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8 螺母山(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点头,早知紫府境界后,修炼不可再与以前凡俗时按步就班來相提并论,可若无鲜于超如此详细的讲解,他始终也未明其理,只是不知自己的星宇决是否是个例外,毕竟总共九层星宇决,自己现在也才刚炼到第四层,在需求四品灵矿而已,灵矿转化的,可就是实实在在的能量,金丹和元神都不靠能量而活,那总不成,自己修炼的全是无用功吧,

“呵呵,紫府虽然无法扩建,但你的灵元纯度、肉身强度,却仍旧是可以通过修炼不断提高的,甚至也会一定程度的影响你金丹、元神的品质,当然,这个影响并不像想像中那么巨大而已,因此,主要还是靠紫府的强弱,以及道境法则的提升,多数真正追求仙道的修士,在迈入紫府境之后,都会把大量的精力化在对道境、法则的感悟上,导致他们实战力停步不前,可大等阶、大境界却不断提升,这种修士虽然更容易成仙问道,但实力不足,往往半途夭折,甚至也无力对抗最后的大天劫,也有那种野心勃勃者,一心追求至强,会在灵元、肉身上更下苦功,人生苦短、时间有限,这种选择势必会拖延他们在道境上的提升,毕竟悟道不易,想成仙问道,呵呵,那可真是比登天还难了,”

“两种选择,还是都看个人吧,我是觉得过尤不及,循序渐进、不急不躁,其实才是真正的仙道,咱们修仙,除了向往长生不老、金身不灭,其实,更多的,不就是为了追求个人的自由和梦想吗,”鲜于超感慨道:“经历过、努力过、享受过,那便已足够,结果,其实反倒并沒有那么重要了,”

烈盘能从他话里话外,听出一股子看破苍生之意,这份心境上的修为,恐怕就算是很多太虚乃至元神道尊都大为不及,鲜于超经历过真正的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年纪虽轻,但在道心上的磨练,可真不是普通修士所能比拟的,再加上有无双那番别有深意的点化……

烈盘突然觉得,自己这结拜大哥,或许是中土大陆真正最有希望打破数千年桎梏,成就真仙的人之一了,

闲聊间,螺母山已到,

靠着体内灵纹印的感应,能分辨出大约有七八位中土大陆过來的修士正在此山中,其中一两人貌似只是路过,而另外五人,则散布在这螺母山的山腹深处,显然便是护阵长老口中的那几位锻器大师了,

到是用不着叨唠他们,而且,感觉这几位那平静的气息,显然都沒能找到这螺母山的矿源所在,倒是感觉五人都弄了不少乱七八糟的矿石,品级似乎都不低,

还是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

鲜于超不知如何寻矿,只跟在烈盘身后,

此时的烈盘天眼全开,

其实就是玄天眼,这号称神通的假神通,其实连神通的品级都还排不上,以它的破魔破瘴功效,对如今的烈盘來说已经有点鸡肋了,可悲的是,自己还花了不少时间炼过它,可到现在却都还沒能完全炼成,也就只能说是在必要的时候聊胜于无,

主要还是靠大圆满境界与天地之间的感应挂勾,

他能很清晰的感觉到在这座大山之下,透着一股浓浓的金属味儿,不用说,肯定是有一个硕大的金属类矿脉在此山之中,只是……

烈盘有点郁闷,

这金属味儿是嗅出來了,可,也嗅得太清晰了吧……他甚至都能单靠这点点味儿就肯定,这山下埋藏的不过只是一大片黄铜,

黄铜,那倒也算是一种矿石,只不过哪怕在中土大陆那样的小千世界里,黄铜都绝对称不上什么高档玩意,或许放到世俗中去能值上一点点钱,但放到仙道中,则只能用‘废’这一个字來形容,完全沒用,就算是某宗门要造个桌子板凳什么的,人家也用木头,不用你这垃圾黄铜,

别说四品矿石了,黄铜这样的玩意,压根儿就沒品……倒是,黄铜精还能值点价,

那是黄铜矿脉中的精华所在,算得上三品矿石,不过产量十分稀少,恐怕少说也要足足数百米方圆大小的那么一块黄铜矿脉,才能产出那么一点黄铜精來,这片螺母山,足足数百里宽大,且黄铜矿脉的味道十分浓郁,怕是覆盖了这整片山脉地下,如此大规模的黄铜矿脉,产出那么几十吨黄铜精倒是不足为奇,

只可惜,就算是黄铜精,那也不过才三品矿而已,几十吨,能值个十数万灵石,可对自己却并沒有什么鸟用,难怪当地的仙道土著放着这么大一块矿山却乏人问津、无人开采,人家大概压根儿就瞧不上眼吧,

烈盘有点小失望,正盘算着和鲜于超再找下一个矿脉,却陡然感觉到这地底有了一丝变化,

这丝变化十分细微,让烈盘感觉这地底黄铜矿的中心点,似乎移换了位置,

先前,能感觉到黄铜气息最浓郁的地方,是在东侧的一片山脉下,可现在,却感觉这最浓郁的中心点,已经移到了西侧去,

烈盘有点好奇,也生起了些兴趣:“这黄铜矿脉似乎有些古怪,”

矿是死物,不可能移动,矿脉聚集的最中心点,也就是黄铜气息最浓郁的地方,那便也应该是不可移动的,

按照常理,那应该是一大片黄铜精才对,

可,怎么会突然移位,

还沒等烈盘想明白这问題,灵纹感应中,深入螺母山山腹的几位炼器大师已同时动了,他们原本已极其接近先前的矿脉中心点,也就是先前的东侧位,可此时的目标,却已然是那移动的西侧位置附近,

这几个老家伙明显是冲着这会移动的黄铜气息而來的,他们虽然沒有大圆满境界对天地的异常感应,可到底是炼器大师,各有各的寻矿手段,

这下烈盘可更來兴趣了,若脚底真的仅只是一片三品矿物的黄铜精,不管再怎么多,恐怕都不会引起这些锻造大师的兴趣,

有古怪,

他心念一动,招呼上鲜于超便朝那西侧位置急窜而去,

有着大圆满境界的天地感应,再加上烈盘本也是位锻造大师,对矿物十分敏感,此时对那黄铜中心的位置定位得极其精准,眨眼间已跃到那中心点正上方,

到得此处,才感觉到这里的黄铜气息比之前所察觉到的还要更加浓郁上好几倍,这已经超出黄铜精所能达到的极限范畴了,

烈盘是个行家,黄铜精这种在三品矿中极其常见的万能矿物,接触得可有不少,以黄铜精的层次而言,就算这整片山全是黄铜精,那也顶多就只能让烈盘感觉到厚重和宽大而已,可此时他感觉到的,却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凝聚和细小,

是一个很细小的点,往外扩散出那仿佛庞大的黄铜气息的,这是质变引起的量变,

什么东西,

只感觉脚底深出那浓郁的结晶黄铜气息竟有了一丝颤栗的感觉,

烈盘能感觉到它似乎还想继续移动,可,前、后、左、右,包括上方、下方,此时都已被堵上了,

矿物也会害怕,

烈盘越发觉得古怪起來,

此时那五位锻造大师飞快的从东南西北包括下方五个方向逼近了过來,黄铜气息想逃,却已无处可去,

五位大师非只是寻矿手段高明,这围捕手段也异常高明,竟是在合作,围堵,能移动的古怪黄铜已无处可逃,

烈盘本是想遁地去瞧瞧,或者直接出手取了这古怪的东西,可人家五位锻造大师明显围堵此物已久,自己这么坐享其成似乎有点不大厚道,

略一迟疑间,那五人的包围圈已越缩越小,

黄铜气息似乎横了心,猛然朝上方一窜,

“那东西想从上面溜,”

“真要遁到地面,它更是插翅难飞,”

“不好,那上面有人,”

五个锻造大师齐齐惊呼出声,

烈盘只感觉脚底的山地中有一物猛然直窜而上,紧跟着,一个黄色的小东西从自己眼前破土而出,

那是一只混身都闪现着铜黄色的小精怪,约莫只有巴掌大小,混身鼓圆,四肢又细又短,不细看都简直瞧不出來它还长有手脚,整个儿看起來就像是一颗球,

它一经窜起,立刻便迈动着它那笨拙的步伐想要开溜,

‘嘿呲嘿呲’的往烈盘屁股后面一溜小跑,可惜速度却慢得渗人,完全不似它从地底窜起來那般迅速,

这都送到眼前了……

烈盘伸过手去,一把捏住,那小东西顿时惊叫一声,两只长在肚子上的、水汪汪的大眼睛顿时泛起泪光來,一副卖萌乞求之象,

烈盘和旁边的鲜于超都看得好笑,烈盘问道:“小家伙,你是黄铜精灵,”

黄铜精,黄铜精灵,看似只差一个字,可这中间的差距却就实在难以道理计了,

数百米方圆大小的一块黄铜矿脉,经过上千年的变化,如果有足够灵气滋养,那或许能凝聚出几公斤大小的黄铜精來,属三品矿石,

可,就算是数百里方圆大小的一大片黄铜矿脉,却都未必能生出一只黄铜精灵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