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7 我们是冠军(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颗龙纹印再度隐沒入欧阳兰的体内.

此时的她.混身都浸泡在一层浓浓的龙息之中.举手投足间.都有着一股子神龙翱翔之意.就连打个喷嚏.都感觉能山摇地动.

一只疯狂的赤龙在空中隐现.遮档了整片天际.力量也在此时加持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程度.每一次两人力量的碰撞.都如同惊天霹雳、天崩地裂般的巨声在无量山群山谷中不断回荡.

第十三斩.

剑斩落下.而下方混身蓝色的齐久.此时则已连眼珠子.都映出了一片蔚蓝.

身化江洋大海、剑如惊滔击岸.

十成功力.

这可不仅仅只是在九成功力的基础上多加‘一成’而已.

十成.意味着真正的全力爆发.

意味着他的潜力、灵元、力量、道境全都在此时此刻达到了巅峰.甚至是超越.

恍惚中.若如看到一片江海从地下猛然喷涌而起.眨眼间便已吞沒了那十三条真龙.

浪势不止.冲天而上.

“來拼个痛快吧.”齐久沙哑的声音闷雷般在风雨中响起.剑势滔天.

‘波’

‘波’

‘波’

接连三声轻响.

真龙浮现.

真龙巨大的身躯、以及那覆盖了满身的鳞片.轻易的便档下了滔天的浪势、剑影.

锋利的龙爪.轻易便已格住了齐久势在必得的剑刃.

千鳞印、元武印.

绝对物理防御.让齐久的泰阿剑毫无任何攻击之力.

绝对的法术防御.让齐久的滔天浪势化若泡影.

而与此同时.一个沉闷的、如同神龙般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

“十四斩.”

万象印.

一股让齐久无法想像的、超级庞大的力量.从半空中铺天盖地的轰了下來.

齐久的眼中闪现出一丝惊色.又带着一丝遗憾.

他知道自己输了.

果然.正如齐谊所说的那样.这女人.是第二个李会阳.

不.

她和李会阳是完全截然相反的两个极端.

李会阳的绝对防御实力.让石浪无从下手.而这女人的攻击之强悍.却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了.

八星元婴.还是次八星元婴.

齐久想笑.

这女人和李会阳.恐怕都是最顶级的巅峰九星.论起实战力來.恐怕都不在空明、白牡丹那样的大圆满之下了.

毕竟.空明和白牡丹面对上李会阳或欧阳兰这两人时.唯一的优势大概几只能是他们大圆满境界的洞察能力.

可.能洞察李会阳无用.因为他专职防守.你知道他要怎么防.却也是无法攻破他防御的.

而这女人则是一力降十会.你知道她的剑势会如何來.可是.却就是无法抵挡这恐怖的威力.

仙云宗.光有了两个大圆满还不够.竟然还蹦出这样两个超级强悍的变态.

可怕、可悲、可叹.

可怕的是他们的实力.可悲的是他们的对手.可叹的是之前那些愚昧无知的家伙对这个超级强队的妄自揣测.

输的不单只是自己.还有无量山.

下一场的齐天不可能战胜大圆满境界的烈盘.

齐谊.这个宗门的最强者.天下第一元婴.却甚至连出手的机会都沒有了.

齐久闭上了眼睛.

第十四斩加入了万象印.力量的增幅是跨越性质的.

如果沒有对方那一记绝对物理防御和绝对术法防御.以自己全盛状态下的十成功力.力拼这加持了万象印的十四斩当无大问題.甚至.齐久有信心再拼一下十五斩、十六斩.

但.沒有如果.

自己的全部力量都用在了刚才那一击中.却被莫名的吞噬、抵消.剩下这半口气的时间.已经不容自己再聚起一次如此庞大的真元力量了.而.对手的剑已到了眼前.

无法挡.

齐久缓缓的落回地面.

了空方丈伸出两根手指头.替他夹住了欧阳兰的巨阙.

老和尚半眯着眼.淡淡的宣布道:“第二场.仙云宗.欧阳兰胜.”

“谊久天长.以前一直都感觉很猛啊.怎么这次……”

“无量山四大弟子.除了齐谊之外.这战可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感觉他们好弱啊.”

“不是他们弱.是仙云宗的李会阳和欧阳兰太强了.”

“也不全是.”有无量山弟子说道:“齐久师兄和石浪师兄挑错了对手.”

不是这些弟子为自家人说话.他说得有道理.

石浪和齐久确实都挑错了对手.

如果齐久的对手是李会阳.以齐久的战力.就算破不了李会阳的防御.可也绝不至于轻易被那一反击给击败.毕竟.他的路数是纯粹刚猛型.李会阳这样的防御专家.想要正面击破他.太难.两人打下去的结果.最大的可能是互拼消耗.而要说到消耗.纵然李会阳已经实力大进了.可他与齐久比起來.终究还是根基尚浅.耗.他耗不过的.

至于石浪.如果他的对手是欧阳兰.以他刚柔并济的路数和小心谨慎的性格.也绝不会让欧阳兰轻易就连斩到七剑以上.

石浪本身便是个节奏型的剑修.掌握节奏、打断对手的节奏.这一点.沒有人比他更在行了.

两人的对手如果加以交换.那结果很可能就是仙云宗被二比零了.

无量山‘谊久天长’四大弟子.自出现在仙道大会以來.连续许多届了.从來沒有让冠军旁落过.可这一次……

“输了好.呵呵.这几个小家伙也该输了.”无量老祖笑着捋了捋须:“修仙之人不知畏、不知惧、不知输.那注定走不出多远.因为知畏才能知敬.知惧才能知勇.知输才能有赢.特别是齐久那小子.一直以为除了四大圆满外便再无敌手.就算输给盖叶.也一直认为那是兵器之故.呵呵.都是快要脱下弟子服、进入仙道中的人了.如此狭隘的思想.对他不会有任何好处的.”

“老祖.还有两场呢……”旁边有长老忍不住提醒道.

无量老祖却已站起身來:“最多三分钟的事而已.走吧.准备给这帮小子颁奖去好了.”

要说眼光.无量老祖认第二.恐怕当今仙道就沒人敢认第一.就算是臭屁如了空那个老和尚.估计顶多也就只敢双掌合什.说一声‘阿弥陀佛.老僧能称个并列第二’.

仙云宗的第三场果然结束得很快.

从了空方丈让双方上台.到了空宣布比赛结束.三分钟.

齐天的实力不弱.但在烈盘的面前.却如同一个三岁孩童一般无异.

如果说烈盘在面对空心的那一场时.展现出的是他那无与伦比的大圆满境界.

那这一战.他所展现的.却就是彻头彻尾的真正强大了.

只是一剑.

而且用的是烈盘很老的招数.剑轨击.

可.身法灵活如齐天.却就是沒有半点躲闪的机会.

就像之前齐谊胜了灵娇奴的那场一样.彻头彻尾的复制.

比赛刚开始.剑就已经架到了齐天的脖子前.

云淡风轻.不带一丝烟火气.

当日见齐谊用这招时.烈盘便有心试之.本觉得自己和齐谊这一剑会有着一定差距.但实践之下.却发现并无差别.

自己当日是看出了这一剑的厉害.也曾拿这一剑与自己的剑轨击相提并论.认为自己远远不如.但.那是与以前的自己、以前的剑轨击相比.

已入大圆满境的自己.再用起这剑轨击來时.已然到了一种真正大成的境界.

剑遁轨而出.无迹可寻、无踪可觅.在虚空中划出的抛物线更加完美了.阻力更小、速度更快.

齐天压根儿就连反应的机会都沒有.输字就已经写到了他的脸上.

仙云宗.三比零.大胜无量山.

仙道大会冠军.

这个结果大概是很多人都沒有想到的.包括仙云宗自己.

就像烈盘对剑轨击的那一下判断一样.无论是李会阳还是欧阳兰.在比赛开始前都沒想过自己真的能赢.他们是有拼胜的决心.但却并沒有必胜的把握.

神龙精血给他们带去的好处.他们还并沒有完全的掌控住.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可.此战之后.他们却就知道了.

自己.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元婴境界的真正顶尖高手.

就像那些曾经被大家所崇拜和追捧的顶尖高手一样.一样强.

仙道大会第一名.

齐谊由始至终都沒有表现出失望或是愤怒.他的表情很平静.甚至.面对零比三的大比分.他连眉头都沒有皱过一下.比赛结束时.还很平静的给仙云宗众人道贺.反倒是鲜于超小有遗憾.沒能和这天下第一的元婴高手一战.

………………

欢喜之后便是随之而來的平静.

虽说满天下现在都在议论着仙云宗奇迹般的夺冠之路.宗门也借此从原本的二流门派.一下子跃入了天下仙道所有修仙者的眼前.可当事人.反倒已经平复了下來.

当你站在一个低位时.仰望高位.会让你有无穷的遐想和猜测.但等你真正到了这个位置.你才会发现原來站到了这里.与自己以前的生活轨迹也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改变.你照样要吃喝拉撒.照样有喜怒哀乐.并沒有因此就变了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