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云罗战(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來坐标在那里,立刻通知各部精英,”北海妖祖等人立刻传讯,

原本还在四处乱找人的南蛮高手们瞬间明确了目标,朝着这一方向飞快的赶來,

林中,烈盘已经飞快的刻下一张又一张元符,

七彩仙土现在已经知道他引來天击雷的原因了,是因为这小子懂得异界的符术,这些符术,在星云界中并未曾出现过,看來他所來的下界,是个符文术特别发达的地方,

只是,已经接连见他刻下七八张了,却一道天击雷都沒有落下來,

七彩仙土憋着笑,烈盘引不來雷击,就意味着它也安全了,老神在在的明劝暗讽:“哎呀,江郎才尽啊,看來这灵符的创作,你已经走到尽头了,也就开始这二十八种,再想往下走,沒那么多未知灵符的,”

烈盘懒得鸟他,继续刻符,

并非新的元符引不來雷劫,而是烈盘额外做了点手脚,

他有种预感,这红面少年的死,会让此地掀起战事,南蛮界可有不少高手都在此间,一个红面少年并不可怕,但若是來了一群……何况,这红面少年可并不能代表南蛮妖族的实力,妖族的实力还是很强的,比如曾在南蛮下界瞧见过的那个朱八,以及火月桐口中所说的那位‘凰女’,亦称朱雀女,烈盘远远的瞧过这二人,光是看上一眼,都觉得他们的实力深不可测,强大得可怕,

那并非仅仅只來自于对方境界上对自己的压制,更多的,则是真正的修为,那种血与火的磨炼、那种无限制的突破极境后,大圆满中的大圆满,

这两个人太惊艳了,烈盘敢肯定,哪怕就算是现在的自己,哪怕就算是对方同样压制到太虚境界,自己恐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根本都看不透两人究竟有多强,这也恰恰正是他们最可怕的地方,

这两人才算是能代表南蛮大陆年轻辈的真正战力,红面少年,连给人家提鞋都不够资格,

这样的人,烈盘敢肯定,南蛮大陆肯定不止一两个,若是因为红面少年的死,引來这样的人物也來围攻自己,那就真是有点凶多吉少了,

他考虑过换一个地方刻符,外家享受天击雷的锤炼,但,主要是时间不够,

看似一晃即过的三十波天击雷,但其实已经耗了他足足两天的时间了,算上之前在广场上的耽误,现在距离自己被强制返魂,大概还只剩下了一天,可沒有时间让他慢慢去找新的地方,只能在此间渡劫,时间刚刚够,

所以,得做些准备,

要來的就都來吧,如果真有那种绝世高手出击,哥非但不走,还要送你们一份大礼,

他所刻下的那些元符,统统都还只剩最后一步激活沒有完成,

符体、符封乃至符口都有了,就是沒有将三者串联起來,未曾形成真正的元符,

手不停的挥动,元符的‘雏形’一张张被刻了出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眨眼间又过了大半天,

烈盘能明显感觉到,这附近的人变得多了起來,

单只是在十里范围内密切关注着自己的,就有不下数十人,这些都是后來者,实力不俗,与先前的红面少年战力相当,不过这批人显然早已知道了红面少年攻击此人后的结果,太过妖邪恐怖,那般大的攻势,直接就被定住,最后人家渡完劫了,随便一瞪眼,就把红面少年给劈成了两半……

这些消息是下界大佬们说的,毕竟是真凰雷劫,独一无二,他们也不了解,更不知红面少年被定在空中,包括后來突然被一斩为二,这些根本都不是烈盘所做,而是真凰雷劫的功劳,因此纷纷门下子弟时,都是再三叮嘱小心为上,最好等各族的至强者或天才來此绞杀,普通妖族修士就不要上去送死了,

这倒是让烈盘得了片刻安宁,

可,这种安宁很快就被打破,

“谁斩我云罗狼族,”

一个淡淡的声音自远处飘來,发声时,那声音仿佛还在百里之外,可当声音落下,人已步入场中,

只见他穿着一身白衣,风神俊朗,如在月中漫步,闲廷信步般,仅只几步,便已轻易跨到烈盘身前十米处站定,

“是云罗少主,”

“云罗域主的亲子,八域中最顶尖的天才之一,”

“他不是早已到真魔境了吗,听说都快成就半神果位了,怎么能來太虚灵界,”有人不解,

“可以压制修为进入的,但在此间,无法施展出超越他在太虚境的实力就是,”

“那也是大杀星啊,谁不知道云罗战天赋超绝、嗜杀成性,听说他在太虚神魔境界时,就曾出手屠灭过伊藤一族,”

“伊藤,河童族,水妖,很强的一族啊,是有半神坐镇的,但那不是云罗域主亲征吗,”

“是云罗域主亲征,但出手的只有云罗战一人,灭杀伊藤族太虚神魔三十多位,外加三大真魔,以及伊藤族的族主半神,”

“天,这战力真是无可想像,”

躲藏在附近的人们低声议论,有些个别的星云界中人却听得心惊,

太虚神魔的境界,就能灭杀半神,包括三大真魔和三十几个太虚神魔,这样的天赋,就算放到星云界來,也是足以崛起的天才类型,虽说算不上最顶尖,但也绝对不俗了,听说他们的世界修炼法则都不完整,居然能出这样的人才,

“凡人,是你吗,”云罗战的口吻中充满着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他看着正在场中的烈盘,

面对太虚境的修士,他很难有什么认真起來的念头,早在很多年前,他就已经太虚境无敌了,现在境界更高,虽说此间会受到压制,可眼界、大道规则的差距,却是无可比拟的,区去一个下界人类,让他亲自來动手,真的是抬举对方了,

來到这里,只是因为老爹吩咐,造化丹和人仙草,他不会用,用不着,可,云罗族内别的人却能用,替族人造就出一个真神,哪怕是伪真神,那也意味着一种族力的飞升,

“不是,”烈盘回答得很干脆,一点都不脸红,

“你都沒有羞耻心的吗,”七彩仙土在神魂里作捂脸状,

云罗战笑了:“害怕了吗凡人,敢做为何不敢当,”

“逗逗你,”烈盘还差最后半张元符,手上沒停,也完全沒有半分羞愧:“看你智商有沒有下限,”

周围都是一呆,云罗战脸色微变:“口齿伶俐,死得更快,”

他抬手就是一记道术轰來,无形无踪,却能让人感觉到一股大恐怖,酝酿在空间中,瞬间袭杀到烈盘胸前爆开,

虚空轨迹,

可,却沒打到人,

凶猛的爆炸将烈盘所在位置的那一小块空间都打得爆裂开來了,端坐在那里的烈盘却跟个沒事儿人一样,

“投影,”云罗战楞了楞,随即冷哼:“雕虫小技,一眼便能看破,”

“那你刚才怎么沒看破,”烈盘笑呵呵的调侃,

云罗战更不答话,身子一晃,袭杀了上來,

他不是吹牛,这一冲,直接便已冲着烈盘真身的位置而來,

云罗族供奉的是狼神,亦是狼神的后代,狼的眼睛最是犀利,这云罗战更是天生幽瞳,号称狼神转世,迷障之类的东西,实是很难瞒得过他,

“这家伙有点门道啊,”七彩仙土在烈盘的神魂里大呼小叫,投影幻位的阵法是它布下的,先前便连烈盘动用玄天眼都沒能看破,却未能瞒过云罗战,

此时手中最后一张元符还未刻完,本想边刻边战,尽快完成这第十张元符,那便可直接渡劫坑杀一大堆,可对手第一击过來时,烈盘便知这乃是一个超级劲敌,恐怕万难在他的攻击下还有精力去刻符了,

只见云罗战一指轻轻探出,正如他先前的虚空轨迹一般,在烈盘身前猛然响起一个炸雷,空间被震散、扭曲,裂开的空间如同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的向四外扩散,以烈盘的肉身之强悍,竟被震得五内翻腾,胸口金光亦隐有被破之色,如此威力,简直可以直接将成片的山峰给震成齑粉,

不只是周围其他人,包括烈盘和自称见多识广的七彩仙土都齐齐吓了一大跳,

这家伙果然如那些南蛮修士所传的一般,厉害到了极点,如此攻击力,确是已经超脱出普通力量的概念范畴,道术精深无比,

“有意思,”烈盘一声长啸,先将那未完成的元符收到怀中,这家伙太过恐怖,自己全力迎敌都未必能言胜,若是还想分心刻画元符,恐怕眨眼间就会被对手直接给灭掉,

那就先一战,

正好瞧瞧南蛮大路真正的高手是何等样风采,

对方未曾用兵器,烈盘便也不出,此时冲霄而起,迎击上去,星宇金身转动,宇宙星海之力浩瀚,在他身后隐有星河流动,其上更有一只凤凰虚影,

“两门炼体术,”云罗战冷笑:“再多炼体,亦只是炼自身,人岂能胜天,唯有大道才是真正的力量,”

他手指连点,那攻击破开空间而來,直接在烈盘身周显化,手指指向哪里,哪里就炸开,而且瞬间便是十数发,每一记攻击都势大如山,

“少扯虎为旗了,修行修的本就是自身,与天何干,”烈盘金身闪耀,体表自成一股罡气,竟能抵得住云罗战的指力:“便拿你來试我这肉身,”

他一挥拳,拳势如一颗流星般朝着云罗战直冲而上,身后的星宇虚影遥遥呼应,无数颗星辰腾起,

星辰之力,足可撼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