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 认输(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决赛第二场,鲜于超对阵银轮喇叭,

西域密宗叫了个暂停,

在短暂的停顿之后,西域密宗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决定,

认输,

西域密宗认输了,,仅只是输了一个最弱的‘铁轮喇叭’,就投降认输了,

除了白牡丹、空明和尚等少数知道西域密宗底细的人之外,大部分观战者全都看得呆了,

在他们看來,仙云宗固然是这界仙道大会上的大黑马,可,西域密宗却该是一匹更大的黑马才对,能让四豪门之一的七秀坊认输投降,还有什么是比这战绩更加辉煌的,

疑似的七大圆满,甚至有不少人预测西域密宗有击败无量山夺冠的潜质了,可,竟然在对阵仙云宗时认输投降,,

现场一片疑惑声四起,

可,看明白了的人却都知道,西域密宗已经沒有一战之力了,

金、银、铜宗三人的神魂尽皆受损,已经无力再布出集元密法,而若是沒有密法的支持,金、银、铜轮喇叭都顶多只能达到次八星的程度,那显然是无法和仙云宗抗衡的,

为免被全天下都看尽底牌,及早认输确实是唯一的选择,

“仙云宗……”看台上白牡丹等人均是心中暗凛,

他们是明白人,西域密宗的密法,他们都知道,也都知道若是用神魂干扰,可破之,但问題是,无论是白牡丹还是空明,甚至是夜摩天或齐谊,都不可能拥有强大到能以一敌四的庞大神魂,那可是以一己之力与西域密宗四大高手在神魂上相抗衡,而众所周知,神魂是最难修炼的,

这烈盘的神魂之强,

可怕,

那他的战力呢,

此前只见他和大雷音寺的空见战过一场,但还沒真正动手,空见便已认输,

这是一个实力深不见底的家伙,实力上的大圆满,神魂上的变态,齐谊、夜摩天的制霸时代看來要终结了,至少,也是三强争霸,

拥有超绝剑阵的鲜于超,还拥有一个实力如此深不见底的烈盘,仙云宗绝对有着对抗无量山的实力,

这才是真正的大黑马,

相比之下,靠着密术拼到四强的西域密宗,实力差了简直不止一个档次,这本就不是两支可以相提并论的队伍,

唯有夜摩天脸上似乎有些疑惑,

他是四大圆满中唯一和烈盘‘交手’过的人,在无量主宫门外的时候,一拳抵档了來自仙云宗和灵剑山两派所有高手的齐攻,当时烈盘就曾出手,一记势大力沉、道境深远的断魂斩,

看起來气势万千,可是,给夜摩天的感觉却并不怎么样,

无论力量、速度还是攻击性、压迫感,都不过如此而已,

是他当时留手了吗,还是,得了天琼玉晶后的急速提高,而且,他又能提高到什么样的地步呢,不过仅只是短短几天时间而已,

夜摩天的眼中闪现出浓浓的好奇意味:这家伙,究竟是真正的绝顶高手,还是仅只靠着大圆满境的模仿能力,仅只靠着超强的神魂在装门面糊弄人,

有意思,

半决赛只打了一场,这速度显然快得有点过分了,

眼下便算是拿到了准决赛的入场卷,而且半决赛里居然奇迹般的沒有人受伤,甚至连消耗都沒有,这让仙云宗所有人都是心情大好,

下一场的对手会是谁呢,

无量山对阵灵剑山,实力差距明显,结果似乎不用猜了,

“看看那帮家伙去,”胖子兴奋的提议,

等仙云宗众人赶到另一边的半决赛现场,却还连第一场都还沒完呢,

无量山,齐谊、齐久、齐天、齐长、葛飞扬、石浪,

谊久天长的威力自是不用多说,三个九星元婴一个大圆满,名震天下已久,不论单兵能力还是综合实力,稳居第一,

可此时在场中出战的,却并非此四人,

石浪,无量山的新起之秀,在齐谊的小册子里,将他说成了是无量山的下一代大师兄,毕竟,谊久天长四子都是已经在元婴境界停留了太久了,是为了争夺这一届南蛮秘境的进入权才将境界压制在了此间,当然,也是为了更好的巩固元婴境界,毕竟,元婴境界所化出的内体元婴,是一个修仙者在日后仙道中的根基,婴儿是人类的‘前身’,或者说先天状态,那元婴,其实就是仙人的前身或者说原始之态了,

在这个阶段,多巩固基础、多锤炼元婴的厚度,这些绝对是对日后修仙路有着大用的,当然,主要还是识各人而定,

谊久天长在比赛后注定是要突破紫府位列仙道的了,大师兄这位子空了下來,石浪作为候选人,自然必有其非同一般之处,

与他对阵的,是灵剑山的诸葛均,和李会阳一样,天才型的防御大师,可和李会阳又有不一样的地方,这位防御大师,早已在数十年前就已经名扬仙道大会了,

早在盖叶还沒有横空出世时,诸葛均可是灵剑山的大师兄,他所率领的灵剑山虽然沒有现在这么猛,可也曾杀入过八强之内,

次九星战力,防御实力却是仙道大会所有强者都公认的,

一看他在台上出手,李会阳就眼前一亮,

防御大师看防御大师,总是能看出些旁人注意不到的细节,

“他结盾的手法并不快……可成盾的数量却多得惊人,”李会阳忍不住赞叹道:“这家伙是用意念在结剑盾,将剑盾已融入了一定的道意,超脱出普通结盾手法的范畴,果然不亏是防御大师,”

“可对手实在是太克制了……”鲜于超看得摇了摇头,

台上的诸葛均本该是灵剑山最稳定的拿分点之一,可此时却竟被石浪打得完全抬不起头來,

防御大师、防御大师,满场都能瞧见那星罗密布一般的防御剑盾,他是纯粹的剑道防御,不参杂五行,虽然单一,但结盾却更多更快,将他如同一个乌龟壳般的包藏了起來,

可,漫天的盾阵却完全无法带给他任何的安全,

只因为,石浪的法器,是一支金针,

它的威力或许不是御使法器中最大的,但,穿透力十足,

再坚硬的剑盾在这支金针面前都显得毫无用武之地,细窄的体积让它穿透剑盾时所面临的阻力极小,

只听得场中‘啪啪啪啪啪’的爆响声不绝于耳,防御力十足的剑盾在灵器级飞针的穿透下,防御效果已被削减到了最弱化,若不是诸葛均结盾的手法足够快,能迅速补充上被消耗的剑盾,恐怕早已落败,

但,输也是迟早的事,

金针穿盾和结出剑盾,两者所需要的消耗完全就不是同一个概念,

诸葛均结盾的速度已经开始慢了下來,可,金针的速度却是越來越快……

“只有比他更快更准的攻击,才能以攻止攻,”鲜于超说道:“李师弟有自信防下他吗,”

李会阳的眼中却射出一丝光芒,

诸葛均的防御理念和之前的自己差不多,水平似乎要更高上一线,

但,那是以前,

经历过天尊神龙精血的洗礼,他的五行剑盾已远远不可同日而语了,

“若只是防御,有七成把握,”李会阳笑着说道:“但如果想赢他……我有杀伤力的攻击手段并不多,面对上这种灵活型的,恐怕难伤他,不过,不会如此被动就是了,若与他交手,会是场旷日持久之战,谁胜谁负,大概得看谁能坚持得更久吧,”

话音落时,场上胜负已分,

诸葛均势尽力疲,金针破盾,遥指他眉心悬停住,

被法器瞄贴到脸前,这已然是输了,

无量山一比零领先,

第二场,齐久对阵灵剑山的灵远山,

灵剑山最强的便是盖叶和诸葛均,原本也是打算以这二人为中心,抢下两场单挑赛的胜利,把胜负拖到团队赛中去,可诸葛均遇上如此一个专破防御盾的高手输掉,实际上灵剑山已然失去了争胜的信心,

九星巅峰元婴对阵一个普通八星的强者,实力的悬殊原本就让这场比赛早早的失去了悬念,

看得出灵远山还是想拼死一搏的,一上场时攻得相当的猛,

当一个准八星元婴强者决定要拼命的时候,爆发出的战力绝对是十分骇人的,特别是像灵远山这种纯粹的剑修,拼着大耗灵元,聚出的万剑阵,其威力便是比之龙印真的正宗万剑决,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然尔,这并沒有什么卵用,

绝对力量的差异,让一切努力都变得徒劳无功,灵远山的强势,只是衬托出了齐久的更强势,

仅只是一剑,

漫天的剑影便已如摧枯拉朽般被击溃,

剑之霸道,

烈盘看得眼前一亮,

齐久在剑之霸道上的造诣虽未达登峰造极之境,但却绝对已经是中上水准,起码,比起大圆满之前的自己领悟的还要更多,

一剑起,霸道自生,漫天剑影攻击尽在这股霸势面前被生生摧毁,倒还真有几分霸星九剑决的味道,

齐久收剑时云淡风轻,沒有丝毫获胜的喜悦,仿佛赢得那么理所当然,

无量山对灵剑山,二比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