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强入(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统越纯正的遗种,族群人数越少,因为自身的傲气,也不会选择和其他族群结盟,这其实倒也好理解,那些动则数十人一起进入的,其实大多都是人类,不得不说,在这方面,人类占尽了优势,确实是人多力量大,

当然,也不尽然,有不少妖兽族群,來的也是一大波一大波的,

后方扬起一阵剧烈的灰尘,有一支族群不选择排队,疯涌朝前,一路挤开了很多排队的人,

能來这里排队的,都是有资格入秘境的,能有几个弱者,尽都大怒,跳了出來,可一瞧见那挤开自己的族群,立刻又全都哑了,缩了回去,

只见,那是一支由五六十只巨大紫色蚂蚁组成的‘大队伍’,

紫金蚁,

每一只都有三四米长,型似蚂蚁,头顶触须,通体成紫金色,

这一族极其好战,而且极其团结,无论单兵作战能力还是群殴能力,都强大得一塌糊涂,别看它们仅只三四米长,可一身皮糙肉厚,而且神力无穷,据说,一只成年的紫金蚁,足可搬动一匹大山,足见其神力无敌,而且这一族一出现就是几十只,打起架來全是一窝蜂的往上涌,任你真神真仙,惹上了这一族,被一堆打不死的真魔紫金蚁给围了,也只有落荒而逃的命,

难怪被挤的人也不敢吭声,这一族,不可招惹,

它们族中明显沒有真神真仙坐镇,可來的这一队,清一色的真魔境,可把守大门的那些大势力却也并未为难它们,直接放行,

所谓拥有真神真仙坐镇的族群才能进入,其实也就是一句话而已了,对大多数人管用,却并非对所有人都管用,

这几十只紫金蚁,虽只真魔境,但联合起來的战力恐怕连真神真仙都得头疼,

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只要你够强,就可以來抢这张门票,

无数的强者、天才,一一踏入,震撼人心的同时,也一次次的刷新着烈盘心里对太古世界的认知,这些生灵太强大了,南蛮秘境、太古神兽、遗种,果然和中土仙道不是一个水准,

自己虽然是中土仙道中号称万年來的极尽天才之一,也有诸多法宝、手段在身,但说实话,面对这些强大得离谱的传说中的恐怖生灵,烈盘心里还真是沒有多少底气,

这还是第一次,自己身陷一种完全无法掌控的局面中,嘿嘿,以前在中土大陆的见闻,跑这里來再一对比,还真是乡下小地方,连仅只是远古残地的南蛮大陆都如此了,真不知真正的上界、真正的仙界,乃至南冥仙界那等大世界,又该是何等样的波澜壮阔,

这让烈盘更加兴奋了,

不知道,齐谊、夜摩天他们有沒有也混杂在那些人类队伍中,

跟着自己留下來的这几位,都是中土仙道中的天之娇子,目前來说,除了夜摩天和自己是太虚之外,其他人的境界似乎稍显得低了一点,但战力绝对不容小视,烈盘估计,鲜于超、空明,特别是齐谊,若是手段尽出,他们都是有资格和普通六、七代的魔神境遗种交手的,这份实力在此地固然是算不了什么,但人类大族动则就数十人一起进入,又对外招高手,以他们几位的心思之活泛,用些小手段,说不定也是有机会混入其中的,

这,只有等日后在秘境中去才能证实了,

好不容易排到烈盘三人这里时,烈盘略为估计了一下,已经进去的,至少已经有**千生灵了,而且,此时排在后面等着进入的人还有更多,估计最后少说也有好几万生灵会进入这片秘境内,

守卫虚空大门的有数百人,

当然,并非那些真神真仙巨头,也不是各家各族的至强尊长,那一大批至强者,此时全都围在蟠龙守卫的遗骨那边研究琢磨,看如何把那一座巨大的蟠龙骨架给分配收掉呢,

因此守卫在这里的,都是些不上不下的小角色,烈盘居然在其中瞧见了吞云殿主,

相比起真神真仙等一大批巨头,吞云殿主这半神级强者显然也只算是小角色了,想必北海妖王古祖也已经到了此间,正和诸真神在骨架那边,

吞云殿主一脸的铁青,这蟠龙秘境本是它最先发现的,可最后自己居然不能进入,反倒成了个守门了,这换了谁都会觉得恶心到极点,他默默的坐在守卫群的深处,好歹是个头领,时不时的拿眼睛朝入门这些人看过來,

烈盘稍微低了低头,自己好歹宰了他的独子吞云雀,云中魔也曾回去禀报过它,只不知云中魔有沒有将自己的容貌、特征等告诉这吞云殿主,还是小心点为好,

天梧拿出火族的令牌,那守卫非只认识令牌,显然还认识两女,笑呵呵的挥手放行,一边说道:“呵呵,你们火族的人早已经进去啦,两位小姐怎么这么迟,要不我先去通报火云大人一声,火云大人一定会派人护送两位小姐的,”

“不用啦,”月桐笑呵呵的摆着手:“火云大人早替咱们两人找好了保镖,”

她指了指旁边的烈盘,

开什么国际玩笑,火云大人就是她爹,躲都躲不急,怎么敢去禀报,真要禀报了,绝对是不许她们两姐妹跑进去胡闹的,要知道,里面初代遗种、各路高手无数,不见得人人都会卖他们火族的面子,连他们火族之前进去那批千挑万选的精英,足有七八十人组成的大队,在这秘境中都有点不够看呢,凭这两个丫头,就算拿着真神法旨进去,也是危险得很,别的不说,单只是那个朱八,就是曾徒手撕过真神法旨的猛人,而现在的秘境中,像朱八那样的猛人,绝对不止一两个,

那边吞云殿主听到她们的说话声,有意无意的朝这边瞧來,

烈盘心中暗惊,表面却不露声色,

只听吞云殿主鼻孔里冷冷的低哼了一声:“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上界小妞……”

显然对南蛮秘境这所谓‘上界’中的人很是不满,

他转回头去,继续郁闷的独饮,

守卫放行,

正要迈步而出,突听得一声:“等等,”

是那吞云殿主的声音,

目光朝这边再次瞧了过來,盯向烈盘:“你,抬起头來,”

它指着烈盘,

它并不可能认出烈盘的模样,就算云中魔曾给它仔细描绘过,甚至有可能给过他一些烈盘的影像,但还是不可能,

毕竟,这两个月的生活,加上星宇决晋级,让烈盘的容貌气质都发生了一些改变,和当初刚入太虚境的稚气完全不同,再加上穿着一身月桐提供的火族服装,就算是熟人站在面前,都不一定能认得出來,

但,它却并不是靠眼睛來认,

烈盘吞食过吞云雀,那家伙虽然胆小,虽然养尊处优导致实战力不强,但怎么说也是五代内的太古遗种,其体内所蕴含的那种种族气息、血肉气息,比烈盘这几天吃的貔貅、金鹏要浓烈得多了,更兼星宇决的奇效,让烈盘吞食吞云雀肉的同时,也在同化着吞云雀的一些特征力量,比如它的超绝速度,

这些,全都在烈盘身上留下了一丝淡淡的印记,虽然很快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但现在却还沒有完全消失掉,

吞云殿主感觉到了那一丝异常,目露凶光,

那是他唯一的儿子,神兽或是这些血脉纯净的遗种,要想产子是很难很难的,很多强大的血脉终其一身,也很难产下一个后代,主要是这一方下界灵气薄弱,神兽或者血脉强大的遗种,其种族天生的起点就极高,生产的后代动不动就是魔神境起,那孕育期间所需要消耗的能量,远非这方下界所能提供的,非但要削弱神兽们自身的精元,还需要寻找大量的天材地宝來滋养,才有可能成功,吞云雀死在中土仙道那个小杂碎的手中,吞云殿主几乎就等于绝后了,

上次听到云中魔的回报,气得他不顾一切的就暂时搁浅蟠龙秘境的探秘工作,扑杀向仙道大营,结果却人去楼空,扑了个空,沒想到,居然在那个少年的身上嗅到了一丝‘儿子’的气息,

那少年,是中土修士,就是云中魔口中所说的那个至尊‘烈盘’,

不管是不是,都得先抓过來再说,吞云雀一脉极度稀少,便是在这南蛮秘境一方天地中,也只有他们北海一支,那少年身上有吞云雀的气息,绝不会是其他,

管他什么火族水族,杀了自己儿子,敢断了自己的后,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让那凶手偿命,

它怕惊走那少年,一声喝止,脸上不露声色,抬步便朝这边走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