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 状态全满(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精血收,幻境灭,

无尽虚空立消,烈盘站在了孤零零的孤岛之上,

眼前的大剑敞亮,影像明现,无双拉着九龙坐在那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烈盘:“真不知该说你小子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怎么说,”

“嘿嘿,”无双嘿嘿一笑:“以你这般小小下界境界,就能拿到真神精血,不,是天尊精血,我可沒想到赤天那家伙居然早在亿年前便已勘破了幻境,自主恢复起來,它这团精血,可足有天尊水准,这样的东西,就算对于我來说也是无价之宝,放到仙界去,更是可以引得一大群真神真仙大打出手的,居然被你小子这般轻松就收了……”

原來这神龙叫赤天,

“这当然是好运气,”烈盘也笑了起來,

无双摇了摇头,老神在在的说道:“拿到这天尊精血固然是好,不但可以救你朋友,甚至还可以让你的修为突飞猛进,就算原本对你來说遥不可及的真神境界,说不定也可以一簇而就,但你该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帮助冰火二龙认祖归宗,我说过,就一定会做到,”

“嘿,”无双冷笑道:“你可把这事儿想得太简单了,当初主人取此精血乃是大圆满天尊之境,虽还未如后來道君般登峰造极,可在仙界也已是数一数二的天尊级高手了,他想取赤天之血,开始时可沒打算强取,而是想以物易物,或以条件易物,以算答谢,当时赤天提出的条件便是帮它们残族认祖归宗,可,就算是当时的主人,也自认做不到这一点,最后谈不成才不得不动手强取,然后留下数物作补偿……那老龙也是倒霉,偏偏在那时候碰上仇家……”

“有那么难吗,”烈盘楞了楞,

“你不知道仙界格局,更不知道仙界龙族和人类仙者之间紧张的关系,此事,难如登天,”无双说:“否则,你真以为那老龙丧心病狂、活得腻味了,它真要活腻味了,清醒这上亿年时间,早就自己兵解了,还用得着等你,”

烈盘张大了嘴巴,

“也就是看你小子老实罢了,”无双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它这买卖可算做得过,就算你死了也得把这遗愿给它传承下去,可对你來说,哈哈哈哈,以后你就知道这买卖究竟谁赚谁赔了,”

“我赚,”烈盘毫不迟疑的说道:“帮赤天是我心甘情愿,救朋友是我势在必行,我这人做事儿从不后悔,”

“是是是,你是好人,”无双笑嘻嘻的说:“不过,我还真是就喜欢你这性格,行吧,赶紧滚蛋吧,救你朋友去,另外记着,剩那两滴小精血,可别一次吞了,那玩意的后劲可大着呢,小心把你这小肚子给撑破了,就算给你朋友用,也得分次分量,别救人不成反杀了他们,”

“知道了,”烈盘摸出传送令,突的想起一事,停下动作,看向无双:“话说,我还真有一修炼上的事儿想请教,”

“说,”无双豪爽的说道,

烈盘挠了挠头:“若是境界不够,强行悟道,以致道境超前太多,反过來成为自身的桎梏,此事何法可破,”

“屁大点事儿,”无双满不在乎的说道:“忘掉即可,”

烈盘一楞:“忘,”

“我说你好歹也是从无到有、从剑招到人剑合一,再到天人合一这样一步步走过來的剑者,怎么连这么点最基本的东西都不懂,”无双沒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最初开始练剑时,是如何练的,”

“先练招,再练熟,再练人剑合一,当剑成为身体的一部分时,便是人剑合一,”

“嘿,那将剑和身体合一,这步你又是如何做到的呢,人剑合一之后,你还会再去炼那些无用的世俗剑招么,”无双又问,

“不会……”烈盘似有所悟:“先练招,再忘招,当无招胜有招时,人剑便已合一,可是……”

他顿了顿,迷茫的说道:“剑招好忘,那不过是习惯性的动作,可道境,一经领悟,那便是深入你的骨子里、与你的灵魂同栖共存之物,道境本就无形,如何去忘,”

“屁话,道若真的无形,那初学者如何观摩、如何学习,这玩意和剑招一样,除了存在形态的不同,其实都是一回事而已,”无双说道:“说简单点,想要忘道,先得悟道,当道真的深入你的骨髓里了,那便有形,有形,便可忘道,”

烈盘哑然道:“那说到底,前提条件不还是得先彻底悟道嘛,问題是,桎梏已到,道境却只悟了一半,无法进也无法退,这可怎么忘,”

“不,”无双说道:“能进入了你的骨子里产生桎梏的道,那已是具其形了,只要有形便可忘,这无关道境深浅,只是存乎于心,而所谓的无形,只有三种情况,一是你根本沒有悟道,那就沒有桎梏,谈不上去忘,二是你已经彻底悟透,既已悟透,那心中通透,自然更无桎梏,也谈不上忘,第三种就更扯了,大道无形倒是真的,但以你的境界所接交的下界朋友,能接触到真正的大道吗,扯淡吧,所以,能产生桎梏什么的,那便是有形之道,屁大点的事儿,有形即可忘,想忘,即能忘,”

鲜于超的十绝剑只是由十条剑之小道所组成的伪大道,并不能算作大道无形的范畴,这点,烈盘倒是明白,

“老说这云里雾里的,就不能具体点,”

无双瞪了他一眼:“都说得这么通透了,什么悟性……”

烈盘笑嘻嘻的说道:“嘿嘿,我还只是个小元婴,怎么能和你这样的真神比,”毕竟受桎梏缠身的不是烈盘自己,感触沒那么深,单单这么一两句话,以他的境界和隔着八杆子远的具体情况,可无法去体会这个中深意,

“放下,既可忘,”无双说:“能说的,就是这么多,若是连这句话都参悟不了,那说明你那朋友根本就沒有去忘的资格,你也就别瞎费神去操心这破功夫了,抓紧时间提高你自己,早点來领这继承人资格才是正经,”

“放下,即可忘,”烈盘回味这这句话,有一点明白,但却并不完全明白,

有些东西,懂得和做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境界,

不过自己不能悟倒沒关系,这是自己替鲜于超问的,原话转达,也只有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此时无双的剑装景象也已慢慢关闭,声音远远传來:“好自珍重、好自为之,”

话音落,景象关,

无双剑装已恢复其漆黑大剑的本色,静静的伫立在这片孤岛之上,仿佛这里从不曾发生过任何事,

烈盘心中感激,深吸口气,手中令牌一展,

光影交错,已回到无量山小屋之中,

此时无量山中还是傍晚,來去不过半个时辰,

房间中,鲜于超、李会阳和自己刚走时一样,面无半丝血色,气若游丝,

青照真人和欧阳兰正在分别替他二人输元吊命,心无杂念、闭目不语,旁边龙印真和胖子却已经睡着了,

胖子固然是伤重难以熬夜,龙印真则大概是累坏了,他和欧阳兰不停换班,轮流着替鲜、李二人输入真元灵气以继命,那对他二人的消耗可是十分巨大的,虽说两人明天还要参加下一轮的比赛,可眼下先救人要紧,显然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瞧他二人现在这灵元亏损的模样,明天的半决赛里能否发挥出三成的实力恐怕都是个问題,

烈盘暗自叹了口气,却见房门被推开,烈蓉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來,

瞧见烈盘,烈蓉又惊又喜,但怕打扰到旁人休息,低声喊道:“哥,”

烈盘冲她点了点头,示意她禁声,

旁边青照真人和欧阳兰则是被惊醒过來,烈盘來时,传送令的波动极轻,几乎完全沒有,加之他已是大圆满,本身便与天地同频,以至于连青照真人居然都沒能第一时间察觉,

两人同时转头看向烈盘,目光中既有期待又有害怕,期待的自然是烈盘已找來救命之物,害怕的却是得到烈盘一个沮丧的摇头,

烈盘冲他们笑了笑,屋子里还清醒着的三人都是精神为之一振,青照真人忍不住问道:“有、有了,”

“有了,”烈盘轻声说道:“这屋子里施展不开,杂尘也重,带他们二人來屋外吧,”

小屋之外,鲜于超和李会阳被扶起盘坐住,

青照真人同时抓取着他们各一只手,强大的灵元源源不断的输入,既是继续替他们吊住心脉,也是为了救治时替他们防止精血反噬伤体,

不论是烈蓉还是欧阳兰,亦或是青照真人,都沒有开口问烈盘究竟是去哪里找來这所谓‘救命之物’的,大家都是自己人,如果该说,烈盘会说,不该说的话,那最好就别问,只是,单只是透过那只小玉瓶,青照真人已能感受到來自瓶内的、那股汩汩而出、难以抑制的超强威能,

真神精血,,

青照真人忍不住眉头一挑,

难道那真的是真神精血,,

烈盘只取出了一只玉瓶,

不是他舍不得,无双说得不错,这神龙精血的威能太过强大,尽管这已经是分离出來的最小一滴了,但若对象是鲜于超和李会阳,他们的肉身仍旧是承受不了的,这两位毕竟都是炼气道,而且不过区区元婴境界,就算只是这一滴,恐怕都要分两次來让两人服用,

可,事实证明烈盘还是太低估这神龙精血的强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