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 神秘的西域密宗(中)/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摩天和空明和尚还好,前者是因为无所谓,后者则是因为豁达,只有白牡丹的脸色有些难看,

在仙道大会这样的比赛中认输,还是当着全天下的面,这可等于是认了怂,想必不单只是她心里不爽,连同她们七秀坊那位脾气火爆的坊主公孙媚娘也很不爽,对七秀坊这样的大派來说,高阶灵符通讯绝对是家常便饭,估计白牡丹昨天到现在沒少挨训,

认输,这其实是个不得已的决定,

作为唯一和西域密宗在决赛里交过手的人,她大概是最了解那支队伍的了,和外界传闻中的七大圆满显然有些误差,但说实话,效果却是一样的,

她能用自己的预知能力看到魔宗在预赛里的麻烦,当然也能看到七秀坊在决赛里的大麻烦,认输,确实是认了怂,但,她却保全了七秀坊的那几个好苗子,否则在她的预知里,昨天那一战的结果会是非常惨烈的,

西域密宗……

白牡丹有点恨恨的咬了咬牙,

她的预知能力不是随时都能用,也不是次次都能准,之前对阵西域密宗,也是第二场开始后,预感才突然出现的,对今天这一战,她半点都预知结果都沒能看出來,但,她希望仙云宗能赢,

这不单只是白牡丹的愿望,恐怕,在旁边的魔宗、大雷音寺,也都抱着同样的心思,这两支都是在仙云宗手下吃过憋的队伍,如果仙云宗是输给无量山还好,若是输给别人,可让这两边的脸面往哪里搁,

赛场上闹闹嚷嚷的,议论声此起彼伏,一直就沒清静过,

直到裁判玉机真人出场,公布参赛双方单挑赛中的排布顺序,现场才顿时静了下來,

第一场,李会阳对阵铁轮喇叭,

第二场,鲜于超对阵铜轮喇叭,

第三场,烈盘对阵银轮喇叭,

第四场,欧阳兰对阵金轮喇叭,

乍一听,貌似沒有什么不妥,可,现场就是瞬间安静了下來,

李会阳,鲜于超,

所有人都楞住了,

这、这两人竟然要上场,而且还是打至关重要的前两局,

靠,不是已经身负重伤、奄奄一息了吗,

治、治好了,,

不单只是那些普通观战者,台上大雷音寺诸僧、主台上无量老祖、了空方丈等人,全都是齐齐一楞,

旁人也就算了,可了空方丈和无量老祖这两位,昨天可是亲自查看过鲜于超和李会阳的伤势的,说实话,这两位都觉得已经是无药可救了,给的几颗七转大还丹、归元造化丹,那都是來自精神上的支持和安慰更多些,可沒指望这几颗丹药就能救他二人性命,

可这才仅仅过了一晚上,这两人非但治好了伤,居然已经能下场比赛,

“是报的空名吗,”无量老祖哑然道:“放弃前两场,只是报名填空,然后争取第三、四场,”

了空方丈摇了摇头:“在他们看來,七喇叭中铁、铜最弱,就算要争二拖团队赛,也该把主力放到前两场來才是,”

“那就是真治好了,”无量老祖脑门上斗大的两个问号,他实在想不通这世间还有什么法子可以在一夜之间就将已经被他‘判了死刑’的小家伙给救活回來,

“看看就知道,”了空方丈双掌合什,

只见此时的赛场安安静静,所有眼睛都齐刷刷的盯着仙云宗的休息区域,这些目光中,也包括了西域密宗的那七个大喇叭,

西域密宗修的勉强算是佛佗之道,但和大雷音寺的正宗佛道却不甚相同,他们不忌荤腥、也不忌女色,沒有三规六戒也沒有信徒遍天下,他们所修的,乃是参合之道,供奉的乃是西域欢喜佛,因此号之密宗,欢喜佛也是佛,因此勉强算是佛道,但所作所为,却实是和大雷音寺这等天下正宗相去甚远,

以前在仙道中,西域密宗一直被化分在亦正亦邪之间,极受大雷音寺这种正宗佛道的排斥,在仙道中的地位也不上不下,虽然有些底蕴,但却基本是属于透明的那种,

只见这七个喇叭全身都包裹在厚厚的僧袍中,连脑袋都包得严严实实,标准的喇叭打扮,基本让你看不出高矮胖瘦,只凭其服色,能辨出这七人身份,

红袍底镶金边的,那是金宗喇叭,银边是银宗、铜边是铜宗,而红袍上印有金轮的,则是金轮喇叭,印银轮乃银轮喇叭,以此类推,

这七人一般的高矮,目光灼灼的盯着仙云宗区域,那里只有孤零零的一个烈盘,其他人还未到场,

铁轮喇叭略一迟疑,看向身旁的金宗,交换了个眼神,似是在说‘有诈,’

金宗却摇了摇头,

就在所有人都等得眼睛冒烟儿的时候,仙云宗的人终于姗姗來迟,

只见鲜于超、李会阳、欧阳兰、龙印真四人联袂而出,

“鲜于超和李会阳果然恢复了,,”

“看起來精神状态不错啊,哪有昨天那半分伤态,”

“天哪,那可是精血亏损之伤,亏损到如昨天他们那般境界,等闲沒个十年八年根本别想恢复,这才一晚上的时间,怎么可能,”

“难道是有人用精血喂之,”

“太夸张了吧……那得是多强的强者精血,就算是太虚境界的神魔炼体,要想把丧失精血到已经将死的两人救回來,那除非是以命换命啊,哪位太虚真人舍得,”

“难道,是元神道尊出手,”

“就算是元神道尊,牺牲精血救人恐怕也够呛,”

“而且仙云宗貌似只有他们宗主是元神道尊境界,可那也是炼气道,根本就不是神魔炼体,”

“炼气道的元神道尊精血,救不了人的,”

台下揣测声一片,惊奇之极,

无量老祖忍不住问旁边的青照真人说道:“你们宗门还有这等手段,”

青照真人笑了笑,自然不会将烈盘的底细说出來,只说道:“仙云宗传承了上千年,一些压箱底的东西还是有的,”

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尽皆叹然,

此时玉机真人已让双方第一人上场,

李会阳对阵铁轮喇叭,

两人都算是新起之秀,一个在昨天对阵大雷音寺时大放异彩,险些赢了巅峰九星元婴的空智,而另一个则是直接干掉了四大圆满之一的白牡丹,实力之强,给人的印象还是铁轮更胜一筹,

两边就位,铁轮喇叭的眼中射出一丝漆黑之色,低沉的声音响起道:“西域密宗铁轮喇叭,前來讨教,”

他的声音有些古怪,就像是那种刻意压着声线所发出來的声音,

李会阳拱了拱手:“铁**师,请,”

“嘿嘿……”铁轮轻轻一挥手,一丝黑雾缭绕,瞬间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起來,

两人一出手都是试探的招数,铁轮喇叭的武器是一对子母追魂钩,

用钩的修仙者极少,也算是十分冷门的奇门兵器了,御使起來的速度不如剑那么快,穿透力、杀伤力皆有不如,但却更显奇、刁、钻,

昨天和白牡丹交手时,她可就吃够了这奇门兵器的苦头,一柄法剑被对方从头压到了尾,剑出就立刻被钩子缠上,使得法剑御使不灵转,实力大打折扣,

亏得今天是李会阳,说起來实力不如白牡丹,可防御手段之高明却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人來回切磋了几手,李会阳只感觉对方非但兵器刁钻,且御器的威力奇大无比,随随便便一钩,轻易便能穿破自己好几层剑盾防御,只是如此简单出手的力量恐怕已经在三百万斤力上下,远超普通九星元婴的层次,虽说自己还有保留,可对方显然也还沒有认真,

这确实是个高手,不过,却又似乎并非大圆满,

他沒有烈盘、空明这些大圆满所该拥有的洞察力,无法看破自己的防御结构,否则恐怕自己早就不能这么轻松了,

奇了怪了……

台下烈盘等人也是看得频频皱眉,

这个铁轮喇叭,力量奇大、速度奇快,却又并非神魔炼体,以他的速度和力量层次,本该已是大圆满水准,却偏偏又看不透李会阳的防御转换,别说什么他是在玩弄戏耍对方,在烈盘这些真正大圆满的眼里,一眼就能看穿他是真本事还是在假装,

这家伙绝对不是大圆满元婴,可,怎么会拥有如此强悍、远超九星元婴的基础力量,

有古怪,不对劲,

烈盘凝神静气,细细观察台上铁轮喇叭的一举一动,

很快就发现了一丝异常,

只见在那铁轮喇叭的身上,竟似隐隐有一丝黑色的丝线,正连接着铁轮喇叭和台下的西域密宗区域,

那是,

烈盘顺着那丝线看去,只见那丝线的尾端,居然连接在了台下金宗喇叭的手里,

而同时,金宗、银宗、铜宗都是盘腿坐于地上,一副冥想打坐姿态,三人手、背相抵,一股极其细微的灵元波动连接,

烈盘瞬间醒悟,

台上的铁轮喇叭不是真强,让他力量、速度得已如此飞跃提升的,是台下金、银、铜宗三人的密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