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天击雷(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是三天时候到了,阵法自己恐怕就会被规则强行拘神归返,沒有时间在这里慢慢赏景,

他想在此山中寻找一些真正的遗种甚或是神兽血脉,也不知道灵界中元神吞食了血肉,肉身会不会也得到补充,

可,这一路行來,仙灵之气虽然四溢,却偏偏楞是沒瞧见任何神异之兽,别说神兽了,就算一头太古遗种,乃至一头妖兽都未曾得见,倒是山野中多有普通野兽,山鸡野兔、松鼠飞貂比比皆是,

烈盘心中疑惑,

如此灵异仙山,这些动物世代在此居住,竟然沒能进化为妖兽,

“灵界说到底也并不是真实世界,只是由规则演化,这些野兽虽然有自我的意识,但它们只有一团意识而已,并沒有真正的肉身,也沒有真正的元神,不过是借景显化而已,是无法修炼的,”

烈盘了然,

纵然是真凰的手段,到底也还比不了真正的天地之威,造就的这片灵界虽然无比真实,但到底只是虚幻而已,若是真凰有那等本事可以造就出一方真正自行演化的世界,连里面演化出的普通生灵都可以修行,不断变强,那就已经不是逆天不逆天的问題了,能凭空造就一界,那样的手段,直接就已经超越了这方天地,或者说,已经能与真正的宇宙天地持平了,那样的境界,不可想像,

将这片山川走了个对穿,也沒能瞧见什么机缘,反倒是平白浪费了小半天时间,

虽说有点失望,但他倒也想得开,真正的造化机缘,哪是那么好寻的,

不过,此山虽无自己所需之物,但却胜在四下无人,荒野无声,正适合自己做一件大事,

他随意在这山间寻了个所在,拿出身上的空白灵符來,

沒错,就是刻符,

在广场上时的那三道天击雷劈得烈盘太爽了,全副神魂都如沐春风,

神魂凝练,仅只一道天击雷,居然就能比得上当初刚得到炼天鼎时观摩上数日的进步速度,

要知道,当初他的神魂很弱,因此提升容易,可现在,百尺杆头想要更进一步,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却就难以想像了,

神魂变强,这绝对是一种好东西,大造化,

只是不知,所谓的元神归位时,可提带肉身共享所得,这一说法,在天击雷的好处上是否也会同步,

这玩意,能不能稍微滋养一下已经饥渴到了极点的星宇决呢,

一张道兵元符祭炼了出來,

果然和烈盘所猜想的一样,但凡是元符,对于此界來说都是一种全新的领域,

曾经的天元大陆也曾是三千大世界之一,也曾有无数的真神真仙,甚至有过位临天尊的存在,底蕴深厚,无可想像,

到了这一世,诸多传承沒落,修道衰败,虽说战力已经大不如前,无法和这一方星云上界相比,但却并不代表当初的天元大陆就弱了此界一分一毫,

无字天书中所记载的无上元符宝经,便是源自天元大陆那个纪元的产物和传承,事实证明,曾经的天元大陆在符道上绝对比星云界要更强得多,至少,在星云界,连‘元符’的传说、概念都沒有听说过,而在已经沒落的中土大陆,却还有人能认得出这种东西來,

天击雷落下,劈在烈盘的脑门心上,如霖甘露,

舒服极了,简直是痛快极了,

神魂中的杂质被进一步提炼,意志更加坚定,混沌识海在此时竟有了一丝悄然而來的变化,不再只是灰蒙蒙的一片,而是变得清晰,

烈盘惊讶,

什么是混沌,

按照古來的理解,混沌便是开天劈地前的一座天地胚胎,里面孕育了天地间最原始的大道和规则,这样的世界,是不可见、不可触、不可感的,

显化到眼里,便是一片灰蒙,无法能说得清究竟由什么构成,

但,此时的混沌识海却逐渐清晰,

原本深色无比的灰蒙变得淡了一些,隐隐可见那些灰蒙蒙中有点点彩光闪耀,

看不清,看不切,不知道那些彩光究竟是什么,

灰色的混沌雾霭在弥漫,似是在遮掩着什么,

那些彩光,就是混沌里的真正气象,

烈盘心惊,

所谓世间十万道,皆由混沌所化,是混沌所生,

而那些彩光,难道便是所谓世间十万道的前生,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此界的天击雷,难道还能给自己的识海中组出世间十万道來不成,

沒得说,

烈盘立刻动手炼制第五张元符,

天击雷再降,

接着,便是第六张、第七张、第八张……

他从初阶元符开始入手,初阶元符共有十三种,包括一些他平时很少炼制的辅助元符,然后又是二阶、三阶,只为引來那天击雷,

天击雷源源不断的降落,

在广场上那前三道天击雷,仅只是让烈盘感觉神魂被凝练了一番,元神蛋也出现了些许变化,

可从第四道开始,天击雷便引起了混沌识海的整体变化,将那些灰色的混沌雾霭劈炼得更淡更薄,隐约中所见到的那些彩光点点变得更多了些,

往后,每三道雷为一道坎,从第七道雷到第九道,又开始变为对神魂的凝练和对元神蛋的洗礼,

第十道天击雷,

可,和之前的九道天击雷不同,

这似乎是一劫,

即便是在这片灵界中,号称纯粹只是奖励的天击雷,也有着当世人不知的狂暴一面,

一片巨大的雷海很突讹的在他的头顶上空凝聚了出來,

乌云蔽日、天雷浩荡,

烈盘微微色变,便连神魂里的七彩仙土也尖叫了起來,

“十雷劫,靠,我都把这茬给忘了,”它尖叫道:“传说中的十雷一劫,”

“传说天击雷是真凰建立这片世界时自主形成的一个奇特规则,并不受真凰所控制,真凰感受到这种天劫雷给与修士的好处实在太大了,似乎有违天地规则,违背了它帮助星云界创立此灵界的初衷,于是降下大神通,在此规则上加以禁锢,若有人能连续触动天击雷洗炼神魂,每十道为一坎,便会降下真正的天雷劫,”

烈盘能感受到头顶那片雷云正在酝酿,虽然很强,但似乎并沒有达到让自己为之恐惧的地步,他不是很担心,听了泥巴老二的解说,问道:“每十道为一坎,是说第二十次、三十次还会有越來越强的雷劫吗,”

“是的,一次比一次恐怖,威力成倍增,传说中真凰设置了一共十卡,每十道天劫雷降落一道,到第十道时,威力绝伦,号称真凰十劫,是真凰以自身在同境界上所能承受之极限的标准來设定的,能度过第十道天雷劫,当可肉身成凰,比肩真凰在此境界的实力,”

烈盘诧异:“先前在广场时,不是有人还说古时星云界出过百雷王吗,他能比肩真凰同境界的战力,”

这个,烈盘还真有点不信,真凰那是何等样的存在,寻遍三大仙界、三千大世界,乃至亿万小世界,都独一无二的异种,傲绝古今,

而且,最可怕的是,它无数次涅槃,每次涅槃,都会从幼年时重新修行而上,重踏巅峰,

这样的真凰,一生中也不知到底经历了多少世涅槃、多少次重修,同一个境界,别人只有修一次的机会,它却可以修无数世,

或许这世间,有那种真正最强生灵,比如真龙、比如南冥道君等,可与巅峰时代的真凰一战,但,就算是他们,也绝对无法和真凰比拟在低境界时的战力,

若是星云界真有人能做到这一步,那真是要震古烁今了,

七彩仙土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哪有百雷王,经历真凰十劫那么夸张,反正就我所知,似乎最强也就只出现过第二次雷劫,那还是星云界无上的一位传奇人物,早已成就天尊位去了外域飞升,或许他有能力承受第三真凰劫,但肯定不可能承受得了全部真凰十劫的啦,因为那位无上人物自己都曾说过,或许以他当时的境界,经历到第四真凰劫,就得灰飞烟灭,当然,也只是那位大人物的推测,或许他能抗过第四劫呢,反正无法验证,他打破了灵界二十几项顶尖战力记录,可沒法打破三十几种、四十几种去,毕竟记录就只有那么多,”

它喋喋不休间,空中的雷劫已酝酿完成,轰然落了下來,

“小子,我看好你,第一劫你应该还是能熬过去的,”七彩仙土由衷的说,沒法不由衷,它是呆在烈盘的神魂里被带上界來的,虽然能独立显化出实体,虽然能逃开此地,但若是烈盘身死,那它也将失去归路,因为,它并沒有在灵界道场有过任何进入的记录,自然也就无人能接引它回去,

到时候,藏在烈盘体内的那块本体仙土就将失去光泽,而它自己的意念,也将永留于此方灵界中,成为孤魂野鬼……

烈盘并不答话,调动全身精气神,星宇决开启,第八重金身乍现,

第八重星宇决的金身刚刚展开,一股无穷无尽的大潜力、大能量便已从他的身心中疯狂涌出,

那种力量的涌动、肉身的强横,瞬间就将烈盘整个人的战意拉升到了一个巅峰状态,

好强,

就连烈盘自己,都有点惊诧于这第八重星宇决金身的威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