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真凰劫(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道天击雷而已,可以洗练元神,是很让人羡慕,但这种事儿,每隔几年总会发生那么一次,大多数都是修士意外触碰,沒有什么可以参考效仿之处,大家早已见怪不怪,而且,天击雷虽然是场造化,但一道两道,效果并不算十分明显,除非能像古代前贤那等,一人触动几十道甚至上百道,方能将元神真正锻造到无敌的地步,

现在才一道而已,意外之喜,或可让那人高兴上一段日子,并作为诸人饭后茶谈,但不足挂齿,

七彩仙土也是这般说的,但它一边解释的同时,一边就已经瞧见了烈盘眼睛里跳动的那丝亮光,

泥巴老二顿时有种预感,这家伙有想法,

果然,烈盘立刻又去买了些符纸,一千多灵币,之前买那一千张符纸还有点剩余,

再次尝试,

结果,再想刻之前的六甲符,却怎么也刻不出來,手沾的朱砂,只要是去画六甲符的纹路,那总是会在即将成功前,被一股古怪的道力所干扰,元符自燃,毁为劫灰,

泥巴老二大笑:“复制前举是不可能的啦,任何一种‘第一次’,天击雷只会降临一次,否则怎叫‘第一次’,要不然,你是想大批制造大批去卖,一灵币的成本就能卖出一千灵币,恩恩恩,倒是个不错的生财之道,可惜啊可惜,你这怪符注定不容于此天地间,那是再也画不出來的了,”

烈盘嘿嘿一笑,

六甲符已经画过,看來确实与此界大道不符,无法存在显化,但,还有别的嘛,

六甲符只是自己天书元符谱中最基础的一种而已,单靠符纸和朱砂就能画出的元符,烈盘起码掌握了三十几种,三阶前的元符,大多数都可以仅只靠这两样最基本的东西就可以画出來,

他开始画神兵元符,

这次果然成功,

大概是之前的六甲符已经‘通知’过了此界天地,这次反应很快,

元符刚刚成型不久,此界的天地规则便已感受到了此符的异样,

一道惊天雷炸响,从天而落,笔直的劈到烈盘身上,

之前那次虽然被劈得很爽,好处多多,但毕竟天雷初落时还把烈盘吓了一跳,这次可就是有准备的迎接了,那叫一个酸爽,

烈盘感觉自己的神魂又被凝练了一分,混沌识海更加深邃了,元神蛋上面图案也更加清晰,龙凤虚影更耀眼,雷光闪电的背景也更真实了,

过瘾,

烈盘大呼痛快,即便神兵符很快也跟着雷击被摧毁,消失不见无法卖钱,但这天击雷的好处却是实实在在的落到了身上,

再來第三张,

这次,他刻的是风行符,

符成,雷降,

神魂里的七彩仙土看得瞠目结舌,

这家伙画的是什么符,鬼画符啊,我靠,这tm纯粹就是一引雷针,

别说七彩仙土了,第二道天击雷落到他身上的时候,满广场的人就已经有点坐不住了,

一天之内,连降两道天击雷,而且都是劈的同一个人,

这是灵界多少年都沒有出现过的奇事了,

人们热议着,用奇异的目光打量着那个接连引來天击雷的‘怪胎’,

确实是怪胎,他到底做了什么,

可,还沒等人们猜测完,那第三道天击雷就已经落下,

整个广场上寂静无声,紧跟着,所有人都暴动了,

“天哪,三道天击雷,”

“那个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我的神啊,我竟然在一天之内瞧见了三次天击雷,这是仙古复俗、是我梦回太古时期了吗,”

“道友,你刚才究竟做了什么,,”许多人都激动的围了过來,忍不住急切的问道,

“道友,告诉我你的方法,我愿意出一万灵币,不不不,十万,”

“我出二十万,”

“三十万,”

“谁tm都别和我争,我出一百万,道友,告诉我吧,”

整个广场都沸腾了起來,无数双红得滴血的眼睛,

人们太想知道他究竟做过什么事了,居然接连引來天击雷,如果自己也知道方法,那该有多好,

四面八方围上來的人太多,烈盘也是醉了,

刚才太过瘾,居然忘了此地人太多,可不适合如此招摇之举,

符是肯定不会说的,这玩意可以引來天击雷,自己所会的,只需要纸笔朱砂就可以炼制的元符就那么几十种,自己都还嫌不够呢,还想学学泥巴老二所说的百道天击雷,引來元神蜕变那种极境滋味,怎么可能卖给别人,至于已经画过的符,卖了不值钱,再说,此界无法显化,那也沒法卖,

围过來的人中不缺乏极强者,有九星神魔,血气滔天,便连烈盘都能感觉到那种强大的压迫力,还有些九星甚至大圆满太虚,实力强得离谱,这里虽然只是太虚境修士可以进入,但烈盘还沒自大到认为自己可以抗衡这些异界太虚中的顶尖人物,

他摊了摊手:“我刚才只是碾死了一只地上的蚂蚁……”

有人不信,但烈盘坚持,

无奈之下,于是人们开始选择相信,

“靠,我以前也想过碾死一只地上的蚂蚁來着,可琢磨着这种方法古人肯定早就用过,沒去那么无聊的试一下……”

“可悲可叹啊,”

“所以说,有什么想法一定要付诸于行动,才能有所获,这种方法我们都想到过,就是沒有人去做过,”

“那你接连引了三道天击雷,碾死第二只第三只,不可能还有天击雷奖励,”

“是的,”烈盘认真的点了点头:“我刚才还睬死了一只蟑螂,”

问的人目瞪口呆,

不少人下意识的看向这片广场,

这广场上有蟑螂吗,

“那也只是两次啊,”

烈盘摸了摸鼻子:“我好像还打了个屁,”

“靠,这绝对不可能,”有人咆哮:“第一个在灵界打屁的,是一位古代前辈,古书上有明确记载,作为典型第一次的教材记录了下來,”

“是啊,我以前好像也在此界打过屁來着,怎么沒见天击雷,”

“我有个绰号叫臭屁王,可能我的屁特别臭吧,”烈盘腼腆的笑着说:“真是不好意思……”

所有人石化中,

神魂里的泥巴老二抓狂:“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你简直无敌了,”

被人围观了一阵,烈盘觉得不能再在此间继续炼符了,太引人注目,

他想去广场外的真正灵界世界,找一个无人的地方慢慢把这几十种元符炼完,感觉这两道天击雷已经让他收获不少,若是几十道经历一次,说不定能让自己的元神蛋直接蜕变,不再仅只是多上一些刻纹,那将为自己的元神境打下更坚固的基础,同时也能让自己在太虚境的实力大涨,说到底,这片世界中的许多造化,还是需要实力才能取到,

只是,还沒等他冲出人群的包围呢,一个满脸愤怒的家伙就冲到了他面前,

这是个女人,约莫十七八岁,长像并不算惊艳,在诸仙俊男美女中,只算中等之资,丢到一堆女修士里就属于找不出來的类型,

“你这个骗子,”她大叫:“你卖给我的这张怪符自己爆了,我根本都沒有催动它,你赔我钱來,”

烈盘瞪大了眼睛:“我卖你什么符,”

“就是这……”她突然张大了嘴,

符已爆,证物已无,他拿什么來证明对方曾卖给过自己一张符,

“和我耍无赖,”女孩憋红了一张脸,显然怒极,不过他很有涵养,居然沒有破口大骂:“明明就是你卖给我的,你赔我,”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这样吧,允许退货,你还我灵符,我还你另币,”烈盘无奈的说,

本是不想耍这无赖,但沒办法,那一千灵币已经花掉了,

“你、你、你……你无耻,”女孩气愤的丢下一句,狠狠的盯着烈盘瞪了半天,转身离开了,沒有再多说什么,

瞧这人的样子,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可以讲道理的主,

“哼,还真能惹事儿,”不远处,云罗族的红面奇角少年冷冷而视,

“再能蹦达,一会儿也让他饮恨,”

可,远在无尽光年之外的主水晶前,几位巨头的心思却不同,

北海老祖的眉头皱了起來:“天击雷,那是神魂灵界的特异之物,曾经天元灵界也有此种异事,并非制造者刻意人为,乃是演化出那一方天地后,自成的天地规则,十分玄妙,击之可洗炼神魂,妙用无穷,”

“这么说來,北海前辈也曾在天元灵界见过此物,”

“自然见过,”

有真仙诧异:“这天击雷的触动果真如那一界中人所说,什么第一次打屁、小便都可以触动,”

“嘿嘿……”北海老祖目露精光:“天地规则显化,那是何等奇妙之道,岂会是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肮脏事,即便那一界灵界与曾经的天元灵界不同,但这种规则不可能改变,绝对是那小子做了什么真正前无古人之举,”

众仙点头,想想也是,怎么可能因为打个屁,老天就给次奖励的,

“那是怎样才触动的天击雷,”有人问,

“不知,”北海老祖摇了摇头:“应该不是战力方面……我倒是有些兴趣了,此子身上似乎有不少秘密,”

“最好能在现实星云界中速速镇杀,探其究竟,”

“且看云罗兄的后辈会如何出手吧,”

灵界中,广场上围观烈盘的人逐渐散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