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北海妖族/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操控四十口盘龙金剑,对旁人來说是很难的事,可对已经进入太虚境的烈盘來说,却就是举手之劳,

他感觉自己能操控的金剑数量极境,比四十口要多得多,

源源不断的盘龙金剑从乾坤袋中疯涌而出,

五十口、六十口、七十口……一百口,

恰好百剑对百骨,

但这还不是极限,

一百五、两百、三百,

烈盘一口气将盘龙金剑的操控数量提升到了一个极致,

三百口,不能再多了,

有点小遗憾,看來要想像无量老祖那样施展完完整整的盘龙剑阵,自己现在的程度还不够啊,

但,三百盘龙剑,破这骨刺却是绰绰有余了,

烈盘剑指一指,半空中无尽的金芒爆射,

蚁多咬死象,

虽说骨刺的威力更在盘龙剑之上,但三对一,盘龙剑稳占上风,便是二对一,也能压得住,

分分钟便已将那骨刺围住,

两百口盘龙剑组成一个圆形剑圈,将那百根骨刺尽数封制在内,

余者围攻吞云雀而上,

连父王传自己的骨刺都被抵住了,

吞云雀吓得不轻,长嘴一张,又是一物吐了出來,

那是一颗火红色的圆珠子,普一出世,便耀起万丈火光,

火光尽紫墨色,非是一般的红明之火,

那是魔火,

冲在最前面的两口盘龙剑刚一接触到那火光,险些被那超强的魔火给炼化掉,剑身都微微扭曲变型,

烈盘吃了一惊,作为盘龙剑的操控者,能清晰的感觉到來自那魔火的恐怖,

这玩意绝对是专克各种神兵利器的大杀器,魔火温度之高,且专针对炼化兵器类,可分解其中的熔炼物质,

盘龙剑阵可是整套,随便损失一口,要想修复都绝对很难,

烈盘赶紧招动盘龙剑避开那魔火,

吞云雀心中大定,果然还是这镇火珠更好用,

那魔火珠半空中微微一转,朝着被两百口盘龙剑围困的骨刺冲去,

盘龙剑是无法抵抗那魔火的,属性被克,但若就此收剑,放那骨刺出來,自己危险更大,

烈盘不及多想,万妖幡一招,包子义无反顾的冲顶而上,

与此同时,三百口盘龙剑同时猛攻被困的骨刺,

‘砰砰砰砰’声大作,

骨刺在盘龙剑不停的围击之下,身上的金芒越來越淡,显然其灵性和威能已经遭到削弱,

半空中的包子却被魔火烧得哇哇大叫,

那魔火甚是奇怪,虽然对熔炼的兵器类有着致命的威胁,可对包子这样的生物,杀伤力反倒沒有那么巨大,

包子将体积扩散到极致,足有一座大山那般巍峨,将魔火和吞云雀全都阻在盘龙剑的另一端,虽说身子被那魔火烧得这里一个洞、那里一个洞,可痛叫声中,包子却能拆东墙补西墙,死命的用万妖幡魂力将那些被魔火烧通的肉体给修补回來,尽可抵得住一阵子,

此时骨刺与吞云雀之间的感应已被隔绝到最低,

烈盘冲身而上,越过盘龙剑,探手就朝那骨刺抓去,

只觉一股剧烈的反震力从骨刺上传來,烈盘心神一悸,全身力量都贯注手中,将它一把就牢牢拽住,

骨刺欲震裂周围空间,震出裂痕以割伤烈盘的手掌,

可烈盘灵力一震,四周三百口盘龙金剑同时灵力爆发,全力镇压,反将那骨刺镇住,

烈盘双手连点,飞快的攻破骨刺上的认主灵纹,

对面吞云雀心声感应,那可是父王赐予它的上品法宝,竟然要被人收去:“不,”

它疯狂的大吼,可被包子这团赖皮肉阻住,一时间就是冲不过來,

万妖幡同时也在被剧烈的消耗中,幡内灵气、一千多生魂的力量,竟然在包子不断的拆补中被飞快的耗光,足见那魔火和吞云雀的破坏力之惊人,

万妖幡力尽,

可,骨刺也刚好被烈盘所收,

半空中的包子终于被吞云雀带着魔火冲穿了一个大洞,沒有灵幡之力再可以补充损耗了,包子也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可,已经够了,

烈盘随手一招,将包子和万妖幡同时收回,连带着三百口盘龙金剑也尽数沒入了他的乾坤袋中,

吞云雀的心在滴血,

那是上品法宝啊,而且还是自己成禽礼上,父王亲手送给他的,具有非凡意义,

并且,这骨刺奥妙无方,说上品法宝,那只是指它对敌时的能力,

这是由一根凤凰的尾刺所炼化而來,那可是真正的上古神兽,身上的东西岂同等闲,把它揣在身上,修道悟道时,能恍若得到凤凰之助,受益极大,若从这方面來看,这骨刺可远远不止是上品法宝的等级,

如此宝物,

竟然就这样被一个人类给收了,

它再也感应不到骨刺上那熟悉的灵动了,

吞云雀气得疯狂乱叫,

烈盘微微一笑,将骨刺不慌不忙的收入怀中:“该你了,”

他淡淡的说:“你那团魔火、你的血肉,包括你的灵魂,统统都是我的,”

吞云雀本还在癫狂状态,此时闻言一呆,才想起眼前这家伙可是要吃掉自己的魔王,

魔火虽然威力无边,但只是针对炼化兵器类有奇效,对生灵、对别的法宝,比如骨刺那样并非用金属炼化而來的东西,可就威力极弱了,否则也不至于连烈盘提升境界后还未祭炼过的包子也烧不穿,

自己现在失了骨刺,以那魔头的肉身之强悍,魔火肯定是对付不了他的,

吞云雀顿时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來,一言不发,展翅就要开溜,

可,烈盘早已将它锁定,哪里还溜得掉,

大手一挥:“去,”

手中新收來祭奠好的骨刺如金电般呼啸而上,瞬间将吞云雀给射了个洞穿,

不是吞云雀的肉身防御不强,实在是这骨刺的威力太大了,而且,烈盘感觉这骨刺有些古怪,拿到手里时,会有一种十分亲近的感觉,这也是他能迅速在一瞬间就炼化掉骨刺的原因,

此时操控起來,竟是比那吞云雀操控时的威力还要更强上好几倍,

强如吞云雀,连盘龙剑硬砍上去都只能破掉其几根羽毛的防御,直接就被射穿,

“好强,”烈盘自己都感觉有些惊讶,

此时看到那骨刺的尾端似乎冒起一丝丝熟悉的火焰,那火焰微微一影,仿佛化身为一只凤凰,在空中转瞬即逝,

烈盘明白了,

这是一根凤凰尾刺,而且,是真正的上古神兽凤凰遗骨,因此能显现凤凰虚影,而自己修炼有凤凰仙体,与凤凰算是一路,有它族所独有的一些气息,因此操控起这骨刺來才会得心应手,只因这骨刺已经将自己当成真正的主人了,

半空中的吞云雀眼睛瞪得大大的,到死,它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是死在自己的法宝之下,

有那种在战斗中的大能者可以强行夺下对手的法宝、兵器,并且瞬间将上面的原主人印记给炼化掉、抹掉,但,还从沒听说有谁一上手就能将刚刚抹掉印记的法宝归于己用的,而且还用得比原主人好,

要知道,任何法宝本身都是有器灵存在的,特别是这样原本属于神兽遗骨的东西,其灵性更强,就算你能抹掉原主人的气息,可器灵新‘丧主’,是不会那么容易对新主人归顺效忠的,更别说‘忠心耿耿’的爆发出更强威力了,

可偏偏,骨刺就这样做了……

吞云雀死都想不通,

难道,那个人类竟然有凤凰血脉不成,,

这是它宁死前唯一的念头,

烈盘纵身而上,一把接住半空中坠下來的那庞大无比的身躯,

三十來米长的吞云雀,不过五代的太古遗种,这可是极品中的极品,

混身都是宝,

其血肉远非普通妖兽、灵兽所能相比,不单蕴含有无尽的能量,且还带有一丝在凡间根本都不可能见到的神性,有这丝神性滋养,其血肉对任何修士來说都是无价之宝,

更别说它身上的其他东西,

那一身的羽毛,可全都是吞云羽,坚硬无比不说,且具有极强的风性,乃是炼制风属性法宝的至宝材料,

它的鸟喙,坚硬无比,强如烈盘全力握住,都无法撼动其分毫,也是炼宝的极至材料,

它的骨,更珍贵,

但凡是神兽,其骨都是它们身上最宝贵的东西,比其精血还要宝贵,

精血只能蕴含它们的修为和能量,可它们身上的骨,却能记载它们的道,

神兽所领悟的一切道,都会在其体内的骨头上显现,这是真正的无字天数、无字道书,得此骨,可悟此兽所悟之道,

吞云雀虽非神兽,但太古遗种也带有一丝神性,有一丝神兽血脉,因此太古遗种的骨,也有道,虽沒有神兽的骨道那么清晰,但至少,确实存在,

在仙道下界,道是完全无法言传、无法身教的,这根道骨,价值简直可以说无可估量,

而且,还有个意外之喜,

那团魔火,

那是一颗紫色的珠子,随着主人吞云雀身死,珠子上的印记已经不复存在了,

烈盘把玩到手中,用灵力探入进去,只感觉里面的灵纹复杂异常,

接连试了好几次,都无法像吞云雀那样操控,也无法炼化,只能被动的让那魔火冒出珠子外來,却无法用神念移动那珠子分毫,

这玩意极其不凡,连烈盘都看不破其原由,

看來,只有等领悟了吞云雀的道骨之后,才能看能不能在其中找到操控这紫珠之法了,

不过在那之前,这紫珠倒也能有点用处,那就是用來炼器,

烈盘能被动的催动出紫珠里的魔火,虽然无法御使对敌,但只要能弄出那魔火來,炼器却是足够了,那魔火连祭炼好的盘龙金剑都能直接烧熔,其他任何炼器材料,恐怕瞬间就能熔炼掉,

熔炼一块矿物材料的速度,会直接决定着这矿物冷却成型后的韧性等各项指标,用这魔火來炼器,绝对是事半功倍,烈盘都有点忍不住手痒想要炼一柄绝世神兵了,

最后,还从那吞云雀的嘴里撬出另一样东西,

这家伙的嘴可真是个宝贝……

那是一只乾坤袋,

看到乾坤袋,烈盘就感觉发了财,

如此神异的太古遗种,身份尊贵,它的乾坤袋里能少了好东西,

打开一瞧,差点把烈盘的眼珠子都给看得瞪了出來,

只见里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一大堆的灵矿,

八品灵矿,,掘沙金精,

这玩意在中土大陆可是极其罕见,动则以‘两’來论卖,一两也要上亿灵石,而且还有价无市,根本都沒人拿出來卖的,

自己的星宇决已到第七层,这八品灵矿应该勉强可以吞,虽说吞云雀的血肉也是滋养和修炼星宇决的至宝,但星宇决讲究的是一个均衡发展,光吞这些血肉,可能会对灵元增涨、神魂增涨、力气增涨等各方面比较拔高,但单就防御力、肉身强度这些來说,还得靠吞噬高阶矿物,才能达到一个均衡提升,否则光是灵元提升上去了,虽说最后也能突破星宇决十重天,也能突破化羽境成仙称圣,但肉身难免会落了下來,无法同时靠肉身成圣,终为不美,

这批八品灵矿可算是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极,

除了掘沙金精之外,还有些其他品级不一的灵矿,都在七八品之间,但数量相对比较少,听说吞云雀也会吞噬矿物,看來这掘沙金精应该是它最对胃口的东西了,

此外,还有些各类妖兽的血肉,大多是很顶尖的灵兽血脉或是半神兽血脉,放到外界去也算是极好的东西,但比起太古遗种吞云雀本身的血肉却就差了太多,

至于灵石、宝物之类,却是一样都沒有,想想也是,北海可不像中土大陆,妖兽当家,未必便会学人类那一套,用灵石來作为度量单位,对于妖兽來说,需要什么东西的话,抢要比买來得更方便得多,它们的贵族,如吞云雀的那个什么父王殿主之流,或许会有类似人类的一些交易行为,但想來都是以物易物的多,毕竟妖兽又不靠吸取灵石精华來修炼,走的路和人类不同,

北海妖道果然是财大气粗、灵气充沛之地,单只是那些灵矿,吞云雀这一袋子,分量可一点都不轻,

烈盘满意极了,

收了乾坤袋,顺便将吞云雀那庞大的身子也一股脑塞进乾坤袋里,

本是想就地烧烤或者生吞一些血肉,补充下肚饿的,但有先前那三口垫着,现在肚子的饿意还不像之前那么疯狂,

他只要静下心來立刻就能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題,

那是曾经在铁炉堡时,狂锤铁战和无量老祖告诉过他的,

來自北海妖族的威胁,

万年之约,

当初自己那个老祖宗烈无双,便是为了这万年之约,前往北海打探当地妖族的情况、实力,结果一去不返,中土仙道历史上,还有更多的绝世强者都抱着这一目的踏足过北海妖界,但无一例外,全都沒有回來过,

现在,不等中土仙道的下一个强者崛起,并踩过界去,北海妖族倒先找上门來了,

而且,就在这南蛮秘境之中,

这天下,要大乱了,南蛮秘境,危险无比,

必须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知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

烈盘收好乾坤袋,‘这是剑’已经彻底沦为了脚下的飞剑,

剑光御起,朝着大营的方向飞遁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