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云罗战(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

一声脆响从身后传來,

“恩,”烈盘感知到自己御使出去的盘龙金剑遭阻,被人狠狠砸飞开,

虽只是一道分神之念、只是一口单独的盘龙金剑,但以烈盘今时今日的肉身修为和神魂强度,出手的攻击,如此干脆利落的被來者砸飞,足见來者功力,

这可不是个普通的太虚境修士,必是太虚境中的精英级人物,

只这一分神间,对方已冲杀到眼前,空中降下來的雷兵,对那人似乎完全沒有任何伤害,直接就从他身上穿透过去,有如虚影,真凰雷劫不同于普通雷劫,只认准渡劫者,旁人一概无视,

红角也是沒想到会有如此大便宜,先前还被那雷电吓得够呛,可现在居然发现雷电对自己的身体并无法造成任何伤害,甚至根本沒有半点影响,

“活该是你的死期,”他大喜过忘,现出本体,全力出手,要用最强一击直接埋葬掉烈盘,

只见他竟化身为一只火红色的独角魔狼,

云罗域的妖族多为狼族,这是一个大族,而且无比团结、合击之术冠绝天下,也曾出过那么一两位纵横八域的绝代年轻至尊,

它直窜而上,身形如箭,头顶的尖角更是变得有如剑尖一般,寒光闪亮、将它整个身体的势都融入到了这一顶角中,

“冲天剑,呵呵,已有几分火候,这少年,颇有当年老魔狼祖之风啊,”北海妖祖微笑称赞,

“时机选择得也是恰到好处,对方正集力对抗头顶劫雷,先前分出一柄金剑看來已属不易,现在只能被动挨打,”

“任他再强的肉身,也顶不住独角魔狼族的这冲天一剑,这一式,当年可曾捅破过青天,”

红角少年全身的力量都爆发了出來,尽在此一刺中,

“对方现在无暇分神,且因雷电压制而无法动弹,”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只要杀了他,下界的赌注统统都是我的,必可成就真神位,一步登天,”

它心中狂吼,身与心与式合一,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化为一抹流光,

‘砰’一声轻响,

流光被阻,

那原本应该长驱直入、势如破竹般的流光,生生顿在了距离烈盘还有五米处的位置,

他被定在那里,瞠目结舌,攻势尽解,自身却无法动弹,就那么悬在半空中,一张脸涨得通红,却连声音都发不出來,

那是一股无法言喻的势,自雷电中生起,规则保护,定住了他,

真凰雷劫不同于普通雷劫,虽然劫雷无法影响他人,但当年的真凰毕竟也考虑过有人会趁此干扰和打击渡劫者的,于是在劫数中另加一神通,可保渡劫者无法受袭,

这可是千古世界唯一真凰的手段,就算是北海妖祖这等人物去了,也绝对是被定死在那里的下层,毫无悬念,何况这小小魔狼,

烈盘暗自摇头,已经抽出來的‘这是剑’又放了回去,本是打算顺手砍掉那小苍蝇的,沒想到居然出现了这样一个规则,盘龙剑阵在施展时,由于剑阵所需神魂太多,分配到每一柄上的未免也就不足,因此单独的盘龙金剑,这时候是比较弱小的,对方敢跳进这样的雷劫里,单这份勇气,烈盘就沒指望先前那柄盘龙剑攻击能斩掉他,只是稍微阻他一阻而已,顺便放松他警惕,等他靠近,手里的‘这是剑’才是大杀招,却不想被真凰规则给破坏掉了,

此时将那柄离散开的盘龙金剑收回,合于三百六十口之上,

原本还显得松散的剑势瞬间凝合,三百六十口盘龙金剑合而为一,竟化为了一条巨大的金龙,咆哮着直冲那劫云中冲了上去,

无数雷兵刺落在它身上,却仅只如同是帮它挠痒痒一般,完全不痛不痒,

‘吼’,

巨大的龙咆哮,劫云竟被生生冲散掉,

第三波真凰雷劫,通过,

烈盘暗自总结,这波真凰劫雷,除了第一击有些逆天之外,雷电所显化的那些道兵,其实真不怎么强,量虽多,但却普普通通,

当然,他不是不知道这是因为盘龙剑真的逆天功劳,只不过,后面的攻击比起第一击來,确实是要差太远了,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那第一道雷击,并非属于第三波真凰雷劫,而是如同雷电壁障般,独立显化出來的,只不过,前者是完全的造化、守护,后者却是恐怖的攻击、惩罚,

说起來,自己抗第一波真凰雷劫时,似乎也是如此,第一击稍强,后面的偏弱,只不过第一波真凰雷劫整体都比较弱,因此并未被烈盘放在心上,

是了,真凰雷劫,每十道为一坎,当有额外的规则显化,或惩罚、或造化,交替而來,如此算來,第四波真凰雷劫时,必当有一番大造化在等着自己,

此时劫雷散去,半空中的红面少年方得从那定势中解脱出來,

可,定势方解,一股巨力便立时涌到,

那是一股剑势,足可断山裂海,且,是自他头顶上生起,

那是它自己的‘冲天剑’,先前攻击烈盘未果,被真凰规则给定住,可剑势却并未真个消散,而是被真凰规则给直接阻住了,

天道规则,有多大的冲力就有多大的阻力,有多大的阻力,就会有多大的反弹力,相互作用力,这种东西本就是常识,

这是剑招反噬,

红面少年大惊,自己的冲天剑有多大威力,他自己心里最清楚,那起码要比他自身的防御力强得多,而且,力量反弹,自他头顶直接生起,根本就不会有任何躲避的空间,

还沒來得及等他恐惧,一道白芒从他顶角上亮闪,反冲他身,瞬间将他劈成了两半,肠肠肚肚的流了一地,它死不瞑目,

烈盘摇了摇头,看來这位真凰大人也不是什么善茬,设计这一规则,看似平和,雷劫不会影响旁人,可一旦有人真打算出手,用多大的力就食多大的果,最是腹黑不过,

神魂里的七彩仙土此时也松了口气:“还以为你过不了这第三关呢,”就连它,也沒曾把那红面少年的攻击放在心上,在它看來,这个抓了自己的少年一股土气从脚冲到头,土得掉渣,智商堪忧,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还可以有第四关,”烈盘淡淡的说,

七彩仙土吓了一大跳:“第三波你就已经过得如此艰难了,半边身子都给炸了,你居然还想对抗第四关,”

烈盘笑了笑:“若我估计不错,第四关应该反而沒有这第三关难过,”

当然,毕竟二、四、六、八、十,应该都是奖励雷劫,不会有开头那一波恐怖的绝世雷罚,若仅视第四波后面的那些真凰雷击为敌,那以凤凰仙体配合星宇金身的恢复和修补能力,应该完全能抗得住,

倒是第五关,烈盘才真是沒什么把握,除了开头那一罚劫太恐怖之外,恐怕连后面的普通真凰雷击都会变态到极点,

“继续,”他悠哉游哉的说道,继续从怀里摸出符纸,刻画起來,

七彩仙土却沒他这么粗神经,更不知真凰雷劫十劫一波的算法,

此时哭丧了一张脸:“老大,你要渡第四波雷劫,先送我下界可好,我不想做个孤魂野鬼啊……”

“沒时间,”烈盘直接说,

“送我下去又花不了几分钟,”七彩仙土义愤填膺的说道:“这附近绝对有传送阵,要不,咱们仔细找找,”

“沒时间,”

“那要不然,我去找传送阵,找到后再來叫你,”

“沒时间,”烈盘说话间,已经开始刻元符了,

“靠,”泥巴老二快疯了:“老大,你能不能换一种说法,超过三个字可好,”

“太忙,”

“你、你,怎么反倒变两个字了,”

“恩,”

“…………你绝逼是故意的,”

“哦,”

“靠,老兄,我还不想死啊,我只是个导游啊,”

“……”烈盘全神贯注,这是一张五阶符,哪怕对烈盘來说,刻这个等阶的元符也需要十分专心,

“啊啊啊啊,跟了你这种人,我真的是要疯了,”

泥巴老二在烈盘神魂里咆哮,心中一万匹草里马在奔腾,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天地间又安静了下來,见到红面少年的下场之后,便是附近还未离开的一些人,也终于打起了退堂鼓,

“此子竟能渡三次真凰劫,同境界的修士,不可力敌,”

这是星云界绝大多数人的看法,

三波真凰劫,这已经打破了当初在星云界内纵横无敌的那位天尊老祖的记录了,虽说天尊老祖曾说过第三波他也能过,但至少都是持平,这成绩,足以让绝大多数的星云界修士望而却步,只是预料中的破记录奖励并未降下,

像破真凰劫这种记录,绝对属于含金量极高的了,奖励绝对不止是一道天击雷,看來,灵界中是有人早已超越了这个记录,只是未曾在灵界中流传开來罢了,

但不管怎么样,这个家伙很强,

但,來自南蛮大陆的修士却并不这样看,

几个先前跟着红面少年而來的云罗域妖族,不约而同的选择将此地位置暴露出來,

他们知道凭自己是沒可能去拿那奖励的,但若是通风报信后,有下界强者赶來收拾了此子,那自己沒准儿还可以捞个参与奖,再说了,红面少年是他们的老大,替他报仇义不容辞,他们沒有单独去通知云罗界其他人,比如那位云罗少主,不是他们不想,而是根本就沒有办法短时间内联系上,若是慢慢回到现实中去找人,估计等云罗少主赶來时,这小子早都离开了,

所以,他们直接把信息反馈给了南蛮大陆的各妖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