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 欧阳兰vs齐久(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位姐姐从昨天到现在就还沒有休息过.自吸收了烈盘赠送的那滴神龙精血之后.就一直在住所的后山练剑.谁成想.这练了几十年都沒事儿的灵剑.居然生生在早上的时候被她自己给劈断了……当时比赛已快开始.她又是个粗神经.

本是打算來求助于烈盘等师兄的.结果风风火火的赶來赛场.李会阳的比赛已马上开始.她心系同门胜败.看得投入.一时间倒把自己的正事儿给忘了.到得现在要上场了才想起这么一茬.

烈盘等人也是刚刚才得知.一个个都听得满头瀑布汗.

用了几十年的本命灵剑都给劈断了.这位师姐究竟是有多么不小心、多么粗神经.

这要换了随便哪一位.就算不难过得昏天暗地.可神魂上的创伤总是有的吧.

这位倒好.自己跟个沒事儿人似的.居然让人张罗着帮她找柄新剑.

她之前用的疯龙剑是下品灵器级.

下品灵器级的法剑.烈盘和鲜于超都有.可却都不是重剑型.

沒有称手的兵器.这可有点傻眼.

烈盘暂时向了空方丈告了个急.比赛暂停下來.

“哪有练剑都把本命灵剑给练断了的.”青照真人和任天行也是醉了.刚才看到仙云宗这边着急.从看台上下來.过來问问.居然是这档子奇疤事.

欧阳兰也是有点脸红.喃喃道:“昨晚有点突破嘛.哪知道自己力气突然就变大那么多……我才用到十四斩.也沒多想.结果一不小心就断了.”

“要不这场弃权吧.”任天行皱着眉头.更关心的是门下弟子的身体.先前李会阳和鲜于超事件.可是把宗门、把他们这几位大佬吓得不轻.这些可都是未來宗门的顶梁柱:“你本命灵剑折断.难道身体沒有什么不适吗.神魂捆绑的灵剑夭折.会受到冲击的吧.”

“还好.”欧阳兰老老实实的说:“断剑那一瞬间.心神是有点受到冲撞.但却沒有想像中那么恐怖.反正.现在沒什么感觉……弃权我可不要.实在不行.就拧把重棍重刀什么的上去也行啊.这么难得的机会.我可不放弃.”

众人都听得有点无语.

还真是个粗神经.

不过.这位姐姐昨天到底是有了什么样的突破.才能让力量一下子增强到连自己本命灵剑都适应不了的程度.

都知道她昨天炼化了烈盘所送的神龙精血.真有提高这么多啊.

现在显然还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怎么样赶紧给她找柄趁手兵器才是正经.可.就算是青照真人和任天行.这火急火燎的.身上也沒有啊.两人都不是这样重剑路数.要是在宗门里还好.宝库里多的是.可这是在‘别人家’.

烈盘想了想:“我去找无量老祖好了.无量山法宝无数.请他借用这么一柄重型灵剑应该不在话下.”

众人均觉靠谱.以烈盘和无量老祖的关系.以无量山的藏宝程度.找柄灵剑实在是不要太容易才好.

可.还沒等烈盘动身.一个声音就先在众人耳边响起:“用我这柄吧.”

说话的.是盖叶.

而他递过來的.豁然正是那柄名扬天下的铁炉堡独制:巨阙剑.

众人都楞住了.

巨阙剑可是盖叶的本命灵剑.

舍得将如此极品灵器借人的本就不多.而舍得将自己本命灵剑借人的.那可就真是要绝迹了.

本命灵剑、本命灵剑.既号称本命.那可就是与你的生命息息相关的东西.如同是你的孩子.也如同是你的第二个灵魂.

倒不是说灵剑捆绑上了你的神魂.就沒法借用给别人了.只要你剑上沒有什么特殊的禁制.别人拿去照样可以随意使用的.特别是法宝级以下的灵器.器魂的意识还很朦胧.是无法主动去分辨主人气息的.否则那些低阶修士.也就沒那么容易在战斗中被夺去自己的本命法器了.除非是那种已经温养了许多许多年.人剑已经自动合为一体的本命灵剑.

就像巨阙剑.原本便是灵剑山山主的本命灵剑.后來找到更好的了.徒弟也学有所成.这才将之转赠.让徒弟去重新温养其中的器魂.盖叶这也还沒养上多少年呢.还沒到人、剑一体.无法分离的地步.

只是.借用是可以.但那可是你自己的‘命’.你用起來爱护有佳.可让别人拿去用.那还真沒谁放得下心的.

欧阳兰一怔:“这可是你的本命灵剑哦.”

“呵呵.我相信你.”盖叶将剑递到了她面前:“它也相信你.”

巨阙剑仿佛听懂了盖叶这句话似的.闪耀出一阵光芒.似乎欢快而愉悦.

欧阳兰瞬间就被俘虏了.

巨阙剑可是她一直以來的梦想.从练疯龙十八斩那天开始.她就知道这世上有一柄叫做‘巨阙’的名剑.更知道巨阙剑最适合她这样大开大阂的路数了.只可惜.名剑早已有主.她曾经可不知有多少次羡慕死了那个能有幸拥有巨阙的家伙.这次來仙道大会.看到手拿巨阙剑的盖叶.欧阳兰便已经不知唠叨羡慕了多少次了.现在.对方居然把剑递到了自己手里.而且.巨阙剑似乎还真喜欢自己.

她有点神魂颠倒的就接了过來.

旁边胖子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事实上.整个仙云宗的人.包括青照真人.也老早就已经看出盖叶对欧阳兰的情有独钟.也只有那位粗神经的欧阳师姐自己还看不到罢了.

对盖叶.仙云宗上上下下的印象都还很不错.修真者沒有禁欲禁婚嫁一说.又都是名门正派.联姻本就是这些大门大派间常用的拉拢手段.

胖子笑嘻嘻的在旁边说:“哎哟.这可怎么办才好.这要换了哥.绝对只能以身相许了.”

“本命灵剑都舍得耶.”烈蓉也在旁边凑热闹:“这么好的剑.我看欧阳师姐您就从了吧.”

说的是从了‘借剑’之事.可话外之音.聋子都听得出來.

欧阳兰又不是真傻.只是神经有点粗条.沒好气的瞪了胖子和烈蓉一眼.本是不想欠盖叶如此人情.可巨阙剑入手的那一瞬间.却让她生起一种无法割舍的感觉.

剑已入手.对一个真正爱剑懂剑的剑仙來说.想放下可是千难万难.

“那、那谢谢了哦.”欧阳兰一咬牙.借剑又不是卖身.这点得先说清楚:“我就借用这么一次……恩.算我欠你个人情吧.以后有机会.一定还你.”

盖叶也沒有失望.

他喜欢欧阳兰.但这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要去得到.他只是想对欧阳兰好.想帮她排忧解难而已.沒有什么目的性也沒有什么条件.就这么简单.

“呵呵.什么人情不人情的.只不过是师兄妹间最基本的相互帮助而已.”他笑着说道:“祝你好运.旗开得胜.”

“旗开得胜.”

欧阳兰心情大畅.提剑登场.

台上.欧阳兰、齐久正对视而立.

了空方丈已经宣布开始了.可两人谁都沒有想要先动手的意思.

和高手对战.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特别是对欧阳兰这样的武痴.特别是在她手里还握着舍不得放下的巨阙剑的时候而言.

她很重视对手.而对手也同样重视她.

不单只是因为她在预赛中的惊人斩击表现.也不单只是因为她手里提上了本该属于盖叶的巨阙剑.

能让齐久重视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齐谊的话.

‘这个女孩很不一般.说不定.她会是第二个李会阳’

第二个李会阳.

李会阳在此战之前的表现.一直都很一般.虽然屡有惊人之处.在和空智的那一战中更是让人惊艳.可.实力始终却仅只是八星的程度.

但他却在一夜之间飞速成长.战胜了石浪.

别看石浪不属于四大弟子之一.但齐久得承认.这个已经被定为下任大师兄人选的师弟.绝不比自己弱上半分.

第二个李会阳.是指这欧阳兰也如他那般.一夜之间突飞猛进了.

这样的机率太小.修仙之道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坑.沒有什么捷径可走.想一夜飞升.完全就是痴人说梦.

但这话是齐谊说的.由不得齐久不重视.

他反反复复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

这女人给了他一个感觉.

厚重.

明明是一个娇弱的女子.可却让人看到她时生起厚重的感觉.

而且.齐久发现了一丝让他心动之处.

这女人.果然有着和李会阳相似的地方.

他们的气息.

还真让齐谊给说对了.

难道.这女人也是一夜之间就拥有了龙纹法身.

“齐师兄既然不攻.那就我來好了.”

先说话的反倒是欧阳兰.

她十分大气的扬起手中的巨阙剑.遥指齐久.丝毫都沒有弱者面对强者时所该有的谦卑和谨慎.反倒是豪气十足.气势万千.

剑一上手.欧阳兰原本就已锋芒毕露的神情和气息.变得更加凶厉起來.说话音调也是瞬间高了八度.

“小心了.”

她抬剑指天.原本金光闪闪的巨阙剑.在她的手中楞是生起了一丝赤色的煞气.给她整个人凭添了一层凶厉疯狂的气息.她猛然跃空而起.毫无花哨的朝着齐久便是一剑劈下.

齐久见过她在预赛影像中的出手.也知道她的疯龙十八斩.知道她这疯龙战技需要预热、需要蓄势.蓄足十剑之后的威力堪称惊人.

同时.他也认得欧阳兰手中的巨阙剑.何只是认识.他在这柄重剑的手下可吃过了太多次亏.

但.却仍旧是沒想到.对方这提手第一剑.竟便已有如此威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