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造化丹(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海老苍虎这才开口道:“火云道友,我相信令媛并非故意勾结中土下界中人,但,这人总归是她放进去的,火云道友是不是也给点什么表示,”

“表示,中土下界的修士非我族敌类,”火云大人淡淡的说道:“说起來,那还是我火族,乃至木族、天眉族、白羽族等各方人族曾经的祖地,小女与一个并非我族敌人的少年同行,难道还需要我给苍虎大人一个什么交代吗,”

他极是护短,特别是更爱这对女儿,人后的时候,或许会训斥这两姐妹胡闹,但当着人前,却是绝不会让她二人吃亏,强硬到了极点,

北海老苍虎大笑道:“可那少年是我北海的敌人,”它说到此处,话锋一转,凶像微露,一股无边霸气四散当场:“也不需要火云道友帮什么特别的大忙,只需让令媛将那少年的模样画出,我自会让人去秘境中解决掉他,”

“我记不得他长什么样子了,”月桐第一个说道,面对老苍虎那无匹神威,她竟不惧,虽说有父亲在前面替她挡了大半神威,可在这样的场面下还能如此清晰、主动的说话,确是虎父无犬女,

北海老苍虎眼中精芒一闪,

火云大人往前跨了一步,挡在女儿身前,同样一股无匹的神威冲天而起,与老苍虎相抗衡,道境、威压或许稍稍次一点,毕竟那已经是活上了万年的老怪物,但,血气更足、精力更旺,气势看起來比老苍虎甚至还更威势一分,

“苍虎大人好大的威风,”他淡淡的说道:“可,我火族愿意做的事,沒几人能阻止,不愿意做的,也沒谁能强迫,苍虎大人若是不信,尽管可以试试,”

他新入真神境不旧,而老苍虎却是这方天地间进入真神境界最久、实力也最深不可测的一位,但,却巍然不惧,一來他天赋纵横,自认就算不敌,也不会吃什么大亏,二來,火族双真神,还有一位不比老苍虎年轻的古祖坐镇族中,一族两真神,南蛮大陆最强的势力之一,何惧北海,

老苍虎也是沒想到这个后辈居然如此强势,有些年沒來南蛮大陆中呆,都守在北海大陆破解那方隔绝北海和中土的封禁大阵,对南蛮大陆的这些新起之秀都有点陌生了,

他知道火族的古祖,那是一个绝不弱它分毫的太古年间,硕果仅存的强者之一,只是沒想到,他的玄孙辈,竟然都已经如此强大了,

但此时已是骑虎难下,若是被如此一个后辈三言两语就吓回去,那它这北海至尊也太怂包了些,

“哈哈哈,火家的人脾气一向都大,火易如此,你这玄孙子更是如此,”它自持身份,竟直接称呼起火云域主为‘玄孙子’來,傲然大喝道:“今天便代你家古祖教训教训你这小辈,教你知道什么叫真理,”

话音方落,它虎爪朝地上只轻轻一跺,刹时间山摇地动,一圈地浪已层层叠叠的冲着火云域主席卷而去,与此同时,一只巨大的虎爪印在虚空中凝形,足有百米高、三四十米宽,携动着滚滚风雷,如泰山压至,

火云域主并不惊慌,他盘坐在虚空中,化结出一大片圣光,将两个女儿连同他自己一起都笼罩了起來,一阵诵经声响起,

他古朴而神圣,随后火光狂盛,从他的躯体中冲起,如太阳真炎般跳动,

虎爪印虽强,可那太阳真炎也是极强,两者相抵,一时间势均力敌,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虎爪印的道纹更强盛一些,似乎更加玄妙,所耗的神力不多,但威力极强,

神火印的道纹虽稍弱、消耗神力更多,但火云域主毕竟正值盛年,多消耗这么一点气血,对他來说完全就无关痛痒,

老苍虎心中暗惊,沒想到火云域主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

看來,今天要想胜过他,很难,

难道还得逼自己动用大手段,那可是会消耗自己本就已经所剩无几的生命力的,

老苍虎心中暗悔,不该为了点小事招惹这个难缠的硬骨头,

这么和对方耗下去,自己可要吃气血不足的亏,正要变招,却感觉数股至强的力量同时介入虎爪印和神火印中,将两者隔开,

“两位且住,”

出手的是云罗域主、白羽域主、木域主,三人皆是盖世高手,同样真神真仙境界,集三人之力,自能隔开二人,

云罗域主大笑着说道:“此间小辈众多,两位真要大打出手,恐怕得波及各族无辜,何况旁边还这珍贵无比的蟠龙枯骨,若是也被两位打烂,那就真是损失惨重了,”

木域主也在旁边调和:“不过是几句意气之争,何用大打出手,呵呵,那岂不让这许多小辈看了笑话,”

“苍虎前辈宝刀不老,随手一记虎印也如此了得,佩服,”白羽域主则在两边打着圆场、两边都夸上一阵:“火云兄也了不得啊,神火印竟能抵得了苍虎前辈的散手,若换了是我,恐怕难以抵挡,”

既有了劝解之人,便算有了下台的台阶,老苍虎是真不想在这里多耗气血,此时冷冷的哼了一声收手,那边火云域主也不是真想和北海结仇,此时也安静的退到一边,

云罗域主到底是此地地主,此时主持大局,说道:“不过只是一个下界的太虚人类而已,先前他入场时,已经周围不少人瞧见过他的容貌了,我已让人搜集资料,并以水晶石印像成画,随时可以复刻上数千数万份,秘境里都是我们的人,要找他很容易,”

一边说,他一边取出那颗水晶石递给老苍虎:“此人既敢得罪苍虎兄,敢吞食我圣族中子弟,便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以苍虎兄的意思,咱们是在此地等他出來,让苍虎兄那位下属亲手报仇血恨,还是让人在里面将之直接击杀,”

苍虎这次算是被给足了面子,总算比刚才好了几分脸色,冷冷的说道:“这等祸害,便是多留一日我也不爽,等他出來太迟,就在里面击杀他好了,只是,我想亲眼瞧见他死,不知云罗兄可有什么办法,”

它已经从吞云殿主那里得悉了事情全过程,更知是因为这小子杀了吞云雀,导致吞云殿主暴走,大举出巢围剿中土仙道大营,这才让蟠龙秘境暴露在云罗域主等人的眼里,否则,这蟠龙造化就该是自己北海一家独占了,虽说这件事要怪吞云殿主办事不力、主次不分,但归根结底,还是那小子惹出來的祸,再有火云域主横插一脚之事,它现在对烈盘可谓是已经恨得牙直痒痒,直欲除之而后快,

“哈哈哈,这好办,”云罗域主大笑道:“一会我让后來进入的我族弟子全都带上一枚水晶眼,击杀那人类时,让他们将水晶眼打开,便可适时将里面的景象传递出來,保证让苍虎兄亲眼瞧见他死便是,”

水晶眼虽然不是十分昂贵,但要让进去的人,每人都准备一颗,这足足有一两万人,确实也是大手笔了,云罗域主笑着看向周围其他域主和各方真神真仙:“诸位可有兴趣也一起玩玩,让自家子弟出手,若是哪一位的子弟做成此事,非只是替苍虎兄报了仇,结了个善缘,也可以大家赌个彩头,赢点彩金哦,”

在场这些真神真仙、各域域主,平日里少有机会相互交流,这样凑在一起了,偶尔玩个游戏,倒也能增进大家的交流愉悦度,当即便有大半域主和几位散修真神真仙出声响应,唯有火族、木族、白羽族和天眉族等**支人族大族未曾接话,

天界的妖族和人族虽然号称和平共处,但到底妖、人有别,相互间在很多问題上并非完全统一,

云罗域主笑道:“火云兄不來玩一玩吗,”

旁边月桐大急,悄悄道:“爹爹,盘哥哥不是坏人,你帮帮他,”

火云域主轻轻捏了捏她的手掌,示意她不要开口,这才对云罗域主淡然道:“我火族与那少年无怨无仇,岂会随意妄害,诸位大人高高在上,若有此雅兴为难一个小小人类太虚,请便,不用管我,”

到底心疼女儿,虽众怒难犯,却也小小的挤对了一把,

云罗域主大笑道:“在这外面空等无事,小小闲赌一把也是桩乐事,再者,多带些水晶眼进去,也好随时瞧瞧各族夺取蟠龙造化的进度如何了,”

火云域主摇了摇头,旁边月桐虽然连摇他的手臂,但终是沒有再说话,

一个下界人类而已,虽然和女儿有点小交情,但还犯不着为了他,和整个南蛮大陆所有妖族对敌,

见火云域主不再吭声,诸妖主均是暗觉痛快,此举虽然不说等于打了火族一个耳光,可好歹也是让高高在上的火族难堪了,想他火族一族双真仙,在南蛮大陆何其强势,可今日哪怕身边站有白羽、天眉、木等人类大族,但面对整个妖族的强势,也只得低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