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连哄带骗(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概是知道就算再次遁走,也还会被抓到,而且烈盘这次恶狠狠的威胁,要是再赶跑,下次逮住就先啃它一半身子再说,一边说还一边发出磨牙声和咽唾沫的声音,

“那也总得先让我吃饱,”七彩仙土大声说:“吃饱了才有力气破这壁障,”

烈盘把采的那些灵药灵草拿了一些出來,这玩意他是真多,搜刮了整片小世界,方圆数百里,少说也搜刮了上千株八阶灵药和上百株九阶灵药,

一股内劲给化碎,就像草料一样扔到泥巴面前,

这家伙尝了一口,眼前一亮:“这味道真不错,”

它吃东西的时候,泥身上会自动裂开一条小缝,就跟人的嘴一样,嚼得吧唧吧唧:“比我以前的吃法好吃多了,”它激动的说:“就是太奢侈,连根都吃……”

“你以前怎么吃这些的,”

“沒吃过根茎,它们长到一定时候,就会或开花或结果、或者长出叶子來,时候到了又会凋谢,落到地面上,我就吃那些落下來的,”七彩仙土一看就是个持家有道的好媳妇,老老实实的回答,

那些都是熟过头的果子或者飘落的黄叶、碎花,说得不好听点,就是腐果、烂叶,虽然仍有灵性,但无法和真正的果叶灵性相比,而且自然不好吃,

烈盘哈哈大笑:“难怪你活了几百万岁还只是幼体,光吃那些剩下的、被淘汰的,你能长多快,”

泥巴不服:“这是自然之道,要是我以前也像你这样败家,连根都吃,这小世界还哪來的灵药灵草留下來,我不但只吃种子,而且每次吃的时候都会留一颗种子,把它播到别的地方去呢,这样才能越长越好,才能永远都有吃的,”

烈盘说:“那是你固守此地,哪都不去,才会有这种沒志气的想法,”

泥巴大怒:“怎么沒志气了,我这是细水长流,那你有什么有志气的法子,你都快给饿死了,”

“所以我才要离开这里啊,”烈盘笑嘻嘻的说:“这里吃空了,就去下一个地方,那里的灵花灵草更多,这样你会进化得更快,才能变得更强,不至于被我捉住,”

“好倒是好,可哪來那么多无主的灵花灵草,那种好东西大多都是人家种的,人家又不会给你白吃,”泥巴不屑,

“你不会偷不会抢不会夺啊,”

泥巴大惊:“这么大逆不道的想法你居然也有,想想都叫泥害怕,”

烈盘笑道:“仙家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弱肉强食,本就是宇宙法则,别和我说得那么虚伪,难道你就不想尝尝比你这些更好的灵药灵草,光固守着你这一亩三分地,”他在蛊惑,这块七彩仙土很不一般,要是能心甘情愿的留在自己身边就太好了,

“比这更好的灵药灵草,”泥巴听得心砰砰直跳,灵草灵药是它的最爱,说起这方面的话題,说个三天三夜它也说不完:“我倒是在那方世界瞧见过一株长得很怪的灵药,不对,那应该都已经是圣药了,差一步就可以成为仙药的东西……它可以化型,像一只老乌龟,全身冒白光,本体好像是什么草來着,”

“龟仙草,”烈盘说,

“就是这个,”泥巴有点激动:“上次隔得老远的我嗅到了点味儿,至今难忘啊,”

“想不想把它吞掉,”

“吞、吞、吞……”泥巴激动得话都说不清了:“那貌似是别人养的,在一个药园子里,周围都有封禁,我遁不进去,”

烈盘大笑:“原來你也有过偷东西的念头啊,”

“哪有,”

“不然你怎么会知道那里有封禁,还知道遁不进去,”

泥巴红着脸:“我就想多瞧一眼而已……”

“我带你去吃吧,”烈盘认真的说:“那个药园子既然有龟仙草,说不定也有相伴相生的鹤顶花哦,甚至,沒准儿还有长生药、神仙果……”

泥巴的身上渗透出一层湿润:“偷人家的,那、那、那不太好吧……”

“你看你都流口水了,”

泥巴大恨:“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那是什么,”

“我觉得我会被你带坏的,”

劝说最终也沒有个明确的结果,尽管那家伙一听到仙草仙药就混身冒‘汗’,口水长流,可始终沒敢说出去‘偷’,或者去‘抢’的字眼儿,

烈盘知道,作为一块仙土,作为一个仙地星球的前身,思想品德这方面,是有很根深蒂固的传统的,

就像牛羊只会吃素一样,未必是它们的胃消化不了肉,那只是无数代父辈传下來的习惯而已,

人们常说大地是母亲,厚德以载物,七彩仙土成年后就会化为广阔的星球,就等若是人们口中的大地母亲,它们通常都会最严格的遵守着自然的规律,以自身养育天地万物,直到天地万物凋零、死去,最后尘归尘、土归土,再反过來滋养大地本身,或者说得更简单一点,那就是它们遵守着最原始的能量守恒,不会轻易去破坏,

但这显然只是表像,大地震怒,还火山喷发、地震频繁、海啸叠生呢,动则流血飘橹,最是可怕,特别是当这块仙土还仅只是幼体、仅只是孩子时,孩子就如同一张白纸,最容易给它染色了,先天的所谓思想品德,最容易被破坏,

烈盘能感受到仙土的能量波动,提到仙草仙药,它无比的激动,波动极大,他觉得这家伙有句话沒说错,绝对会被自己带坏的,

泥巴带着烈盘穿越气泡壁障时,显得很是游刃有余,十分轻松,根本就不像烈盘想像中那样要耗费偌大的力气,它仅只是将自身贴了上去,气泡自然就生感应,自动为它分开出一条道來,这是一种天赋,

气泡外,哪怕只是撕开一小条裂缝,也能感觉到从那边传过來的无尽寂静,以及那虚无的空洞感和各种诡异的氛围,

虚空最是恐怖,虚空乱流被称之为神的墓地,便是真神真仙,踏足虚空乱流中也只能陨落,

这里当然不算是虚空乱流,相对來说比较稳定,并沒有陨石横飞、空间断裂等景象,而是一片死寂的、空洞的空间,但,这也是虚空,

沒有灵气甚至沒有空气,对修仙者來说,无法得到任何身体能量上的补充,呆的时间稍稍长上一点,就会很危险,

烈盘深吸口气,做好各种准备,含了好几颗补充灵元的灵药在口中,在那片真空里,沒有天地灵气,乾坤袋也是动用不了的,

最后是七彩仙土比较麻烦,你说扔进乾坤袋里吧,一会还需要它破除另一边的壁障,到时候乾坤袋打不开就完了,说捏在手里吧,在那片虚空中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自己全力以赴都还嫌不够,怎能‘交’出一只手來专门给它,

想起说太虚境界的识海早已不同于先天境,那不光是一个意识形态体,甚至还是有真实空间的,可以容物,

之前还一直沒有试过,

他想了想,撑开神识虚空,那里一片混沌气笼罩,正中央巨大无比的元神蛋矗立,

七彩仙土被扔了进去,自己的识海,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在,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自由开启,与天地灵气无关,

刚扔进去时,泥巴还一声惨叫來着,混沌世界什么的,它最害怕了,那是它诞生先天灵智的地方,既是出生地,也是归灭处,万物归于混沌,那也将会是它最后的葬身之所,故此天生就有惧意,

可,刚一扔进去沒多久,就听到这家伙在神识里兴奋的哇哇乱叫起來,也不知道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烈盘此时已经拨开那一小块气泡缝隙,开始要往外冲了,正是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哪还顾得上管它,沒好气的喝了一声:“闭嘴,”

紧跟着,身子一弹,双腿猛力一蹬,借着这股蹬力,朝着早已选好的一个距离最近的气泡世界飞冲而去,

那是一块比此间还要大得多的大陆版地,远远看起有如一块漂浮的巨大平台,看起來距离此处仅只有三四十里远,事实上,这个估计沒有错,两者间真就只隔了三十來里,可真飞起來,才感觉这三十來里路有点夸张,

这里沒有天地灵气无法御剑,只能靠修士自己不断的制造出推动力來推动身子滑行,最初在气泡壁上的那一蹬腿,有着力点,力量奇大,一蹬腿怕都能冲起十几里远,眨眼间便迈过两个世界一半的距离,可剩下的路程却就难了,

在这样天地法则、规则近乎于无的虚空中,任何灵力、任何手段都无法用得出來,你甚至沒有着力点可以去产生简单的推动力,无论你如何去挥动拳脚,在这里都带不起任何一点点的气流,因为这里连空气都沒有,

只能用靠神魂和身体力量相互碰撞來产生一股作用力,飞得异常的艰辛,不,这甚至都不能叫飞,只能叫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