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 赛前/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向灵莎眼里.仙云宗当时已进入四强.两个南蛮秘境的入门门票已经拿到.参赛弟子中以烈盘和鲜于超的实力最强.出力也最大.要去南蛮秘境.自然是以此二人当先.她知道秘境会提前开启的消息.自然也知道比赛之后.要入秘境者不会返回各自宗门.也沒有休整时间.会直接随无量老祖之行.直奔秘境而去.因此.先让任天行把烈盘赛前索要的奖励给送了过來.也算是足够上心了.

烈盘也是看得眼前一亮.

他如今霸道虽成.但说实话.强只强在气势.如何完整的运用到战斗中.发挥出‘霸道’的最强威力.那还是需要时间的沉淀和不断尝试的.

明天自己有可能对阵齐谊一战.心中实无十足把握.有这及时雨一般送來的霸星九剑决.那可真是解了燃眉之急了.

此时大家才知道任天行此來的真正目的.送丹药应该只是顺手为之.聊尽人事.毕竟宗门知道.以鲜于超和李会阳当时的伤势.无论什么灵丹妙药都是救不了他们的.只是摆出个态度而已.何况.就算真要送丹药.也可以利用小型的传送阵将丹药传过來.毕竟丹药是死物.通过乾坤袋那一类的异空间完全沒有问題.可以传送的法子有很多.比如大型的五鬼搬运术之类.

因此能真正值得任天行大老远跑上一趟的.也就只剩帮烈盘送霸星九剑决这一件事而已了.

毕竟那是镇派战技之一.不论是选择传送还是交给其他人.宗门都不可能放得了心.

让一位堂堂太虚真人.替元婴小朋友跑腿送东西.

仙云宗确实是很看得起烈盘.也很对得起烈盘了.

宗门对自己有情.自己必然对它有义.

只是这些东西不需要靠嘴巴说出來.

烈盘在心里暗暗记下.谢过任天行之后.晚上就又多了一个项目.

修习霸星九剑决.

霸星九剑决.共九式.

前四式烈盘早已学会.

大圆满境界下领悟了霸之道后.更是彻底将那四式融汇贯通.使之如臂使指.

第五式.灭魂斩……

龙印真曾给过他这一式的观想图和剑谱.之前无法感悟.但贯通了霸之道后.这一式早已在他心中成型.

这是在第四式断魂斩的基础上更提升一阶的剑技.融入真正的霸道感悟.同样的破元之力.非只可将虚妄斩破.甚至可直接灭杀虚妄和魂体.渣都不剩.

破元之力大增.绝对是招大杀器.

之前一直沒时间单独修炼此招.此时兴之所致.随手斩之.

无风无浪……

但.也正是这份无风无浪.才体现出了这一剑的霸道.

那是连风都被斩断了.

以剑为引、以势为刃.真正的斩破一切虚妄之物.威力大得惊人.

烈盘慢慢兴奋起來.他能感觉到将霸道融入霸星九剑决之后的那种奇妙变化.看似只是出手时的心态、气势有所不同.用着同样大小的力量、同样大小的灵元.可斩出來的威力却就是有着天差地远只别.

第六式.诛仙斩.这是前五层境界的一个综合版.破元、破甲.连仙亦可斩.当然.这只是战技中的描述.表达了一个概念.毕竟仙人既有实体肉身又可以灵魂出窍.诛仙.指的便是其破元破甲之力皆有.而不是这战技真的可以斩仙了.

只见在那观想图中.一柄光剑悬空.孤零零的.仿佛天地间就只剩下了那一柄剑.

可细细看去.却又能感受到.从这柄光剑中发散出來的无数世界、法则的气息.

看似只有一剑.却如同有了整片天地和整个宇宙.

这是以剑化道.以道化万境.

天下间的十万道.至高天道还是大道小道.不论其高低贵贱.其实都遵循着宇宙最本源的规律.因此道道不同.却又道道可相通.可以一化二、二化三、三生万物……

这诛仙斩.便以是初入剑之霸道境界.以霸境为基准.衍变万道之法.

强.

太强了.

以前只以为霸星九剑决.练到极致时.也仅只是通晓剑之霸道.

但现在看來.那种认知实在是太浅显了.

剑之霸道只是霸星九剑决的基础.真正的霸星九剑决.包罗万象.或者说.那道境的层次.绝非烈盘所能想像.

别看他现在号称已经通晓一道.已经完全掌握了霸之道.迈入大圆满境.

但实际上.这种通晓只是一种概念.一种相对而言的概念.

道无止境.

南冥道尊也通晓剑之霸道.但他所领悟的霸道.会和烈盘领悟的出于同一层次么.

就是这个道理.

但只是一招第六式.已然让烈盘惊为天招.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他能勉强模拟出这一剑來.

心念生起间.手中剑舞飞扬.

似至刚、似至柔.似至强、似至弱.似至实、似至虚.似至霸、似至极.

剑势变幻莫测.包罗万象.

衍变出來的东西到底不是实物.衍变出來的道境.也只是图具其象而已.但.若是对手被这森严万象所蒙蔽.那等待他的.将会是最致命的一击.

收剑.

心中已对诛仙剑有了个明确的认知.

这招练到登峰造极之境时.会很强.只要对手无法看穿道境衍变的虚实.那这招几乎就是无法被击败的.沒有人可以和天下十万道相抗衡.那等同于抗衡整个天地.因此.敢号之诛仙.

不过.若是被看破.诛仙显然就只成了个笑话.那就只是灭魂斩的加强版.力量稍大些、速度稍快些.当然.破元破甲之力同时存在.那倒是实实在在的.

至于是否会被看破.那得取决于自己和对手的水准.取决于谁对道的领悟更高.

再看接下來的第七、八、九式.

岳山斩、断江斩、霸星斩.

第六式已将道境衍变到了一个极其高深复杂的地步.便连现在的烈盘都感觉无法完全掌控.

可这七、八、九式.反倒是反璞归真.从极繁转为了极简.

纯粹的剑之霸道.但对施展者的力量、速度要求更高.只有当你的力量速度能于之匹配时.剑之霸道的道意才能完全融入进这最后三斩之中.发挥出最强的威力.

烈盘试了试第七式岳山斩.只感觉自己的道境虽已够.但力量层次始终还是稍稍差了些.道意无法完美的融合进斩击中去.费了诺大的力气.但挥出的剑势却比万人斩强不了多少.

估计.至少也要等自己踏足紫府、力量大增之后.才能发挥出这三式的真正威力吧.

…………

无量主峰.万寿殿内.

无量老祖正闭目打坐.

达至化羽之境后.睡眠、食物.这些凡人所必须的玩意.对于他來说却就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了.

作为最接近‘仙’的存在.肉身凡胎早已褪去.未能成仙.只是还未经历天劫的洗礼.还未受到最后蜕变仙体的那临门一脚而已.

身后有一阵脚步声靠近.尽管很轻微.但还是沒能逃脱出无量老祖的感知.

他淡淡的说道:“明天就要决赛了.夜不眠.是因为看不起对手.还是因为兴奋.”

來者是齐谊.

他在无量老祖的身后跪下.虔诚的拜道:“是因心中有惑.求恩师指点.”

“呵呵.你还沒回答我的问題.”无量老祖道.

齐谊顿了顿:“是因为兴奋.连师尊都赞不绝口的人.我又怎么会看不起.”

“所以你惑.”无量老祖摇了摇头:“你本心高傲.无意去看重任何人.在你眼里.你的对手只有自己.可.却又因为我的原因.想去重视烈盘.想去重视这样一个连我都赞不绝口的人.这违背了你的本心.所以你会矛盾.你会疑惑.”

齐谊楞了楞:“可我确实是很重视他.而且.我也确实为明天的一战而感到兴奋……”

“无论是你的重视.还是你的兴奋.这本都是不该出现在你身上的东西.你本就不是一个容易兴奋起來的人.”无量老祖淡淡的说道:“你是因为受到了我的影响.呵呵.痴子.”

他站起身來.在齐谊的眼中显得无比的高大巍峨.

他伸手在齐谊的头上轻轻一拂.一片安宁掠过:“我虽是你的师傅.可我只是将你带入仙道的引路人.不应该是你事事都要效仿、事事都要盲目遵从的目标.”

“做好你自己.认清你的本心.”

“我从來沒有真正的夸过你.但今天.我想告诉你.”

“不论我有多欣赏烈盘.也不论他现在有多大的提高.”

“论实力.元婴中.你才是最强的.”

“至于比赛、胜负.呵呵.那对我无量山來说.本就沒有多大的意义.”

“把心思放到五日之后的南蛮行上吧.”

“相比起仙道大会.相比起本该和你成为好朋友的同道烈盘.南蛮秘境.才是你真正的挑战和目标.”

无量老祖的声音渐行渐远.人早已消失在大厅中.

齐谊埋着头保持跪姿.心中一丝光亮在不停的闪耀放大.

我是最强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