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新的赌注(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是一株已经通灵的仙草,

看似草,却根须似脚、刚一着地,便想要地遁而去,却被北海老祖大手一挥,将它根下的土地禁锢住,难以遁逃,

“人仙草,”

所有人都看得一阵眼热,不少真神真仙的呼吸都变得沉重起來,

这是炼制造化丹的最主要材料,北海特产,似这样一株已经通灵的人仙草,年份少说在五千年往上,足可炼制一枚完整的造化丹,

因为这是真正的主药,其他副药与之相比,便显得毫无所谓了,再加上,人仙草的作用可也绝不仅只是炼制造化丹而已,它也可以炼制别的丹药,甚至是另有妙用,如此算來,这玩意的价值,可不在一颗完成品的造化丹之下,

北海老祖淡淡的说道:“除了先前的赌注之外,若是哪一家的子弟能击杀此子,本座再以人仙草赠之,”

这等若是额外的报酬,在加注,

看來,就算是北海老祖,也感受到了來自那个天才少年的威胁,欲必除之而后快,

火云域主暗暗叹了口气,

而其他诸域主、族祖、真神真仙等,却就尽都眼冒红光了,

有先前的造化丹,再加上这人仙草,等若两枚造化丹,以造化丹百分之五十可成就一位真神真仙的机率,这等若是白送给各族一个真神真仙,

一族双神或者一族双仙,那便可从南蛮大陆的一流世族,瞬间越为真正的顶级,如同火族一门双至尊一般,不由得人不眼红,

北海之所以能成为南蛮各域中的最强,让各方忌惮,并隐有统领各域妖族之势,其最大的依仗,便是有造化丹和人仙草,表面上看,北海只有北海老祖一位真神,旗下最强的十殿主,也都仅只是半神境界,可,天知道这老家伙在暗中用造化丹培养出过多少位真神,这种培养出的真神真仙,实力必然稍次真正修到这一境界的,但有北海老祖领头,加上这些伪真神真仙,却也足以震摄各方了,

“易前辈如此手笔,只为对付一个小小下界人类,”火云域主淡淡的笑道:“真是奢侈啊,”

明显只是讽刺,

北海老祖心中冷哼,

对南蛮大陆八域的这些人类修士,它从來就沒有过好感,哪怕双方已经在一起生存了数百万年,哪怕现在表面上八域和平,但,这些都只是表象而已,

这里人类修士与妖兽间的战争也从來都沒有停止过,会出现表面化的和平,仅只是因为双方都有些顾忌,人类修士们最顾忌的,其一,是几大独立于八域之外的神山妖族,如朱厌、凰族等等,这些族群虽然大多数时候都独來独往,但到底属于妖族,若妖、人开战,这几大族肯定会站到妖族的一边,而其二,人类最大的顾忌还是來自北海老祖,來自他手里的造化丹、人仙草,天知道这老家伙在北海域内究竟培养了多少伪真神伪真仙,这绝对是一股最强大的力量,

而妖族也有他们的顾虑,火云域主确实很强,但还并不放在北海老祖的眼里,别看前几日两人略过一招时平分秋色,但來此间的,不过只是北海老祖的第二灵身,并非它本体,北海妖祖真正顾忌的,是人类各族中的几个老古董,比如火族的老祖、天羽族的老祖等,这些老祖存活了无尽岁月,是和北海老祖同一时期的人物,这些岁月下來,天知道他们究竟又变得多强了,而且人类一向底蕴深厚,暗中积蓄力量,真正实力,绝不止是表面上看到的这些而已,

此时听火云域主明侃暗讽,北海妖祖只说道:“造化丹对旁人或许是无价难求之物,但对本座而言却不算什么,玩玩而已,火域主想多了,”

造化丹对它而言不算什么,

火云域主淡然一笑,知道对方在向自己示威,但,形势比人强,他无力阻止,

云罗域主立刻打开主水晶,将北海妖主新添的赌注告知了所有持有影像水晶的进入者,同时说道:“凡我云罗域,有人能击杀此子者,赐一字王,”

南蛮大陆中各域皆有封王侯之习,那非但是荣誉的象征,也代表着在此域的实权,一字王,那已是域主之下的最顶尖儿人物,竟然只为了击杀一个太虚境的下界少年,为了人仙草和造化丹,云罗域主也是拼了,

紧接着,其他真神真仙也纷纷通过主水晶向星云界中的所有门人子弟下令,

“地荒域主令,本域子弟杀此子者,获封一字王爵,赏千灵玉,”

“鹏族令,本族子弟杀此子者,可进鹏祖秘地闭关一年,”

“貔貅族令,本族子弟杀此子者,可观本族原始真经详解,老祖亲自传授,”

………………

一项又一项的奖励纷纷喊出,直接让身在星云界内的所有南蛮人士为之疯狂,

“听说那小子现在正在灵界中渡劫,立刻赶去,”

“具体位置在哪里,”

“云罗族的人似乎知道,但他们不说,”

“找云罗族的人问个清楚,”

“可惜灵界的处始进入位置是随机混乱的,沒法通过他在灵界的踏入点,去推算他在现实中的位置,”

“我火族不参与此事,火云族长已下令,只争蟠龙造化,”

“天羽族亦如此,”

“可以去看看,嘿嘿,妖族那些家伙想杀此子,咱们偏不让他们如愿,必要时,可以出手帮一帮,”

星云界内,各方激荡,

但,亦有不为所动者,

“造化丹,人仙草,”一个混身金色的少年自言自语,

他正站在一片荒漠之上,四周密密麻麻铺满了尸体,那是这片荒漠域内的强大盗贼团,足有上千人,最次都是太虚境,可现在,整支团队全都覆灭了,沒有一个活口,那个号称已经无限接近真神的团长,此时正耸搭着脑袋,有气无力的瘫软在那少年手中,

他满不在乎的将那个强大的半神随手抛开,淡淡的说道:“不过是些投机取巧的道具,对我无用,对我族也无用,我族中人,踏足真神领域,当凭自身,一步一个脚印的踩上去,”

他身影轻轻一晃,转眼已到了百里之外,只留下一道淡淡的金色虚影:“希望在这片荒域,能找到我需要的东西,”

…………数百域外,真凰巢穴,

一个美丽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女子睁开眼來:“造化丹,人仙草,呵呵,只有沒能力的废物才会使用,与我何干,对我而言,只有这真凰巢穴才是真正的造化,”

她眸中星云闪烁,幻生幻灭,在此参悟真凰的无上大道,在她头顶,虚影变幻,如同百凤齐舞、仙乐共鸣,

“这是真凰秘术显化,此女是谁,难道是真凰的后代不成,”

“真凰遗脉虽多,但并无真正纯净的血统流传,不少所谓的凰族都來此处参悟,所获比咱们稍多些,但也有限,可此女在此间修炼竟能引得真凰遗刻与之共鸣,足见其血脉之力何其纯净,,”

便是在周围盘坐那些已经静悟了数年甚至数十年的人物,此时都忍不住被她吸引,看了过來,想要从这女子的幻像中揣摩出点什么东西,

可很快,她头顶的那些百凤刻痕越來越浓,化为雾气,外人再难瞧见分毫,

…………同样数百域外,一群少年的肉身在灵道场内端坐,本该极其安全,可一条小蛇从暗处溜了进來,楞是躲过了小房间周围那密布的法阵,轻而易举的冲进阵中,它如一道闪电般,飞速在众少年的身上穿过,一道道生命精气被它吸收,原本红光满面的少年们,顿时脸色发黑,一头耸拉了下去,胸口处一个前后透亮的窟窿,昭示着他们的已经岌岌可危的生命,

那小蛇满足的舔了舔嘴,脑中转过得自那些少年精气中的一些重要信息,大多是些在小蛇看來无用又普通的修炼功法,再有便是各种人物资料和重要事件,

“恩,南蛮界诸真神下重注,买一个人类少年的性命,还仅只是太虚境,”小蛇冷笑:“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值得起这样的价钱,必非凡人,就这帮蠢材还想去杀人家,”

它轻蔑的看着一屋准死尸,脑中电转:“造化丹对我无用,可人仙草倒是好东西,可增我修为……算了,事出反常必有妖,真只是一个普通太虚,哪值这价钱,再说,那帮真神老家伙可沒一个好东西,现在赌起來痛快,真要他们拿出赌注,却未必有那么容易,不趟这混水,干我自己的事,吸取更多生命精华元气才是正道,”

恰在此时,房间中一阵急促的红、蓝色光芒交替闪耀起,

“被发现了,嘿,我已经留手,留这帮人半口气在了,居然还是被这阵法发现,果然有点门道,不过,小道而已,还是不及我肥遗族的阵法天下无双,”它身子一晃,沒入黑暗中,等得灵道场的人赶來时,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