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 南蛮浩劫(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不要再联系一下无量山.或者.把咱们所有参加的弟子全都集会起來.”龙印真问道:“到底人多力量大.”

“太多了也不好.”盖叶摇头道:“人太多.目标就大.容易被当地的土著或是妖兽发现.而且说实话.齐谊和空明大师还好.别的如西域密宗、天云教.还有白牡丹、夜摩天他们.大家相互了解太少.至少.我信不过他们.”

“夜摩天那家伙.我也信不过.”欧阳兰插嘴:“还有那个白牡丹.总感觉阴阳怪气的.空明和尚和无量山的人倒还好.”

话里有话.任天行早说过让大家小心七秀坊的人.原本就铁定会怀疑李会阳和鲜于超的伤势突然痊愈了.之前决赛时又有李会阳和欧阳兰都接连爆发出‘龙之力’.现在仙道中广有传言.都说是仙云宗门内有远古遗留的神龙精血.

七秀坊虽然暂时还沒有任何动作.可并不代表她们就沒有什么念想.这时候还去招惹白牡丹.那简直就是脑子秀逗了.

众人都笑了起來.心领神会.

“那就再看看空明大师和齐谊的意思.”盖叶笑着说道:“无量山四子.我去试试吧.但估计机会不大.他们一向是四人同行.少见与旁人合作的.至于空明大师那边.诸葛师兄与之关系不错.便由诸葛师兄去试试吧.”

诸葛均点头道:“昨天我还见过空明大师.他对仙云宗诸位可是佩服得紧.而且他本也是孤身一人.邀请他应该沒什么问題.”

闲聊了一阵.往下说的便都是些仙道趣事了.

虽说鲜于超和盖叶、诸葛均等人的修仙年龄相当.也曾外出仙云宗独闯过仙道.还曾名扬天下.但要说起仙道中的各种趣事秘闻.却是远不如这二人见识广博.

这大宗门的弟子.谈吐见识就是不一样.各种仙道中的大事旧事.名人名物.说起來如数家珍.

这其中固然有因为身份地位的不同.见识的不同.更多的.还是各大宗派的一些秘闻记录.详尽程度各不相同.

灵剑山的历史远比仙云宗悠久.那是数千年前的老宗门了.

这些大宗门.在创始之初.几乎都是曾经号令过天下的超级新秀.像当初仙云宗的仙云道尊之类.

灵剑山也是如此.创史宗主也是位元神道尊.比无量老祖的年代更为久远.当年号令天下的时候.那也是无可争议的天下第一.

只不过有个问題让仙云宗众人十分好奇.

如果单按修仙者的寿命來算.到元神道尊的境界.理论上是至少可以活过六七千岁的.可历史上那么多元神道尊.怎的唯独只有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这两位还留存于世.

像仙云宗的仙云道尊、像灵剑山的灵剑道尊.这些曾经的天下第一.到底都去哪里了.难道全都是因为渡劫飞升失败.被天劫给兵解了.

仙云宗内部或许是有关于仙云道尊去向的记录.但显然不是烈盘这些元婴弟字有权限去查看的.

这一点.盖叶也不大说得上來.他见识再广博.到底也只是个元婴强者.同样也沒有权限去了解这些仙界秘闻.这似乎牵涉到中土大陆仙道的一个大秘密.

诸葛均倒是提供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线索:“渡天劫失败的应该占一部分.但肯定不是全部.不过我听说.中土大陆有类似天道的诅咒.无论你境界有多高、实力有多强.除非能彻悟一条大道.否则沒可能在中土大陆留存超过两千年时间.这里的天道法则.并不允许这样的存在.”

“如果是來自天道法则的限制.那就和一些低阶秘境相同了.比如最次的低阶秘境中.无法诞生魔神级的妖兽存在.就算是外來者.达到魔神境也无法进入.类似此类.只是中土大陆的这方面限制或许有些不同.但那不是我们所能理解的层面.”

是答案又非答案.一句话.这种疑惑.大概也只能留到众人达到那样的境界时.才能接触到了.

除开这点.其他仙道中的一些问題.盖叶和诸葛均倒是知之甚多.

胖子打完猎回來了.四只野鸡、三只野兔.众人在门外烤着篝火就着猴儿酒.相谈甚欢.也算恶补了一回仙道中的常识.

酒过半旬.烈盘才有意无意的问起千年前南蛮秘境那一战的秘辛.他想更多的了解一下七秀坊、了解一下那位拯救过仙道的千叶冰.他有种预感.七秀坊或许会成为自己、乃至仙云宗的大麻烦.当然.也有可能是好的一面.但.必须先知己知彼.到时候才有应对的计划和办法.

“那一战是仙道的浩劫.”盖叶感慨道:“灵剑山宗卷中有过关于那一战的记载.”

“在那一战之前.南蛮秘境给仙道中所有人的印象.都是秘宝遍地.机遇是远远大过于危险的.虽然也有过曾遭遇当地仙道土著.并发生冲突的先例.但冲突的级别都不太大.以至于每次南蛮秘境的开启.进入者都会越來越多.那一次.也是进入者最多的一次.”

“足足有四百修士.其中一半的金丹老祖.另外还有一百多太虚.三十几位元神道尊.以及当时领头的三大化羽假仙.无量老祖、了空方丈和七秀坊的千叶坊主.可.最后活着出來的.金丹老祖仅剩了一半.太虚真人连一半都沒出來.元神道尊几乎全部陨落.三大化羽假仙.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都受重伤.疗养千年才得复当初的实力.而当时最强的千叶坊主.想必诸位也都知道了.如今还冰封在七秀坊中.为得重见天日.”

仙云宗所有人都暗暗乍舌.

两百金丹老祖倒也罢了.

一百多位太虚真人.当今仙道总共才多少位太虚.恐怕顶天了算.也就两百不到.那等若是把当今仙道中所有太虚真人全都派上了.可最后活着出來的.却才仅仅一半人.

元神道尊就更夸张了.三十几位元神道尊.竟几乎全部陨落.

元神道尊可是如今仙道中的最强战力.别提化羽假仙.那只是更接近渡劫飞升、只是经历得更多、道心更加坚固.但要论实力.元神道尊和化羽假仙在肉身水准、道境高低限制上.是并无区别的.

如今的仙道.若只谈明面上的.满打满算恐怕都凑不出三十位元神道尊來.几乎都是各大顶尖宗派的宗主级别.竟然全部陨落.

如此惨重的伤亡.说那一战是中土大陆仙道的浩劫.真的是一点都不为过.

“怎么打起來的呢.”烈盘问.

“事情是起因是有几位元神道尊偷了当地土著的一件圣物神兵.是件中品仙宝……”

“仙宝.”胖子忍不住两眼放光.

那是什么层次的东西.至少.中土大陆上目前还沒有任何仙宝级的神兵呢.就算有.也只是如‘无量宫’那样的另类仙宝.而非兵器.

“此后便一直麻烦不断.当地的仙道土著派出大量修士寻找我中土修士的藏身之处.双方在短短一个月内数次大战.那时中土修士的阵容极强.三十几位道尊.三大假仙.再有百余太虚.曾一度险些反打回仙道土著的城镇里去.”

“那时候的中土修士意气风发啊.还以为当地的仙道土著也就那样了.几十位元神道尊都极力主战.想反打当地土著的城镇.这周边荒野的天材地宝再多.还能有土著修士的城镇里多.那都是被人家无数年岁月搜刮过的了.”

“三大假仙虽是极力阻止.但所有人却早已被浅尝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完全不听劝告.除了极少数人还随着三大假仙留守之外.其他人尽数出发.攻打土著修士所聚集的城镇.结果……”盖叶叹了口气:“结果才发现.当地土著修士的实力之强.根本就不是他们之前所猜想的那样.之前的小胜.压根儿就是人家土著的真正强者全沒出手的缘故.”

“据幸存者说.单只一个土著修士的聚集城镇.太虚境界的强者便已足有两三百之数.元神道尊、化羽假仙足有四五十位.单一个小城镇.已能与整个中土大陆的修士力量相抗衡.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们竟然有真仙境界的存在.”

“真仙出手.中土修士中参战的元神道尊瞬间便已全灭.太虚真人死了一半可不是因为人家力有不逮.而是人家根本都懒得对太虚境界出手.这才在土著其他修士的追杀中逃回來了一半.结果却也暴露了原本的营地所在.三大假仙暴露.幸亏那位恐怖的真仙未曾随军追來.可营地也遭到十数位道尊、四五位假仙的围攻.最后你们便也知道了.千叶坊主耗尽全身精血.结出一面绝对冰壁.阻住敌人、拖了时间.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才得已利用传送灵符将幸存者送返.”

盖叶叹了口气:“那一战之后.仙道诸多大宗派由盛转衰.若我沒记错.仙云宗似乎便也是在那一战中衰败的.损失了一位元神道尊.四大太虚.此后.各大宗门便已定下条例.第一.往后每一次南蛮秘境的开启.进入人数都要有所限制.各大宗派的元神道尊禁止入内.主要还是方便管理和掌控.要是再出现类似千年前的事件.太多的元神道尊.无量老祖也压不下來.而且.这也是出于保护仙道有生力量的考虑.第二.便是不可靠近当地仙道土著的所在城镇.”

他最后道:“其实有过千年前的大战后.仙道中人对南蛮秘境的态度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了.那里确实是遍地的天才地宝或是仙缘机遇.但同时却也有着极高的风险.可以说是祸福相依吧.咱们这些元婴修士进去.说得不好听点.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在边缘地带碰点边缘运气.想得到的更多.有可能付出的代价肯定也是更多的.”

这话.可不仅只适用于南蛮秘境.

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的.

众人深表赞同.

只是烈盘想问的东西.还是沒能问到个详细.

关于七秀坊、关于千叶冰.盖叶所知道的也不会比他多上多少.

看來.只能等对方自己找上门來了.

这想法还真沒落空.盖叶和诸葛均走后不久.任天行还沒回來.倒是白牡丹先行來访.

來意很直接.示好加联盟.

七秀坊只是八强.入境名额只有一个.她是孤身一人.

一个‘弱’女子來找组织.看起來是件很顺理成章的事.可.在早有防范仙云宗众人眼里.这事儿却就沒有那么普通了.

这家伙.不会是來打探关于神龙精血之事的吧.

任天行之前就有过了交代.

欧阳兰直接当场就表示了反对.理由很简单.拿盖叶的话來说.就是组队的人多了怕暴露目标.容易引起仙道土著的注意.

可这理由显然打发不了白牡丹.她笑着说道:“我只是一个人.”

“多一个人也是多啊.”欧阳兰皱着眉头:“而且我们已经和灵剑山联手啦.两边加上已经有九个.还是个位数.可要多了你.就变两位数了.要不.你找齐谊去.他们无量山才四个人.多你一个也不多嘛.”

作为一个大圆满元婴.虽然是‘伪’的.可好歹也是天下有数的超级元婴之一.主动找人组团.居然被拒绝.

白牡丹却沒有生气.也沒有理欧阳兰.而是一脸笑容的看向鲜于超和烈盘:“两位师兄也是这意思吗.”

她出道虽比两人早.但这两位在仙道大会中所表现出來的战斗力.却已然在她之上.叫声师兄倒也不为过.

鲜于超还在沉吟.烈盘却已笑着说道:“南蛮秘境之行本就凶险.自然是高手越多越好.似白师姐这样的高手.平日里想请都请不到.岂有拒绝之理.”

旁边其他人都有点诧异.本是最应该远离七秀坊的人.反倒主动接近.不知道他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既是烈盘所说.以他在众人心目中的威望.自是无人会反对.

欧阳兰也闭上了嘴.

白牡丹笑吟吟的行了一礼:“那就先谢过烈师兄收容之情了.小妹先行别过.明日殿前再见吧.”

待得她走了.一干人这才问起烈盘答应她的原因.

“呵呵.与其让她私下里调查、到处给咱们捅小娄子.还不如让她光明正大的看个够呢.”烈盘笑着说:“一只眼前的老虎.总比一支阴暗角落里瞄准你的利箭要安全得多.不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