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 再次惨胜的代价(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那一禅杖虽重,但到底是被龙甲元符的护铠抵消去了绝大部分的威力,再加上胖子用上太极之道卸去一部分力量,所以他受伤的情况其实并不算太过严重,胸骨、左腿骨的断裂,包括内脏上的一些损伤,在烈盘这等医道圣手的手中,那简直就跟伤风感冒似的沒什么区别,当场就给他把断骨结好,并用从无量老组那里讨來的续骨膏敷上,再用灵药镇压了翻覆的五脏,现在已经沒什么大碍了,估计最多三五日便可以下床走动,甚至练功,

这家伙现在的精神状态简直是好得一塌糊涂,除了躺在床上不能动之外,那条神彩飞扬的眉头就沒有停下过跳动,

想想也是,胖子平日里是那种射到个卵都能得意的自夸上半天的类型,这次赢了空明和尚、九星元婴,还帮助仙云宗惊险晋级,那岂有不兴奋的道理,,瞧那兴奋劲儿,恐怕沒个十天半月是绝对不要想让他冷静下來的,要不是旁边还躺着两个比自己受伤更严重的同门,恐怕胖子早都忍不住要把自己大夸特夸了,

但,鲜于超和李会阳的情况就有点不妙了,

当时在场上时还好,有无量老祖给的归元造化丹,以及了空方丈给的七转大还丹,补充亏损,再加上心念比赛结果,因此一时间倒还撑得住,甚至还能闭着眼睛,断断续续的和守在旁边的烈盘、欧阳兰等人说上两句话,问一下比赛的情况,

可等比赛一结束,这股信念一失,人一放松,反倒就出问題了,

最先是李会阳,晕厥了过去,那可不只是简单的睡着或者晕倒,而是因为精血丧失太多,生命力被透支后所引起的一系列反应,综合而來的‘晕死’,或者直接就是‘假死’状态,呼吸变得极其微弱,心跳也是半分钟才吝吝啬啬的蹦上一下,可把烈盘等人吓得够呛,青照真人连忙用真元维继,护住他心脉,用灵元帮助他心脏强行起勃,生生吊住他一命,

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会阳昏迷后不到五分钟,鲜于超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

这两人都是精血亏耗过重,虽然受伤的过程不同,但结果却是一模一样的,同样的假死状态,

这下只有烈盘顶上,

耗费大量真元,帮鲜于超吊气活命,

他的修为远不如青照真人这等太虚境界,想强行护住鲜于超这等同阶强者的心脉,可就沒有青照真人那么轻松如意了,于是龙印真、欧阳兰一起上來换班,三人轮流,倒也抵得住,

其间,无量老祖又让人送來了两颗归元造化丹,这已是无量山天大的人情了,要知道归元造化丹这样的东西,其本身的珍贵程度,在无量山人看來恐怕是远远超过一个元婴强者的,无量老祖两次出手就是四颗,这确实已经是大到无以复加的恩惠,当然,不只是送东西,也告之仙云宗,四强均已出线,要让仙云宗前去抽取明天半决赛的对手,

这本是要全队一起出席的,可考虑到仙云宗现在的特殊状况,无量老祖专门交代,只需來一个代表就行了,

青照真人、烈盘、欧阳兰、李会阳,四个都必须要守在屋子里轮流替鲜、李二人护住心脉,可实在抽不出人手來,最后只得让秦霜暂代,反正都是仙云宗的人,

秦霜去了之后,众人赶紧又利用归元造化丹替二人稳定伤情,

只可惜,就算是归元造化丹,也已经无用,

两人的伤势已经太过沉重,早已到了命悬一线的程度,混身精血亏损之严重,让他们已经是形同活尸,如果不是青照真人和烈盘他们强行替二人续命,恐怕这两具身体早就已经彻底死亡了,

一片阴云笼罩在仙云宗所有人的头顶,从中午比赛结束一直到夜间,就连最兴奋状态下的胖子,都是憋着忍着沒说一句话,

两人的情况已经吞不下归元造化丹,烈盘是用温水将两枚丹药给溶成药水之后灌进他们嘴里的,

当烈蓉把最后一滴药水也灌完,终于忍不住抽泣起來:“怎么、怎么沒有什么用啊,”

“连归元造化丹也沒用了……”

“他们现在的情况已经是食不进补,”烈盘沉声说道:“精血空损太过严重,肉身等若已干腐待死,就算是再好的灵丹妙药,也无法让已死的肉身恢复如初,”

“无法进补,”青照真人对医道、丹道的了解并不多,听了这话眉头皱起:“那,岂不是说就算任师弟及时送來宗门灵丹,也是无用,”

烈盘摇了摇头:“除非……”

“除非什么,”青照真人眼前一亮,

李会阳和鲜于超出事后,若不是烈盘救治及时,恐怕两人早已就死,此外,在向灵莎发來的贺喜灵符中,也提到过让青照真人在医治两人一事上听从烈盘的安排,毕竟,向灵莎是最了解烈盘医术的人,连她当初必死的走火入魔,都能被当时还不到先天境界的烈盘给强行救治过來,还助她突破大道,这份医术,向灵莎早已认定了烈盘是宗门第一,这也是让当初玉龙真人大闹时,让她下定决心,不惜抛弃一个宗门太虚,也要力保烈盘的重要原因之一,

知道这一点后的青照真人,现在对烈盘的医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听他说起‘除非’,那必然是有办法,

只要有办法就好,

烈盘却长长的叹了口气:“不提也罢,那、那太不可能了,”

“沒有什么不可能,”青照真人沉声道:“是需要什么灵异之物吗,是了,既是亏损精血,那便可用精血补之,是需要什么异龙之血吗,宗门里或许是有的,就算沒有,我也一定能找來,”

烈盘却摇了摇头,顿了顿,终于还是说道:“不错,是需要精血,龙血固然好,但治此症,是龙血还是人血,那在本质上并无异……但,不论是龙是人,凡俗之血杂尘太重,无论修为多高,灵性也不足,用在他们身上,就像这归元造化丹一样,就算空有再好的药效,也根本无法让已死的肉身吸收进去,”

“凡、凡俗之血,”青照真人一楞,这口气有点大了,

“除非,有已达真神境界的神魔炼体者,或是真神境界的妖兽的精血,”烈盘说道:“唯有用超脱出凡俗境界的真神精血,方有可能救他二人一命,”

真、真神境界……

青照真人一听就倒抽了口凉气,

真神境界,那是什么概念,

那是已经超脱出此方世界,渡劫飞升的无上真仙之境,

那是连无量老祖这等超绝人物遇见了,都要顶礼膜拜、虔诚祈祷的神一般的存在,

别说在当今仙道中,压根儿就沒有这样的存在,就算有,那是何等强大、何等高高在上的人物,岂会为了两个小小的元婴人类、为了一个小小的仙云宗门自舍精血,,

青照真人的脸上写满了绝望:“沒有别的办法了吗,”

烈盘摇了摇头:“或许是有的,但,我不知道,”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來,死一般的寂静,

欧阳兰、龙印真、烈蓉、胖子、青照真人和烈盘,再加上躺在地上本就安静无比的两个病号,

烈蓉眼眶里含着眼泪,不只是他,所有人的眼睛都有点润了,

鲜于超对众人來说,一直是像个大哥哥似的角色,烈盘等人和他接触时间不长,有的还只是友情,可欧阳兰、李会阳这些和他接触得多的,和他之间的同门之谊却早已超越了许多东西,

他豪爽,但却爱心细腻,是他,在曾经的同门任务中,一次次的提醒欧阳兰少喝点酒,一次次的提醒这女中豪杰需要往乾坤袋里塞点换洗的衣服和洗漱用品了,

他高傲强大,但却又从不持强凌弱,反倒是,常常帮助宗门内许多弱势的弟子,惩治门内一些嚣张跋扈之徒,不论是欧阳兰、李会阳,甚或是刚入门不久的胖子、龙印真、烈蓉等人,或多或少都总受过这位仙云宗大师兄的关照,

他就像一个大哥哥,一个同辈中的长辈般,无微不至的关心着他的师弟师妹们,不论这些师弟师妹多么调皮,

…………

李会阳在同门眼中的定位和存在感,或许赶鲜于超差了很多,但对于了解他的人來说,这绝对是一个忠诚、仁信、孝义、可靠的朋友,对朋友,他从未对自己的朋友爽过约,答应过朋友的事从來沒有做不到的时候,做他的朋友,你会感觉很舒服、很放心,他永远不会在背后捅你的刀子,也永远不会在你需要他的时候弃你而去,

对师长,他忠孝两全,可以为了他师傅曾经犯下的一个小过,一步一跪的从仙云峰底,跪到顶峰中,只为了求见宗主,替师傅请求赦免,以保师傅的脸面,

他阳光、灿烂,哪怕是烈盘这些对他了解并不算太多的人,这些日子相处下來,留在脑海里的印象,都是李会阳那如阳春白雪般的微笑,

这是一个无可挑剔的人,虽然不及鲜于超的份量,但,同样重要,

而此时,这样的两个人就如此直挺挺的躺在众人眼前,感受着他们那微薄的生命力正在一点点的消失,可众人却无能为力……

房间里响起一阵低低的抽泣声,

烈蓉是最先哭的,第二个哭出声的是女汉子欧阳兰,到底是女人,平日里虽然很疯很猛,可谈论到真情,毕竟更容易流露,

几个男人沒哭,但内心里却绝不比哭出來的人好受,

一个问題在烈盘的脑子里盘旋,

那是之前青照真人问的,

除了真神的精血,难道就真的沒有别的办法了吗,

烈盘几乎快绞破了脑汁,

沒有办法,除了真神的精血,这世上已经沒有任何东西可以救得了他们了,

真神的精血、真神的精血……

烈盘猛然一楞,

只感觉脑中灵光突然一闪,

真神的精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