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 黄铜精灵(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可是真正已经成精的东西,成型的条件非但需要有海量的、不可估计的庞大黄铜矿源,还需要有极其充裕的地底灵气才能滋养得出,

这玩意有生命、有意识,早已超脱出矿石的范畴,可,它同样也具有矿石的特点,若是非要给它打个等级,烈盘觉得,这玩意起码也是七品、乃至八、九品以上,甚至,都可以称之为仙矿,而非三六九品的灵矿了,

黄铜精灵似乎感觉到捏住它的这个人类并无太多恶意,放心不少,可明显听不懂烈盘在说些什么,这种矿石成精,可不同于灵长类,它们的生命要更漫长得多得多,同时,发育也是慢得多得多……瞧这体型,显然还只是个刚成精不久的黄铜精灵,听不懂烈盘说话倒也正常,

它瞪大眼睛看着烈盘,一脸的茫然,

恰在此时,四周地面有五道身影同时破土而出,

炼千骨,绝杀殿特邀长老,云中魔,魔宗特邀长老,白子图、李风、化尘子,这三位则是仙道中著名的散修锻造名家,也是特邀而來,

所谓特邀,便是特别邀请的特殊人才,南蛮秘境之行,除了仙道各宗派各自拥有一个进入名额之外,还有相当一部分是这些特邀大师,锻造界的、炼丹界的、符录界的等等,

这五人,烈盘和鲜于超早先也在营地诸仙聚集时见过,各派中修士对他们都是尊敬有佳,锻造师,特别是仙道中的锻造名家,在仙道里地位极高,正如炼云归之于仙云宗一样,便连任天行那等桀骜之辈,见了这些人大多数时候也都是笑脸相迎,尊敬有佳,

五人中,又数云中魔的名气最大,

据说他本名云中龙,本是个世家子弟,少年时爱上一正道宗门女子,不料被骗,丢失了家中秘宝,导致家族遭到仇人报复,父母双亡,从此四处流浪,后來偶然得到一锻造秘籍,修炼之,却是个锻造奇才,年纪轻轻便已达锻造宗师之境,被魔宗收编于麾下,做了个挂名长老,此后改名云中魔,行事亦正亦邪之间,其实是邪性居多,对所谓的正道人士特别不屑一顾,身上还背着好几桩不明不白的正道中人被杀案,不过因为有魔宗背景,再加上他本身独一无二的锻造手段,这才全都不了了之,也算是个奇人了,

烈盘无意冒犯,这黄铜精灵虽然呆萌可爱而且价值非凡,但这本是人家五位大师围堵多日之物,自己虽然捡了个便宜,但要占为己有的话,难免会有点不厚道,而且,自己是找矿物來吃、來吞的,要让自己把这可爱的小东西给吃了吞了,也下不了那口,

他冲五人微一拱手,算是打了个招呼,本是想客套一番,便将这黄铜精灵交还,自己再另寻他处,沒想到,他还沒开口,那边云中龙已冷冰冰的说道:“仙云宗的小家伙,哼,把你手上的东西交出來,不该你的东西,拿了小心断手,”

这话就有点让人不爽了,

无量山早有规定,任何进入南蛮秘境者,在此间找到的天材地宝乃至修炼秘籍、神通功法,统统都归各人自己所有,旁人不许觊觎,

黄铜精灵虽然是被他们围堵到这里來的,可却是自己亲手所抓,按照众仙在南蛮秘境同设的规定,自己给他们是施恩,不给他们是正常,居然如此明目张胆的威胁自己……

真要还给他们,还当仙云宗怕了这些歪门邪道似的,

他伸手自己看了看:“这手好端端的,可不容易断掉,”

云中龙眉头一挑,旁边的白子图是个笑面佛,虽说对面只是仙云宗两个元婴弟子,但这两人在此前的仙道大会上都是表现不俗,自己一方虽有五大金丹,但都是炼器师,实力并不甚强,真要动起手來,输是不会输,但能不能干净利落的将这两人杀人灭口,且不露任何风声、不让任何一人对外求救,那就有点难了,这到底是在南蛮秘境,有着诸仙条约,同盟相残,那是会人人得而诛之的,

他轻咳了两声,笑呵呵的说道:“大家都是中土修士,既是站在这片外族之地上,那便都是自家人,该同仇敌忾、一致对外才是,别伤了自家人的和气嘛,”

说着,他笑呵呵的走了出來:“烈师侄,这小东西本是为你云师伯所圈养,前两日咱们來这里勘探地脉,小家伙嗅到地底的精纯黄铜之气,忍不住就自个跑了出去,你知道的,黄铜精灵嘛,最喜这些黄铜矿脉了,它是赖在这里不想走了,咱们五人这才大费周章的设法擒回,你云师伯为这怄了两天的气了,说话火气有些大,你可别当真,”

话虽好听,可事实如何大家都是一见便知的,那云中龙想要黄铜精灵,起了抢念,虽说无耻,但好歹还算正大光明、性情中人,可这白子图,谎话信口就來,连蒙带骗的,可把别人都当三岁小孩了,

烈盘笑了笑,指着云中龙冲那黄铜精灵说道:“嘿,小家伙,你是他养的吗,”

黄铜精灵虽然不会说话,但到底灵性,别人的话,它还是能听个大概,在它的感受中,对面那五人围堵了自己两三天了,又凶又恶,一看就不是好人,而抓着自己的这个人类少年,却是挺慈眉善目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让它第一时间就觉得这个少年的心眼儿不坏,否则先前也不会选择他这边突围了,

此时连忙摇头,

烈盘冲白子图摇了摇头:“白师叔的话,烈盘可沒法相信,”

白子图笑容不变,说道:“烈师侄错了,这小家伙既是存心落跑,又岂会当众承认它自己的圈养身份,你若不信,且把它先交与你云师伯,只需一个法咒,便知真伪,”

“哈哈,什么样的圈养宠物法咒,还非得抓到手里才能辨个真伪,”烈盘大笑道:“云师伯有什么法咒现在便请施展吧,若果真是你圈养的小精灵,烈盘必当奉还,但若不是,那可不好意思,恕烈盘不奉陪了,”

“嘿嘿,我就说,和这样的家伙废什么话,”云中龙的手心中闪起一阵淡淡的绿光:“目中无人、自高自大,赢了个仙道大会,还真就以为他自己天下无敌了,几位,动手灭了这两人,黄铜精灵便是我们的,若要作壁上观者,可别怪一会儿分这黄铜精灵时,沒他的份儿,”

“谁敢真动手,只怕一会营地诸仙审判时,才铁定有他的一份儿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烈盘身后响起,

这声音势重而厚沉,便是这一众金丹老祖都是听得混身为之一震,这至少也是个金丹老祖,而且,还绝对是金丹老祖中十分牛叉的那种,少说七星往上,

这可不是五个金丹锻造师所能抗衡的存在,五人都是狠狠的为之一窒,

只见那声音的主人从烈盘身后走了出來,

仙云宗,鲜于超,

此时的鲜于超身上金光乍现,一股浑厚之极的灵气在他身周回荡,

“这……”

“这不是仙云宗那个鲜于超,”

五个金丹锻造师全都看傻了眼,

这两天來,五人一直在螺母山围堵黄铜精灵,可不知道在营地里鲜于超二连跳的事,可此时他身上的金丹气息作不了假,再说,‘二连跳’这个词,五人还是知道的,

能从元婴境界直接跃上金丹境的,都是些变态,

除了云中龙外,其他四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后小退了一步,咽了口唾沫,

开什么国际玩笑,这姓鲜的十绝剑,几人都是在仙道大会上见识过的,元婴境界就已经能御使出那般威力,现在都已经金丹了,要是祭出他的十绝剑來那还得了,至少在场的可沒人有把握能接得下來,

“误会、误会,”白子图笑着说道:“我们先前也是听云中龙云兄,说这黄铜精灵是他所圈养,这才好心帮忙围堵,既然小精灵自己都否认了,那看來是云兄诳咱们了,哎,云兄,你这玩笑可开大了,”

旁边另外三人也是纷纷点头称是,这几位锻造大师平日里受人尊敬,那是因为别人有求于他们,可不是这帮人的品性就真的值得别人尊敬了,他们怕的倒不全是鲜于超,鲜于超虽强,但未必便能拿这五大金丹怎么样,一來是诸仙规则,不允许大家内斗,二來五人实力虽不如鲜于超,可各人均不算弱,更兼锻造大师,都是法宝无数,真要拼起來,落荒而逃的多半是仙云宗这俩货,

但,这可不是谁把谁打跑就能算数的,诸仙条约在那里,五人要是真动手,那就是强抢同道之物,要受诸仙审判、遭仙道唾弃的,他们能赶走鲜、烈二人,却沒可能干掉那个金丹境界的鲜于超,让别人逃回去铁定公之于众,这才是他们真正怕的东西,

云中龙怒极反笑:“好好好,四条老狗反咬一口,倒是意料之中,”

“云兄怎么这样说话,”

“嘿嘿,大家好心帮忙,反倒被骂老狗,云兄的人品可真不怎么样,”

“闹了半天,全是你云中龙的独角戏,诳得我们好惨,”

“云中龙,恕不奉陪了,”

四人干脆的抽身而去,只剩个云中龙独面烈、鲜二人,

烈盘笑着说道:“云师伯还想打这精灵的主意吗,”

云中龙恨恨的盯死了他:“小子,天道轮回,莫要猖狂,这黄铜精灵且先放你那里帮我收着,要不了多久,必要你连本带利,一起给我还回來,”

他说着,飞剑一展,御剑腾空而去,

只留下烈盘和鲜于超二人面面相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