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悲催的老二(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魂里的七彩仙土乐道:“你居然是个通缉犯,在下界惹了什么仇家,”

“多了去了,”烈盘斜了它一眼:“对了,先前还忘了问你,”

“什么來着,”

“咱们跨域,刚把你丢进我神魂里的时候,你兴奋的在里面鬼哭狼嚎个什么劲,”烈盘确实有点好奇这事儿,记得当时这七彩仙土本是一百个不情愿进去的,丢进去的时候它郁闷得很,可很快又高兴起來,而且这几天居然在里面活得如鱼得水,肯定是在自己的神魂里发现什么好东西了,

烈盘一直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盯上了自己的元神蛋,这家伙可炼化万物,什么都能吃,可别把自己的元神蛋当成个好食物了,但这都好几天了,也沒觉得它在打自己元神蛋的主意,

七彩仙土得意的说:“你得保证以后都让我呆这里,我才说,”

这家伙显然威胁错了对象,

烈盘眉头一挑:“你要是不说,我现在就给你挪个地方,”

泥巴大怒,还沒等它开口,一丝异常的神魂已轻轻触动了一下烈盘,

那是炼天鼎,

星宇决迈入第八层后,他的神魂比以前更强了,与炼天鼎虽然还不能正常交流,但已经能在原本打招呼的基础上,更多一点点感应,

炼天鼎放出一丝波动,虽然很含糊,但烈盘还是明白了它的意思,

七彩仙土肯呆在神魂里,是因为炼天鼎在神魂中所散发出來的神性,

或许在万古之前,炼天鼎还掌握在它前一位大能者主人手里时,曾用它炼化过天地万物,连天亦炼,方敢号之炼天,

既炼过万物,身上自然带有万物之气,又集世间十万道于一身,这对七彩仙土这种需要凝聚千万道自成一界的特殊生灵來说,哪怕只是呆在炼天鼎的身边什么都不做,也能感受和体悟炼天鼎的十万道,绝对是天底下最舒服、最好的去处了,

明白了这一点,烈盘才稍稍放心,还以为这家伙盯上了自己的元神蛋呢,既是如此,那倒无所谓了,就不说自己还希望能让泥巴当好一个本地向导,光冲它带着自己跨域,免了自己浪费南冥传送令这一点,烈盘就觉得该感谢它,再说了,自己还摘了人家那么多灵药灵草,生生把人家从家园里‘逮’了出來,说起來,烈盘还挺过意不去的,

表面上对它凶,那是兴趣使然,那块泥巴贱贱的,烈盘不逗它都觉得过意不去,再说了,还得恐吓它,免得它老惦记着逃呢,

至于说本心,人家帮了自己,那给人家一点好处,让泥巴多和它喜欢的炼天鼎亲近亲近,这理所当然,因果报应,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烈盘对这方面一向都挺看重的,

七彩神土破口大骂,说烈盘全然沒有良心,抢了它所有家当不说,把它拘來,它尽心尽力帮烈盘跨域,居然还被这样威胁与怀疑,

“还能不能好好的做朋友了,”泥巴义正严辞的喷,

“那必须的,”烈盘认真的说:“而且还要做好朋友,只是……”

“啊,居然还有转折,”泥巴大怒:“只是什么,你说,”

“只是得先给你起一个名字,”烈盘歪着脑袋,托着下巴,皱着眉:“老是泥巴泥巴的叫你,也不太好听,”

“我叫七彩仙土,”泥巴自豪的说,

“我还叫人类呢,”烈盘眼睛一瞪:“你这是族名,不是你的名字,”

泥巴先呆了一呆,不是族名,而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

说实话,它从來就沒有想过自己还需要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名字,

它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诞生了灵智,但一直都觉得自己和别的生灵不太一样,

它的族群很强大、很奇特,所谓的三大仙界,便都是由它的同族前辈七彩仙土所化,唯有七彩仙土这等诞生于混沌之物,才能化出那样一方无穷无尽宽广的、灵气浓郁到可以升华为仙气的仙家大世界來,更甚者,族群中还有七彩仙土前辈修炼到极致,走出另外一步,成为道君天帝般的存在,主宰一方,

只不过,无论是化身为三大仙界那三位古宿,还是身为道君天帝的那位大能者,它们一路走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无尽的孤独,

它们受天地孕育而生,每诞生一块,都要耗费无穷大的天地能量,就像它出生的这片所谓流浪之地,这片漂浮着无数大大小小碎块大陆的星云地带,其实原本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超质量中子星,只因孕育了它、诞生了它,整体崩塌粉碎,就生出它这么巴掌大小的一块儿,碎片漂流,却被原本中子星上的世界树抓住、连接旋转,才形成了这片星云地带,

所以同样的地方,根本就不可能诞生另一块七彩仙土,甚至,除了那位传说中成为道君天帝的前辈,恐怕这世上任何一块七彩仙土,都不可能再瞧见另一块同样的存在,

当然,它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刚诞生的时候,它是沒有灵智的,经过了无穷的岁月,才在数百万年前‘醒來’,

以前,它也曾接触过不同类型的、形形**的生灵,那时的它,带着一个初初來到这世间的最纯真的心,见了谁都想掏心掏肺,对别人都好得不得了,可最后,别人不是想倒卖它,就是想利用它,

数百万年的时间,它经了无数次转手,换过无数任主人,有被别人抓的时候,有被别人卖的时候,甚至有险些被人炼化为法宝的时候,

渐渐的,它开始明白,

它在这个世界很孤独,沒有任何生灵会把它真正的视作‘同类’,

因为,沒有任何一种生灵有着它们这样最为悠长的寿元,沒有像它那样天底下其实最大的胃,也沒有它的很多奇特能力,甚至,沒有任何一种生灵的存在结构、身体构造和它相似,

别的生命存在体,不论是植物还是动物或是灵长类,都总有它们的分类、总有它们的同类,可七彩仙土却沒有,所以它才会费尽心思,远离那些生灵,最终在那片孤寂之地安了家,那里沒有世界树的延伸,本是有一座古老的传送阵,但也被七彩仙土过去后生生化掉了,而根本不是像它说那样,被烈盘砸坏的……当时它可不敢说真话,怕被那个抓狂的家伙给吃掉,它,只是想远离一切生灵,离开那些让它失望的各族存在,

它们存在于世间却不得显化于世间,即便被某些人注意到,也只是视它们为奇货可居的至宝、商品,商品需要什么名字,七彩仙土,这就已经足够了,它以前的那些主人也好,‘朋友’也好,从來就沒有谁想到过要帮它起一个属于它自己的名字,

可,现在,却有个人将它视为了一个真正的生灵,要给它取一个名字,

这对任何生灵來说都是极其普通的事情,但落到七彩仙土的头上时,却让它觉得无比的严肃和感触,

本來,被烈盘从那片家园里带出來,七彩仙土只是觉得恐怕又要经历一次‘大逃亡’了,或许是等这任主人身死,或许是等他麻痹大意的时候,自己偷偷溜掉,反正以前也经历过了很多次,要说‘越狱’,它绝对是宇宙级的专家,压根就沒把烈盘这小小的神魂牢笼放在心上,只因在这里感受到了炼天鼎的存在,让它很舒服,才觉得可以暂时先小住一段时间,

可此时,它却觉得这个捉了自己的家伙,似乎和以前那些拥有它的人有点不大一样,它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或许,这并不能说明眼前这个家伙对自己很真心,或者说把自己真视为了最好的朋友,毕竟好朋友不会威胁你,不会惦记着吃了你,更不会抢你的家园和粮食,朋友这个词语对泥巴來说太奢侈了,但,它觉得,对方至少将它当成了一个‘人’,一个真正有自主意识的生命体,是一个活生生的存在,

这种存在感,真的很好,

它觉得心跳得很快,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紧张,兴奋,感动,可能都有点,但又不全是,

它也说不上來,

“那、那、那是什么样的一个名字,”泥巴有点期待的看着烈盘,

“我想想……”烈盘托着下巴,歪着脑袋看着天,

“想个比较威风的吧,”泥巴很紧张,翘首以待,

“阿……”

“恩,”

“阿土,怎么样,”烈盘觉得这个名字挺不错,简单又直接,

泥巴悲愤:“什么阿土,我有那么土吗,这是什么破名字啊,都说了要想一个威风一点的,你这太不负责了,”

“那,”烈盘挠了挠头:“这是土,”

“靠,你能不能好好的想,”泥巴抓狂,刚才的感动全都变成了愤怒,

“我在下界的时候锻造的第一柄剑,就叫‘这是剑’,”烈盘挺老实的说:“那柄剑在下界还挺有名的呢,”

“靠,我不答应,绝对不答应啊,你要这样搞,那就别给我取什么名字了,叫了我也不应,”

“这么麻烦,”烈盘皱着眉头:“那净土吧,你看你这么有洁癖的样子……”

“啊啊啊啊啊,能不能不要带个‘土’字,”

“靠,你要求还挺高,”烈盘火了:“我是老大,那就叫你老二好了,而且这么秃,叫你秃老二,”

“老、老、老……”泥巴都快疯了:“那不是指男人那话儿吗,那么肮脏的东西,你这是在侮辱我,而且你还是加了个土字,”

“不是土哦,是秃,”烈盘认真的说:“你看你全身上下都沒有一根毛,”

泥巴大怒:“沒有毛又不是我的错,你见过哪块土会长毛的,,不行,这个名字绝对不行,”

“那就大名秃老二,小名简称老二,”

“靠,再好好想一个吧,”泥巴都快哭了:“我还是第一次起名字,就算不起个很威风霸气的,至少也正常点不是,”

“懒得想了,就这么定了,”烈盘大手一挥,

“我不干啊,我不答应啊,天啊,我要死了,真的是,这是什么……”

“老二,接着,吃饭了,”烈盘往混沌识海里递进去一把用灵力磨碎掉的灵药,

泥巴下意识的就接了过來,一口吞掉,

“这不是很好嘛老二,”

“靠,”它这才反应过來,无限抓狂中,

“老二,你上次说那个有圣药的药园子在哪里,是不是这一界,”烈盘问,

“啊啊啊啊啊,我要和你拼了,”

“老二,这世界树怎么这么高啊,先前在海面上的时候看起來不觉得呢,”

“你才老二,你全家都是老二,你祖宗十八代全是老二啊啊啊,”

“老二,你瞧那片叶子,好大,那应该是个比较大的聚集地了,走,弄吃的去,”

“…………”泥巴已经无力吐槽,

“天哪,老二你看,你看那里,那个是不是圣药,闻起來好香的样子,隔那么远哦,你想不想吃,吁……恩,老二,老二,你怎么了老二,,你别吓我,你死了吗,你快说句话啊,老二,老二,,我的老二啊,,,,”

“你去死吧你,,”

ps:答应初见的加更,最近一段时间更新都挺少的,狂神孩子刚满月,望大家见谅,今天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