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神奇的灵界(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此界中击杀此子十次,不及现实中真正击杀他,”北海老祖微笑道:“在此界击杀他,不算我们之前的赌注,不过老夫真是很想看到此子身死的画面啊,不若咱们另外再赌一场,谁在灵界中灭杀此子,老夫愿给出十斤天蟹龙宝血,此外,先前咱们的赌注仍旧算数,现实中有人击杀了他,咱们再另行结算,”

他之前的赌注是一枚造化丹,这天蟹龙宝血显然不能和造化丹相比,但也算是一种宝物了,天蟹龙乃是北海特有的生灵,算是一支太古遗种,乃一头落魄真龙和天角蟹的杂交后代,虽然和真龙隔了许多许多代,且有八杆子打不着的天角蟹相杂,血脉已经不纯,但此族另辟蹊径,自行进化衍变,在当世也算是极强一族的一脉,乃是北海老祖座下十大殿主之一,此族每隔千年要经历一次褪体换血,千余斤的宝血换下來,只能凝出那么十來斤精华,可供人锤炼体魄,功效绝不比真正三代内的太古遗种宝血差,

对于在场诸巨头來说,这个赌注不算大,但也不算小,

此时纷纷笑道:“北海前辈有此雅性,我等自会奉陪,呵呵,就是便宜了云罗域主喽,他的人隔得最近,”

诸域主道主纷纷出物,一时间赌注堆积,

小赌怡情,

云罗域主哈哈大笑,对水晶对面的人下达了命令,

“怎么样,解释清楚了吗,在此界击杀他也有效吗,”几个云罗域的年轻后辈有点小激动,

“有效,只是赌注不同,诸位域主道主只给了些小彩头,”

“这些无上人物,拔根腿毛的小彩头也足够我等受用不尽了,”一个头有奇角的红面少年大笑道:“这是送上门的大菜,”

“要不要通知一声云罗少主,”几人中有人小心翼翼的问道:“听说那家伙在虚空大门前一掌就轰退了一位守卫神魔,又能通过传送阵考验,还能独身到此,恐怕实力不俗,”

“一个下界人类,怕他还能翻天不成,”那红面奇角的少年不屑道:“少主另有大事要忙,这点小琐事烦他作甚,等取了战利品,算上少主一半就好,”

他恐怕本是连这一半也不想算的,只是水晶外面有云罗域主瞧着,不给他儿子分一份儿,只怕这位大佬会不高兴,

果然,这般连送礼带关心,云罗域主面带微笑,一脸赞许之意,

这才是我儿的忠心好部下,

“这广场中有规则保护,不能动用武力,”红面奇角少年说道:“你,去将那家伙骗出广场去,咱们在外面劫杀他,”

广场中,烈盘沒來由的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狐疑道:“有人在打我的主意吗,”

神魂里的七彩仙土都快要无语了:“你不打别人的主意就好了,谁tm脑子抽了敢打你的主意,”

就刚才那么一会儿时间,瞧这家伙在广场上东瞧瞧西逛逛,居然白手起家,空手套白浪的赚了好几样东西,顺便,还引发了一系列轰动此地的大事,

最初不外乎是打着低买高卖的算盘,而且他第一笔生意还差不多等于是白买,用的是进入灵界前,用身上最后一克树币,在灵界道场兑换的最基本的一枚灵币,

这叫做一枚灵币引发的轰动,

他先是用这灵币买了一张空白的道符纸和一点画符所用的朱砂,然后用手沾着那朱砂,楞是刻出一张很奇怪的灵符來,

说它奇怪,这玩意明明品阶很低,似乎仅只初品,但却有着近乎四品灵符的效力,让七彩仙土看傻了眼,

然后仗着这一特异之处,他东诳西骗,把这玩意说成是隐世无双的异符,又说是什么极有收藏价值,楞是把这张明明仅只是初品符的玩意,卖出了比四品符还多的价格,足足一千多灵币,

这可是一千多倍的暴利,

然后这家伙似乎找到生财之道了,兴冲冲的就跑去卖符纸那里,继续购买了大堆符纸和朱砂,看样子,他打算造上一千张这种‘假货’,然后再四处售卖,

只可惜,他这大计划才开始就被掐灭了,

他只來得及刻出第三张怪符,一声惊天雷响,

天空中劈下一道大腿般粗细的闪电,直接把他那千张空符,连同已经刻好的两张怪符都给劈了个精光,烧成劫灰,

这可是吓了整个广场上所有人一大跳,

天击雷,

在灵界中并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儿,但凡是在此界中有某种特殊创造或是创造了特殊记录者,均会天降雷劫,

这种雷劫并不同于真正意义上的天劫,沒有危险,反倒是妙处无穷,可洗炼被劈者的神魂,使之更为强大,

一时间,在烈盘周围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刚才究竟做了什么事,居然引來天击雷,

要知道,天击雷在太古时候很常见,那时候灵界初开,进入此地的修士们,任何一种‘第一次’,都会引來天击雷,其中很多原因让人哭笑不得,比如第一个在此界中‘放屁’的人,第一个在此界中撒尿的人,第一个在此界中拉屎的人等等,

那个时代无比辉煌,许多人极尽所思,想出各种匪夷所思的‘第一次’,在这片灵界中获尽了机缘,得到无数天击雷的滋养,元神强大得让现在的修士难以想像,造就出了许多无上人杰,

但,自那最初的时代之后,一切可以想像的第一次都已经被人试了个遍,往后,就很难再有人可以触动天击雷了,除非是达到某种极境之处,比如武力第一、仙术第一之类,由于当初许多第一次造就出太多无上人杰,因此大多数的极境都已经被那些无上人杰给摘走了,

到了现在,灵界中的修士已经大不如以前那般强大,各种‘第一次’不再有,极境也难以有人再打破诸多前贤,

如今,天击雷出现的次数已经少得可怜了,往往数年内,甚至更长的时间,才会有那么一次半次,

现在居然就出现在自己身边,

广场中许多人都露出艳羡之色,看向烈盘,

烈盘也是有点蒙圈儿了,

听了七彩仙土的解释,他能猜到是因为自己炼制出了此界中不曾有人炼制出的元符,因此天降天击雷,以示他开创了一项记录,是‘第一次’,但,干嘛要劈坏自己的符纸啊……

“估计是你那张符太古怪了,有点不合此界的道统,反正不被这片天地所承认,”泥巴老二如此猜想,

“不承认它还给我降天击雷,”烈盘白了它一眼,

泥巴老二涨红了脸:“我又不是此界主宰,好心帮你猜原因,你白眼我干嘛,鬼知道你那是怎么回事,”

烈盘淡然,

不过感觉刚才那天击雷确实有点门道,

自己的神魂本是极强的,远超普通太虚,甚至连一些元神道尊都未必能比得上,应该是修炼到太虚境的极境了,现在即便是观摩炼天鼎,也只能恢复丧失的元神,修炼效果却明显减弱,再强的道物,看多了,若无深刻明悟,那也是会产生‘审美疲劳’的,

所以他感觉自己除非突破到元神境去,否则神魂在近期内是很难增涨了,

可,刚才那天击雷一下,却让他一种神魂被洗礼了一遍的感觉,

排除出了些许神魂中的杂质,让整个神魂更加璀璨了,更难得的是,自己的混沌识海内那颗元神蛋,经此天击雷一洗礼,宝光更甚,非但蛋壳表面的龙凤虚影更清晰了一分,甚至还在那龙凤虚影的背景上出现了些许雷电之象,

元神蛋壳表面的显化,那是自己未來元神的大道体现,自然是越丰富越清晰越好,

这天击雷可是好东西啊,直接又实在,

周围不少人看得既羡慕又嫉妒,并不知他到底刚才做了什么事才触动了天击雷,

应该是什么古怪的‘第一次’,毕竟沒有瞧见他施展什么极境战力,

他刚才猫着身子蹲在地上來着,难道是‘第一次’在此界无聊的数地上的蚂蚁,要不然,‘第一次’在此界蹲在所有人面前拉屎,只是沒拉出來而已,

各种奇疤的揣测,

有人叹道:“你们想这些东西,早几百万年前就有前辈们做过了,别说蹲在人前拉屎,就是更奇怪的名目,也有人想到过,当年有号称天击雷王者,一个人就触动了上百道天击雷,号称古往今來,灵界奇思妙想之最,”

人们感慨着,羡慕着,但很快就对烈盘失去了兴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