砸上,

这一次,胖子沒有躲,也沒有闪,更沒有口花花,

他此时的表情无比严峻,认真到了极点,

这是他用尽了一切办法才制造出來的唯一的机会,

自己,占有地利之势,

手中光芒闪耀,搭在弓弦上的九支箭也发出妖异的光芒,

“破魔九箭,”

九道霞光朝着空心飞射而出,

“疯魔杖法,”

空心疯魔般的闷吼声从鼻子里震了出來,完全无视这九箭,杖势迎上,

他是疯狂、是容易受激,但却并不蠢,相反,他的战斗智商还很高,

先前胖子拙劣的演技并沒有骗到他,他知道那几支软趴趴的箭是对方故意为之,想要麻痹自己、让自己大意,这九箭,才是对方真正的箭术威力,

但,那又如何,,

不过是区区无赖,不过是区区先天,不过是区区九箭,

在自己的疯魔杖势之前,一切都将会如摧枯拉朽般被粉碎和摧毁,

“给我破,”

杖势如虹,一往无前,卷起千万威势,

可,却破不了这九箭,

只见当空心的杖势与这九箭即将交接的那一瞬间,这九支神奇的法箭竟如有生命和智慧一般,齐齐在半空中拐了个弯,

箭首连箭尾,九箭连珠,如同一条长蛇,绕着冲天而起的粗壮杖势盘绕而下,速度有增无减,

这是什么箭,,竟然还能拐弯,,

所有人都看了个瞠目结舌,

只听说御剑术能拐弯的,可沒听说过用弦拉出來的箭都能拐弯,不过,这和御剑操控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而且这区别大了去了,

场边分析不及,场上已瞬息万变,

只见那连珠九箭,瞬间绕过杖势,竟朝着空心的眉心要害直射而去,

此时空心正保持着腾空上升之态,且全力爆发疯魔杖之下,压根就沒有给自己留任何的余力去控制身形,

他不是炼气道,而是个最纯粹不过的神魔炼体,御器术虽然会,但却并不熟练,只是用來平时赶路所用,像这样的比赛战斗,他压根儿就不会随身带着可以操控的飞剑,

他沒法躲也沒法避,

眉心是他神魔炼体的罩门要害之一,不容有失,而且,这九箭名堂如此古怪,他再怎么狂妄自大,也还不敢用自己的要害直接去档,

但,他有手,

杖势已用老,正冲着半空中的胖子全力轰去,仓促间无法收回,他索性抛了禅杖,任由其攻势继续,双掌一翻,护住眉心,

‘砰’,

‘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

九声箭响,

九支法剑精准无比的射到同一个点上,

箭首连箭尾,每一支后來的箭,都直接将前一支箭直接射穿过去,破散开的箭簇如同孔雀开屏般开在空心的手掌中,

以空心的防御力來说,这九箭的威力确实不算太大,每一支箭,都只能达到普通中阶元婴修士的普通攻击,大概四五十万斤的样子,这还是胖子神奇箭术加成,再加上组合龙甲元符增幅的结果,

但,接连九箭,箭箭追尾连心,如同叠加一般,却就把这力量给提上去了,

粗略估计,总共两百万斤力是有的,

空心自身的力量也就只在两百万斤左右,这样的攻击对他來说,也算得上是一次正规的出手了,

如果是在平时,这攻击顶多让他小退一步,若有准备的话,甚至连晃都不会晃动一下,但此时他人是在半空中,无处借力,且,全身真元、力量,全都融进刚才那一杖的攻击中,还沒缓过劲儿來呢,乍然间吃这么一下,也是将他往上往前的冲势立阻,反射得他朝后下方倒落了下去,

与此同时,空心的禅杖也狠狠的冲中半空中同样无法闪避的胖子,

巨大的冲击力,直接便已将已经岌岌可危的组合龙甲元符给打碎掉,

一蓬血箭从胖子的口中喷洒而出,将他轰得高高抛起,然后再狠狠的摔到上百米远外的擂台上,

整个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看到那先天小胖子身上的护甲被打碎掉了,看到他被打得吐血狂飞的样子,

可,另一个惊人的事实也同样落到了所有人的眼里,

空心出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