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 神秘的西域密宗(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并未将无双的身份说出,也沒有提到虚空孤岛,只说是前去取神龙精血的过程中,得高人指点,代为转话,

他并沒有在这方面多作解释,鲜于超也沒有多问,

对烈盘,他现在是完全无条件的信任,这不单只是因为烈盘取來神龙精血救了他一命,还有更多的,还是这段时间朝夕相处之下,他从烈盘身上所感受到的那股真诚与正派,

对这位小师弟,他是打心眼儿里佩服,作为青照真人的爱徒,他也是为数不多的、知道烈盘救过向灵莎的人之一,可以说如果沒有烈盘,就沒有仙云宗现在的辉煌,当初向灵莎力排众议,坚持放逐玉龙老祖而保烈盘时,宗门里的反对之声不少,为了一个先天弟子,放弃一个太虚真人,这不论搁在哪一门哪一派,都绝对是不可思议、无法想像的怪事,可,鲜于超却深深觉得,这么做绝对值,

“招数可忘,可道境如何能忘,”

“道虽有形,但却深刻于心,忘道,岂不便是忘却本心,”

“难道,是要将自己也给忘掉吗,”

“难、难、难,”

鲜于超苦笑着说:“知易行难,这句话当真的落到自己头上时,才知道那简简单单的一个‘难’字,究竟蕴含着多么沉重的无奈,”

“或许,可以试试另辟蹊径,”

烈盘也在替他反复揣摩着无双这句话,此时若有所思的说道:“反其道而行之,混淆自己的道境领悟,颠覆自己对道的理解……”

“那等若颠覆和否定了我过去的一切,”鲜于超摇了摇头:“这一切,我花了百余年的时间才塑造起來,想要一朝毁去……”

两人都是皱着眉同时摇了摇头,

无双的话说得固然简单,可,真正想要做到,可不只是一个‘难’字了得,

“或许,忘不是关键……”鲜于超沉吟着说道:“真正重要的,是前辈话中的‘放下’二字,”

“忘不等于放下,放下也不等于忘掉,”烈盘补充说,

本只是随口跟言,却似是点醒了鲜于超一般,他突的直起身子:“不错,放下,”

无双的开导之言,烈盘转达得很仔细,以至于两人都将重点放到了无双前面所解释的‘忘道’上去了,

却忽略了无双在最后时刻说过的最关键的两个字:“放下,”

忘道是解决问題的办法,可,放下也是,

忘,是忘记,是将过去的一切、将你的所感所悟乃至记忆都给抹除,强行将本已存在的东西变得不存在,那自然便已沒有东西再能影响你、再能桎梏你,

可,放下却不同,

你个记忆、你的感悟,乃至你的桎梏都还存在,但,却已被你放下,不再缠绕在你身上,不再影响你、桎梏你,

“是这意思吗,”烈盘有些惊喜的问道,

“是这意思,就是这意思,”鲜于超大笑出声來:“我明白了,是我把自己逼进了无法再度寸进的死胡同,是我自己给自己套上了所谓的桎梏和枷锁,”

“放下十绝剑的桎梏,当从放下我心中的阴影、放下我心中的担忧、放下我心中的纠结、不舍、畏惧开始,”

话音落,鲜于超的眼中竟似比之前更多出了一分清澈和明亮,

烈盘知道,他找到问題所在,也找到解决问題的办法了,虽然,十绝剑对他产生的深深桎梏还并未完全开解,可,此时却已经开始有了溶解的征兆,

“谢谢,”鲜于超有些激动,也有些欣喜,他握住烈盘的手,千言万语最后也只化为这两个字,

眼前这位小师弟不单只是救了自己的性命,他还救了自己的灵魂,

“哈,师兄弟间,这么客气做什么,”烈盘也是真心替他高兴,伸手拍了拍他肩膀:“再说了,我不过只是个传话的,能悟通悟透,解决掉身上的桎梏,那是鲜师兄你自己的造化,”

“呵呵……”鲜于超不再多说,这样的大恩大德,光用‘谢谢’之类的言语是绝对无法报答得了的,他只会将这份情谊深深的记在心里,待得他日有了机会,必百倍千倍的报之,他点了点头,想了想,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不知烈师弟求教的是哪一位前辈高人,方便让鲜某知道吗,我心中对他好生感激好生佩服,简单一语便能解决困扰我多年的心结,这等人物,可真不知是何等的强大,”

烈盘笑了起來:“那位前辈高人也帮过烈盘很多,确实是神仙似的超绝强者,教人不佩服也不行,不过,他的名字还真不太方便透露,等以后吧,以后有机会,一定介绍他与鲜师兄认识,到时候,鲜师兄再当面拜谢他吧,”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西域密宗挤掉七秀坊出线,而且七秀坊还是以很不可思议的认输方式來失败的,这件事儿,在无量山仙道大会上引起的轰动和冲击,可一点都不比仙云宗力克大雷音寺來得弱上半分,甚至,还犹有过之,

所有人都在纷纷猜测着西域密宗的真正实力,

最弱的铁轮已经能击败四大元婴之一的白牡丹了,那其他人,又该强到何等样的地步,

难道,那真是一支由七个大圆满修士所组成的超级队伍,

强,太强,太强太变态得过头了,

七个大圆满,那是何等样的夸张,

天空中飘起了绵涓细雨,但这并不能影响比赛分毫,

仙道大会半决赛,

无量山VS灵剑山,

尽管作为东道主,尽管作为从比赛一开始就是夺冠呼声最高的强队,可无量山的这场半决赛所在赛场上,却是观众寥寥无几,甚至,就连一向最关心、最在意齐谊的夜摩天,居然也沒有出现在这里,

不是他们对无量山沒有什么兴趣了,而实在是,所有人对另一场半决赛的兴趣都实在太大了些,

仙云宗VS西域密宗,

比赛还未开始,可看台下已是人山人海,人声鼎沸,

这两支队伍,一支爆冷击败了大雷音寺,另一支同样也爆冷打赢了七秀坊,且,两支队伍中都出现了大圆满级别的超绝强者,而且,还都不止一个,

“其实吧,我觉得仙云宗真的蛮强的,”

“确实,队长烈盘太强了,强如九星巅峰元婴的空见大师,居然楞是连逼人家认真的资格都沒有,就已经被玩儿死了……”

“这家伙的光芒程度,足可比得上数十年前夜摩天横空出世时,”

“扯,当时的夜摩天可远沒有现在的烈盘强,别说当时了,我看就算是现在的夜太子,也未必就真是这烈盘的对手,”

“都是大圆满,这可难说,”

“烈盘表现是很强啦,不过空见大师到底不是四大元婴那一层次,其实真要细说起來,我觉得仙云宗的十绝子还要更强些,”

“十绝子鲜于超,”

“可不是吗,昨天玩儿那手十绝剑可真是有够惊艳的,强如空明大师,大圆满境界,居然连一剑都挡不了,”

“可惜受了重伤,今天怕是上不了场了,”

“还有那个李会阳,防守专家,那家伙也挺猛啊,虽然不如鲜、烈二人那般光芒万丈,可说老实话,那还真是我所见过的,结剑盾结得最快的家伙,而且那防御招数之多、防御手段之广,真是教人叹为观止,楞是以次八星的程度,防得住巅峰九星元婴的攻击,这也就是仙道大会了,要是举办个防御大会什么的,我看这李会阳的冠军准沒跑,”

“唉,可惜这两个都受了重伤,”

“少了他们两个,仙云宗的实力可是大打了个折扣,那烈盘就算再强,也顶替不了这二人位置的,”

“仙云宗阵容不齐,对上西域密宗这场,我看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沒办法,最强之一的鲜于超和最强防御李会阳全都不能上场,可人家西域密宗可是真容完整、一个不差呢,”

“话说,”有人突然问道:“仙云宗不会也像白牡丹那样认输吧,”

“那怎么可能,到底是帮爷们儿,不像女人那么娇贵啦,我看他们就算真是输,也绝对会打到最后一场的,”

“不是,你们沒懂我意思,”那人解释道:“仙云宗原本的替补好像就是那个胖子吧,之前还有另外一个正式成员,可貌似已经离队回宗门了,”

“仙云宗现在算上那个胖子,满打满算也才六个人,可胖子、鲜于超和李会阳这三个却全都重伤躺下,只剩下三个人,可是连参赛资格都沒有的吧,照规则,至少也要有四个人才能参加比赛的呢,”

“笨,他们替鲜于超或者李会阳报个空轮,然后去拼另外那三场岂不就得了,都打到这一步了,他们是不会认输的,”

“哈哈,说得也是,西域密宗到底是不是七大圆满还得两说呢,认输多怂……”

“小心一会给七秀坊的人听到这话,沒你好果子吃,”

“吁……话说,貌似今天全都过來看这边的比赛了,无量宗那边估计沒什么人,”

“可不是吗,瞧,魔宗的人來了,”

“还有大雷音寺,”

“七秀坊,”

这本该是仙道大会的常任四强,现在居然三支出局,这恐怕是赛前任何人都沒有想到过的,

夜摩天和空明和尚还好,前者是因为无所谓,后者则是因为豁达,只有白牡丹的脸色有些难看,

ps:好长时间的一更了,今天1号加更一章,这个月21号狂神要当爹了,虽然有点小存稿,但现在不敢发,怕到时候断更,谢谢大家支持和理解哦,希望能继续支持全职真仙,支持狂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