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 再次惨胜的代价(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空心呆呆的站在擂台外的地面上,眼中的黑色和疯狂已散,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不敢置信与呆滞,

擂台距离他不过只有三四米的距离,但,他却已经失去了再次走上去的资格,

输了,

自己,竟然输了,输给那个不过只是刚刚踏入先天之境的仙云宗小丑,

他确实输了,

刚才被胖子骗到擂台边时,他距离擂台边缘本就已经只有一步之遥,

胖子冲天而起时绕换的身位,更是将空心置于了一个背水之地,容不得他有半步的退却,

是他太大意了,

若是和别的任何一个对手战斗,要想把他空心逼到这样的位置上,那绝对要付出极其巨大的代价,绝对要花费极其巨大的力气,可,对面那个先天小胖子却只不过是演了一出苦肉戏而已,甚至,这出戏还演得让他已经被骗到了悬崖边上仍不自知的地步,

紧跟着,他冲天而起要一击致胜,却被胖子的连珠九箭射中,半空中无处着力之下,九支威力本不强大的箭,楞是将他射得生生朝后倒飞了好几米距离,可,他在落下來时仍不自知,还在心里嘲讽对方这九箭的无力,连自己的手掌皮都射不破呢,

直到他双脚着地,看到距离自己足足有三四米远的擂台时,他才幡然醒悟,

自己输了,

烈盘和欧阳兰等人并沒有第一时间就冲上台去,

胖子好不容易才换來的胜利,不能让自己因为所谓的‘关心’而给破坏了,

他是将对手打到了擂台外,算是出界,可这还并不能算赢,

因为在空心双脚踩到擂台外之前,胖子就已经被那一禅杖给打得几乎晕死了过去,

玉机真人是第一个上前查看胖子情况的人,

既好,又不好,

好的是,胖子还沒晕,尽管被那一禅杖轰得意识已经很模糊了,可他还在喘着粗气,甚至还勉强冲玉机真人眨了下眼睛,

而不好的,是胖子确实已经有点站不起來了,那一禅杖非但打破了龙甲元符的防御,还至少打碎了他三根以上的肋骨,内体五脏六腹也受创严重,震得有点移位,左腿也在从高空中跌下來时摔断掉,明显都能看到骨头错位了,

按照规则,这时候应该燃香计时,如果一柱香内胖子还站不起來,那就证明他在空心出界之前,就已经被打得丧失了战斗力,他丧失战斗力在前,空心出界在后,那就得判空心获胜,

檀香已经燃起,整个西峰所有的人,目光全都在仙云宗这个仅仅只是先天的小胖子身上,

能以先天之身,与一个九星元婴强者战到这样的地步,甚至还有可能获胜,这放到任何宗门去,都绝对是可以载入‘教科书’的励志事迹,

再加上,了空方丈确实有点不讨人喜……

整个西峰所有人,恐怕除了大雷音寺自己之外,所有人都在盼望和祈祷着这个奇迹般的小胖子可以站起身來,

燃香已烧过了一半,

胖子在努力着,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是想多给自己的脑子补充点氧份和力气,可脑子里仍旧晕沉,

他用力甩了甩头,有点用,但并不大,

天空仍旧在疯狂的旋转,耳朵仍旧在轰鸣,烦闷感、呕吐感、晕厥感,阵阵來袭,

燃香已过三分之二,

胖子已经有点失去意识了,

人力终有尽时,有时候意志并不能代表一切,无论他怎么努力,脑子中的晕厥感都在越來越加重,

但,他却用双手死死的撑着地面,将他的上半身给撑了起來,

这似乎已经是胖子的极限了,

就算他能在下意识下做出这些动作,就算他拥有更强的意志,可让自己下意识的站起身來,但,断掉的左腿、已经错位的腿骨,却是绝对无法撑起他的身子,更无法让他的身子保持平衡的,

“胖子你已经很棒了,”烈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眼里微微湿润,便想要冲上台去:“我们认……”

那个‘输字’还未出口,一只大手却按到了他的肩膀上,

那是一只无比有力的大手,仿佛一座山似的,轻而易举的便已将达大圆满元婴境界的烈盘给压住,让他半点也动弹不得,

“相信他,”

无量老祖,

他不知何时已站到了烈盘身旁,按住烈盘的大手正是他的:“这小子不错,能战斗到这样的程度,就算是输,他也会希望输到最后,”

烈盘沒有再吭声,他知道这种感觉,更知道胖子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忍,而毁了胖子的大义和骄傲,

燃香还剩下四分之一,

胖子明显已经失去了知觉,

但是,他的身子却奇迹般的动了起來,

双手已经撑稳了地面,右腿已经站起,让他的身子成了一个奇怪的拱形,

这是……

一心二用,

就像他的头是头、身子是身子,

就像他的意识是意识,动作是动作,两者完全分了家,

他失去了意识,但却不用意识來控制身子,更不是用小脑來完成身子的平衡,

他竟然强行将这原本理所当然应该联系到一起去的东西,分划成了两个部分,

排除杂念、抗干扰法,

烈盘想起自己曾给胖子做过的特训,让他能将自己身体所受到的干扰,和意识瞄准射击完全分化开,成为两个不相搭的部分,

这原本只是训练射箭时的抗干扰能力,可胖子竟然生生将之运用到了这样的地方,

这、这……

这他妈真是个天才,

胖子站起來了,

此时的他眼睛已经睁不开了,脑袋耸拉着,呼吸声已经很微弱,看得出已经失去了意识,

他的左腿也搭拉着,完全不着力,

但,仅只靠着右腿,这家伙楞是站住了,

燃香还沒燃完,

仙云宗,

胜,

当这个‘胜’字从玉机真人的嘴里蹦出來之后,

现场一片宁静,

欧阳兰捂住了嘴,龙印真激动得满面泪光,

无量老祖递过來一颗归元造化丹,同时大手放开,烈盘箭一般的冲到了台上,

他狠狠抱住全身都僵直了一般的胖子,一道龙甲元符补了上去助他恢复元气,一枚归元造化丹扔到他嘴里,并助他咽下,同时,真元渡力,内调滋养,

隔了许久,胖子才悠悠的睁开眼睛,

他的外伤很重,但事实上,比起李会阳、鲜于超所受的那种难以治愈的内伤和修为倒退,他算得上是很幸运很幸运了,

“我、我赢了沒,”胖子艰难的问,

“赢了,”烈盘很想给他一个狠狠的熊抱,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天才,

可考虑到这小子的身体状态,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你赢了,赢了九星元婴,空心大师,”

“哈……哈哈……”胖子得意的、断断续续的笑出声來:“开、开打前我就说过,哥、哥、哥是有把握的,哈、哈哈,”

“不错,这次连我都不得不承认,”烈盘大笑着说道:“你是最棒的,”

三比一,

仙云宗胜,

“可敬、可佩、可叹,”齐谊叹了口气:“也很可惜,”

旁边的夜摩天早已被比赛的结果和仙云宗的强悍给震到了,那个在观众口中被传为了大圆满的烈盘有多强,他沒有看到,但,他看到了一个爆发堪称无敌的鲜于超,那恐怖的十剑绝,他觉得就算是自己面对上,也绝无丝毫的反击余地,只能被动的去防御、去拖延,但,就算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在那恐怖的十剑绝下活过十秒钟,

再有胖子的这最后一场,原本只是个笑话的小先天,竟然赢过了九星元婴境界的空心和尚,虽说大多是运气和算计等成份,但,单只是这份结果、这个战绩,已经足以让人心生敬意了,

这绝不是一支弱队,相反,他们不但很强,而且精于算计,

自己在他们手上吃了那个暗亏,不冤,

夜摩天有点失神的应了一声,

他明白齐谊的意思,

像李会阳那样为了宗门荣誉,可以不顾性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赌上自己生命,这确实可敬,

像鲜于超那样,以普通九星元婴的实力,竟能创出让大圆满元婴都为之颤栗的超绝剑术,敢以元婴境界就强行齐悟剑之十道,能想人之不能想、能为人之不能为,他才是真正超越了极限的大圆满,这确实可佩,

而像那个先天小胖子一样,有胆气以先天之身,与九星元婴战斗,并且最后还奇迹般的获胜,这也确实可叹,

只是……

“可惜什么,”夜摩天定了定神,反问道,

“可惜这一战已经让他们元气大伤了,”齐谊摇了摇头:“赢一支已经伤痕累累的队伍,不论他们有多强,那对于我來说,都毫无意义,”

看着这家伙飘然而去的背影,

“……”夜摩天有点无语,这世上,能气到他的人并不多,齐谊无疑是其中最有杀伤力的一个,

仙云宗是一支伤痕累累的队伍,tm的我们魔宗就不是了,沒意义,赢仙云宗沒意义,赢我们魔宗也沒意义,这丫的也太狂了,

他幽幽的看着齐谊的背影:等着吧,等在南蛮秘境里,我会让所有世人都重新认识我夜摩天,

仙云宗大胜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仙道中的每一个角落,

向大宗主专门用了一张珍贵无比的七阶传讯符,只为给这帮出色的小家伙们道喜,同时承诺,已让任天行以最快的速度带上宗门最好的疗伤圣药灵丹,赶來无量山,以帮鲜于超和李会阳,还有神奇的小胖子稳定伤情了,

但,青照真人、烈盘等人的情绪却仍旧是好不起來,

胖子的情况还好,只是外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