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强入(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心知有变,岂会等他,

此时二话不说,抬手便是一拳,轰向身旁正一脸莫名其妙的守卫,

那守卫本不弱,也是太虚境界的人类,可遭烈盘这突如其來的一拳,既快又猛,完全來不及作任何防御,直接就被轰飞出去,

“杂碎尔敢,”吞云殿主一声暴喝,脚下生风,大道一展,一只巨大的鹰爪幻形,直如一座小山般,猛然朝烈盘抓來,

“吞云雀一族,血肉的味道不错,”烈盘哈哈大笑,身法如电,早已窜进了那虚空之门中,

吞云殿主速度虽快,可到底隔着老远距离,哪及烈盘近在门边,此时一爪抓了个空,怒而暴吼,伸手想探进那虚空大门内,却被大门上的规则力量所阻,

整道虚空大门轻轻闪现了些许光芒,表面荡起一圈涟汶,轻轻巧巧的便将这半神境强者生生震飞了出去,大口吐血,

到得此时,方听闻一个爽朗的笑声自那虚空门内悠悠然的飘荡而出:“谢谢令公子舍身助我坐道,”

旁人不知其含义,吞云殿主哪还不知,此时气得一口老血喷了出來:“天杀的中土仙道杂碎,老夫必生啖汝肉,”

中土仙道,

这个名字一出,顿时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千年前的南蛮大劫,可不像当初无量老祖他们猜想那样,是因为有中土修士偷了南蛮土著的秘宝所导致,更不是因为中土修士们在此界采夺各种天材地宝,

说白了,中土仙道的实力就那么一点点,连个真神真仙都沒有,千年來一次此界,也就只会在仅有的几个小范围区域内活动,真正被此界巨头们重视的天材地宝肯定沒他们的份,采的都是些对此界來说比较普通或者一般的东西,哪至于招徕那般大祸,

土著仙道、妖族之所以会动手,盖因南蛮大陆和中土大陆有着数之不尽的纠葛罢了,

这里的诸多妖族,都是万年前圣战中的残余,而这里的诸多人类,也都是当初本该在中土立足的修士,只因这片天地被打崩塌时,两族人马都在此间,此界脱落中土大陆,因为规则不允许,因此无法寻到归路,哪怕是北海那个传送阵,也是很多年后才被人发现,且还是从下界开通过來,

当时天地等若初成,各种危险无数,生存环境极其恶劣,因此残存此间的人族和妖族各强者都來不及再去找彼此的麻烦,而是相互休养生息,静观其变,此后得知此大陆已经脱离主大陆,在虚空中飘荡,两族高手相互间又征伐过许多次,打來打去都沒有个结果,反倒是将原本便已不大的南蛮大陆给打得崩坏了更多地方,却谁也奈何不了谁,这才偃旗息鼓,划地而居,直到时长日久,地域本就极小,人族与妖族间难免会出现各种交集,甚至开始通婚,直衍化到约五六千年前,两族才真正实现了表面的和平共处,

这里的人们都知道中土大陆、北海大陆是自己的祖地,也知祖地已经走向衰落,天地灵气不再浓郁,因此并沒有返回祖地之念,但,这里的妖族仍旧是痛恨下界人类的,这里的人类却在力保,否则,当初的南蛮大劫,就不是仅只斩杀入侵的中土修士,而是直接要打下界去了,真神真仙虽然在中土世界的实力会稍稍受一些影响,会因为天地规则的不完整和灵气的稀薄,比在这里时少上两三成的战力,但,仍旧是可以直接横推整个中土世界的,

因此,在场人类和妖族,听到吞云殿主喊出‘中土仙修’的名字时,反应均是不一而论,妖族们恨得咬牙切齿,朝天撕吼,人类修士却大部分保持平静,目光闪烁,他们不一定会支持中土世界的仙修人类,虽然是祖地同类,但毕竟已经斩断关系上万年了,反倒是这里的妖族,和他们有着各种错综复杂的直接关系,但,他们却还不至于像妖族一样去痛恨这些人类,

祖地的人虽然沒落了,但,这到底是同族,

火族的两姐妹沒能进入秘境,

在烈盘刚一进入秘境的刹那间,就已经有人启动隔绝阵法,将这入口暂时封禁了,

此时天梧的脸色很不好看,有点惨白,虽说自己是火族的大小姐,背景惊人,但突然和中土修士这样的问題人物拉上关系,而且明显还是借她们之手进入秘境的,会给自己带來很多麻烦且先不说,天梧感觉自己深深的受骗了,

旁边的月桐却是瞪着一副亮睁睁的大眼睛,小脸上红扑扑的写满了兴奋,她拉着姐姐的袖子低声道:“天哪,盘哥哥居然是祖地來的人,看样子得罪过那个吞云殿主呢,瞧把他气得,哈哈,姐姐,你说盘哥哥怎么得罪他的,”

天梧正烦着呢,瞧见老爹已经驾云而來,知道这次准沒什么好果子吃,沒好气道:“还在盘哥哥盘哥哥,那个家伙就是利用咱们,好借咱们的令牌入秘境而已,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你这傻丫头,下次要让我再见着他,非用老祖的法旨把那可恶的家伙给收了不可,”

月桐吐了吐舌头:“是我主动说要带盘哥哥进秘境的,人家可沒逼咱们,更说不上利用,姐你别老是冤枉好人,妄盘哥哥请你吃了那么多好吃的……又御剑带咱们过來,不然光靠咱们两个,走到这里恐怕都走断腿啦,”

“吃吃吃,就知道吃,”天梧气不打一处來:“你不是好奇那个吞云殿主为什么这么恨姓烈的吗,肯定是它儿子被你的盘哥哥吃了,”

月桐一捂嘴:“天哪,盘哥哥上次一次烤了好多种肉,说不定咱俩都……”

“你这小笨蛋,”

“闭嘴,都跟我來,”

两姐妹斗嘴间,听到一个威严且略带一丝怒意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

火云大人,两姐妹的父亲,也是地火域的域主,与族中古祖,同为当世真仙,一族两真仙,火族绝对是南蛮大陆中最强大族群之一,

瞧见老爹发火,纵是月桐也不敢稍有顶撞,乖乖跟了他过去,

火云大人大手一挥,驾云腾雾,转眼间便已降落在那龙骨旁,四周全是南蛮秘境中的大人物,八大域主,八位真神真仙,周围还有不少散修真神真仙,亦或是其他家族的大人物,威压滔天,单只是这些大人物齐齐扫一眼,也足以让普通半神境强者吓得大气都喘不了一口,

两姐妹虽有老爹照拂,可瞧见这许多大人物的目光盯來,仍旧是感觉有点小紧张,

“呵呵,久闻火族双珠之名,今日才得见,火云兄果然好福气,两个女儿非但聪明乖巧,且都天资纵横,修为不俗啊,”

两女虽只金丹境,但毕竟年纪还小,特别是月桐,不过十五六岁,便已达金丹境界,单论这年龄和修炼速度,可是比烈盘还要夸张的妖孽,

此时,早已有人将受到虚空禁制反震而受伤的吞云殿主抬了过來,

八域域主、各路真神真仙都在看着它,

北海域主乃是一只苍虎,通体雪白,本为太古四大神兽之一,白虎的遗种,万年前便已达真神境,虽说如今已经年老血衰,但一身修为却越发深厚,是当世最可怕的几大高手之一,

此时它微微皱眉,显然吞云殿主让它丢脸了,身为自己座下十大殿主之一,当着如此众多域主、真神的面,居然被一个小小人类弄得惊慌失措,它淡淡的说了一个字:“说,”

仿佛有无尽威压降下,强如半神境的吞云殿主,瞬间便已混身颤抖、汗如雨下,

当下,将烈盘本是中土仙道中人,此前又曾斩杀过他的儿子,还将他儿子吞云雀给吃掉,自己刚才正是发现了对方身上残留的一丝吞云雀气息才将之认出,想出手擒拿,却被对方抢先一步冲进秘境中等事一一说來,

最后,他愤恨无比的看向站在一旁的火族姐妹花:“若非此二女手持火族令牌,将此对头带來,岂能容他有机会靠近虚空大门,还溜了进去,,此二女勾结我北海要犯,”

它也是气糊涂了,哪管二女是不是火族的掌上明珠,

北海苍虎微一皱眉,几乎所有域主及真神真仙都朝火族那边看去,

如此众多强者环视,火云大人却并不惊慌,淡淡的说道:“适才已问过小女,与那人只是半途相识,遭了蒙骗而已,何况区区一个下界人类,就算混进秘境,又能有何作为,岂说得上小女勾结外敌,吞云道友,你说话过了,”

吞云殿主早已陷入癫狂境,杀子大仇不能报,瞧见仇人就在自己眼前走过,还奚落自己,一肚子的火都沒处发去,此时半疯半癫的大声说道:“火云域主,莫要因那两个女娃是你女儿就如此包庇,她们带那人过來之事人人都看在眼里,你火族……”

话音未落,一只大手横空飞來,

“放肆,”

‘啪’一声巨响,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了吞云殿主一个晕头转向,

北海老苍虎冷冷的说道:“这里岂有你说话的份儿,还不给我退下,”

吞云殿主似是终于被这一巴掌给打醒了,意识到眼前都是些什么样的存在,强如半神,挨这样一耳光,却是连个屁都沒敢放出來,灰溜溜的退到一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