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 神龙精血大放送(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任天行可是位行家.虽然本身并非神魔炼体.但见多识广.对神魔炼体门儿清.

精血耗尽.对神魔炼体者來说.这就相当于将一个修士的生命之源都给耗尽了.治好.想都别想的事儿.

“真神精血.”任天行惊诧的看向旁边的烈盘.

虽然不知道这小家伙究竟是从哪里搞來的真神精血.但无论是从哪里搞來的.这绝对都是件足以震动整个仙道的事儿.

他并沒有去问烈盘.这真神精血的來历.而是严肃的说道:“烈师侄.无论你这真神精血是从哪里弄來的.别对旁人说.也别对任何人说起.哪怕就是宗门内部.能不泄露最好便不要泄露.”

他的语气十分严峻.倒是让众人一凛.

他的意思.烈盘也懂.

像真神精血这样逆天的东西.一旦在中土大陆出现.一旦被旁人知晓.拼死争抢、乃至掀起一场血雨腥风.那都是必然会发生的事.

烈盘再强也不过只是小小元婴.就算突破进了紫府.这世上能收拾他的人也还实在是太多了.如果真神精血的消息一经走漏.那将有数不清的绝世高手会盯上他.介时.恐怕就算是仙云宗倾门之力.再加上无量山这等超级大派.都难以抵达天下修士们那发狂般的yuwang.

至于说宗门内部.也不适合宣扬.

任何修仙门派内.都有的是别人安插的耳木.何况.就算是像无量山这样的正统大派.那也不完全是铁板一块.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保不齐便有那么几个可以不顾同门之情的.甚至是心生嫉妒怨恨的.

“烈盘知道了.”烈盘认真的点了点头.

任天行的脸色仍旧严肃.直到旁边鲜于超等人一一保证过.他才稍稍松了口气.

这家伙爱屋及乌.早就对爱徒烈蓉的这个哥哥有着极大好感.当初潜龙殿试时.他的首选目标就是想抓着烈盘呢.

“如果有人问起.”任天行这才放缓了语气说道:“别说是用真神精血所救.便说是我仙云宗有一种过精继血的密法.损耗了数位金丹老祖之功.才将二人救转的吧.”接着.又皱了起眉头:“别人还好.用这话或许能瞒得过去.但……”

众人看着他.

任天行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女人的靓影.

七秀坊的公孙媚娘.

如果说真神精血的出现.会让整个仙道都注视过來的话.那公孙媚娘.大概会是这些人中最疯狂的那个.

真神精血.那家伙早在千年前就已经苦寻不断了.

那是为了她的师傅.七秀坊的老坊主.千叶冰.

那可是千年前超绝一时的人物.论起对整个仙道的影响.甚至尤在如今的魔宗宗主之上.至少.在千叶冰的时代里.就算是无量老祖这等超绝人物.都要被稳压一头.那是当时正道的绝对领袖.沒有之一.实力之强.被誉为当时无可争议的天下第一.

可惜千年前南蛮秘境开启时.她作为正道领袖.率队进入.却遭遇了那里土著仙道的强力围攻.中了禁天大阵.为救同道.那家伙舍了全身精血.爆发恐怖战力.非但破阵而出.还将围剿他们的土著仙道杀了个精光.

这是一个无论品格、实力.都倍受仙道正邪两派尊崇的真正领袖.哪怕就是七秀坊的真正实力已经衰落到无法与无量山、魔宗等抗衡的地步.可天下所有正派.哪怕是如魔宗宗主这等亦正亦邪之士.也始终承认着七秀坊的在仙道中无可撼动的顶级地位.

那一战之后.千叶冰便利用最后灵元将自己彻底冰封了起來.留存于七秀坊中.以期后人能找到真神精血.或是门中后辈能有成仙成神者.念着她这老祖宗的好.舍上一口精血救她重返世间.

可以想像.如果有机会让七秀坊这位超绝的天下第一高手重返世间.那七秀坊必然会再次真正的站到仙道顶端去.为此.公孙媚娘肯定是什么事都做得出來的.

说实话.对于这位正道领袖.任天行也是十分佩服的.如果有可能.他也愿意帮上一把.

但这毕竟是真神精血.人家救完人.也沒说这真神精血还有剩什么的.而且最主要的.还是人心难测.

在仙道中.好心帮忙.结果宝光外露.遭來杀身之祸的例子多不胜数.这真神精血又不是自己的.他可无权让烈盘涉身入那样的危险中去.

不过.烈盘自该有知情权.

任天行将此事简单提了提.并沒有煽动让烈盘救人之类.只说道:“公孙媚娘对真神精血的渴望是任何人都无法企及的.万万不可小视.说救人乃我宗门密法.旁人听了或许就罢了.但若是让公孙媚娘知道.只怕不会那么容易放弃.所以.在这件事上.对七秀坊的人要格外小心.万不可露了马脚.一切.便只推到宗门身上.只说你们也不知救治之法便是.当然.”他顿了顿.看向烈盘:“如果烈师侄有能力救那千叶冰.也愿意的话.我得提醒你两点.”

“第一.别太盲目的相信别人.真神精血对修仙者的诱惑究竟有多大.对人心yuwang的诱惑有多大.那是你们难以想像的.别以为七秀坊是名门正派.便放松下來相信她们.在这样的异宝面前.哪怕是名门正派.也有可能翻脸变邪.”

烈盘点了点头.虚心受教.

事实上.他本也沒有要多管闲事的心思.什么正道领袖.和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沒有.

自己是一个好人.但不代表自己是个滥好人.什么好事该做、什么好事不该做.他是有自己标准和原则的.无谓的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这不是一个真正的修仙者会做的事儿.

“第二.”任天行冲他眨了眨眼:“就算某天因缘巧合之下.让你真决定要救她.那也别忘了.七秀坊那数千上万年的收藏.呵呵.真神精血固然极其珍贵.但只要是东西.它就总有个代价.在我看來.七秀坊是付得起这份代价的.”

烈盘微微一楞.随即就笑了起來.

这位任师叔.果然是个洒脱豪客.

他身上有着一种浓浓的草莽气息.这点倒是很对烈盘的胃口.

是啊.如果自己真决定要帮七秀坊救人.那必然是会让对方付出足够代价的.

白救.想都别想.

至于更近一步的理解.这个代价是绝不仅仅局限于财富和异宝之类物质的.

像七秀坊这样的大宗派.在中土大陆的势力极大极强.

一个修士的修仙之路.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磕磕碰碰.甚至常会有大难临头的时候.在那样的危机时刻.如果能得七秀坊这样的大宗派全力帮忙.那将有着起死回生之效.

好钢.得用在刀刃上.

任天行见烈盘已懂了他意思.点到为止.这才对众人说道:“大家听听就算.还是那句话.概不外传.烈师侄的事.仅只限于我们之间明白.此事重大.谁若外泄.那便是宗门的敌人.”

这位大神训话.下面众人自然是齐声应是.

好在.对这几人.不论是任天行还是烈盘.都十分放心.

烈蓉、胖子、秦霜那便不用多说了.烈盘的直系.亲朋好友.自然不会出卖他.

鲜于超性格秉直.忠义大节一向十分把关.也用不着担心.

李会阳和欧阳兰.这都是宗门的老弟子了.人品德性.早已在宗门内人所共知.

唯一有外泄可能的只有龙印真.

不过.既然是唯一有可能的外泄人选.几乎是背着出了事就得摊到他头上的帽子.只要他是个聪明人.是绝不会干这种蠢事的.

再说.不太相信他只是因为他的过去.以及进入宗门时间尚短.而且还和曾经的烈盘有过冲突.

但.这些日子相处下來.大家相互了解.烈盘也相信他不是那种会去露别人底的小人.至于说他的过去.从某种意义上來讲.那反倒是一层更好的保险.这家伙经历过生死、经历过正邪的转换.经历过考验的人.往往会比普通人有着更坚定的意志和判断力.

他.反倒是最不容易泄密的一个.

任天行不是干天扬那样的老顽童.可也不是向灵莎那样的死板类型.沒什么架子.也从不把他自己当成是宗门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來自待.平日里和他相处的话.反倒感觉他更像个大哥哥多一些.

他此时才得已完全放松下來.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慎重的重新审视起烈盘.

最后.缓缓说道:“烈师侄带给我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我为仙云宗能拥有你这样的弟子.而感到庆幸.”

说着.他从怀里摸出一本小册子:“这是霸星九剑决第五、六、七、八、九式.”

“能带着仙云宗挺进四强.你已经算是完成了当初和宗主之间的约定.她让我将此剑决的后五式直接交给你.希望你能早些领悟.以便对南蛮秘境之行有所帮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