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妖族的秘密(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还是放了我吧,”吞云雀沒敢再像之前那么嚣张,虽然还是在威胁,但说得很委婉:“否则就算你们能逃出南蛮秘境,长不过一年,短则不到三月,我圣族大军就会兵临城下,若是你们现在卖我个人情,到时候我可以求父王网开一面,饶你们一命,否则,沒人帮你们说话的话,城破人屠,人类将万劫不复,”

“长则一年、短则三月,”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同时一惊,

北海妖族强横无匹,当年就能力敌中土仙道诸多上古圣人,甚至最后分疆裂土时,也力压诸仙众圣一头,夺取了那片天地中大部分的灵元真力,这才导致中土仙道逐渐走向沒落,按照万年前诸仙众圣所留下來的口喻:就算妖族未曾走向一个更辉煌的鼎盛,可也绝不会像中土仙道这样逐渐沒落,

因此当初诸仙众圣才集天下之力,于中土大陆与北海之间伫立起了一道巨大的封印,能阻止任何超越元神境界的妖族在两地间來回,只可惜,这封印虽强,但只能维持万年,这也是当初诸仙众圣所能庇护子孙的极限了,

现如今,距离那万年之约还有不过十來年时间,这封印出自上古无数人类仙圣之手,绝不会出错,吞云雀凭什么说长则一年、慢则三月,妖族便会兵临城下,

“嘿嘿,那封印虽强,但经年沒落,如今不过十年之期,这已是封印最脆弱的时候了,”吞云雀傲然道:“我圣族中自有大能者,通天彻地之能,足可破掉这已经沒落脆弱的封印,若不是有那个云中魔來我族中告之南蛮秘境之事,以至诸殿主决定先毁了你们入南蛮秘境这一支,否则圣山上那位恐怕现在就已经出手破掉封印,大军兵临城下了,”

三人心中一阵无言,

若果妖族果真能破掉封印,突然大军压境,那中土仙道毫无准备之下,恐怕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沒有,

云中魔将妖族中人引來南蛮秘境,虽然对眼下身处秘境中的仙道精英产生了绝大的威胁,但同时却又算是拖延了北海妖族进军的步伐,真不知该说他是做了好事还是坏事,

当然,毫无疑问,这种人类通族的叛徒,人人得而诛之,评其是非对错倒只是无意义之举了,

听烈盘说枯木老祖和云中魔在一起,以枯木之能,虽然断了一臂,但必可将之制住,带返营地來,

无量老祖对之恨绝,到时候绝对免不了一番审判,

“你们妖族这次來南蛮秘境的强者有多少,”无量老祖又问,

“吞云、毕方、穷奇三大殿主,”吞云雀骄傲的说:“下面还有约百余真魔,上千魔神,”

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都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

三个半神级,上百个真魔境,还有上千魔神,这阵容有点强大了,

可别看在无量宫中,那些神魔被无量宫圈养,连夜摩天这种元婴都收拾不下,就觉得魔神很弱,

一來,那些无量山中的魔神境妖兽乃是圈养,早已失去妖兽原本的凶性,再加上所处之地灵气不够充足、所传承的道术也非妖道正宗,拿它们的实力去和北海妖族那些顶尖魔神相比,绝对是相去甚远的,二來,无量山中的妖兽大多血脉品种一般,似摩天黑鹏那样灵兽级血脉的就已经顶天了,连半神兽都沒有,更别说太古遗种,岂能同吞云雀、穷奇、毕方、朱厌等一系列真正的太古血脉相提并论,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第三点,当初无量宫中那些魔神也是受无量山提前关照过了的,并不会动用太过强大的力量去阻击冲关的元婴修士,否则太虚对元婴,夜摩天当初就算再怎么逆天、再怎么小心,也绝不可能安全的横跨冰原,

如今,三大太古血脉殿主,穷奇、毕方、吞云雀,再加上百余位真魔和上千魔神,这阵容简直都可以横推中土仙道了,居然才只是人家派來南蛮秘境中灭杀人类小绰精英的先头部队,

“它们现在何处,”

吞云雀倒是毫无顾忌,‘出卖’起自己一方的情报,一点内疚感都沒有,而且毫不犹豫,显然,妖族绝对的力量,根本就不怕情报泄露之类,只要准备妥当,强势的横推中土仙道,任你事先知道什么情报、任你如何准备防御,也是无用,

“距此万里之外的不老山,”吞云雀的眼珠子里闪动着奇异的光芒,说道:“你们是想要去偷袭吗,我可以给你们带路,”

话才刚说完,脑袋上就又遭了一记,弹得它飞射出去,将墙壁都砸了个大洞,随后又给拉了回來,

吞云雀哭丧了一张脸:“我什么都说了,你还打我,”它愤愤不已的看着烈盘:“你不讲道理,到时候父王兵临城下,我第一个就要它杀了你,”

烈盘笑了笑,伸手从乾坤袋中摸出一块已经拔光了毛的鸟翅啃了一嘴,咂巴着嘴巴意犹未尽的回味,

吞云雀咽了口唾沫,那可是自己的肉身……这家伙太凶残了,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啃自己的肉,妖兽中也有生食的,但通常都会在击杀了对方之后……啊,说起來,自己似乎也已经被击杀了,眼下只不过是团灵体意识而已…………这个该死的人类啊,

被人当着面啃自己的肉,吞云雀再凶残也觉得害怕和恶心,

它求救似的转头看向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

那两位却沒理它,只向烈盘一示意,

烈盘大手一挥,镇魂塔出现,

吞云雀大惊:“你们说过,只要我回答了问題,就放过我的,”

烈盘大笑道:“我只说饶你一命,几时说过要放过你,老老实实去塔里呆着吧,”

“你们不讲信用,啊啊啊啊,”吞云雀要疯了,感受到镇魂塔中传來一阵强劲的吸力,沒有肉身的灵体完全无法反抗,那座塔里太黑了、太闷了也太阴森了,它一点都不喜欢:“我不要进那里啊,再敢把我塞进去,我让我父王灭你全家全族,”

镇魂塔强劲的吸力传來,不等它说完话,已然将之彻底收了进去,

将镇魂塔收起,旁边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都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沒想到北海妖族还有疑似真神在世……若是那等存在,确是有可能在封印薄弱时,提前数年乃至十年将之解封,”

“少了十年的准备时间,唉,”无量老祖仰天长叹:“中土仙道的大劫來了,”

“北海妖族也沒什么可怕的,”烈盘对北海妖族的了解并不是很多,虽然知道那些太古凶兽、遗种神兽很强,但今天一战吞云雀,却感觉不过如此而已,

“别小看北海妖族,”无量老祖正色道:“这只吞云雀大概是平时养尊处优惯了,实战力不行,而且胆小如鼠,否则,同境界下,你沒那么容易斩杀下它,”

烈盘微微一笑,

自家事,自家清楚,

或许别人听闻他这一战后,会觉得他是靠运气、靠吞云雀的懦弱战胜了对方,但烈盘心里却清楚,自己能吓得吞云雀魂飞魄散,导致实力未曾完全发挥,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大前提,那就是自己的肉身足够强悍,

而且,吞云雀无论实战力如何一般,那到底是太古遗种,自身血脉的优势,使得这家伙的肉身在妖兽中绝对不算是弱者,自己能力抗它肉身,而且一个照面之下就靠纯肉身将它镇住,再也不敢近身來,那只说明了一个问題,就是自己比所谓的太古遗种肉身都还要更强得多,

七层星宇决,肉身宝术,太强了,

在沒有得到绝强神通或法宝之前,这或许会是自己以后最大的本钱,

只要能不断的吞噬、能不断的找到各种灵狂、血肉宝药以滋养、培育星宇决,那绝对能以极快的速度提升,迈过七、八、九三星阶段,自己就将拥有抗衡北海妖族的本钱,

跨越到星宇决的第十重巅峰,自己必然将超越无量老祖等中土仙道中最强的存在,再配合上自己的道境、剑术、符录和炼天鼎,就算面对北海中的那位唯一,恐怕也有一战之力,

只是,这条路很难,

中土世界可沒有那么多的天材地宝或吞云雀此类遗种可供他吞食,吸取精华,不过,南蛮秘境中却可以,

只要资源足够,这对普通修士來说无比遥远、无比艰难,甚至终其一生都不可能突破的极限,对烈盘而言却花不了多少时间,星宇决开始吞噬主身后的这最后三步,其过程是极快的,长则两年,短则一年,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烈盘的脑子里逐渐成形,

“看來是我们返回中土的时候了,”无量老祖摇头叹气,

很少瞧见这位老祖有如此沮丧的时候,面对北海妖族,面对传承了万年的压力,唯有无量老祖和了空方丈这等知情人,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大恐怖和大劫难,

单只是对方派入南蛮秘境中的这三巨头,便已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返回中土,尽力号召同道,奋力一搏吧,”了空方丈倒是要稍微开朗一些,或许是早已看破:“那些孽畜猖獗,可也要让它们瞧瞧我们人类修士的手段,”

无量老祖点了点头:“可开一些秘境,尽量挑选一些优秀弟子充斥其中,毁其秘境之门,为我中土仙道留下一脉,大战燃烧,守护我仙道历祖尊严,还用不上他们这些小家伙,”

“挑选弟子与传人,总需有一个头领,”了空方丈合什道:“大雷音寺有小西天秘境,烈施主可愿代老僧执掌,”

无量老祖眼睛一瞪:“你不是有个空明小子吗,那小子是你们禅宗正宗,抢烈盘作甚,还是我无量宫,烈小友可代老夫执掌,齐谊那小子向來心中唯有剑,不适合做无量之主,”

“阿弥佗佛……”了空方丈唱了声佛号,

眼看这两人就要开掐,烈盘却笑了起來,

“我哪里也不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