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恐怖雷劫(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电蛋的四壁出现了不少奇怪的符文和规则线条,且随时都在变幻,

那是真凰的领悟,是真凰在此境界中的混沌海感悟,

这些感悟无法直接印显到自己的混沌海中,但却可以观看、可以去理解,

在此方隔绝了天地规则的世界里,天地对神魂的束缚消失无踪,任何规则、任何大道皆可领悟,并不会存在因心念神魂不足,而产生的各种头晕目眩,甚至,烈盘可以一心二用、一心三用,乃至一心百用千用,

计算能力、记忆能力、各种能力飞升爆涨,如同神一般,

任何在雷电壁上显化过的规则,都是一眼即已记住、一下即已领悟,

他如痴如罪的吸收着,将所有看到的东西全都刻画到了自己的混沌海里,

烈盘的记忆和计算力此时独步天下、举世无双,便是道君、真凰也不及,只可惜,他虽无极限,这雷电壁障却有极限,仅只能维持短短一两秒钟,所能显化的东西实在有限,

而仅只是这一两秒,烈盘便竟已顿悟数门大道,

混沌海中的秩序规则显化得更多更清晰了,那些已经彻悟的规则,如晶莹白玉般的符号链条般飘荡在混沌海,并未被混沌所遮掩,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到得此时,雷电壁障瓦解,各种天地规则和各种压制疯涌而來,和刚才一比,瞬间如同给烈盘加上了无数的枷锁和限制,

他轻轻一叹,这种大造化可遇而不可求,能让自己顿悟这一两秒,已是天之大幸,还想奢求更多,不可能,

此时雷电壁障消散,可空中的劫云却并未散开,反倒是雷云涌动,又是一道惊天巨雷,随着雷电罩的消失而劈落下來,

这道雷电远远沒有刚才那粗如山岳般的声势,看起來威力小了许多,

仅只如一棵两三人合抱的大树直径,比刚才粗如山岳的天雷小了不知道多少倍,但,却又比此前的第一波雷劫要强了许多,且在落下的半空中时,由一股分化为五股,五道雷电,闪电般轰到烈盘的头顶,恰似五雷轰顶,

尽管这雷劫仍旧很强,但对此时的烈盘來说,真是如过眼云烟,

以他原本八重星宇决的金身就足以抗击这种程度的雷劫了,虽说估计会有一点吃力,但应该也不会太辛苦,但有了那一两秒的无上顿悟,他此时的混沌海中道境圆满,正是前所未有的强大时刻,除了原本自身领悟的那些大道得到进一步加强和巩固之外,他还从雷电壁上观摩到了一些雷电大道,以及对他來说应该算是最重要的真凰涅槃过程,对他的凤凰仙体有极大提升,

凤凰仙体和星宇决的金身是并不冲突的,

虽然都是肉身术,但前者多是体现在内在的肉身潜力、耐力、恢复力等方面,而星宇决的金身则是体现在最外在的防御、力量等方面,原本他的肉身是内在强过外在,领悟凤凰仙体时,星宇决才只修炼到三四重,可之前星宇决突飞猛进到七重后,凤凰仙体便显得有些不够看了,内外匹配不上,若是外在肉身受伤,凤凰仙体也恢复不过來,

可这次得见凤凰涅槃之道,加以推演,应用到自身,凤凰仙体进一步蜕变,

这次蜕变是绝对超越式的,竟由原本的被动仙体,转化为了一种类似主动型的仙体,除了原有在潜力、耐力、恢复等各方面的基础大幅度提升之外,甚至还可以催动,主动去运转,将这些能力成倍增加,主动加持时,内在反倒是强过了外在的星宇决金身,烈盘觉得,现在的肉身内在,足以匹配得上星宇决十层境界了,

如此强大的肉身,面对这波雷劫真就跟小儿科一样,烈盘甚至都沒有去反击亦或是抵抗,他还沉浸在对刚才那一两秒顿悟的体会中,压根儿就沒有去管空中落下的雷电,

可,肉身就自发式的轻易抗住了,

所领悟的雷电规则,在他的体表组织起一层反瓦解雷电的防护层,轻易便已将落下的天雷劫罚挡下一半,剩下一半劈到他脑袋上,那便几乎沒什么破坏力了,即便对他身体造成少量的伤害,也立刻就被超强的凤凰仙体内在恢复、补充回來,

天雷继续,一道接着一道,五雷轰顶之后是九环雷,然后是百雷链、千雷劫,

一道道粗大恐怖的闪电在空中肆虐、飞舞,疯狂的劈向地上端坐着的那个少年,

可,他却巍然不动,

远方山脉中的修士大多都已经看呆了,不少原本从广场跟过來,寻到这附近的修士都打起了退堂鼓,并选择折返,

天劫雷在不断的落下,那就证明渡劫的人根本沒死,

在此间,大家都是太虚境界,就算有强者自压修为蒙混进來,但受到这方天地的压制,仍旧只有太虚境的实力,从广场中追來这附近的不少人便都是如此,

在他们看來,这样的天雷劫已经太可怕、太恐怖了,这根本就不是普通太虚境界的修士所能抗衡的,除非是如同古祖中那位成就天尊位飞升而去的真正绝世天才,这还仅只是指的后面这些五雷轰顶、百雷链、千雷劫之类,根本就沒有包括最开始那道粗如山岳般、让人感觉到一股灭世之力的恐怖雷爆,

这样的雷劫都毁不掉的家伙,自己就算找到了他又能怎么样呢,自己还能比那山岳般的巨雷更强不成,

不能比,差得太远,

还是趁早打道回府,否则做无用功事小,惹了不该招惹的家伙,招來大祸大因果,那才是真正的祸事了,

红面奇角少年的脸上阴晴不定,他大概是最先、也最接近烈盘的人了,为了下界那些大佬们的疯狂赌注,他不得不劝说自己鼓足勇气过來拼命,他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靠近的位置,近到已经可以远远偷瞧见端坐在地上的烈盘了,

他原本下定了决心,为了大佬们那些赌注,不顾一切也要出手的,对方抗雷劫的本事确实很惊人,但对抗雷劫并不一定意味着实战也一定强,毕竟,这世上有很多雷术免疫的法门乃至法宝,渡劫也是有窍门的,沒准儿对方只是仗有什么渡劫窍门、或是仗有什么逆天的抗雷劫法宝呢,

可直到他亲眼瞧见坐在地上,满不在乎的、用肉身就轻易抗住雷劫时的烈盘时,他才猛然意识到……这家伙,太可怕了,

同样的画面,也通过水晶传到了下界南蛮大陆中,

一众真神真仙、域主族祖,全都看得脸色阴晴不定、面面相窘,

“这个少年,果真是从中土世界來的,”云罗域主忍不住问道,并且狐疑的看向远远站在角落里的吞云殿主,

感受到大佬的目光,吞云殿主满头是汗:“回域主阁下,正是此人,刚才我已询问过了我部中,來自中土仙道的叛离者,他说此人名叫烈盘,是当今中土仙道年轻辈修士中,能排进前三的天才,”

这是大实话,

吞云殿主所谓的叛离者,自然便是云中魔了,那无疑是一个对中土仙道格局十分了解的有心人,在他看來,中土年轻辈中,齐谊、夜摩天和烈盘,相互间差距是极小的,这是仙道大会比拼出來的结果,说烈盘是前三,语出有因,

可这话落到一众大佬的耳中,却就真惊讶了,

水晶中,烈盘以肉身抗劫的实力毋庸置疑,肉身强悍到了极点,可在中土仙道,他却仅只算是前三,意思是还有两人也和他差不多,

这样的天赋、这样的实力,在太虚境界是真不多见的,整个南蛮大陆,包括八大域在内,像这样顶尖的绝世天才,也就那么寥寥数人而已,如朱八、凰女等,这等天才在太虚境界时,恐怕也就和现在的烈盘表现相当,

这可是一界未來的希望和格局,这些人注定是要成为真神真仙的,而且对这种绝世天才來说,修炼并非按步就班,迈过这一步,并不会需要太久的时间,

那仅只是在众仙看來已经近乎荒废的中土大陆,竟然有如此底蕴,

不少人都有意无意的看向北海老祖,特别是火云域主等人类真仙,脸带笑意,

都知道北海老祖有灭掉中土仙道的打算,但那只是他北海域在另一片世界中的事儿,和南蛮大陆其他七域并无关系,毕竟中土世界在他们看來太贫瘠了,沒有灵气沒有资源,根本就沒有付出心血和代价去抢夺和占据的价值,顶多用來圈养一些低阶生灵,或是让沒有天赋的族人前去居住生存,

还有一个最关键的是,那方世界只和北海相连,他们沒有无量山的传送符,要想來往于两个世界,只能走北海域的古传送阵,但那可是北海老祖的地盘,就算帮他打下中土世界來,以这位老祖的性格,别人也别想分到一杯羹,所以,无论他怎么打怎么闹,都和其他七域无关,顶多是如云罗域这样关系特别铁的,同为妖族,多少会派点增援意思意思,

原本都以为中土仙道软弱可欺,却沒想到有这等年轻天才,若让这所谓的、如同这个烈盘一样的天才成长起來,不用三个,哪怕就两个,恐怕北海老祖的统一大计就得遭遇重大阻击了,

“呵呵呵呵……”北海老祖皮笑肉不笑,随手又扔出一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