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新的赌注(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各方來自南蛮大陆的人马都有了动作,反应或激烈的或平淡的,不一而论,

可有一个人却注定是激荡的,

他满面红光,头顶奇角,正是來自云罗域的红面奇角少年,

下界大佬们的赌注已经到了足以让他为之疯狂的地步了,造化丹、人仙草,两个百分之五十的机会,几乎铁定可以成就一位真仙,再有云罗域主亲口许下的一字王,那是绝对荣耀和权利的象征,只要能达成,可谓一步登天,

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哪怕是十死无生的机会,也要一闯,报酬太丰厚了,让人根本无法拒绝,

他在心底发狠,可却也并沒有马上冲出去,

从他看到烈盘肉身抗雷劫的那一瞬间,他便知道自己绝不是这少年的对手了,他得等一个机会,

对方能引來一次真凰劫、二次真凰劫,说不准便有第三次呢,

听说这真凰劫一次比一次强,第三波真凰劫,肯定能给那少年造成很大的麻烦,自己要等到那个时候出手,干扰他渡劫,让他因自己之手,间接的死在雷劫之下,那才是真正的机会,

他有他的优势,至少,现在整个南蛮界都还无人知道这少年所在的具体位置,他有时间等,

果然,这第二波真凰雷劫,完全沒有给那个可怕的下界少年造成任何困扰,

他仅只是那么自然的坐在那里,便已承受住了大部分的雷击,直到最后,雷击变着花样的落下,遍地开花组成雷阵,威力大升时,方才瞧见他主动出击,以雷系道则加以化解,最后安稳度过,

红面奇角少年此时的心中更坚定了,

他看得出烈盘对雷系道则十分了解,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精通,尤其是雷系防御,刚才他用的雷系道则,起码化解了天雷十分之七八的威力,

原來如此,

不是因为他太逆天,而是因为他恰好会雷系大道啊,这样的人渡雷劫确实会比普通人更轻松得多,因为他们了解雷系法则的规律,自然懂得如何去规避,

他的真正实力,应该远不及他渡劫的这份儿能力,当然,仍旧很强,

但,红面奇角少年的眼中闪出热切的精光,以自己的实力加上第三波雷劫对那个少年的干扰,必可一击定乾坤,

第二波真凰劫结束,如同之前第一波时不同,空中只降下了一道天击雷,

这是第二十一道天击雷,比较平常,沒有十位制的特殊,应该是自己轻松抗过二十整数后的奖励,和之前一样,

烈盘估计,先前的雷电壁障,其实就是第二十道天击雷,看來,每过二十道天击雷,应该都会有一次大造化,

先前的雷电壁障已经是绝世造化了,真不知,第四十道天击雷还会给自己带來点什么样的惊喜,

神魂里的七彩仙土好心提醒:“你不远处有只苍蝇,”

它看的方向正是红面奇角少年的隐藏之处,

他隐蔽得已经很好了,但,从他靠近此间十里范围时,便已暴露在烈盘和七彩仙土的感知中,前者纯粹是实力感知,后者则是与大地亲近,由此感知,

烈盘淡淡的说道:“不止他一个,还有七八人,在不同距离不同位置,不理他们,或许只是路过的,”

沒必要见人就杀,像那样的苍蝇,烈盘并不畏惧,更不怕他在渡劫时干扰,

“随便你吧,话说,你还有沒有那种神奇的灵符构思,继续画啊,”七彩仙土现在是真有点服气了,那么恐怖的劫雷,说抗就抗,半点都不含糊,它现在倒是挺期待,想瞧瞧这家伙能不能打破当初那个绝代天尊的记录,冲到第三波真凰雷劫之上,

“呵呵,看着便是,”

烈盘呵呵一笑,伸手再次拿出一叠空白符纸,

无字天书上的符文已经被烈盘重新整理过了一遍,

列出了所有不用其他材料,只用符纸和符笔就能刻画出的元符,总共三十一种,并非只有一、二阶的初阶元符才不需要外物,三、四阶里,乃至五、六阶里,也有只需要符纸符笔就可以画出來的元符,只是威力注定会稍小,而且大多也都是些比较鸡肋的辅助元符,

此外,还有七种相对简单些的元符是他乾坤袋里就有现成材料的,如此算來,当有三十八种,加上之前第十波和第二十波渡劫时奖励的额外天击雷,自己可以一次性冲到四十关之后,

真想立刻就看到四十关处有什么大造化啊,

他立刻开始继续刻画元符,以他现如今的神魂和实力,刻画起五阶以下的元符都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一道又一道的天击雷落了下來,洗炼着他的元神,让他变得更强,

主水晶外的大佬们一个个却是面色阴沉,都知道这天击雷对修士的好处,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少年不断突破,自己的人居然还不知道这少年的具体位置,还在太虚灵界中满世界的找呢,

“让那个红面少年说出地理位置所在,这样拖下去,天知道什么时候能有个结果,”有真神终于忍不住了,请求云罗域主,

云罗域主其实已经暗中给红面少年打过手势了,让他先将地理位置告知本族中人,

可,水晶无法传音,仅只能靠手语和嘴型,那红面少年偏偏将目光一眨不眨的只顾盯向烈盘,自然无法‘瞧见’云罗域主的命令,

在场的大佬们也是无法,

知道那红面少年铁定是想吞独食,觊觎这超额的赌注,不愿意让旁人來抢功,这其实也无可厚非,何况,他并沒有明面上拒绝,天知道人家是真沒瞧见,还是故意瞧不见呢,

大佬们只能将这片山脉的大概情况和山脉形状,形容给门下子弟们听,让他们多方打探,争取能尽快找到那里,可灵界何其大,广袤无边,一些人就算打听后蒙对了此山的具体位置,要赶去也还需要很长时间呢,就更别说,灵界中如同此山的风景之处无数,那就更是增加寻找难度了,

恰在此时,又见那水晶中,空中劫云云集,

第三波真凰雷劫,來了,

空中雷云呼啸,壮阔无边,远比前面第一波雷劫时所形成的劫云要大得多,便比之第二波,也不惶多让,

这次可绝对沒有什么额外的雷电壁障,形成的雷云却不比第二波时小,

烈盘估计,这次恐怕真要降下如同山岳般声势的恐怖劫雷了,

尽管已经对烈盘有了足够的信心,可七彩仙土还是心里有点发毛,

这是传说中的第三波真凰劫,自这灵界诞生以來,星云界中还从未有人走到过这一步,

曾经那位无上天娇般的大人物曾说过,此劫他可以抗过去,但这也只是猜测、推断而言,沒有亲身经历,谁都说不准究竟会发生什么,谁都无法推测出这波劫雷的真正威力,

单就此时汇聚起的劫云來看,这波真凰雷劫已经大到沒边了,

“这样才痛快,”烈盘的眼中不见丝毫惧意,反倒是显得兴奋无比,

他能感受到來自这波劫云里的恐怖能量,能比得上刚才造就出无上雷电壁障的能量了,要知道,那雷电壁障虽仅只维持了一两秒,但那可是超脱于天地规则之上的显化,竟可暂时的隔绝这方天地规则,如此大神通,绝非常理所能度之,要想形成它,所需要的能量也必然惊人无比,可这次,攻击劫雷竟然都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绝对比第二波时后半段的那些劫雷恐怖了十倍不止,

要慎重,

烈盘第一次主动抬头,目光迎上了半空中的劫云,

“來吧,等你很久了,”

他大吼一声,

声音透彻天地,如实质般穿破雷云,

雷云暴动,还从沒见过敢主动挑衅它的渡劫者,

云层仅只凝沉了一两秒,一波恐怖无匹的劫雷便已应运而生,

果然,粗如山岳,巨大无比,声势浩天,

如同泰山压顶般,那恐怖劫雷瞬间倾泻而下,

还未接触到了劫雷,烈盘便已能感受到來自这波劫雷的压力,竟能将本该毫无重量的劫雷,堆积到了无比沉重的地步,

强烈无匹的风压、势压、重压,抢在劫雷之前,已先行冲到了烈盘身上,让他感觉瞬间万钧力道加身,沉重无比,若非是第八重星宇决肉身强大,换一个普通修士,恐怕光是这声势之压,已然足够将之压成渣了,

“有点意思,”

烈盘毫无所惧,强大无比的肉身完全无视那劫雷的势压,虚指一点,雷道规则生起,

他在雷电壁障中所领悟到的雷系道则,还确实是大多都与防御有关,毕竟那是雷电壁障,本身就带有很浓厚的防御气息和特征,此时将其所领悟的规则显化运用出來,立时便在头顶上方形成一个规则域场,可遵循着一种雷电的规律,将那劫雷的雷电之力引走,吞入虚无,

之前,这招他用起來很顺手,瓦解了第二波劫雷毫无压力,可这次,这波劫雷的威力却实在太强了,能量太多太大,根本就不是这点雷道规则所能抗衡的,

同样悟道,也有高低之分,烈盘的雷系道则,显然无法和这第三波真凰劫雷中的道则相比,

劫雷冲过,规则防御仅只吸收掉了一小部分威力,其余的雷电之力,轰然砸落到烈盘的肉身上,

这是难以用数字來衡量的雷电力,早已超越几千万、几亿伏这样的数据,无法想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