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无上仙灵(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道晶莹的目光从神树顶端之处透了下來,

那是在规则之外、法则之巅,超然于物外般的几个存在,站在这世界树的绝巅处,甚至都根本未曾在此界中,而是连通向这整个星云最深处、无尽神秘的极境,

几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似闲庭信步、飘然出尘之仙,

“又有一个下界來者在世界树旁动手,想冲关,且瞧瞧有何能耐,可否有希望入那蟠龙葬地,”

“恩,只是与人争执罢了,未曾冲关,”几人稍有遗憾,

“似乎肉身还勉强,”那是一位仙子,衣袂飘飘,风华绝代,清冷而幽静,淡淡的注视着下方那个刚刚镇压了老马的域外年轻人:“太虚人类,能在力量上力压同阶猿马族,一掌退敌,以那方残破世界中修行的根基,能修出这般肉身,也算不易了,”

“比不上前几日那只小朱厌,”

旁边一个老者呵呵笑道:“这少年只是人类,与朱厌族比肉身,先天便有巨大的差距,而且,他也不是差得很多,且似有循序急进的趋向,”

这老头鹤发童颜,表面虽是一副半老之态,但混身血气冲天,若非有一股淡淡的能量罩将他全身笼罩住,恐怕那混身血气都能实化,冲天而起,实在可怕,

“潜力似乎有,但战力却差得太远了,”一个中年人摇头道:“若是之前曾瞧见那只小血凰,仅只是一口气息,先前那撩事之人,也根本沒有生还的希望,比起那几个下界翘楚,此人差得太远,”

“呵呵,这少年似乎刚从一个小阶连跨,踏足太虚境界,还未曾真正习得世间法,未曾真正的接触道,战力弱些也正常,”

“即便是在我三千上界,法则圆满,也要到太虚境方能接触真正的战力,在那之前,不过都是在积累,固本而已,谈不上什么法与道,所学所会所悟,皆小道小学而已,”那血气老者似乎很看好这小子:“前几日的小朱厌、小血凰,皆已修出元神,境界压了一头,且掌握有本族真正的法则,战力自然不同,我觉得,若是给这小子一些时间和造化,未必便不能为我等所用,毕竟,他能在那方残破下界以人类身修出如此肉体,足见其天赋与潜力,反正蟠龙遗地开启还有一段时日,或许可以考虑培养此人,”

“他肉身不俗,那只是因修炼饕餮法,但残缺不全,仅只有其糠糟外观,”仙子摇了摇头:“吸食外物以壮大自身,这世间古往今來,除了真正的饕餮至凶,又有谁能圆满,靠外力终只是小道,终会如过眼云烟,不值一提,何况饕餮传承流落外界的,仅只有入门过程,到了中期,沒有真正饕餮秘法以为后续,最终必然泯然众人也,”

这仙子在诸人中极有威望,一言既出,众皆服,便是那老者也忍不住叹了口气:“确实,饕餮秘法,便是在太古年间也是最神秘的十大秘法之一,经历诸多征战、兴衰、起伏,却从未有真正的核心流落于世,不少吞噬类的族群学其皮毛,便已可以成为一方大族,立于世间,但终是难成气候,或许兴旺,却无绝强者,无法站到绝巅处,”

“要赐予他资格吗,”中年人问,

仙子淡淡的说道:“不用,名额宝贵,十万年一启,也仅只百余,我界中的娇子亦不够分,进入葬地,非天纵之资、非绝世之运,无法功成破解,这些下界來者,除非真正的惊才绝艳,如那小朱八、小血凰之流,否则还是别浪费名额了,”

“此人天资未见何惊人之处,况且还如此口浮,甚至还和那臭土混到一起,让他自己寻路便是,”仙子显然听到了烈盘给泥巴取名的事儿,什么老二老二,一听就让仙子蹙眉,

其他几人都笑了起來:“那块小臭土滑不溜手,言语轻兆,留之心烦、扔之可惜,本就让人头疼,沒想到和这小子倒是凑成了一对,正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它爱给人乱起名,这下可算遭报应了,”

七彩仙土曾数次易主,最初时就是在那位仙子之手,它洁癖太大,眼光独特,曾觉得仙子长得奇丑无比,还给仙子取过一个很难听的绰号,被仙子一怒之下扔到下界,倒不是真就不要了,这等至宝之物,别说这位仙子,便是真如南冥道君那等仙界至高巨头都会眼热,‘扔’掉它,不过是想让它受些苦,反正这方星云上界,等若那位的后花园,任将它扔在哪里,任它现任的主人是谁,想拿回來都只是玉手一探的事儿,

“等他欲离开此界时,再收那臭土,”仙子淡淡的说:“正好让这恶人,也恶心恶心它,”

众人皆同,

天眼闭合、混沌蒙蔽,那数道目光终是远去,

烈盘打了个冷颤,他刚才能感觉到冥冥中似有些许目光在注视着他,虽然和泥巴老二斗嘴,可也只是想借此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冥冥中那几道目光太可怕了,让烈盘有一种面对无双时的感觉,

那是真正最顶级的真仙,堪比天尊,比之前他在虚空大门前所感觉到的那些真神真仙域主要强大太多了,

还好,几人收回了注意,似乎并不打算针对他做些什么,

这让烈盘松了口气,

这片世界果然比南蛮秘境更强盛得多,毕竟天地灵气更充裕,资源也更丰富,这或许才是一个真正的三千大世界之一,

但,不管泥巴答不答应,名字的事情总算是定下來了,

尽管照老二的说法,这一界的世界树仅只是它本体的一根树枝,但这树枝也大得足够吓人的,而且还有很多分枝,大多数分枝上,都长有巨大的树叶,

这些树叶,最小的一片也足有数里方圆,大的更是足有数百里,都快抵得上老二以前作为家园的那块净土了,

烈盘瞧中的,便正是这一块地方,

先前有人出手那片叶子世界,他根本都沒踏足,那里比较小,一眼就看得全有些什么东西,就是个破落的酒市,一堆不知所谓的生灵坐在那里聊天打屁,喝的吃的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他不感兴趣,再说,就算那里真有好血肉好仙酒,自己身上沒有流通货币也买不起,得先找个大点的地方了解下行情,弄点零钱才是真的,

眼下这片叶子世界就比较大了,看起來很繁华,里面太虚、元神,魔神、真魔遍地都是,也修建有很阔气的房子、街道,俨然是一个小城镇,

这里应该有不少好东西,肯定能进行交易,

沿着这片巨大叶子的根茎走过來,哪怕只是根茎,都宽阔得直似一条巨大无比的马路,足够几十辆大马车并排而行,

这里肯定有不少从南蛮大陆中上來的修士或妖兽,自己现在修为未稳,当务之急还是以寻找矿物、血肉,用以充斥星宇决,尽快突破到第十层,免除了吸取自身精元的后患方为王道,可不适宜在这时候四面树敌,

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烈盘稍微改了下装容,取出自己以前在中土仙道中的服装穿了,和这里的原住民装扮比较接近,头发也弄了下,脸上用神魂之力稍稍改变了下容貌,甚至强行运转灵元,长出了一把不深不浅的胡子,

这下便是对着镜子,也不大认得出自个儿來,

走进这城镇,四周繁华无比,

各种商铺琳琅满目,卖法宝的、卖灵花异草的、卖矿物的,乃至卖食物、卖小玩意、卖各种异珍异宝的,不计其数,

“哎,这位小哥,我这有一柄真禽五羽扇,是用真凰羽、大鹏羽、鲲鹏羽、紫雕羽、火烈羽炼成的哦,绝对顶阶法宝,威能无限,”

有人向烈盘兜售,

这法宝名字也是够吓人的,

真禽五羽扇,这是一种太古时期的超级法宝,需要用五种不用神禽的羽毛炼制,搭配的神禽羽毛不同,威能、功用亦皆有不同,像这老板所说的真凰羽、大鹏羽、鲲鹏羽、紫雕羽、火烈羽此五类,恐怕就是拿到太古年间都是至宝一级,此五种,任其一种都是太古年间最强大的神禽之一,炼出來的真禽五羽扇,会仅只是极品法宝级,纯阳仙宝都够资格了,

“这本來是一柄纯阳仙宝來着,”那老板不无遗憾的介绍道:“可你瞧,这五羽都小小的缺了一角,威能大失,算是残破的,但就算是残破,也绝对顶得上极品法宝,真禽五羽扇比别的法宝都要更容易催动得多,你这样的太虚少年,用起來最合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