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天击雷(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金身他只动用过一次,那是在世界树旁和几名抢劫者一战,当时自己的肉身已有些枯萎,星宇决对肉身能量的要求太高了,消耗太大,且肉身本就已经疲、饿不堪,仅只调动出了一部分的威力,而且还不能持久,却便已将那几个实力不俗的魔神给粉碎掉,

可此时此刻,元神出壳,畅游灵界,沒有了身体的桎梏,竟瞬间将星宇决第八重的真正威力尽数展现了出來,

强,很强,太强了,

烈盘忍不住有种想要长啸高呼的感觉,

空中的劫雷虽然不俗,足以灭杀普通的三、四星太虚修士,但,烈盘却觉得那劫雷不堪一击,

他拳头高举,面对从雷海中疯涌而下的劫雷,非但不避不闪,甚至不防不躲,反倒是一拳反轰了上去,

无匹的雷光炸响,和他的金色拳头相映,仅只是须臾的对峙,竟然不敌,

被轰得四散,

一股惊天之力从烈盘的拳头中崩了出去,直破九天,将那片雷劫云打得稀烂,

原本遮天蔽日的昏暗瞬间破散,如同黑暗的天穹被捅开了一个大洞,让大地复见光明,

阳光从那破碎的大洞中照耀下來,洗尽一切邪祟,也荡尽了那漫天雷云,

一击,

仅只是一击,一拳而已,

竟然将雷劫轰碎了,

七彩仙土看得呆了,它见过无数天才对抗雷劫的过程,那是一种洗礼一种考验,或许有人能很轻易的度过,甚至或许也有人比烈盘更强,可以做到用蛮力直接反破天劫的,

但,沒有人那样做过,那太张狂、太不可一世了,

那是抗天,对天不敬,

还好,老天似乎并未对此产生什么不满,

空中复见光明,又是两声雷响,

这次,不再是恐怖的雷劫云,而是天击雷,一连响起两道,

一道,是他本该得到的,却被劫云所遮蔽掉的第十道天击雷,而另一道,似乎则是因为他在灵界主动对抗天劫,因此而引发的一种奖励,

“靠,靠靠靠,”七彩仙土目瞪口呆:“这也亏得你是在灵界,这方的天地并不真实,乃是真凰用演算的规则所化所造,若是在真实世界,你这样抗天之举,绝对会引來更强的雷劫,”

“大恐怖中,往往也蕴含着大造化,”烈盘云淡风清的说道:“你倒是提醒了我,说不定,以后真正渡劫时可以试试这法子,如果我有足够能力的话,”

他显然不是故意狂妄,轰击这道劫云,他是有绝对的把握,

这第十道和第十一道天击雷,果然又有了变化,不再只是针对元神蛋,也不再只是单单只针对混沌识海,而是同时针对这两者,同时洗炼,

元神蛋上的所有纹刻,如今已经清晰可见,雷光灼灼,真龙真凤的刻印在蛋壳上栩栩如生,连那两对原本死气沉沉的眸子都仿佛要睁开,

而混沌识海则更加淡化了,那些若隐若现的彩色光点更多,甚至能偶尔瞧见些许比较清晰的东西,

那是一种奇怪的符文,

说它是符文,那是因为细看这些彩色光点时,仿佛能看到如同刻画元符时的一个个符号,

这些符号十分古怪,不同于烈盘以前在无字天书上所学习到的任何原始符解,

混沌里的符号,比那些符解刻纹更加深奥、更加繁复,别说那密密麻麻的漫天彩光符号了,烈盘哪怕仅只是盯着其中某一个单独的符号,多看上一会,想去体会、去领悟这符号所代表的意思,初时,能体会到一些晦朔难明的东西,仿佛蕴含有大道,但还沒等他看清,便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这是神魂消耗太多,以至心力不足的状态,

烈盘心惊,

以自己以前的神魂之强,已经站在了太虚境界的顶点,甚至能比肩元神道尊,那已经是可以去感悟大道的神魂强度,可,现在仅只是盯着这区区一个疑似大道的符文,竟然就能让他感觉心疲、头晕目眩,

这是什么符文,这是什么大道,竟恐怖如斯,

无法细想,

但,却更坚定了烈盘走完这条路的信念,

他开始继续刻画元符,

第十二道、十三道、十四道……

天击雷不止,混沌识海内变化不断,

到得第十九道时,混沌世界已经变得几近透明,

原本的灰色雾霭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整片整片密密麻麻、让人看着就头晕的无尽符文符号,

烈盘不敢细看,也无法细看,

那些符号蕴含有真正的大道,甚至是真正的至高天道,不是他这个境界所能去细看、细理,去揣测、理解的东西,

但,他却可以看整体,

只见那些符号并非是杂乱无章的分散在他混沌识海中,而是组成无数的形状,有的如同一条又一条的链条,在拉扯着那整片混沌天地,搭建着所谓的秩序和规则,稳固着那一界的稳定,有的,则组合化身为一个又一个方、一个又一个的圆,在混沌天地间游荡、飘散,如同被那些巨大秩序链条抛來抛去的皮球或玩物,却又遵循着某种古老的规则,來去有序,十分古怪,

烈盘能感觉到,这片识海中蕴含着大秘密,

或许,这便是传说中至高无上的混沌天道,

但,这样的天道,怎样去揣摩,怎能去领悟,

强如自己的神魂,仅只是观看一个道符都不得要领,都无法承受,更妄论去领悟这浩大的天道,无尽的道符,

难道这些只能存显于自己的体内,非要等自己到了天尊乃至道君境界才能去领悟,

不可能,

烈盘心如明镜,

这是出现在自己太虚识海中的东西,既然在此境界出现,那就证明这些东西一定可以在此境界理解,

天地不会无凭无故的出现一些让人无法参悟和触碰的规则,

长于我身,就当由我控制,

或许,是自己理解错了,这并不见得就一定是所谓的混沌天道,

这才仅只是第十九道天击雷,自己还有许多未曾刻写的符文,包括三阶符文中,也还有十几种是只用纸和朱砂就能炼出來的元符,

当天击雷越多,洗炼得更彻底时,这片识海混沌或许会出现更新的变化,

那就再來,

他开始炼制第二十张,

七彩仙土小心翼翼的提醒他:“第二十道了……真凰劫第二重,这可是当年那位无上人物的经历,”

“无妨,”烈盘淡然,

七彩仙土却有点想哭:“要不,你先放我的神念回下界,我可不想你被劈死了后,在灵界做个孤魂野鬼,”

“你觉得我抗不过这第二道真凰劫,”烈盘问,

泥巴老二闭嘴,

其实,他觉得烈盘这金身有点逆天,先前抗第一道雷劫时太轻松了,直接反轰,将之轰烂掉,

虽说第二道劫雷会比那一道厉害很多,甚至不可以道理计,但,它感觉烈盘应该能抗得过來,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泥巴老二很悲催的感觉到,

那个家伙恐怕绝不是度过第二道雷劫就会收手的样子,

这家伙,虽然來自下界,虽然之前看起來有点小弱,但,居然有一种大气魄,

这究竟是对力量何等渴望的人,才会有如此义无返顾、一往无前的渡劫气势,

他、他不会真的还想要渡第三道、第四道劫吧,那可是当初那位大人物都深深忌惮的大恐怖,

而此时的空中,雷海翻腾,

无穷无尽的电蛇在那雷云中出沒,甚至显化出了些许龙凤之像,

第二道真凰劫,要來了,

一片红色的云层将这附近整片天都映照得通红,

能看见滚滚雷电在那云层中翻腾、穿梭,厚重的雷声和那狂暴的闪电,仿佛要毁灭一切,

红色的劫云,

这片山脉并非沒有别人,

一个红面奇角的少年带着七八名修士也正在此山中穿行,他们的速度并不算太快,且分散开來地毯式搜寻,相互间各隔着十余里位置,正是之前从广场中追着烈盘而來的那一队云罗域修士,

此时还隔得老远,就瞧见远处山脉中有一片红云压顶,气势万千,

“是那小子,,”红面奇角的少年大喜,

之前烈盘在广场上招來天击雷,引动广场中所有人疯狂时,他们就已向旁人打听过这天击雷的由來和一些规则,知道每十次天击雷必降真凰雷劫,难道便是眼下所瞧见的,

天击雷有大造化,但若是引多了,也有大风险,

“朝那方向去,”他迅速朝周边的同伴下达命令:“趁那小子渡劫,哈哈,正可不费吹灰之力将之拿下,把影像水晶都给我打开,我要让下界霸主们瞧见我亲手击杀那小子的画面,”

此时确定了方向,他速度暴涨,竟比之前烈盘全力穿行时还要更快上几分,

可,才刚刚跑起來,就瞧见从那红色劫云中,酝酿出了一波恐怖到极点的雷电,

轰隆隆隆隆…………

沉闷无匹的雷声,和那波直接撕裂了整片天空的恐怖闪电,直接把所有正朝那个方向赶去的人全都吓了一大跳,生生止住脚步!

红色的劫雷云來得又快又猛,

仅仅只是第一击,便已险些吓破所有人的胆,

这次真凰雷劫超乎想像,强得令人法指,

第一道耀眼的雷光劈下來时,足有山岳那么粗大,

狂暴无比的能量肆虐,将虚空都给撕裂开了,

走到太虚境这一步的修士都是见过雷劫的,但,却从沒有见到过这么可怕的雷劫,这还是雷劫吗,

自古到今,但凡是所谓的劫,再怎么恐怖,也总会给渡劫者留下一线生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