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 受诅咒的约定(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饶是烈盘大圆满境、神魂又强,可在这等威势之下,却跟一个三岁孩童沒有任何区别,只一瞬间,心神竟也险些被震出窍來,若非炼天鼎坐镇中央,及时护住他神识,恐怕单只这一声吼,已然让烈盘心胆体魂剧裂了,

沒办法了,

烈盘心知既被发现那铁定是失败一条,反正有无双在外掌控一切,不会让自己就死,索性拼这最后一点机会,

他猛然划破地甲龙的外皮,手持盘龙金剑、脚踩‘这是剑’,身披组合龙甲元符,什么神兵元符、疾风元符,一股脑的,能用的全给自己套上,

五光十色的如电般朝着半空中神龙狂冲而去,

与此同时,黑雾腾起,巨大的包子也闪身而出,萌态化凶态,力顶前方,誓要挡住神龙第一击,以求给烈盘争取那么一点亿万分之一的机会,

只要攻击它的舌头,只要刺到它的舌头一下,

一出手便是所有底牌尽出,烈盘沒有留手,也无法留手,面对上如此级别的神龙,留手,那就直接是自动放弃那亿万分之一的机会了,

剑声、啸声、包子声,

利刃、坚防、滚刀肉,

烈盘的攻势瞬间爆发,恐怕纵是太虚真人都要暂避其锋,

但……

然并卵,

然而,这并沒有什么卵用,

高高在上的神龙连脚指头都沒有抬动一下,仅仅只是一瞪眼,

一股磅礴到让烈盘完全无法想像的力量就从半空中铺天盖地的压了下來,

剑势溃、包子扁,

声势浩荡的攻击,瞬间被粉碎无形,

那锐利的眼神,直如一只无形的大手般,将包子连同烈盘瞬间摁了回去,就像摁一只蚂蚁似的死死压在地上,将地面摁出一个巨大的巴掌印,半点也动弹不得,

无双并沒有出现,

烈盘感觉到压住自己的那股力量虽然庞大到让他无法想像,但,却似乎并未有致自己于死地的意思,

它仅仅只是压着自己,让自己无法动弹而已,大概,无双也是感觉到了这一点,因此也并未出手相救,

烈盘被压得脸埋地,头发丝儿都动不了一根,也瞧不见四周的情况,

“不自量力,”神龙威严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道:“不过,敢对我出手,你倒是有几分勇气,”

“为何不杀,”烈盘嘴里塞着沙土,说话的声音有点含糊不清,但却能让人听得很明白,

“不想杀,”神龙的理由简单得让人称奇:“或者说,不想草率的杀,”

烈盘能感觉到它的声音越來越近,一股热流从上方袭來,

那是神龙的体温,

神龙踏到了地面上來,被压趴着的烈盘,在它面前就有如一只蝼蚁般的细小,伸出的一只龙趾,也比烈盘的身子大得多,

四周冰龙、火龙等尽皆退散臣服,在王的面前,沒有任何龙族敢大声说话,更沒有任何龙族敢质疑王的决定,尽管,它们都恨这个挖腹同类、拘蛟之魂的人类入骨,

神龙粗重的鼻息在烈盘的后脑勺上喷涌,感觉就像是被滚烫的蒸汽喷过似的,后颈上红了一片,烈盘无法动弹,却也知自己妄想取其精血的念头实在是太可笑了,如此强者,凭自己居然也想取人家的精血,

不是自己想放弃,实在是一试之下才知道与人家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这任务,压根儿就不可能凭自己的力量來完成,至于说用脑子……烈盘觉得无双这主意出得也挺馊的,在这样大神的面前,自己的一切动作、想法恐怕都无法逃过其观察,居然让自己和人家玩儿脑子,靠,不是无双的脑子有问題,那铁定就是自己的脑子有问題了,

还是赶紧给个痛快,好让无双判定自己任务失败,把自己拉出去好了,与其在这浪费时间,还不如去缠着无双试试别的路子呢,

烈盘大声喝道:“烈某不自量力,又伤害贵族,本该就死,成王败寇,给个痛快吧,”

“闭嘴,”神龙的声音如九天上响起的闷雷,

与此同时,一股神念缓缓朝烈盘的脑子里探了进來,

搜、搜魂,

烈盘先是一楞,随即大喜过望,

真神天尊什么的,和自己实力差距太远了,弄他们绝不可能,可如果是用体内的炼天鼎……

任何胆敢侵入自己神识中的敌人都是找死,那可是炼天鼎,连强如无双那样的九品大圆满真仙都被炼天鼎一击即溃,恐怕,也只有如南冥道君那样仙界中真正顶尖的存在,才能与炼天鼎抗衡吧,

这只神龙虽然不知是不是真的只是真神级,但不论它是不是,也不可能是道君那种顶尖级别,否则也不用自号什么流浪龙族、说什么无法认祖归宗了,

來吧,侵入我的神魂吧,

烈盘兴奋无比的想到,要不是自己无法操控炼天鼎,只能等其自动发现入侵然后再反击,那估计自己现在就已经可以拿到这大家伙的精血了,

只可惜,烈盘的如意算盘并未打响,

神龙潜入他脑中的那丝神念很微弱,微弱到了根本就不能影响烈盘的程度,而且,它也沒有干任何坏事,只是简简单单的翻看了一下烈盘的记忆,然后就退了出去,这样微弱的反应,显然不足以激起炼天鼎的反击,炼天鼎可是很‘懒’的,

烈盘正觉懊恼,却感觉那股压着自己的巨大力量猛然一松,身子得归自由,

他一翻身从地上站了起來,只见那巨大无比的神龙此时正站在自己身前,一眼望不到头的身子,将这整座山都给遮了起來,先前看它在半空中时就已经感觉无比巨大了,可等它真站到你面前,给人的感觉,却只剩下了震撼,

只是,为什么不杀自己,甚至,为什么又放了自己,

它刚才不是已经看了自己的记忆了吗,在自己的记忆里,摄取紫电极蛟的生魂、斩杀地甲龙,并挖其肉、空其腹,这些行为在对方看來绝对都是不可原谅的吧,

正不知所谓间,神龙的声音已然响起道:“取精血救友,此事本该可嘉,但,为何要杀我族类,”

烈盘看着它,只感觉这并不像是一只无聊到会戏耍自己一个小小元婴人类的存在,

那便简单,既问,便答,烈盘心中若有所悟,或许,无双所说的‘动脑子’,不是让自己动脑子去巧取豪夺,而是……在交谈中去动脑子,

“为取其躯,以求接近你的机会,”烈盘说,

有时候,说真话要比‘动脑子’更好得多,

神龙的声音听不出悲喜,淡淡的说道:“那你有沒有想过,被你杀掉的这只地甲龙,它也是条生命,难道为了救你的朋友,就该让无辜的它送命吗,”

烈盘说道:“第一,事有轻重,我不是个漠视生命的人,但这不是生命孰轻孰重的问題,而是对于我來说,朋友的性命,比一只素不相识的生灵更重要一些,让我取舍,自然舍轻就重,我沒那么矫情,这无关人类与龙族的种族分歧,”

神龙摇了摇头:“那只能说明你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别否认,更别说是为了救你朋友,因为就算你是救人,可救人的最终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却因此伤害了别的生灵,那便是自私,”

“不敢苟同,”烈盘朗声道:“若是连自己最本心的需要和最珍贵的东西都无法守护,或者说不去守护,我认为这样的生命,根本就沒有资格去谈论什么博爱大义,他们只能如同隐形似的活在这个世上,不做任何事、沒有任何作为,因为只有那样,他们才不会伤害到别人,”

“做好事也是伤害别人,”神龙问,

烈盘大笑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如何界定,凡事皆有两面性,你如何才能界定自己所做的便是好事,且,就算是在做好事吧,便是号称最博爱的佛佗,也有仇家、也有与之对立的人,那做任何对佛佗有利的事,岂不是就伤害到他那些仇家了,而若是做对佛佗不利的事,那伤害的更多,因此要想不伤害,唯有无为,作壁上观,可一个无为的生命,又有何存在的意义呢,”

神龙一楞,哈哈大笑出声來:“好一个无为论,你道行虽低,口才却是不错,好,便算你这第一条说得有理,那第二条呢,”

烈盘想了想:“不大好说,”

“怎么个不好说法,”

“我怕这第二条说出來你接受不了,”

神龙的眼神里透露着无穷的睿智:“你是想告诉我,我们只是幻像幻景,其实并不真实存在吗,”

烈盘楞了楞:“你,知道,”

神龙微微一笑,

它那巨大的龙爪轻轻一跺,四周那无穷山脉、无数龙族,包括冰火二龙,甚至包括神龙自己,竟全都瞬间便已消失,只留下一片空荡荡的虚空和烈盘,不,还有一物,

那是一团鲜红色的液体,虽是飘荡于虚空,却并不四散,而是缓缓汩动,自成一体,

精血,,神龙精血,,

烈盘一眼就认了出來,

那团精血中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威压,直如刚才面对那不可一世的滔天神龙时一模一样,

神龙的声音从那团精血中飘荡而出:“南冥道君留下的这片幻景,早在亿年前便已被吾勘破,呵呵呵呵,可悲我自号神龙天尊,竟在那片幻境中沉迷了数亿年,真是辱了这神龙的二字,”

烈盘心中一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