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孤岛(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困在孤岛上已经有足足快一个月了,

烈盘试过了各种各样的方法,

先是想靠撕裂虚空,从虚空中穿越,

但很快他就发现,这片世界的法则与下界完全不同,

天地法则和规则太完美了,层次要远比中土世界、南蛮大陆都高得多,规则的完整,使的这里的虚空极度坚韧,哪怕是烈盘最大战力下爆发出的最强剑轨击,居然也无法撕破虚空,

自己并不是专精空间法则的那种强者,这条路不通,

然后又试传送阵,烈盘懂得的传送阵不少,身上也随时备有阵旗,可正如剑裂虚空一样,他所布下的传送阵,同样无法达到破裂空间穿行的目的,

天地规则太完整、太强大,反倒是成为了禁锢他的牢笼,

烈盘有点傻眼,难道还被困死在此间,

当然,有一件东西绝对可以穿破空间,那就是无双给的南冥传送令,只是那玩意自己又不能彻底掌控,只能被动的照着无双传授的方法,定点去虚空孤岛,以及烈蓉的身边这两个地方而已,

动用那东西,就意味着放弃了蟠龙造化,更甚者,也意味着放弃了早已有一年之约的鲜于超等人,

再找找,蟠龙应该不会为传承者设下死局,因为这样的局,根本就沒有意义,

又在此地呆了一个月,肚子已经饿得发扁了,身上带的最后一点遗种血肉已经吃光,八品灵矿乃至九品灵矿都已经被消耗了个精光,唯有那块十阶灵矿还沒有动了,也亏得如此,勉强挨过这一个月,马上就要断粮,星宇决在酝酿着‘暴动’,

手里的底牌只剩那块十阶矿和神龙主精血,前者是准备留到突破九阶星宇决后再用的,现在用太浪费,后者,自己仅只到太虚境,恐怕还承受不了里面的庞大能量,

必须尽快找到出路,否则,得动用那块十阶灵矿了,太浪费,甚至,要是连十阶矿都吸完,恐怕这次旅途就得提前夭折,

但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慌,

而且,虽然不知道其他被传送到星云外围的那些竞争者们怎么样了,但烈盘几天前曾瞧见过临近不远处的一个气泡世界内腾起一串极其粗大的光柱,直通向极远的中心地带,说不定,便是该小世界内的生灵找到传送法门了,

他完全静下心來,细细探索,这一个月时间,也慢慢的理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这里的灵药灵草极多,但几乎所有灵药灵草,其等阶、药力都近乎相同,这里沒有那种低阶的灵草灵药,全都是八阶或者九阶,但就是沒有瞧见一株十阶的,更沒有真正的仙药仙草,甚至,哪怕是烈盘认识的几种灵药,比如猫耳鸣草,叶子极似猫耳,风吹动时草身抖动,又会发出猫叫声,这种灵草在下界也有,本只是六阶灵药,就算长势极好的,顶天了也就七阶,可在这里,烈盘所发现的每一株猫耳鸣草,其药力都达到了八阶或九阶,这不只是个例,其他烈盘所认识的所有灵草,原本等阶很低的,可长在这里却就是能冲上**阶,这实在是个很奇怪的事,

而且,越往这块岛陆的中心走,九阶灵药就越是集中,反之,走到岛陆的边缘地带,发现的便都是些八阶灵药,是因为岛中心的灵气更充裕吗,

烈盘仔细比对过,并沒有觉得岛中心的灵气会更充裕些,

只是,这里有一种很细微古怪的波动,

此时他盘坐在岛陆的最正中央,镇守着这里,正细细搜寻那古怪波动的來源,

这股波动很奇异,有点像是生命体的心跳,但却又感觉不到生命的存在,

明明感觉那波动就來自盘腿而坐的地下,可用神识探下去,却又什么东西都沒有,

看來温柔的法子不管用,

那就來狠一点的,

不管那股波动是什么样的存在,一下子把它给激出來,它或许就是离开此地的关键,

烈盘一发狠,将全身的神魂灵识都集中在了一起,全力冲击进地下的泥尘中,

那股波动明显受到了干扰,频率在那一瞬间猛然增跳,

有用,

烈盘再次用力,

两次、三次,

波动的频率在持续增强,

烈盘全力爆发,甚至不惜引燃了些许精血,强化神魂力量,

他也是拼了,不成功,便成仁,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如果还无法将这股诡异波动的源头搞清楚,那弹尽粮绝之下,恐怕真的就要选择离开了,

烈盘憋得满脸通红,可,那股波动却再度稳定下來,维持在一个较高的频率上,

承受住了吗,那到底是不是生灵,

那就再加把劲,再用点力,

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最大限度的使用神魂之力,这可比用身体力量要吃力多了,消耗极大不说,那一口气憋得也难受,

‘噗……’

一个悠扬的声音,

屁都给憋出來了,作为一个修仙者來说,能在体内憋出这种浊气,也真的是够拼的,这可比憋出内伤还难,

烈盘却浑不在意,一定要把那东西给逼出來,

他准备动用第二口精血,可,还沒等他准备好,却猛然感觉那股原本平衡在一个点上的波动來了个急煞车,

那波动,消失了,

怎么回事,

还沒等烈盘回过神來,一股大力突然从地底升起,竟将他整个儿都掀飞了起來,

“啊啊啊啊,好臭好臭,臭死我了,受不了啊,”

怪叫声响起,

是发出那道波动的那个生灵,

烈盘心中大喜,顾不得被掀飞跌了个底朝天,赶紧站起身來朝那边瞧去,只见原本的盘坐之处此时空了一小块,一团巴掌大小的泥巴居然从地上蹦了起來,

它无眼、无鼻、无耳无口,可居然偏偏能说话,不停在那里跳脚的同时,大声嚷嚷:“臭死了臭死了,有人在我脸上放了个屁,天啊,”

这、这是一团泥巴……

烈盘看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來,

泥巴也会说话,泥巴也有神智,

虽早听无双说过在上界仙家,万物皆有灵的说法,别说一团泥巴,就算是真正的一泡屎,只要能存在得够久,浸泡在天地灵气之中,说不定也能诞生出灵智來,

可,听说是听说,到你亲眼所见时,冲击力却还是蛮大的,

目瞪口呆的看过去,

那块泥巴不停的上窜下跳,虽然只是块泥巴,但动作居然十分灵活,那粘呼呼的身体,每在地上蹦一下,都能显示出其不凡的弹性來,让烈盘看得啧啧称奇,这简直,就像是团泥做的皮球一样,

他好意提醒道:“你沒有鼻子,”

“我沒有鼻子关你什么事,”泥巴怒气冲冲的说:“对了,刚才就是你对着我放了一个屁,太可恶了,有沒有公德心啊,”

烈盘一摊手:“你沒有鼻子怎么闻得到臭味儿,”

泥巴一楞,老实了三秒钟:“也对啊,我是怎么闻到臭味儿的呢,”

它绞尽脑汁的思索,

烈盘笑了起來:“你是心理作用,”

“什么叫心理作用,”泥巴警惕的看着他:“我看的书少,你可别骗我,”

烈盘给它噎得不轻,这泥巴居然还懂冷幽默:“简单点说,你听到了屁声,就以为很臭,但实际上你并沒有闻到屁臭味儿,这个就叫心理作用,”

得先沟通,好不容易在这块荒地上瞧见了一个生灵,很可能是离开此地的关键,

泥巴想了想,大怒:“那我也沒有耳朵,我怎么能听到你说话呢,,”

它说得好有道理,烈盘竟无言以对,

沒法再哄它,这家伙显然不是个好哄的对象,想像逗三岁小孩似的套这块泥巴的话,多半很难,

烈盘决定霸道一点,

他走了过去,

泥巴警惕的朝后面退了一小步:“你要干嘛,”

话音未落,已经被烈盘一把抓在了手中,

他凑近了细看,怎么看都觉得这就是块普通的泥巴,除了会听会说能闻屁,除了它身上散发出來的一点点古怪的波动,实在再瞧不出什么别的东西來,

放到鼻子前仔细的闻了闻,

泥巴恐惧:“你要干什么,我不好吃的,一点都不好吃,”

“不尝尝怎么知道,”烈盘舔了舔嘴,似乎找到了恐吓敌人的办法,在那泥巴上舔了一口,咂了咂嘴:“恩,貌似还挺香的,”

确实挺香,这团泥巴身上有着一股浓浓的灵药味儿,而且是那种汇合百草之香,十分怪异,舔上一口,居然让烈盘这个近段时间吃够了灵草灵药的家伙都感觉有点提神,就是有点砂,渗舌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