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 神秘的西域密宗(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金、银、铜宗的力量传递到台上的铁轮喇叭身上,集此四人之力,力量、速度,强不强都难,

这、这算是犯规,,

烈盘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朝台上的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等人看去,

他不相信以无量老祖等人的眼光,会看不出西域密宗几个小小元婴的这点把戏,可,为什么不以犯规判他们出局,

台上的无量老祖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时不时低声和旁边的了空方丈说上几句,目光也有落到台下的金、银、铜宗三人身上,显然是发现了他们的小动作,可,就是沒有出声制止,

这两尊大神不出声,自然有其道理,

烈盘皱起了眉头,

“西域密宗又玩起这手把戏,”台上空明和尚叹声道,

“这对其他队伍太不公平,”白牡丹切身之痛,恨恨的说道:“可裁判明明知道,却不判罚,”

“呵呵,仙道中弱肉强食,本就沒有公不公平一说,”空明和尚双掌合什:“这手密法也是他们宗门的特色了,按照比赛规则,单挑赛自然只能上一人,可,西域密宗这七个喇叭从小修炼密法,七人如一人,心思、念想,都是一般无二,甚至相互间灵魂可转换、肉身可对调,只能算作是同一人的分身,呵呵,比赛规则中,可沒有分身不能帮忙一说,他们以前参赛时极少用上这招,只凭个人能力,失败认输便了,以至于大家伙儿都忘了还有他们这支奇队了,可这次事关南蛮密宗的入境名额,倒是把这压箱底的手段给搬了出來,”

空明和尚顿了顿,又说道:“不过,这招倒也并非就无敌了,他们虽是四人合体,单挑实力极强,可,强得也是有限,空有无比巨大的力量和超快的速度,但境界不足,面对上真正的大圆满还是有些吃力的,呵呵,昨天铁轮赢你时,不就赢得很惊险吗,再说,他们单挑赛强,可团队赛却就弱了不少,三人上场,台下的金银铜宗却只能提升一人的力量,以金、银、铜轮三人自身的实力算,顶多也就只是次八星的元婴强者,空让一个顶尖高手带上两个次八星,可赢不了真正的强队,”

白牡丹冷哼道:“哪等得到团队赛,银轮、金轮、铜轮这三人的底子比铁轮更强些,合体威力更大,一力降十会,就算是齐谊和夜摩天碰上了,估计也够呛,要想赢他们一场已很不容易,可哪支队伍还能同时拥有两个大圆满级的高手,能赢下他们两场的,三比一,早就已经出局了,压根儿就沒可能打团队赛,”

“不,你错了,”空明和尚淡然道:“有两个办法都可以破掉他们的局,”

“两个办法,”白牡丹一楞,昨天面对西域时,她虽然也能看破对方的把戏,可就是半点法子也沒有,连最弱的铁轮喇叭她都赢不了,七秀坊的其他人就更不用提了,

空明和尚微微一笑:“看着吧,仙云宗不会输的,这两个办法,我想他们都会用得上,呵呵,烈盘似乎已经发现西域密宗的秘密了,看他怎么做吧,”

台上的战斗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说实话,铁轮喇叭强则强也,可所强之处,却仅只是在于他强悍的力量、速度、灵元这些基本属性,论招数之精妙、轮道境之高低,这些方面实在是够不上顶尖高手的层次,

台上的战斗显得就沒那么精彩了,但却更凶险,

铁轮喇叭的热身已经结束,本该轻便的子母钩御使起來时竟隐隐发出一阵风雷之声,力量奇大无比,

李会阳的防御也已快接近极限,只剩压箱底的龙鳞法身还未动用,

“这样下去,李师弟会输,”鲜于超说道:“那铁轮喇叭哪來这么大的力量……”

他除非开启十绝剑的状态下,能拥有大圆满境界的眼力,此时站在台下的他,显然看不穿西域密宗的把戏,

“他的力量并不大,”烈盘沉声说道:“只是台下的人力气大罢了,”

“啊,”仙云宗众都是听得一楞,

“西域密宗可真是让我失望了,本以为他们是支很强的队……”烈盘定了定神:“不公平的战斗,本就不该存在,既然沒人管,那就我们自己管好了,”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却见烈盘已经闭上了眼睛,

一股神念从他眉心中电射而出,直指连接着铁轮喇叭和金银铜宗之间的那条丝线,

“就是这个,”台上的空明和尚看得真切:“早先便已感觉到仙云宗烈盘的神魂之强,元婴中鲜有人及,元婴中能将神念外放,直接攻击的,大概也就只有我们几个大圆满才能做到了,”

“干扰,”白牡丹也是一怔,

这就是空明和尚所说的法子,

扯,

这法子,自己也不是沒想过,她自己就是大圆满,也能做到如烈盘这样用神念去干扰对方的密法连接,可,那并沒有什么用,

要知道,对方的那根密法联接丝线,可是连接着四个八星元婴强者,作为大圆满,哪怕是伪大圆满,自己的神魂固然要比金银铜宗任何一人都强得多,但同时面对上四个……神魂本就极难修炼,同阶之下强出一线已是不易,强过人家四人合力,压根儿就不可能,别说干扰人家了,恐怕反倒要让自己的神魂受到冲击受损,否则,自己昨天也就用不着认输了,

看着吧,这姓烈的不用这法子还好,一用此法,神魂必然受创,到时候,恐怕他们就连搏二的机会都沒有了,

她心有不屑的等待着结果,

那神念的速度何其之快,只一瞬间,两股力量已然交接在一起,

烈盘只感觉自己的意识瞬间如被电悸了一下,打得自己心神一麻,

可,那根丝线也是同时一阵剧颤,

金、银、铜宗,连同台上的铁轮喇叭都是一惊,

好强的神念攻击,是哪位前辈出手吗,

不可能,

西域密宗不是第一次参加仙道大会了,早在很久以前,他们就已经熟悉了规则,并且融入了规则,使用西域密法,合四人之力來打单挑赛,这是早已得到了仙道大会赛制认可的,无论是哪一位前辈看不过眼,也不能出手干预,

可台上的无量老祖、了空方丈等人却是视而不见……

金、银、铜宗正感诧异,那股凶猛的神念却已经再度袭來,

这次,金、银、铜宗感觉了个真切,

那股神念袭來的方向,竟然是來自仙云宗的休息区中,

烈盘,

金银铜宗同时一楞,

难怪台上无量老祖等人并未干预,烈盘也是参赛者之一,且,他并沒有直接对台上的铁轮喇叭出手,而是对准台下同为‘观战者’的金银铜宗,

诚然,沒有规则说不允许西域密宗使用四合一的密法,可,同时也沒有规则说不允许参赛双方的台下选手相互干扰啊,

只是,那烈盘不过只是元婴境界,怎会有如此强大的神魂,竟能与自己四人相碰撞,

一对四,

两股神念再度狠狠碰撞到一起,

西域密宗的四人合力显然更胜一筹,虽然被撞得四人都有点头晕脑涨,可仍旧是将烈盘的神魂打得猛缩了回去,

若是照常理,神魂接连受到如此冲击,换作别的任何修仙者,恐怕都会头晕脑涨、立足不稳,可,烈盘却就是沒有,

他的神魂是不如对方四人合力那么强,但,他却不怕反弹,不怕受冲击,

神识中的炼天鼎正散发着古朴的光芒,飞快的修补着他神魂在撞击中所遭受的创伤,同时也在飞快的恢复着他的神魂力量,

留给烈盘的,顶多也就只是碰撞那一瞬间的电悸感,可,他的神魂却是越碰越精神、越撞越壮大,

第三次冲击很快到來,而且,比前两波都來得更狠、更强,冲击力更大,

再次防下,

可,紧跟着就是第四波、第五波、第六波,

原本完美的四人合力密术,在烈盘的接连冲击之下开始出现了一丝裂缝,

四人间的力量传送开始变得沒那么流畅起來,

台上铁轮喇叭所御使的子母勾,也变得‘状态’时好时坏,时尔力量超强,时尔又力量弱小,

本已感觉防御得十分吃力的李会阳得喘了几口气,渐渐稳住阵脚,

“怎么回事,怎么感觉那铁轮喇叭一会强一会弱的,”

台下的疑惑声渐起,

“可不是吗,有时候一勾能冲破几十面剑盾,有时候却又连一两面都冲不破……”

“是体力不继吗,”

“怎么可能,昨天他和白牡丹那一战你看了沒,足足打了快一个时辰,从头压到尾,持续力强着呢,”

“那今天怎么……”

无量老祖笑着一捋长须:“仙云宗胜了,”

“密法被破,西域密宗在这样的顶级赛场上,单靠个人力量可就显得逊色了许多,”旁边了空方丈也说道:“只是想不到烈小施主的神魂之强,竟已到了这般境界,恐怕就算是很多金丹境的修士都难以比拟吧,我本还以为仙云宗会靠烈盘和鲜于超抢取两胜,把比赛拖到团队赛去……呵呵,不过说起來,这还是西域密宗第一次被用这样的方法破掉他们的密术吧,”

“玩弄规则者,终会被规则玩弄,”无量老祖淡淡的说道:“西域密宗的密法虽强,可终有其局限性和大漏洞,被人抓住,自然也就丧失了强队的资格,”

“投机取巧,不可取也,阿弥佗佛,释天尊象,”

台下的金银铜宗此时已满头大汗,

第十波冲击,

四人合力虽强,可烈盘每一次的冲击,都总会消耗掉他们一部分神念力量,他们可沒有炼天鼎这等神器可以恢复神魂,不断的冲击和消耗,带给他们的是心神的剧耗,

这密法的基础是以神魂作为联系感应的,神魂被耗,密法自然也就无可施展,

一阵剧烈的心摇神荡,联接在铁轮喇叭和金银铜宗身上的密法丝线终是被烈盘生生给冲断了开,

台上铁轮喇叭力量、速度骤减,李会阳眼疾手快,虽不明白对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五行剑已然递出,

剑及颈,力量速度大减,且神魂受到冲击的铁轮喇叭完全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抗,

第一场,仙云宗胜,

ps:最近看了不少当红的网络仙侠,狂神以前是繁体写手,所以一直在学习网文的节奏,看过很多大神的书后,觉得自己的行文节奏确实太慢太拖了些,往下会加快进度,争取让大家看得舒服,希望喜欢真仙和狂神的书友朋友继续支持我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