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 欧阳兰vs齐久(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石浪的认输.既是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却又是在情理之中.

只因沒有人想到.李会阳有这么强.

当龙纹法身展露的那一瞬间.真正的高手就都看得出來.石浪已经输了.

中土大陆仙道里不是沒有出现过龙纹法身之类的仙体.但.那样的仙体大多都只是一个‘虚壳’.

有龙纹之象.但却绝不可能有多么清晰.

有龙息之力.但却绝不可能有李会阳所拥有的这么浩大.

他所展现出來的.这已经是超出普通龙纹法身仙体程度的了.

普通修士看不懂.但了空方丈、无量老祖等人.却是看得明明白白.

很自然的就将这件事联想到了李会阳此前的精血亏损.重伤事件上.

之前他已经被逼到狂**血來与空智拼命的地步了.如果他在那时就拥有龙纹法身、拥有现在这样强大的实力的话.他是绝不可能去演戏、去凭白消耗自己珍贵精血的.因为根本就用不着.

他的龙纹法身.绝对是在受伤之后才拥有的.

不过短短两三天时间.突然就拥有了超级龙纹法身这样的怪事儿.

而且.结合他之前精血亏损的重伤.却一夜痊愈.

能同时达成这两个条件的.以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的见识.也只能总结出一样东西.

神龙精血.

而且.绝不是世间这些低级的魔神、真魔、乃至所谓的半神境蛟龙.

能让将死之人起死回生.必需拥有着超凡脱俗之力.

真正的神龙.

至少.也是真神境.

仙云宗任天行所宣扬的‘宗门密法’显然只是个谎言.虽说修仙界之大.无奇不有.出现各种巧合或者任何特殊天赋都有可能.但.神龙精血.才是真正最直观、最实在的想法.

他们倒沒有联想到烈盘的身上去.但却已经把这猜想联系到了仙云宗身上.

不管怎么说.一千五百多年前开创了仙云宗的仙云道尊.那也曾是中土大陆雄极一时的天下第一人.门内有点什么压箱底的收藏.并不奇怪.或许是仙云道尊云游某处时的奇遇呢.是得自于哪位老神仙的遗物重宝.

当然.也只能是奇遇.

要想凭真本事干掉一头神龙.或者说从神龙身上取血……

至少.中土大陆往上倒数一万年.也从沒有谁敢放这样的豪言.再说了.中土大陆压根儿就沒有真正的神龙.那些都是远古时代的传说了.

难道.仙云宗真有‘存货’.

这可不是件小事.

任何宗门做事都有他的原则.现如今的中土大陆仙道中.各宗门联盟.高度统一.虽然在一些门规上各有差异和不同.但.至少在如何发展宗门、如何培养后辈、如何赏罚分明.乃至大家的价值观、核心观念等等.在这些大方向上.所有宗门几乎都是大同小异的.这是时代所趋.

以无量老祖的准则來看.如果仙云宗真有‘神龙精血’这样的极品宝物.那必然是镇派之宝了.这样的好东西.就算要用也该用在刀刃上.

神龙精血这样级别的宝物.无论放在哪一个宗门.哪怕是无量山、大雷音寺、魔宗这些大门派中.那也绝不是可以轻易动用的.

要用可以.除非是遇到事关宗门生死存亡的大事.

为了两个元婴弟子就动用……这不能说明李会阳和鲜于超在宗门的受重视程度.真正说明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仙云宗的神龙精血有很多.至少.用上这么两滴.不心疼.

无量老祖目光灼灼的看向自称前两天才赶到这里的任天行.目光中隐有询问之意.

这位大佬倒真沒有什么贪念的心思.他只是在想.如果仙云宗有这样的东西.或许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可以用來帮七秀坊救人.救那个千年前曾对整个仙道都有着莫大功绩的七秀坊坊主.

如果沒有她.当今仙道中的那些中流砥柱们.那些现在已经成为太虚乃至道尊的存在.至少要死掉一半在南蛮秘境里.那当今的仙道真不知会衰落到何等样的地步.

她是整个中土大陆仙道的恩人.

可.任天行却礼貌的笑了笑.避开了他的目光.

无量老祖暗自叹了口气.

想想也是.仙云宗不是不知道千叶冰此人此事.千年前的仙云宗还正如日中天.还沒有开始落魄呢.当初南蛮秘境之行里.也有他们的人.也曾受过千叶冰的恩惠.

如果他们真有救人的心思.千年前就已经救了.既然拖到现在都沒有开口.自然是不会多此一事的.

自己还是省省吧.看穿了权当沒看到.别因为这神龙精血.再给仙道惹來一场血雨腥风了.

台上的了空方丈似乎比无量老祖更早的从这个念想中清醒过來.宣读了第二场的名单.

“仙云宗欧阳兰.对阵无量山齐久.”

这两位大佬从李会阳身上看到的是神龙精血.但却并不代表旁人也有如此见地了.

李会阳两天前几乎就死.现在‘死而复生’.仙道中素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谚语.人家去鬼门关转了一圈回來.领悟个龙纹法身什么的.似乎也挺正常.

这家伙非但沒死.实力更是大增了.如果说之前打空智时的李会阳只有八星境界.那么现在.无可置疑的巅峰九星.甚至.风评已在战胜了齐天的盖叶之上.说盖叶是大圆满下最强的矛、而李会阳则是大圆满下最强的盾.如果这两人交手.可真不知是一番什么样的光景.

场下满是对李会阳的议论之声.以至于都有点忽略了这下一场了.

直到了空方丈的宣布声响起.所有人的注意力才慢慢转了回來.

“欧阳兰.沒见她出过手啊.”

“是个女人.行不行啊.”

“可以去看看欧阳兰在预赛中的记录水晶影象.用疯魔类战技的.似乎挺强哦.”

“看过那影象.威力是很大.但疯魔类战技的缺点一向也很明显嘛.她又不是已经道心入禅的空明大师.哪那么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绪.”

“这类型的疯魔起來时.攻击力都很夸张.但弱点也太多.”

“这丫头不会是齐久对手的.不过仙云宗既已赢了第一场.接下來倒是会好打多了.烈盘第三场对齐天.大圆满压制九星元婴.胜负很明显.这样至少也已保证了仙云宗两胜.拖到团队赛的资格是有的啦.”

“关键还是看最后一场.鲜于超确实蛮强的.十秒真男人.如果他能赢齐谊.仙云宗第三场都不用打了.”

“不错.其实还真别说.我才发现这阵容排布对仙云宗实际上是蛮有优势而言的.”

“仙云宗的烈盘固然很强.而且是那种全面型的强.”

“这有点像当初的夜摩天.面对旁人或者说比他稍弱上一点点的.那叫压得对手完全喘不过气來.可.等遇到齐谊.哈哈哈哈.那才是分分钟教做人.相比之下.鲜于超虽然各方面感觉比烈盘都稍微差一点.但那十绝剑反倒是最有可能胜过齐谊的本钱.”

“对付齐谊这种.比全面是比不过的.只能比自己之长.”

“仙云宗这布阵.绝了.第一场一赢.简直是全盘都通活了嘛.”

在所有人的眼里都默认两个事实.

第一.烈盘比鲜于超强.比鲜于超更全面.这是个真正的大圆满.而不像鲜于超那样.只是战力爆发时的大圆满.

但同时.人们又默认第二点:如果和齐谊交手.鲜于超的胜算比烈盘高.

对于像烈盘这样的所谓全面型高手.人们在仙道大会上已经见过三次了.白牡丹、空明、夜摩天.横空出世时都是那么的吸引眼球.可最后却都平平淡淡的败在了齐谊手里.除了夜摩天一只不服输.每届必争之外.空明和白牡丹早已承认了齐谊天下第一的实力.认为烈盘赢不了.那是惯性思维.可鲜于超却不同.十秒无敌让他看起來更加另类.强得也更直观.如果非要选一个有可能战胜齐谊的人.大多数人都会把这一票投给他.而不是投给烈盘的.

胜负.有时候不能单纯靠强弱來判断.

“仙云宗输了这场.也还有抢三的机会.”

“团战里鲜于超的十绝剑阵威力能最大化.最有效化.”

“仙云宗很可能夺冠哦.”

议论声很多也很大.搞得齐天有点郁闷.

“我这第三场还沒开始呢.说得好像我就已经输定了似的.哥就这么好捏吗.”

旁边齐长笑道:“那得看你的对手是谁嘛.你要喊冤的话.这一场的主角不是更冤吗.人家马上都上场了.可大家却都已经在讨论下一场了.”

“因为她的对手是我.”齐久的声音平淡而稳定.

“别高兴得太早.”齐谊冷冰冰的一盆水浇了下來:“那女人不简单.”

这话要是别人说的.齐久肯定就会笑起來了.可却偏偏是齐谊说的.

他楞了楞.断然道:“她的疯龙十八斩.她沒有机会出到十剑以上的.”

齐谊摇了摇头:“我不是指那个.这女人.很可能是下一个李会阳……”

欧阳兰如果知道齐谊的话.大概会得意的笑出來.可.此时的她却在为另一件事而烦恼.

她的本命法剑.断了……

今天早晨的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