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 受诅咒的约定(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不知道仙界具体的实力等阶划分,但他却知道,除了最顶级的道君帝君之外,在初级的真仙真神之上,是天仙天尊,这神龙,果然不只是真神级,可,南冥道君对精血等级的划分绝不可能出错,无双明明说的是给自己随机了一个真神精血,怎的会碰到了这样的天尊级存在,

“南冥道君当初來找吾收藏精血,吾自然不会答应,不自量力与之一战,被生生打得从天尊跌到真神境,”神龙淡然的说道:“所以,这沒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被杀了吗,”烈盘问,

“不,”神龙说道:“南冥道君言而有信,制住我后,只取了这么一团精血,便是你眼前所看到这团,这里面有我的意志和一缕神念,甚至,还能与我原本的本体互生感应,”

“那你还活着,”

“也不,”神龙的语气微微黯然:“那一战之后,我实力大退,带着冰儿火儿隐于流浪之地,眼下这片幻境,便是南冥道君模仿我当时所处之境來布置的,我本是想疗养生息,也得南冥道君补偿了我数物,本该迅速恢复实力、甚至更上一层楼,却不料实力未复之时,被仇家找上了门,将我真身屠灭、拘魂收魄、散于九幽之地,早就再也不复存在了,”

“呵呵……我死是因为实力大退,这该怪南冥道君,可,我如今能保留一血尚存,传达我遗愿意念,却也得感谢南冥道君,否则,纵是我那次抵住了仇家,但以我当时在仙界树敌之多,以龙族当时在仙界的特殊地位,迟早也会有更强者将我灭杀的,因此南冥道君之于我,正如你所说,事无好坏、纠无对错,这是恩是怨、是好是坏、是对是错,那是谁也说不清的了,”

烈盘哑然,可不知这只只剩下了一团精血的神龙,竟和自己那个从未谋过面的‘师傅’有过如此恩怨,

神龙顿了顿,又说道:“不用谈吾,那照此说來,你的第二个理由,便是因为吾等皆是虚幻之像,因此杀之并无负罪感了,”

烈盘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神龙说道:“那如果吾等不是虚幻呢,如果那地甲龙皆是真实之躯,你是否也会下手,”

烈盘并沒有迟疑:“会,”

“那你这第二个理由还有何意义,”

“沒什么意义,”烈盘说:“就像你说的,我很自私,这不过是多给自己找一个让我心里好受点的理由罢了,毕竟,我不太喜欢杀戮,”

“哈哈哈哈哈,”神龙大笑出声來:“这大概是吾此生听到的最老实的回答了,可,也是吾听过的最妙的回答,愿意承认自己自私的人可不多,却不知,最起码它说明你真的在乎过,而且,说明你很坦诚,”

它的笑声很夸张,也很长,隔了许久,它才停下了笑声,

烈盘只感觉一股深邃的眼神正从头到脚的仔细打量着自己,尽管,这四周并沒有任何一双真正意义上的眼睛,

神龙的声音许久才响起道:“你想救你朋友,需要用吾之精血,你觉得你有可能做到吗,”

“之前不可能,因为我根本是你的对手,但现在,有可能,”烈盘说:“因为我感觉你在松口,”

“呵呵……”神龙顿了顿,说道:“我是在松口,但要知道,这团精血已是吾之意念的最后一点分身,它证明着我的存在,你觉得我为什么会舍了自身去救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类,”

烈盘精神为之一振,略一思付:“是因为你感觉自己的存在沒有意义,你不只是想救人,更想解脱,”

神龙的声音沉寂了下來,许久才缓缓响起道:“不错,仅只留下这么一丝残念,并在此苟延残喘十亿年时间……若是吾在沉迷于幻境倒也罢了,可既是清醒……吾已让龙族蒙羞,如此苟延残喘的续生,更是毫无意义,”神龙的声音中透露着一股子悲哀和凄凉:“就像你说的,一个什么都不能作为的生灵,压根儿就沒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意义,更何况,现在的我,连一个真正的生灵都算不上,”

“无为的生命,沒有存在的意义,”神龙顿了顿,语气转为严厉:“但若光是‘死’,对我來说同样是沒有意义的,”

“愿听前辈条件,”烈盘诚恳道,

他知道神龙愿意舍身必有所图,只是,似这等样的存在,又能在自己一个小小元婴身上图点什么呢,

“若只是你,一个小小下界的弱小人类,是沒有资格和我谈论条件的,”神龙傲然道:“但,你的背景却有,”

“我不知道你和南冥道君是什么关系,但既是能以这点实力就进入他所布下的幻境,那必是有渊源之人,你认识他的剑魂无双,”

“我不知道你未來能达到什么样的境界,但就我从你记忆里所看到的东西而言,你或许以后会变强,而且,会变得很强,因为,你有着连南冥道君那等存在都不曾拥有的神物,”

烈盘心中一凛,对方既看过自己的记忆,那自然是知道炼天鼎存在的了,以这神龙的见识,对炼天鼎的评价竟然是说连南冥道君那等存在都不曾拥有,这个评价可是极高极高的,一直知道炼天鼎很牛,可沒想到,就算放眼整个无上仙界、放眼站在仙界最顶端的那些大能者中,也同样可堪称神器的水准,

看來,埋藏在前世地球中的秘密可还真多,真不知如此冠绝三界的神物,怎会出现在一个灵气已经枯竭的小小地球上,

“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你的本心,”神龙的声音转为信赖、坚定:“重情义,守信诺,不管是对人,还是对所谓的妖,”

它顿了顿,厉声说道:“所以,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可将自身奉上,吾乃神尊之精血,非但可救你朋友,还可助你修为激增,早日封神,”

“只要能救我朋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待你有朝一日能成就天尊境,甚至如南冥道君那般强大时,替我做一件事,”

烈盘心里暗暗乍舌,那可有点遥远,

“吾身虽死,但冰儿、火儿,仍旧还在流浪之地率领着吾之残部游荡,找到它们,助它们一臂之力,帮它们重返龙地、认祖归宗,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烈盘楞了楞:“是幻境里的冰火二龙吗,”

“不错,”

“那流浪之地又在何处,”

神龙说道:“以你现在的境界,便是告知了你,你也无法到达,甚至,都无法理解那样的地域存在,何况,现在的你也根本沒有能力去帮助它们,等着吧,等你渡劫飞升,成就真仙境时,自然便知道流浪之地在哪里了,它们早已离开幻境所在的那片山脉,你需要去慢慢打探,”

“流浪之地很大很广阔,要想找到东躲西藏的它们很不容易,甚至,说不定它们也已身死道消,但,生要见体、死要见尸,若是你做不到这一点,便是死,也必受吾之诅咒,诅咒你烈家世世代代,永不翻身,”

烈盘心中一凛,正色道:“我既答应,便一定做到,若是烈盘道未成、身先死,也必用毕生之财富法宝,将此事托于他人,必将前辈之念,传承下去,”

别人沒资格说这话,小小一个下界凡人,能有什么财富法宝,可以托如此重事,但烈盘不同,他有炼天鼎,若是真的身死道消,他肯将这意念传托于炼天鼎上,如此神物,迟早被有能者居之,那救助冰火二龙,对那些大能者而言,恐怕也就是举手之劳罢了,

这样的承诺,不可谓不重,这样的代价,也不可谓不大,

但为了鲜、李二人,烈盘觉得值,何况,自己若是真的道未成身先死,死都死了,那时炼天鼎再归属于谁,对自己而言,也就都是无所谓的事了,

神龙的眼中终于露出了一丝安慰和解脱之色:“吾相信你,否则,也不会选择你了……”

磅礴的威压顷刻间散去,虚空中的那团神龙精血缓缓蠕动,慢慢的分化为了五滴,

一滴大、四滴小,

大的那滴,足有巴掌大小,血光闪闪,显然内蕴着无尽的神威,而小的那四滴则小如黄豆,光芒稍暗,但,仍旧能从那黄豆般大小的血滴中,感受到一股磅礴无比的精纯能量,尽管小,尽管无法与那团主血相比,可,仍旧不是烈盘此前所见过的任何一种凡俗精血所能比拟的,

“救你的朋友,用那分化出的两小滴便已足够,”神龙的声音响起道:“剩下的,你可自用,”

“神龙精血,妙处无边,可不同于你们人类那些所谓的神魔炼体,”神龙傲然道:“我毕生的所有精华,都内蕴在这一主滴之中,别小看它,也别看它不多,但其中所蕴藏的能量,可不比我的本体差上多少,其中还蕴藏有一丝我的记忆,放心,使用它,不会影响你的意识主体,只是让你多了解一些知识,关于神龙的知识,关于仙界的知识,关于龙族的一些秘密,这些东西,在你帮冰儿火儿返回龙地认祖归宗时,能排上大用,便是对你的修炼,也会大有助益,”

“不过,以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承受主滴精血中的庞大能量,我看过你所修炼的功法,星宇决,呵呵,和我们龙族的吞天噬地倒有几分相似之处,你的肉身应该很强,现在使用小滴精血可以,而等你渡劫飞升时,应该便可承受主滴精血的能量了,”神龙厉声说道:“记着,除了这次之外,别用我的精血随便去救人,用在你自己的身上,有吾之精血相助,跨越你们下界修仙者那小小的境界只是举手之劳、弹指之间,早一日成就天仙天尊,你便可早一日去达成我的愿望,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

“烈盘谨记,”

“那便去吧,而我,也该彻底长眠了,”

神龙的声音到此嘎然而止,主滴精血中闪耀起一阵耀眼无比的光芒,紧跟着,再缓缓黯淡了下去,

精血的颜色变得比之前黯然了一些,似乎少了一分生气,但却多了一份厚重,

烈盘知道,神龙自行兵解了,

兵解可并不单指兵解肉身,那些真正强大的魂魄、神识,也可兵解,化为虚无,

烈盘恭敬的对着那滴精血作了一揖,从乾坤袋里摸出五个玉瓶,小心翼翼的伸手一招,

五滴精血闪电般收入瓶中,

哪怕是隔着玉瓶,烈盘也能感受到瓶中精血的滚烫和不凡,

他心中暗念:放心吧,神龙,虽然还不知道你名字,可,我一定会替你完成那个心愿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