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 二连跳(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鲜于超等几人,却就不知还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突破了,不过,料來应该就是这几天,倒是旁边空明、白牡丹、盖叶和诸葛均的房间里空空如也,早已突破紫府外出寻宝去了,

现在只有自己一人,

这是要单干的节奏,

也沒什么好收拾准备的,正要出洞,猛然感觉到鲜于超的房间中传來一阵悸动,

四周的天地灵气迅速的朝鲜于超的房间中灌涌过去,

鲜师兄要突破了,

烈盘心中暗自替他道喜,驻足等候,若是有突破后的鲜于超同行,外出倒是更安全、也有个照应一些,

天地灵气不停的涌入他房中,能感觉到一股能量正在房间中酝酿、蜕变,

元婴化府,破而后立,

那是要先将体内已结成的元婴打散,以打散后四碎的能量作为起源,构建起一个新的内府世界,意味着你已从一个只有人类灵魂的凡夫俗子,晋升为了天地的一员,象征着天地、也代表着天地,因此称之为化府,

这酝酿的过程越长、酝酿的动静越大,意味着你蕴化出的内府世界更大、更宽阔,而越宽阔的内府世界,也意味着你拥有越大的潜力、越强的实力和更为高深的道境、对天地本源有着更多的理解,这也是很多元婴修士拼死压制着自身境界,就是为了将元婴培养得更茁壮、更强大,一方面可以保证自己元婴化府的成功率更高,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为了让自己化府后的化府世界更大,那基础更高、起点更高,未來的成就自然也就会更高,

普通元婴修士化府,顶多也就只能酝酿个几分钟,可鲜于超,这一酝酿就是足足半小时,

烈盘耐心的等着,也趁机在观摩和感受着化府的过程,

能感觉到房间中的能量和天地灵气已经聚集到了一个顶点,就如同一颗充满爆炸性力量的核球已经被点燃,随后,轻轻一声炸响,房间中一股晕光朝外面猛然荡了出來,

不一样的气息、不一样的感觉,

紫府境,

能酝酿足足半个小时才化府,烈盘虽然不知最强的元婴化府可以达到什么样的境界,但想來,似鲜于超这样的,绝对已经是极限中的极限了,看來神龙精血对他潜力的增加还真不是一星半点,估计就算是齐谊那些在元婴境界停留了长达近百年的变态,化府时顶多也就这样而已了,

不知道鲜师兄化出的内府是何等模样,有多大,

这问題才刚刚在烈盘的脑子里转了一圈,一丝更惊人的变化已在洞中悄然酝酿起來,

只见刚刚化府成功时,那圈往外荡出的能量,开始猛然朝鲜于超的房间中重新聚拢,并且,这股聚拢之势越來越快,很快,甚至连周围的天地灵气也被这股聚拢之势带动着,朝房间中疯狂涌入,那涌入的速度、涌入的量,甚至比之前鲜于超聚元破府时还要更夸张、更猛得多,

这是,,

烈盘心中一喜,

二连跳,

所谓二连跳,指的是突破一个大境界后,立刻又紧跟着突破下一个大境界,鲜于超先前只是元婴,突破紫府之后接个二连跳,这是要直接跨入金丹境界的节奏,,

元婴之前的凡人修炼之路,和元婴之后的真正仙道修炼之路,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

所谓的二连跳,也只有在元婴境界之后的修炼中才会出现,

因为无论紫府、金丹、太虚、元神,或是化羽假仙之境,这五大境界之间,在灵元厚度、肉身强度上,其实是沒有很明确的一个分界线的,甚至,这五大境界的每一个境界,也沒有什么初、中、高阶和巅峰之说,只有战斗力的星级评定和大圆满之别,

一个紫府修士,如果不修炼道境而苦炼灵元和肉身,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那他说不定可以拥有超越无量老祖的超强厚灵元和超越了空方丈的超强肉身,

但,他永远都打不过这两人,只因他仍旧只是个紫府修士,只因他在境界上差了太多,

基础四围,力量、速度、反应这些东西,那是凡人才用來区别强弱的标准,真正的仙家,谁讲究这个,

真正区分这五大境界的,是修士的道境和神魂强度,真正能让他们提升境界的,也是道境和神魂之别,

只要你的境界够了,只要你的神魂够强了,你便可以从紫府突破到金丹,甚至可以瞬间一路直上,直达元神道尊之境,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可行,实际上,你还是需要一定灵元强度和肉身强度的,毕竟跨越大境界时,内府识海的变化、天降劫罚的降临,这些东西都还是需要超强的个人实力才能安全度过,那种纯粹只修道境而不修自身的,属于严重偏科,只能灰飞烟灭,

鲜于超的肉身强度是绝对够强的,起码,完全够达到突破金丹的水准,这主要得归功于那滴救过他性命的神龙精血,虽然沒有如李会阳那样化出龙纹法身來,但仍旧是将他的肉身强度提升到了一个普通元婴修士无法达到的水准,加上此方天地的灵气之浓郁,更是助了他一臂之力,也就顺理成章了,

至于道境,十剑绝虽是他此前道境上的桎梏和屏障,但经无双的一语点化,以忘道而入道,反倒是让鲜于超在道境上瞬间跨越到了一个难以想像的高度上,他并沒有达到真正的剑之大道水准,但,却已经是对剑之大道有着一定理解的了,毕竟十剑绝施展出时,本身边是一种伪大道,

如果光有这些还远远不够,就算他能参悟无双所说的那句话,按照无双的估计,他顶多也就只能解开心中的桎梏而已,可,他还有另一样最关键的东西,

神龙精血中所蕴含的赤天意境,

如同烈盘一样,他也在吸取精血的当时,借着赤天那天尊级别的意境,真真正正的参悟了一次剑之大道,将他原本的伪大道带入了一个新的高度,虽说无法完全参悟,但却是已见其形,

这才是真正的突飞猛进,

这才是真正的超越,

一股金光从鲜于超的房间中缓缓亮起,最终光华闪耀、难以自抑的扩散到了整个营地之中,

二连跳,

元婴到金丹,

如此大的动静,那可就不再仅仅只是元婴化府时的小打小闹了,

整个营地都是早已察觉到,

此时是二阳晨的时候,营地中大部分人虽已外出,可也有不少刚从外面收获而归,正在营地中休养生息的各派高手,感觉到这边的异动,纷纷面露惊奇之色的朝这边方向看了过來,

“元婴化府、凝金聚丹,这是二连跳的节奏啊,”

“呵呵,咱们仙道已经有多久沒有出现过二连跳了,这次來南蛮秘境,居然一下子就出现了两个,”

“齐谊那小子的境界早已足够,有无量山诸多灵物堆积肉身,又号称天下第一元婴,他二连跳倒是不稀奇,这次又是谁,夜摩天,”

“不,夜摩天还未出关,而且瞧那方向,应该是仙云宗一帮小子的住地吧,”

“仙云宗,难道是那个烈盘,”

“也有可能是白牡丹或者空明,听说几帮小家伙组团儿混在一堆去了,”

“不是白牡丹和空明,两人前些日子已经元婴化府,距离凝金聚丹还差着一步之遥,昨天就已经和灵剑山的两个小子组队外出去了,还沒回來呢,”

“啊,真是仙云宗那个烈盘,”

“这气息似乎不太象,难道是他们那个鲜于超,”

“不大可能吧,姓鲜的那小家伙虽然在大会上表现出超绝实力,甚至还有剑之大道,可细看却能知,那不过是伪大道,”

“强行修炼剑之十道组成的伪大道,如此逆天修行的方式,便连无量老祖都已给他批了定型的标语,”

“是啊,那小家伙终生的境界和成就大概也就只能止步于此了,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突破,而且还是连破两阶,”

“呵呵,大家谈笑归谈笑,可也别乱了辈分哦,”有金丹老祖笑着说道:“若这凝金聚丹者果真是仙云宗鲜于超,那可已是金丹之境,以后大家见了面,也得尊一声道友了,哪來的什么小家伙之说,这般乱叫,小心任大鼻子听到了找你拼酒斗气,”

任大鼻子是任天行在仙道中好友里的绰号,也有叫他任大剑的,不过大鼻子这称呼更显亲近,非至交好友不会轻易宣之于口,

“哈哈,千机道友说得甚是,脑子里老记着人家的元婴境界,都快搞昏了头了,”

“还沒搞清这凝金聚丹者究竟何人呢,”

“不管是鲜于超还是烈盘,总都是仙云宗的人,呵呵,可真得恭喜仙云宗了,该当我正道昌盛啊,”

当鲜于超从房间里走出來时,给烈盘的感觉已经是换了一个人,

金丹老祖和元婴修士之间的差距,那绝不是可以用监督简简单单的‘差距’二字就能说得清道得明的,

而且,鲜于超以剑之伪大道入境,更兼神龙精血对肉身的提炼,虽是刚刚踏足金丹,可实力恐怕远非普通的金丹老祖所能相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